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个人号用来看文

【盾冬】Ashes and Wine(14)

作者日更了!开心!

semiquaver:

炮友变真爱老梗。罗总裁和高级翻译学院的巴基老师。OOC和私设预警,冬寡前任设定预警。


再次过渡一下。依次见一下双方亲友。目前达成的有总裁的亲密朋友二人和巴老师的妹妹。




(14)


 


五点多钟的时候巴基醒了。他适应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在哪里,他在万米高空上,睡着奢侈到不科学的双人间,并且几个小时前还和他的老板干了一炮。那感觉挺好的,巴基不会否认,反正每次和史蒂夫的感觉都不错,一贯温柔体贴,恰到好处的一点点控制倾向。


巴基发现他在睡前给自己系得好好的安全带已经被松开了,当然是史蒂夫干的。巴基庆幸史蒂夫此时此刻不在他身边,他的头还在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得时间不够充足,或者根本就是因为昨晚的疯狂。


这个点儿本来就不是他起床的时间,可无奈他们马上就要到达伦敦,他不能就这么落地。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挣扎着起床。


推开门的时候恰好撞到了要进来的史蒂夫。他已经换好了衣服,巴基刚刚本就该注意到,他身边的位置睡衣好好地叠着,甚至连被子都整齐铺好。


“早。”巴基说了一声,才发现喉咙不大舒服,他清了清嗓子,然后再补上称呼,“罗杰斯先生。”


史蒂夫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他盯着巴基看了一会儿然后说:“你真擅长这个。”


“什么?”


“疏远。鉴于我们昨天还睡在一起,而你现在却喊我先生。”史蒂夫的语气依旧很平静,巴基有点猜不清他的情绪。巴基猜,他大概是有点不高兴的。一般来说,心情好的史蒂夫可不会让人下不来台。


他有什么可生气的,因为我喊他先生?


巴基在心里想,他完全是满足了史蒂夫的需求,而他自己确实也乐在其中。他们现在的关系是畸形的,并且没有存在的意义。作为床伴,他们早已打破了准则。作为工作伙伴,天啊,那才不应该睡在一起!巴基知道自己放不下史蒂夫,于是他任由史蒂夫一次次越界,甚至自己也做过不少荒唐的事情。每次当他决定斩断的时候,总有事情打乱计划。他被卡在工作伙伴和床伴之间,尴尬而不知所措。


或许史蒂夫是贪心的,他想要自己在工作岗位上的能力,同时也想要他在床上的那份自由奔放。巴基想自己没可能不答应,他就是愿意在没人的时候被史蒂夫操得流泪,然后穿上衣服又装作若无其事,还是那个翻译界的精英。


“史蒂夫。”他认命似的回答道。


金发男人的神色缓和了一些,他轻轻抚摸了一下巴基的头发:“去洗漱吧,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


 


史蒂夫总把一切准备得井井有条。巴基从盥洗室回到他们的机舱时,空乘已经将床铺变成了两个并排的沙发,并且准备好了早餐。


巴基并不饿,这时间对他来说还太早,远不到吃早餐的时候。


史蒂夫坐在他旁边喝一杯咖啡,他也没吃多少东西,至少在巴基看来那远不是他该有的饭量。现在是私密空间,巴基大可以扮演史蒂夫所需的甜美情人的角色。他近乎自虐地这么想着,或许就算史蒂夫是个已婚男人,要他当自己的秘密情人他也会答应,他简直是疯了。可史蒂夫不是这样的人,他也不是。


他沉默地坐在史蒂夫的身边,开始喝咖啡。他偏爱甜口,也不知道是不是史蒂夫特地嘱咐,他的咖啡里奶加的很足。眼前不是什么高级的食物,只是平常上班时巴基也会买或者自己做的普通食物,说实话,巴基还挺喜欢这些。枫糖浆倒在美式煎饼上,炒蛋还有煎过的香肠,一切都是再平常不过的早餐,让在云端中的他有了点真实感。


“吃不下?”史蒂夫问他。


巴基连忙把香肠塞进自己的嘴里,含糊不清地回答:“时间有点早,但还挺好吃的。”


他没有说谎,确实味道还不错,只是他自己食欲不振。而且突然快速咀嚼大量食物的感觉让他有点想要呕吐


“快要降落了。他们马上会来收拾,吃不了也没关系。”


