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个人号用来看文

【盾冬】Ashes and Wine(13)

semiquaver:

炮友变真爱老梗。罗总裁和高级翻译学院的巴基老师。OOC和私设预警,冬寡前任设定预警。




(13)


 


巴基觉得自己人生最尴尬时刻或许不再是他在高中想要耍帅地在女友面前用摩托表演一次漂移,结果摔了个狗吃屎的那次了。


飞机已经飞了一段时间。刚刚空乘帮他们铺好了床,甚至为他们开了那瓶香槟。


“飞机将在上午六点十分到达伦敦希斯罗机场。两位现在可以休息了,有需要可以随时呼叫工作人员。祝二位有一次甜蜜旅程。”美丽的空乘带着标准的英国腔,退出他们的隔间,并且体贴地关上了门。


天杀的甜蜜旅程!


巴基坐在床沿发呆。时间已经不算早了,鉴于明天到达伦敦的时间实在太早,他觉得自己应该抓紧时间睡上一觉。他向来不喜欢早起,他喜欢赖床,喜欢窝在总是醒的很早的史蒂夫怀里撒娇,早晨总是迷迷糊糊的,所以他默许这种过于亲密的行为,当做是神志不清时的特权。


可是现在不行,他非常清醒,并且没办法在史蒂夫的眼皮子底下喝完一大瓶香槟,然后醉得人事不醒。况且,喝醉绝对不是什么好选择,要是他醉了,他绝对会跟史蒂夫上床,他甚至都不用有一点点的怀疑。


“喝香槟吗?”史蒂夫拿着一个高脚杯,从床头柜里翻出来的。飞机飞行平稳,这让巴基感觉自己像是在什么奇特的主题旅馆一样。


巴基咽了咽口水,他仿佛丧失了一部分的语言功能。这不能怪他,谁能和史蒂夫同处一室却还泰然自若呢?而且,这里虽然比一般的飞机座位宽了不止一点半点,但对于两个成年男子,还是显得有些拥挤。


“我想我不用了?”巴基说,“我们只剩下差不多六个半小时可以睡觉了。”


史蒂夫对他笑了笑:“那睡吧。”


金发的男人就坐在那里,端着香槟看着他。巴基站在原地有一些不知所措。或许他应该换上睡衣,毕竟他的西装和衬衫一点也不适合睡觉。可他不想站在史蒂夫面前换衣服,这无异于公开处刑。


“你想再洗一个澡吗?飞机上有浴室。还可以顺便洗漱一下。”史蒂夫好心地提醒他。


巴基点了点头。即使他在上机前不久才洗过一次,根本没有什么必要。可是他就是像想逃跑似的从那个双人床的隔间里逃了出来,手里还攥着他那套睡衣和飞机提供的洗漱包,装在袋子里还没有开封。


飞机上的淋浴还是不够舒服,淋浴间狭小,水量也不足,不过能提供淋浴已经算是很奢侈了。巴基本就不是来享受的,草草地冲了一下就套上了他的那件睡衣。衣服材质很柔软,运动服的款式宽松,没有什么不适感。洗漱包里东西也十分齐全,除了基础的清洁,还有护肤用品,甚至还有一瓶淡香水。


我只要简单地洗漱一下就好了。巴基这么想。


可过了几分钟,他向他的脖子喷香水时,巴基找不出任何理由来解释这种行为。或许自己早就该放弃了,他就是爱史蒂夫,爱得有点疯疯癫癫的。他本该有个漂亮的女朋友,或许谈上一两年恋爱,他就会跟她结婚。他向来是个温柔体贴的人,对待性与爱非常理智清明,对于交往对象也认真专一,他的恋爱总是撑不到他走进婚姻殿堂,巴基不觉得是他自己的错。


或许有那么几个交往对象说过,他身上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即使她们也不觉得巴基不真诚。可她们总认为,巴基总像是置身事外,扮演着恋爱中的完美先生,于是隐隐在他们眼前拉上了一道屏障。


