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火TJ】我是怎样成为俄罗斯人老公的

好看

polinavasily:

       迟到了很久的桃桃生贺。因为有人很感兴趣巴基的俄国表弟,所以就写了一下这个故事。TJ是俄国寡头之子。小火是美国留学生。


        1.诈骗短信


         在下定决心走入冰冷的河水之前,托马斯接到了一条求救短信: 


       “你好,我是霹雳火,世界上最帅的超级英雄,我在与伏特加怪兽战斗的过程中和我的伙伴们失联了。现在一个人流落在彼得堡,身上也没带现金和银行卡。我随便输入了一个手机号,结果就找到了你,这真是缘分。能不能在我的卡里打上1000美金救急。等我回到巴克斯特大厦就十倍还你。还有我的签名帅照和感激之吻。卡号是XXX XXX XXXX。爱你,啾咪。”


       与此同时,在彼得堡瓦西里岛的某警察局中,一个年纪不大的美国青年正趴在桌上极没形象的哈哈大笑。在他对面,年轻正直沉稳睿智的埃弗雷特警官正陷入思索之中,他在考虑如果现在揪着自己朋友的领子丢进涅瓦河里淹死,会不会引起美俄之间的国际纠纷。


      过了一会儿,美国男孩的手机响了,他瞥了一眼短息提示,笑声变得更加肆无忌惮,甚至开始拍起了桌子。


      “柯特,柯特!你看到没?有人给我汇钱了!”他把手机戳在柯蒂斯·埃弗雷特警官面前,冒失地撞上了他英挺如乌拉尔山的鼻梁,“天佑俄罗斯,你们国家的聪明人一半移民去了美国,一半还在喝伏特加,这么明显的骗局都有人相信,他竟然给我汇了……”


       他突然停了下来,笑容僵住,望着屏幕一脸的不可思议:“他竟然给我汇了两万美金?!”


    柯蒂斯目光微动,多年工作锻炼出的敏锐直觉告诉他,此事并不简单。


      此时,男孩的手机屏幕再度亮了起来。他看着那条新短信,脸色大变,情不自禁地念出了声:


     “你好,我是托马斯。很高兴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天还能与你结缘。我的银行卡所剩不多,其中大部分都被我在昨天挥霍殆尽。至于仅剩的一点,我把它们全部转给你,希望能帮助你度过难关。又及,我真的很希望能得到你的香吻和签名照,鉴于我是个基佬而你是一个超级英雄,我希望你能把一张帅气的裸照焚化在我的墓地。爱你,啾咪。”


      “柯蒂斯!”男孩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声音前所未有的焦急,“怎么办?怎么办?快帮帮他!他要自杀!”


       2.死亡约炮


        托马斯想的很好,涅瓦河宽阔清澈,两岸风景秀丽。他肯定会走得无比安详。


        生于莫斯科,死于彼得堡,这是诗人的宿命【1】。托马斯爱美、爱诗意、不浪漫就不能活。假如他顺流而下,运气好点,说不定就能在《共青团真理报》【2】上留下一张史上最美自杀照片。


       他喝尽了最后一滴伏特加,伸出脚小心翼翼地踢了踢河水,有点冷,不知道下去之后会是什么感觉。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个未知号码。托马斯犹豫片刻,怀着自杀之前总会有的那么一点侥幸和怯懦,最终还是接听了电话。


      “嘿,你好,我是霹雳火。”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好听,就是有点紧张,虽然他已经尽力使自己听起来神采奕奕了。


      事实上,打电话的年轻人像是国考没带2B铅笔一样着急。在他对面,警局早已飞速运转起来,柯蒂斯正在监听电话,试图尽快定位手机信号。


       “我收到了你的转账,你尊系太慷慨了……”


        该死的大舌音!“霹雳火”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咬到了自己的舌头!还没分阴阳性!还没变格!