巴基朝他点点头,放慢了咀嚼的速度,那种呕吐的感觉顿时好了许多。他最终也没有吃完,还好史蒂夫也剩了一大半。空乘把东西撤走,调整了他们的座椅,并且告知他们系好安全带准备降落。


巴基靠在舒服的座椅上,每逢降落时他总是耳鸣,吞咽口水能让他感觉好上许多。可这样的缺点是他更容易无意识地舔嘴唇,这动作太明显,而且对史蒂夫相当于赤裸裸的暗示。


巴基觉得自己有点怕史蒂夫,这种感觉竟然在这段时间里愈演愈烈。与其说是怕,更不如说是一种下意识的逃避。直面史蒂夫就像直面他心里的软弱和犹豫一般,也让他发现自己并不如自己想象般的洒脱。就像他总觉得自己性与爱分明,不会泥足深陷,却又忍不住痴迷史蒂夫,甚至对他言听计从。


史蒂夫的手摸到他的嘴唇的时候,他向后躲了一下,然后在对方的眼神中又败下阵来。


“我没事,就是有点耳鸣。”


“吞咽有用吗?或者你想嚼点口香糖?”史蒂夫问道,“如果还不管用,你可以这样。”


史蒂夫捏住了自己的鼻子,紧闭嘴巴,两腮鼓起来,这让巴基想起来某种会把自己弄得圆鼓鼓的鱼类。他从来没见过史蒂夫这个模样,这看起来有点蠢,但却很可爱。只可惜他很快放开了手,继续解说这种方法的原理。


“你要不要试试看?”


巴基在史蒂夫殷切的目光下摇摇头,他感觉轻松了一些,气氛不如之前那么紧绷。


“我已经好多了。”


 


他们被安排最早从VIP通道下飞机,一路都是绿灯,连海关也过得十分顺利。


史蒂夫安排的人手早就等候着,为首的是个黑人,即使穿着西装也掩盖不住他那热闹的性格。巴基猜他和史蒂夫也算是朋友,因为黑人先给了史蒂夫的肩膀一拳,然后又像说唱一般跟他从他们不好对付的老对手聊到了美丽动人的英国妞。另外一位很自觉地拿过了两个人的行李——实际上就是两个再小不过的行李箱——然后带他们上了早就停在机场的轿车。


史蒂夫和巴基并排坐在后座,而黑人坐在副驾驶上,一直没说话却埋头做事的,看来是一位尽责的司机。


“嘿,兄弟,你这次可不够意思。”黑人在副驾驶上扭过头,“你根本不知道我为了准备累成什么样。你应该让娜塔莎来,她是个女超人。”


“公司没了她不行。”史蒂夫笑着回答。


黑人阴阳怪气地叫起来:“喔!以前你可都是让她准备一切,什么时候她变成你的代理总裁了?”


“别这样萨姆。你知道克林特的计划,娜塔莎来伦敦会毁了那一切的。”


“可怜的克林特!你这么帮他没准会成功呢。”两个人又大笑起来,对于调侃那位不知道怎么就拿下了娜塔莎的朋友他们总是乐此不疲。笑够了的黑人把身体又向后倾了点,“嘿史蒂夫,你还没跟我介绍这位呢?”


他知道这个看上去挺体面的男人就是巴恩斯。他们第一次见面可并不是太愉快,准确来说巴基那时候眼中只有史蒂夫,而完全忽略了站在一旁的萨姆。而萨姆则是沉浸在“我的好朋友好战友被一个男人亲了”的震惊中,并没有什么兴趣上去打招呼。


“我是詹姆斯·巴恩斯。”巴基对他笑着点点头,“翻译。”


萨姆打量了一下他。棕色头发的男人十分英俊,虽然萨姆觉得比起他来还要差那么一点,但绝对是妞们喜欢的那一款。他看上去很温和但又有一种隐隐的危险气质,头发梳得整齐却也不那么一丝不苟,绿色的大眼睛和漂亮的长睫毛,特别是眼尾的细纹,弯弯的弧度让他更具风情。他看上去有一点疲惫,但仍然过得去,嘴唇红得不科学,萨姆甚至想问他是不是涂了口红。不过萨姆想,对于一个曾经只见了两面就拿下了娜塔莎又敢在大庭广众下亲吻史蒂夫的人来说,涂了点口红也没什么大不了。


“萨姆·威尔逊。”黑人勉强伸过手去跟他简单握了握,“如你所见,是史蒂夫的可怜下属,他把所有的工作都扔给我做,他是个黑心的老板。”