而巴基总觉得这是女人有些神经质的第六感,他从来都是真实的热情的,他把自己的爱毫无保留地送给他的女友们,体贴温柔而幽默,到底有什么不对。


可此刻他有些明白了。他是个情场高手,他总是游刃有余。他的爱是真诚的,可也是疏离的。他在无意识中总是扮演着完美的角色,恰到好处地给姑娘们一切,可这也让他愈发地不像他自己。他当然有倦怠有彷徨有恐惧也有愤怒,他并不是个完美情人。他懒惰,有时候也并不想开着车去老远的地方帮漂亮的姑娘买份甜品,他也有时不那么幽默,不想为了个并不好笑的冷笑话大笑捧场,他也会倦怠,工作之后也累得不想动弹,等在机场的时候他也想什么都不管就回家睡觉。他的小脾气总是收敛得刚刚好,因为他有他必须要做个温柔绅士的准则,可如今他才想自己是不是错了。


而有一个人,巴基从来不曾顾虑过太多他的感受,把自己不那么好的一面暴露得完完全全。可史蒂夫总是用海一般的眼睛看着他,就好像他能包容自己的一切。


巴基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对史蒂夫产生的迷恋。他一向自诩将爱与性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对上史蒂夫的时候,这一切就像是界线的那道墙轰然倒塌,什么都糊里糊涂。史蒂夫让他垂头丧气心不在焉,可也让他心跳加速,就像是十二岁那年,他第一次吻了女孩的唇。


 


回到隔间的时候史蒂夫也换好了睡衣,香槟被他收起来。他轻松地靠在床头看一部电影。


星际迷航或者星球大战的某一部,巴基没有仔细看。他蹬掉拖鞋迅速爬上了床,钻进洁白柔软的被子里。


虽说是双人床,但对于两位成年男性来说也绝对算不上太宽。巴基侧着身子蜷缩在另一边,生怕自己一动就能碰到史蒂夫。窝成一团闭着眼睛的巴基又想,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都怪史蒂夫。


史蒂夫在他爬上床的时候就关了电视,又伸出手关了他这边的床头灯,然后动作轻柔地起了床。这总让人有种他们似乎结婚多年的感觉,夜晚的时候看着电视轮流使用浴室,然后在他即将入睡的时候,刚刚刷过牙的人会给他来一个缠绵的晚安吻。


可事实的情况是他根本睡不着,他的身体几乎是紧绷着,而耳朵则注意着一切响动。所以当史蒂夫轻轻地推开隔间的门,并且近乎无声的走向床边的时候,他还是几乎打了个抖。


这实在是太愚蠢了!


巴基转了个身,假装刚刚被吵醒。史蒂夫在暗黄的灯光下带着歉意看着他:“我吵醒你了?”


“没有,我就是……做了个梦。”巴基说,“你知道,在飞机上就是容易睡不安稳。”


“噩梦?”


“算是吧。”巴基继续编下去,他根本没做什么梦,或者说现在这一切就像是个噩梦,可该死的,却也像是个美梦。


史蒂夫关了最后一盏灯。他躺下来,把巴基揽进了怀里。


“史蒂夫!”巴基惊呼一声,想把这个男人推开。而史蒂夫的肩臂有力,手指却轻柔抚摸着他的头发,像是安慰一般地在他耳边说“睡吧”。


现在的姿势实在是太暧昧,又太过温情。他们就像是一对多年的夫妻或是情侣,在不大的床上相拥而眠。


“史蒂夫,你能不能放开我?”巴基问。


“你喷了香水?”男人却答非所问。


巴基不知道怎么,总是会被他的节奏带走,即使有时候史蒂夫的话毫无道理,巴基也会昏头昏脑地跟着他说下去。


“我没用过这个牌子,就只是试一试。”


这算不得谎话,可巴基仍觉得有些心虚。


“很适合你。”史蒂夫说,“可我还是喜欢你之前用的那一款。”




不是故意要搞


AO3




——TBC——




一点闲话,新航双人间是真的不让人搞的,如果搞会有空乘来提醒233333不过为了方便我还是设定了天时地利人和让搞。


不过好孩子不要在飞机上做羞羞的事情哦(??

评论
热度 ( 433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