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个人号用来看文

【盾冬】第三类报告(连载17)—禁欲年下攻与胡子拉碴糙汉熊

宝贝小熊!

晒豆酱: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事实上就算没有Clinton这条消息,Steve也是下定主意带Barnes速归的。


特别是当他一脸窘迫地坐在早餐桌上,Geoff舅舅的儿子John,也就是Jeremy的表哥一看过来时,Steve的上下牙差点儿把木勺咬碎。


John的兽化人标签是黑熊,可个头儿比Barnes大多了。Steve见识过。昨天他像一枚熊炮弹砸进游泳池里,水花声震耳欲聋。现在他和Jeremy坐在不远,一起用看小偷的眼色瞟他,就好像说着“嘿!看看是谁敢偷Barnes家的宝贝小熊”。


然后下一秒再飞跃而起,将他撕碎。


 


“我觉得你表弟把我们的事告诉了他表哥,也就是你另外一个表弟。”Steve一边保持脸上和煦的微笑,一边把脚尖以每秒0.1cm的速度向Barnes方向移动。尽管两人只有一拳之隔。


“嗯?什么?”Barnes两只手交叉搓着,也一起紧张起来,“……那小子和John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完蛋了,我快要身败名裂了。”


“别紧张,只有两个表弟知道我们亲到一起去了,这离你身败名裂还远着呢。相信在那之前我已经被榨成木乃伊了。”


“什么?”Barnes扭过头看他,眉间挤出一道疑惑的细纹。他的队长打起嘴炮儿来就像个擅于欺负自己的混蛋。


“现在本赛季的NBA前排票要买两张了。”Steve绷着下巴低头,回复着来自表弟们的信息,严峻的表情让人不敢打扰。仿佛这条信息是发给五角大楼的,关于如何拯救他挚爱的美利坚。


“还有把住址发给他们,他们威胁我……最起码每半年放你回家一次,否则就去我家撕了我。你还有表弟吗?Barnes探员?”


“Steve,别说了……我们还是回局里吧。我有种在自己表弟面前没穿衣服的错觉。”Barnes用手捂住脸,看不出是不是在笑,却没藏住自己肉团团的下巴。


“……正有此意,我觉得自己现在连裤子都没穿呢。”Steve也跟着尴尬回笑,大口塞着Barnes夫人做的土豆泥。


Barnes很爱笑,Steve甚至认为这是他碰上的最爱笑的人了。他已经不是年轻小伙儿的模样,眼尾总扫着两条明显的笑纹,经常和翘起的嘴角一起向上弯曲。这令Steve总会惊叹于上帝的不公,祂在创作Barnes的过程中一定为他脸上的皱纹和胡茬加了不少魅力值。否则自己怎么会这样想去摸摸它们,用手感受它们,或者用嘴碰一碰。


即便离得越近,Steve就越能闻得出熊科的气味。


 


当飞机沿着跑道加速时Barnes陷入沮丧。一方面是又离开了熟悉的奥兰多,一方面是行李箱没装满。因为体型变化的缘故,他曾经的衣服都不太合身了。对他疼爱万分的祖母想出办法,用塑料桶蜂蜜和冷冻松饼解决了空箱。


登机之后Steve就恢复工作常态,像个足有九十岁的老头,折好报纸的中缝看了起来。


“喂,我们得谈谈。”Steve的飞机毯给了他,于是Barnes包在两张毯子里说话,“我有东西给你。”


Steve没抬头,仍旧关注着报纸头条,但是一张银行卡悄悄被塞到眼下。他夹起它看Barnes:“谈这个?我没要你付账单吧。”


“我为第三局卖命这么久还是有存款的,只不过……出事之后局里把所有东西寄回原籍地址。全家吓得够呛,他们都以为我殉职了。”提起这些Barnes的表情明显僵硬。


“殉职?”Steve这次把报纸彻底放下,专注地听他说,“你想谈谈什么吗?”


“不,现在不想,我只是……不想再白吃白喝。”


“Barnes探员?”Steve轻声唤他,“所以这是你只买单程机票的原因?”


“唔……是这样,回程的钱我有。”


“这么说你还真是替我省钱。”Steve动了动鼻子,他的搭档身上有自己的味道,“我认为当务之急是培养一下工作间的默契。你有什么困扰吗?”