        别着急。柯蒂斯在纸上写上了一行字,递给他看:尽其所能地拖住他。


       “我知道!”“霹雳火”做着口型,同时冲警官先生比了一个抓狂的手势。他的大脑早已开始飞速运转,试图驶出浑身解数:拖住他拖住他,你行的超级英雄,动用你璀璨的智慧和应变能力,拖住他拖住他拖住他……


       突然,他福至心灵地拍了一把桌子,朝电话那头刻意压低了声音,“嗨,我听说在莫斯科火车站对面有个小小的博物馆【3】,我一直很想去看看,但是我对这里不熟……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带我去玩玩……”


       柯蒂斯坐在对面挑了挑眉毛,什么都没说。


      “你是说色情博物馆?”电话那头问。


      “当然,闻名遐迩,比冬宫还出名……”“霹雳火”舔了舔嘴唇,说话早已顾不上逻辑,“我听说那里有很多有趣的画片,小道具,还有28.5厘米的……”


       “小拉斯普京?”谢天谢地,电话那头依旧在保持通讯。


       “哦,对,那个妖僧,”“霹雳火”抬眼瞥了一眼柯蒂斯,对方示意他继续说下去,“说实话我是不太服的,谁知道是不是你们俄罗斯人放卫星?你要是不亲自带我去看一下,等我回了美国我一定要告诉所有人,根本就没有什么28.5厘米,想想也不可能,毛子怎么会比我们大呢?我才不信呢!”


       “要是真的有28.5厘米呢?”从声音就能听出来,对方大概翻了一个白眼。


       “那……那我就服了呗……”“霹雳火”不顾警局里一片挑衅的目光,继续胡言乱语下去,“但是只服从他的生理尺寸。器大又不代表活儿好,要不这样吧,参观完博物馆咱俩可以去订个房间……”


       柯蒂斯在对面呛了一下。霹雳火对他比了一个中指。


      “我都要死了,你却还在和我约炮?”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生气了。


      “为什么不呢?你是基佬我是双,你可一点都不吃亏!我可是世界上最帅的超级英雄,保证你第一次就爽上天。反正你都要死了,为什么不在死之前爽一把,顺带一说,我全身上下都能变得很烫,很烫很烫……”


        “可你甚至都不知道我长得什么样,”超级英雄大概很难听出来,他的拯救对象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


        “我完全不用知道你长得什么样,从你的声音里我就知道你是个甜心,而且我喜欢惊喜……”


        电话那头沉默了十五秒,传来了风的呼啸和水流拍打岸堤的声音。就在霹雳火误以为一切有戏的时候,手机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字正腔圆的毛熊国骂:“操你!我就不该听你在这里跟我瞎扯淡。我现在就要去死了,谁也别想拦我,但是在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我一定要说最后一句话,28.5厘米是他妈真的!”


        托马斯摁下了结束键,电话里只剩下一片忙音。


        电话那头的“霹雳火”愣了片刻,立刻喊道:“他挂了电话!”


      “没关系,我们定位到他了!”  柯蒂斯拿起衣服,跟着同事们迅速朝门口涌去,“他兔子岛。”


     3.超级英雄


      等柯蒂斯与“霹雳火”赶到之时,托马斯正一个人坐在河边瑟瑟发抖。他看起来下过河,衣服湿漉漉的,睫毛和头发上都挂着冰晶,柯蒂斯跑过去问他发生了什么,他轻微地摇了摇头,嘴唇打着哆嗦,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美国年轻人松了口气,他瘫坐在河岸边,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斗。


      别看他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内心很脆弱,要是真有人在他身边自杀,他准得PTSD。


      他转过头,仔细打量着这个想不开的俄国年轻人。他一定是个小混蛋,还是个特别有钱的小混蛋。他的声音很好听。他的脸展现出命运的垂青。他的头发上应该戴上花环。他这么幸运,还一心想着要去死,他肯定遇到了什么天大的伤心事。


      美国青年脱掉大衣,严严实实地包裹住俄国人被冻僵了的身体,语气柔和,目光充满温情。


      “没事了……没事了……”他大大咧咧拍着这个人陌生人的肩膀,像是在哄着一只被冻僵的小猫,“我叫约翰尼·斯托姆,你的霹雳火,我来救你了。”


      4.寡头


       病房门被轻轻地关上了。道格拉斯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自己的哥哥,看得托马斯直打颤。他弟弟是只笑面小老虎,发起火来像喀秋莎火箭炮。托马斯打算好了,道格拉斯一开口,他就立刻装晕。


       道格拉斯拉出一把椅子坐下,目光里射出两把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4】,“我以为从警局里把你领回家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你还能把自己折腾进医院。”


       托马斯呻吟一声,声音微弱地像一缕烟,“我不是故意要让你担心的。”


      道格拉斯冷笑一声,“所以你怎么又自己上来了呢?你要是真淹死了,全家都解脱了。”


      托马斯低下头,声显得可怜兮兮的,“河水……河水太冷了嘛……”


      柯蒂斯在门口招了招手,把病房里看戏的约翰尼叫了出来。约翰尼关上门,好笑地指着屋内说:“这哥们看起来要气炸了。”


       柯蒂斯似乎颇为感同身受,“托马斯是朝鲜火箭,天天嚷着要上天,他们全家都很头疼。”


      “你认识他?”