“看来我得小心点?”巴基结果他的话调侃,他挺喜欢萨姆。这个人看起来友善,并且善于调节气氛。虽然他总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但不像是有恶意,或许是自己想多了。


史蒂夫也笑起来。


“我真想扣掉你下半年的所有奖金。”


“你是暴君,史蒂夫!看看你变成了什么样子!”萨姆像是被人戳了腰一样,声音顿时拔高,即使他们都知道这只不过是一个玩笑。


从机场到酒店这段时间因为有萨姆变得不那么无聊,巴基非常庆贺这个人是萨姆而不是娜塔莎。虽然他和娜塔莎并没有普通人分手后那种见面就烦躁的气氛,可娜塔莎一阵见血的评论总是让他招架不来。萨姆很好,他幽默也热情,只是聊了几句就仿佛和他成了勾肩搭背的朋友。


 


车子停在酒店前,巴基和史蒂夫在萨姆的带领下用自己的护照换了房间钥匙。他和史蒂夫的楼层不在一个楼层,不知道为什么这反而让他松了口气。


萨姆和他倒是一个楼层,并且是隔壁房间。黑人很热情地带他去了房间,而史蒂夫与他们在电梯里分手,再往高层走。


“你和史蒂夫一起坐飞机过来的?”萨姆问。


巴基听到飞机两个字迅速闪过了一些画面,他当然不能表现给萨姆,不论是作为史蒂夫的下属还是作为朋友,他都不认为萨姆能轻易接受这样一段说不明白的关系。而且也没有必要,再者,这一切也应该是史蒂夫来决定,而不是他。


“对,我也吓了一跳。我本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或者是跟所有人一起。”


“或许他想和你培养一下感情。”萨姆说。


巴基想,如果自己此时含了一口水,一定会全部喷在萨姆巧克力色的肌肤上。


“什么?”


“我是说,我们和史蒂夫都是老搭档了。你和他可能还需要磨合,你知道这一切都很重要,娜塔莎也准备了很久。”


巴基根本不觉得他和史蒂夫需要磨合。他总是知道史蒂夫想要什么,而史蒂夫也知道他的一切,两个人总能得到最大的满足。这些默契离开了床大约不会消失,而巴基所要做的一切只是别看到史蒂夫就该死地开始心不在焉。


就像现在,他又走了神,甚至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重复了几句“娜塔莎”,然后有些尴尬地回过神来继续说:“呃,我知道你们都很辛苦,我当然也不会搞砸。”


“你当然不会。”萨姆拍他的肩膀,“娜塔莎跟我说你是个天才。”


大约是他被娜塔莎举荐的事情在公司高层人尽皆知,又或者娜塔莎在朋友间分享了这段感情。巴基倒并不生气,他知道娜塔莎有分寸,并且他们的感情坦坦荡荡也逝去已久,他也不介意当做一点谈资。


萨姆大约是无意的,他很快就把话题引向了别处,他们依旧聊得挺开心。头一天没有什么安排,而巴基觉得自己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萨姆约了他吃午饭,他可以在那之前好好睡一觉补眠。


萨姆和他在房间门口告别,他不困,准备去酒店的健身房打发时间,进电梯时却又碰见了史蒂夫。


“哥们儿你不困吗?”


“你知道我习惯性早起。”史蒂夫回答,“巴恩斯怎么样?”


“挺好相处的,他挺幽默的。我们是一类人。”萨姆回答道,“我是说对于女孩儿十分有一套,难怪他搞定了娜塔莎。”


“你可没有搞定娜塔莎。”


“我也并不想!”萨姆对他做了个摊手的动作,“可是他是个可怜的家伙,他至今听到娜塔莎的名字还会发呆。或许是娜特抛弃了他。我发誓我不是故意提的,谁想得到他会这样。可惜娜塔莎已经是我们的朋友克林特的了,要不然他真的不错。”


“他是很不错,但不属于娜塔莎。”


黑人笑起来:“那当然。我知道几个不错的酒吧,幸亏他认识了我,我得让他见识一下英国妞的风情。哥们儿,你知道,巴恩斯和我一样,很适合这些。他会喜欢的。”


“不行。”史蒂夫说,他刚硬的语气显然吓了萨姆一跳,他调整了一下,恢复那种亲和自然,“我有些工作还要跟他确认。”


黑人笑起来:“我怎么说的来着,你真是个暴君。”


 ——TBC——

评论
热度 ( 486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