Barnes的眼睛眨得很慢,盯住机窗下面的绿地不放。“失控,兽化后有很强烈的愤怒感。从前不这样……恢复人类状态后感觉更冷,肚子更饿。更沮丧,甚至焦虑……”


“还有天旋地转的眩晕,和失重的呕吐感,浑身疼得要命。”


“你怎么知道?”Barnes说话的神情像个患有失忆症的五年级男孩儿,震惊地发觉地球并不只有自己一个人类。他摆出抗拒姿态,却急于从Steve脸上找到答案。


“因为我也注射过血清,这种状况几乎持续了七个月。”Steve说。


“对不起,我把这件事忘了。”


“你跟我道歉干什么?”Steve轻笑出来。事实上他并不想做出这个笑容,只不过他发觉Barnes又紧张了。“注射C血清是我自愿的。飞机还有5小时着陆,你可以补一小觉。一回局里就要出警了。”


“我现在睡不着。”过长的发梢正巧垂到Barnes胡渣上,明明出门前他刚刮干净下巴。现在他一瘪嘴,中间的凹陷就更明显了,活像下巴上凸起一个小猫的图案。


Steve又抽出了样式古板的笔记本,翻开折着的页脚,态度十分严谨:“是吗?既然睡不着我们就把没完成的事情办完吧。”


“你是一个混蛋,Steve,又要开始审我对吗?”Barnes扭过头,不想让人看出自己在极力抗拒。从加入第三局Barnes就做好受伤甚至殉职的心理准备,这算不上什么。他不是小姑娘,也一直掩藏地非常好,对于过去一年发生的事也不想再提。


他的脖子突然被Steve摸住,最起码这次没有了强硬的逼问。过了十几秒Barnes才肯把脸转过来,他和Steve已经靠得太近了。


 


“我指的是那个被你表弟搅局的亲亲,你答应我了,你说可以亲的。”


在Steve用舌尖挑开自己嘴唇的刹那,Barnes还在努力睁着眼回忆。是啊,他没说错,自己好像是这么说来着。


他还能感觉Steve脸上的热度。Steve的力气也很轻,乖乖地含住他的嘴唇吸吮,舌头来来回回舔过,像小刷子似的让人无法拒绝。他像一头真正驯服的小老虎,耐心等待着自己的喂养员同意。


那就……亲一下?于是Barnes顺着Steve的舌尖把嘴打开了。


 


 


“各小组注意,突破障碍后十分钟内实施围捕,三十分钟内清理现场。后勤部携带必要装备,武装科待命。”


Steve在冲对讲机下达命令,神情凛冽。他已经换上防弹衣和墨镜,看样子准备自己冲在最前头。


Barnes不想去想九小时之前的那个什么亲亲。他也不知道一个亲亲怎么就演变成舌吻、最后朝着黏糊糊的深吻发展下去了。他只记得自己被一头小老虎抱住没完没了的吻住,然后他也没完没了地回吻。最后漂亮的空乘推着饮品车,挨个询问是否需要饮料时才将他们打断。


不,这还不算荒唐。最荒唐的是空乘员离开之后他们又来了一次。而这次令Barnes无法面对,高热似乎还没从脸上褪去。


这个亲亲再也没有什么理由了,纯粹是两个人想亲到一块儿去。


 


“还好吗?”Steve跳上车开大了暖风。一切都已部署完毕。


“没问题。虽然我对Clinton个人有偏见,但他查出来的线索值得相信。”Barnes力气不小,单手扛起照明设备扔进后车厢,“……Pietro怎么样了?”


“已经醒了,在医疗部休养。你呢?出警完全没问题了?”


“有问题的话你记得把我拉回来。这些事必须面对,我也想知道血清部门到底搞什么阴谋。”他沉稳地站在原地,看来回家一趟令Barnes的压力骤减。


“这才对,看来我们之间的工作默契终于形成了。”Steve说着打开车门,阳光顿时从门缝直射进来,扫出一片明亮。他冲Barnes一个志在必得的笑:“你不会有事,大家伙。”


 


外面有些混乱,Steve已经提前到达预定位置。他朝保姆车的后门扫了一眼,紧接着略微皱眉,闻到一丝熟悉的同类气息。


一辆局里的警车横停刹车,Rumlow迈步下来。后勤科的人不禁倒退半步,似乎不愿惹情报科的人。


他摘下墨镜,冷眼笑道:“这么巧啊,Rogers队长。听说你的人挂彩了。怎么?今天还出警吗?”


Steve整理着通讯器,靠在车门上:“是啊,Rumlow探员。武装科不比情报科,我们负责冲在前面。”Rumlow跟着点头,两人快速对视一眼。


这令Steve当下了然,那天闻过Barnes的虎就是这头。


“那你还愣着干嘛?准备发号施令吧,让情报科见识见识ADD的实力。还是说武装科大队长只是徒有虚名,还戴着这么个……匪夷所思的领带夹。”


Steve顿时挑眉,仿佛早猜到该死的领带夹会惹事。


它是Jeremy那小子塞进Barnes行李里的东西。因为一个没得逞的亲亲,ADD的队长就受控于两个毛头小鬼的摆布,戴上了小黄人领带夹出警还要拍照留证。


“这个吗?”Steve耐着脾气,鼻孔几乎喷火。两头虎同时在一个地盘儿里,难免会有些冲突。他环视四周,自己的部下也齐刷刷盯着他。


Rumlow禁不住一笑,把情报科的工作证夹好:“是,没想到你还挺童趣的,Rogers队长。怎么,需要情报科送你芭比娃娃吗?”