      “托马斯·哈蒙德,我们算是老熟人了,”柯蒂斯的声音听起来颇为无奈,“有次他飙车飙到车模糊,被我拦了下来。他停了车,摇下车窗,从副驾驶席上探出一只小熊脑袋。”


      “你在开玩笑?”约翰尼乐了起来。


      “他喝了三瓶伏特加。”柯蒂斯调侃地说,“这就是俄罗斯。”


      约翰尼点了点头,他朝病房内瞥了一眼。那个叫道格拉斯的暴走青年已经站了起来,伸出手探了探哥哥的额头。


      “他还有两万美金在我卡里呢。”约翰尼突然说道。


       “留着吧,说不定他爸爸还会奖励你两万的。”


       “他们家很有钱?”


       柯蒂斯古怪地笑了笑,像是在谈论神话传说里的人物,“他父亲是寡头。” 


      “什么是寡头?”约翰尼不解地歪着脑袋,“史高治·麦克老鸭?布鲁斯·韦恩?托尼·史塔克?”


       “自己查,”柯蒂斯“残酷”地说,“还有,你刚刚说错了两个语法。再提醒一次,说话别忘了变格。”


     5.医院


      约翰尼没打算在下雪天去看望托马斯,他只是恰巧路过住院楼。那天他肚子疼,跑去医院看病。他等了三个小时,肚子疼都快好了,护士大妈才姗姗来迟,还二话不说给他采了血,不用针筒,用的是刀片。约翰尼有点晕血,委屈得跟什么似的,采完血就跑出了医院。


      他路过住院楼下,不知怎么的就停下了脚步。他突然想到那个叫托马斯·哈蒙德的俄国人前几天被他送到了这儿,而他有他的电话。


      于是他犹豫了一会儿,想着自己的开场白,酝酿了一下他是否需要变格、完成体还是未完成体、单复数、定向动词还是不定向动词,最终拨通了电话。


      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在他脑袋上方响起。他抬起头,发现医院外墙上趴着一个人。


      他眨了眨眼睛,发现那个人是托马斯·哈蒙德。


      “嘿!”约翰尼朝他挥起了手,莫名感到有点生气,“所以你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


      “哦……是你,”托马斯攀附在医院外墙上,朝他招了招手,“我只是想逃跑,医院的饭太难吃了,恶心的我受不了。顺便问问,你能接我一下吗?”


        “你在开玩笑?你看起来重的像只小熊。”


        “恕我直言,你这样说话在俄罗斯可找不到女朋友。”


        “谢谢,我这么帅,女朋友能塞满冬宫。”


        托马斯翻了个白眼,他看了一眼地面,四处都是松软的白雪,他肯定自己不会受伤。于是他深吸一口气,果断地跳了下去。


        约翰尼倒是真的试图伸手帮帮忙,但托马斯整个人朝他砸过来,两个人一起倒在雪地上滚了好几圈,最后撞上一棵枞树才停下来。


        托马斯压在约翰尼的胸口上,半撑起身子,像是狮子在打量着一头小羚羊。约翰尼年纪不大,可能还不到二十岁,他的脸上粘满了雪,正哼哼哼地呻吟着,看起来无比狼狈可怜。


       托马斯感到有些好笑,他把约翰尼从雪里拖了起来,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就当是对我骗了你的补偿……”约翰尼摘下帽子,朝着空气一阵乱抖,那团织物湿透了,实在没办法再戴。


        “除了我之外,还有人给你汇款吗?”托马斯好奇地问。


       “那倒没有,”约翰尼收起帽子,佯作认真地说,“在犯傻方面,你可是一枝独秀。”


      “方面这个词……”


      “闭嘴!”约翰尼无比抓狂地喊道,“我知道我没变格!”


      6.飙车


        托马斯找到了自己的车,他执意要请约翰尼回家喝杯茶烘干衣服,不过在那之前,他先接回了自己的猫。


      托马斯的猫是一只浅金色的小胖子,哪里都是毛绒绒胖乎乎的,就连脸也比其他猫咪大。它看起来总是有点委屈,可性格却很温顺,在约翰尼手中被摸的一脸无怨无悔,不一会儿就睡着了。托马斯给它起名叫圆滚滚,偶尔也爱称为滚滚。


      约翰尼举起那只胖乎乎的猫咪摇了摇,总是觉得似曾相识。等到他转过头,无意识地盯着托马斯看了几秒,最终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揉了揉圆滚滚的脑袋,用英语悄声说:“你俩长得可真像啊。”


      “我能听懂,”托马斯一个急转弯,整个车像是在空气中飞过。圆滚滚被吓醒了,缩在约翰尼的腿上不住地发抖。


       约翰尼想了想,突然问他:“柯蒂斯说你有一次带着一只小熊飙车?”


     “四次,”托马斯转过头,露出了一个骄傲的微笑,和两颗“邪恶”的虎牙,“只不过柯蒂斯只抓到了一次。”


      7.腌蘑菇


       托马斯的公寓并不像约翰尼想象的那样富丽堂皇,它很普通,面积也不大,除了满满一酒鬼的伏特加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引人注目之处。


       托马斯喜欢鲜花和甜食,他的厨房里摆着玫瑰花和各式各样的糖果罐,他像是招待小孩子一样把它们通通摆在约翰尼面前,又跑去厨房煮茶。


        约翰尼玩弄着托马斯的猫,在它脑袋顶上摇着小鱼干,就是不让它够到。


      托马斯将茶具端在桌上,问约翰尼,“你喜欢牛奶、果酱还是糖?”


     约翰尼没回答,而是摇晃着手里的猫,细声细气地问它:“你喜欢牛奶、果酱、还是糖。”


      圆滚滚跳了起来,一口咬住约翰尼手里的鱼干。


      约翰尼被逗乐了,他空出一只手搅拌着茶杯里的牛奶,一边打量着托马斯的厨房。俄罗斯人的厨房一直让约翰尼感到好奇,因为他们做出的东西都很难吃。


     “那是什么?”约翰尼指着桌上的一个罐子问。


     “是秘制腌蘑菇,你想不想尝尝?”托马斯献宝一样地打开罐子,从里面飘出一股酸乎乎的味道。约翰尼本着冒险精神用叉子试了那么一点,他咀嚼了一口,立刻露出了一副吃了酸柠檬的表情。


      他英俊可爱的脸皱了起来,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还有点不知所措,他轻轻咳了一声,毫不怀疑自己下一秒就会吐出一口血,然后瘫倒在椅子上,在死掉之前断断续续地说出一句:“菜里有毒……”


       而托马斯会从椅子上站起来,露出邪恶微笑,他肯定试图摧毁美国,因为他毒死了全国最可爱最帅的“超级英雄”。


       托马斯坐在约翰尼对面笑得一脸促狭,他拖着下巴,明亮的绿眼睛闪烁着可爱的淘气。


       突然,他站了起来,十分邪恶地舔了舔下唇,越过圆滚滚,猝不及防地吻在了约翰尼酸乎乎的嘴唇上。


      约翰尼捂着被吻过的地方,一脸的不可思议,他停顿了三秒,脱口而出:“俄罗斯不都是恐同吗?”


     “恐同就是深柜嘛……”托马斯无所谓地说。


     约翰尼挑了挑眉毛,十分怀疑,“你是不是在暗示什么?”


    “暗示什么?”托马斯吹着茶叶,语气很是漫不经心,“我可没说克里姆林里的总统和总理看起来总是基里基气,虽然他们恐同,但都是好直男,比字母字母Ж还直。”


      8.钢琴


       约翰尼注意到托马斯的客厅里摆着一架钢琴,他感到很好奇:“你真的会弹琴吗?”


      “我不会,其实那钢琴是个密道,秘密通向地下室小金库,别指望我的手指能在黑白键上敲出勃拉姆斯,那不可能。”


       约翰尼感到十分好笑,托马斯似乎对钢琴有点不爽,他的脸因为生气鼓了起来,越看越像他的猫。


     “弹点什么吧……”约翰尼故意求他,恶意地用让人没法拒绝的蓝眼睛看着他,“随便什么都行。”


      “好吧……”托马斯站起来,抱起自己的猫,和它一起坐在琴凳前。他装模作样地朝约翰尼微微颔首,接着握起圆滚滚胖乎乎的小爪子,在钢琴上懒懒散散地乱摁起来。


      他毫无章法地操纵着猫咪,比起弹奏,更像是一场叛逆的游戏。他闭上眼睛,享受着毛绒绒的幸福在他手掌里回转,以及一场不成功的自杀过后难得的平静。


     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傻,他有圆滚滚,有房子,有钢琴,还有愿意拯救他生命、并且吃他做的腌蘑菇的笨蛋,他干嘛要去死。况且医生恐吓过他,被淹死的人会非常难看,他不可能留下史上最美的自杀照片。


       他睁开眼睛,从琴凳上转了过来,面对着约翰尼。他觉得那家伙真的有点傻乎乎的,他的目光坦白而锐利,丝毫不懂得隐藏自己的心绪。


      托马斯被热乎乎的目光看得有些生气和难堪。他不想承认自己看起来放荡不羁,其实是个容易害羞的人,他很怕自己现在早就脸红了。


     于是他举起猫,朝约翰尼袒露出它的白肚皮,简单粗暴地挡住了自己的脸。


      9.男友


       临走前,约翰尼问托马斯,“我还能来这里找你吗?”


     “我恐怕不行,我要回去上课了。那个寄宿制学校很严格,宿舍必须刷卡进,宿管据说以前干过克格勃,还配备了面部识别仪。”


      约翰尼想了想,突然问托马斯:“那你的男朋友可以去看你吗。”


      托马斯抱起手臂,靠在门框上,嘴角带着一丝稚气的嘲弄,“为什么?”他狡黠地眨了眨眼睛,“你要做我男朋友了?那可就麻烦了……”


     “我才不怕麻烦。”


     “你会被当成神经病抓起来的,因为我们校长是个保守派老古董,支持同性恋入狱。他会把你送进精神病院,直到你被电击到自己姓什么都忘了,”托马斯一本正经地说,“即使你侥幸逃脱,你就要关心我了。我们还要亲吻和做爱,你说不定会害怕的,因为你看起来可比我们的总统直多了……”


      10.司祭【5】的祝福


       约翰尼把托马斯扔在沙发上,从嘴唇一路急切地吻到胸口,接着掏出了衣兜里的安全套。


       托马斯端详着那个小盒子,突然开起了玩笑,“真会挑,这个牌子受到过司祭的祝福。”


      约翰尼脱下裤子,戴上其中一个,像阴影一样笼罩在托马斯身上,他咬着他的耳朵,黏黏糊糊地问:“从坦克都安全套,你们的司祭还有什么不祝福……”


     托马斯像块融化的奶油一样抱住约翰尼,鼻子里发出一丝软乎乎的呻吟。 


    “相信我,他们什么都祝福。除了美国。”


      11.安全套


       约翰尼提起一个用破了的安全套,盯着裂缝百思不得其解地问:“所以你们的司祭在祝福什么?一发入魂吗?”


      “不然呢……”托马斯懒洋洋地伏在约翰尼胸口,累的胳膊都不想抬,“谁让我们的人口少的可怜呀。”


      12.寄宿学校


       托马斯明天还要考试,不过他早就没有了看书的心情。他打开窗户,把约翰尼拉了进来,他们很快就吻在了一起,宿舍里晕漾着黏黏糊糊的水声。


      “上帝呀,我要瞎了……”托马斯的室友捂住眼睛,装模作样地发出了一声哀嚎,“我觉得我正在看一出劣质的美国GV。”


     托马斯在接吻间隙倒出了嘴巴,冲着室友比了一个中指,“而你和你女朋友在这里接吻的画面像一出烂俗的罗马尼亚三级片。”


      13.宿管


       刚刚还声称自己要回避一下的室友跑进了卧室,冲着托马斯焦急地嚷道:“托米!托米!停下,我好像听到宿管来了!”


      托马斯竖着耳朵听了一秒,接着一把将约翰尼推开。他必须立刻找个地方躲躲,但衣柜里挤得要命,床下和桌底都太明显……


      关键时刻,托马斯急中生智,一把掀开了自己的被子,把约翰尼拉了进去。


      约翰尼有点壮,想要藏住他可不容易。还好冬天的棉被足够厚,托马斯曲起腿,装作自己在看书。被子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小帐篷。约翰尼把脑袋埋在托马斯的双腿之间,空气很闷热,但是有托马斯身上甜杏仁和白麝香的味道。


      这个时候,宿舍门开了,宿管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带进一股浓烈的伏特加味儿。托马斯和室友交换了一个眼神,老头今天显而易见地喝多了。


      老头睁大眼睛看了看托马斯,又看了看他的室友,显然有点神志不清了,他掏出酒瓶又喝了一口,醉醺醺地问:“小伙子们,你们怎么还不睡觉?快睡吧,明天还有考试呢。”


      “睡睡睡!”托马斯装作不耐烦地嘟囔起来,“我们就要睡了。”


       老头走到托马斯床头,湿漉漉的眼睛在盘子里的杏仁糖上犹犹豫豫地扫来扫去。托马斯立刻把糖果塞进他的手里,“瓦西里·伊万诺维奇,您都拿着吧,就当我送您了。”


      老头感激地接过糖果,露出一个羞怯的笑容,他轻轻地咬了一口,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你们多幸运呀!”他没走,反而坐在了托马斯的床边,一屁股压在了约翰尼的手上。


      “你们现在什么都有,百货商店里能买到各种各样的香肠和糖果,我们那个时候,我常常被打发去冒雪排队买肉,要是空手回来,准能挨我那酒鬼老爸一顿打……”


       约翰尼感觉自己要被憋死了,可那个喝醉了的老头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往事,而且已经进入了七十年代部分,“……我娶了一个妻子,一个莫斯科女人,哎……莫斯科会有什么好女人呢?她们都虚荣、物质,心肠比石头还硬,他丢下我带着孩子跑了,不让我见孩子,小伙子,听大爷一句话,以后一定要娶咱们彼得堡女人……”


      “那是那是……”托马斯紧张地手心出汗,约翰尼的脑袋在他两腿之前蹭来蹭去,刚刚还故意亲了他一下。他怕痒,差点没忍住叫了起来。作为报复,他踹了一脚约翰尼的屁股。


       老头显而易见还想继续说八十年的部分,但是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涌,像是要吐,于是便立刻夺门而出。托马斯松了一口气,掀开被子,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两腿之间的约翰尼,踢了踢他,“滚出来。你该走了。”


     “好吧……”他爬了起来,走到窗边,又孩子气地折回,撒娇地搂住了托马斯“不过答应我,别娶什么彼得堡的姑娘,她们都不适合你。”


       托马斯不禁莞尔,他点了点头,把约翰尼拉了过来,在他鼻子上游戏般地吻了一下,像在安抚一只小熊,“我知道了。”


       14.萨沙表弟


        新年学校放假,托马斯带着约翰尼回家见了父母。托马斯的父母看起来非常开明,而且显而易见见过了不止约翰尼一任男友。


      在餐桌上,他们谈起了一些还没到场的家庭成员,约翰尼对托马斯的家庭知道的不多,只能选择倾听。他听到托马斯问,“亚历山大怎么没来?”他对约翰尼解释说,“亚历山大是我表弟。”


     “萨沙说他一会儿到,”道格拉斯答道。


     “舒里克说他晚上八点钟来,他去了女友家,真不敢相信,他明年秋天就要结婚了,”哈蒙德夫人感慨地叹气。


     “希望舒拉能赶上切蛋糕。”


     “萨什卡【6】最喜欢吃这个馅儿饼,得给他准备一点。”


      过了一会儿,八点一到,门外响就起了敲门声。道格拉斯和托马斯在准备水果,约翰尼自告奋勇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年轻人,看起来和托马斯长得有点像,他热络地朝约翰尼伸出手,“你一定就是约翰尼,我是托马斯的表弟,我叫亚历山大!”


     “你好,”约翰尼握了握亚历山大的手,忍不住好奇地向他身后看,“怎么就你一个?托马斯说舒拉、舒里克、萨什卡和萨沙也会到,你看到他们了吗?”


      亚历山大挑了挑眉毛,他看约翰尼的目光突然变了,变得很微妙,好像在问约翰尼:你是不是傻。


     “哦,我想起来了,你来自纽约……”亚历山大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接着嘲弄地动了动嘴角,“呵呵。”


       15.求婚


       约翰尼的求婚方式很独特,他知道托马斯喜欢玫瑰花和猫,于是将买来的玫瑰花铺满地板,还准备了六七只小猫咪,试图把它们摆成鸡心型。


      但猫咪们很不听话,约翰尼刚刚放下其中一只,它就会立刻跑开,破坏刚刚摆好的完美形状。于是约翰尼不得不把它们抓回来,放下,抓回来,再放下,周而复始。


      下午三点,当托马斯回到公寓,他看到了满满一地的玫瑰花,和无数个颤颤巍巍地小毛团。约翰尼躺在猫咪们中间,把其中一只举高,玩的不亦乐乎。


      “你在干嘛……”托马斯好奇地问,“哪来的这么多猫?”


      “托米……”约翰尼站了起来,把猫咪捧到托马斯面前,“这是送你的。”


     “谢谢……”托马斯忍不住微笑起来,他抱着小猫崽,鼻尖轻轻蹭了蹭猫咪脑袋,“可是我们已经有了圆滚滚了,你买这么多,它会吃醋的……”


     “相信我,它会接受它不是独生子女的事实的,”约翰尼深吸一口气,在脑海中反复酝酿着将要说出的一段话,为了这段话,他准备得无比认真,甚至还找过他的俄语老师帮忙润色修改,“托米,我有话和你说……”


      约翰尼的目光前所未有的认真紧张,让托马斯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知道我不是真的超级英雄,不是超人,也不是布鲁斯韦恩……”


      “对我来说你就是超级英雄啊……”托马斯打断了约翰尼,半真半假地说。


      “……但我不能带你飞上天看星星,也买不来卫星……”


     “但是我可以买给你呀……”托马斯笑了起来。


     “不许插话,”约翰尼恼怒地捏住了托马斯的两颊,继续说了下去,“但是我能关心你,我可以给你热热咖啡、或者做个爆米花什么的,就算我们冬天没空调暖气都无所谓……我的意思是我能给你温暖,我能让你感到如沐春风,你明白吗……”


       约翰尼感到有些沮丧,好像嘴里灌了铅块。他平时总是活力四射,有着使不完的激情,可是一到这种非常重要的时刻,他就变得非常笨拙。他的聪明永远用不对地方。


      托马斯感觉有些好笑,“所以……我也爱你?”


      “不不不……不是这句话……”


      托马斯思索了片刻,“所以我愿意?”


     “对对对!”约翰尼快乐得像是在燃烧,“还有呢……”


     “还有我愿意和你养这些小猫。”


     “你答应了?”约翰尼欣喜若狂地搂住了托马斯,“你答应了!”


     “是的,我答应了,不过先等会儿……”托马斯推开了约翰尼凑过来的嘴唇,不顾他有些委屈的目光,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他写了一条群发短信,收件对象是所有前男友,“感谢分手之恩,今天我找到了世界上最好的超级英雄共度余生。愿上帝保佑,你能和我一样幸运。婚礼请柬我会发给你的,请务必参加。你的前任:托马斯·哈蒙德敬上。”


       16.吵架【7】


        当然,约翰尼和托马斯偶尔也会吵架。托马斯常常会做出让步,约翰尼也没少向他道歉。可有的时候,如果托马斯真的生了气,一切就会变得非常棘手。


      有一次,约翰尼和托马斯冷战了三天,约翰尼很想他,但又不愿意道歉,于是他找到了自己的朋友柯蒂斯警官,请他帮忙。


      在约翰尼恳求的目光里,柯蒂斯无可奈何地拿起电话,拨通了托马斯的手机:“喂,是哈蒙德先生吗?”


     “埃弗雷特警官?出什么事了?”


     “是这样的,是约翰尼,他出了车祸,医院需要你来一趟。”


      电话那头出现了短暂的停顿,接着问道:“他怎么样?严重吗?”


     “非常严重,”柯蒂斯一本正经地说,“需要立刻进行手术,你必须来一趟,在手术单上签字。”


      “哦,那不用手术了……”托马斯轻描淡写地说。


      柯蒂斯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我找人撞的。让他赶快去死吧。”

        END

【1】指普希金


【2】俄罗斯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名字很正派,内容很八卦


【3】彼得堡情色博物馆,现在似乎是关门了。馆内收藏着据说长达28.5厘米的那啥。


【4】AK-47


【5】司祭,东正教的神职人员,类似于主教


【6】亚历山大,萨沙,舒拉,舒里克,萨什卡是一个人


【7】这个梗是克拉德美索当时发给我的,原型是一个女孩收到了诈骗短信,骗子说不汇钱就要拔呼吸机。女孩说你拔吧,是我找人撞的。

评论
热度 ( 441 )
  1. 我是妮妮的增高垫polinavasily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