“谢谢,不过我想不必了,因为这可是超级大(合)(合)俱乐部的限量款。”Steve严肃的表情永远滴水不露,后颈毛发也跟着躁动起来,“我,可是VIP,懂了吗?”说完便扬长而去。


部署好情报科的警员,Steve在自己车后站了片刻。保姆车里没有一丁点儿响动,他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试着让自己冷静,最后敲门。


可能只有几秒钟,但Steve却经历一个世纪。他像挣扎着从噩梦中醒来,无数头野兽仿佛朝他狂奔而去。


“Bucky?”他叫着他的名字,将这头稀有种的茶色黑熊引了出来,“……看来今年的最佳搭档奖是我们的了。”


 


有些警员恐慌地瞪着他们的队长,肌肉中血液的循环都加快了。队长身边是那头容易失控的熊,粗壮的下肢看上去无法撼动。他们每向前走一步都有人在后退,尽管Steve做出手势让部下保持冷静。


没有人愿意和这样强壮的野兽狭路相逢,它带着Steve在清过场的路面上挪动,发出深沉的熊吼。当它把视线锁定在某个人身上,那人心脏狂跳的动静令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到。它眼中的机敏令人极度震惊,同时也在冒汗。当这个大块头直立起来,竟然比他们队长还要高出不少。


一声带有愤怒的低吼,每个人都看清了它的尖牙。如果这头熊想,那它完全有能力把这里任何一人当做晚餐。然而他们的队长却不显得孤立无援,反而很有把握。


“干得好,我的宝贝小熊。”Steve在它V型的胸斑上摸了一把,最后冲后勤科打出手势。几只早已蹲伏的大猫瞬间起跳冲了出来,齐刷刷立在地面发出怪异的低吼。


“Steve组就位,准备行动。”


 


 


“Barnes探员近期状态稳定,下午18:00随武装科出警……”Steve打着键盘,听到几声沉重的喘气。他正在写Barnes探员的第三类报告,周日一早就要交给总部。


Barnes回来就睡下了,现在也应该在睡觉。他决定过去看看,毕竟这不对劲。往常Barnes睡熟之后就完全没了动静,也不容易被吵醒。


“Bucky?你还在睡吗?”Steve不用开灯,凭着直觉就冲了过去。


Barnes明显梦见了什么,他在忍耐。痛苦的汗水打湿前胸,双臂呈防守姿态收拢于胸前。但他的下唇在剧烈发抖,仿佛整个儿被扔进冰窖深处。Steve迅速摸过Barnes手臂皮肤,果然是冰的。冰得好像不是个活物,而是个冻上了十几年的人。


血清副作用。Steve立即做出判断。


他冲回自己睡房拿毯子,把屋里的冷气关上。一边磕磕绊绊地向这边跑一边解领带。


“撑着点儿,没事儿的……”大颗的汗珠从他额头掉落,直接滴在地毯上。


Steve十分费劲儿才掰开Barnes咬死的牙关,把领带打成小卷塞进去,免得他咬断舌头。然后迅速脱了衬衫,钻到Barnes冰冷的身体后侧躺卧。


“好了,能撑过去的,没事儿了。”


他用双臂包住Barnes的肩膀,尽管对他而言有些困难。毕竟Barnes块儿头不小,还在不断挣动,貌似在睡梦中与谁搏斗。Steve只好从他腋下先把右臂伸过去,尽可能地将Barnes的身体纳入怀抱。然后左臂再死死扣住他的手腕,一起紧紧收于胸前。这样才勉强搂住了他。


太凉了,Barnes身上凉得像冻住了。


 


Steve用身体的重量压制他的左臂,两只手不断搓揉僵硬的手指。Barnes的手指在痉挛,他就干脆攥住整个拳头,同时不住地呵出热气,试图吹暖他冰凉的耳垂。


他同样经历过这种类似冰冻的副作用。Barnes在他身下挣扎,每一块肌肉都在痉挛。也许今天出警的任务刺激到他,因为他们找到了血清部门的一处秘密实验室。


他的汗很快就湿透Barnes的背脊。然而更可怕的事正在发生——Barnes开始进入无意识的兽化了。


 


当他的呼吸声开始急促,Steve探头看过去,咬住领带的牙齿眼瞧着开始变尖、变长,白森森地戳破布料。很快Barnes的肌肉也跟着膨胀,照这样下去,不出五分钟Steve抱着的就会是一头货真价实的熊。而这头熊受困于血清的噩梦,睁眼的瞬间很有可能就攻击Steve,或者任何活物。


Steve只好用前胸死死贴住他的后背,呼吸和Barnes的一样急促,一同起伏,同时两臂使劲儿合拢。摆在他面前有两个选择,要么丢下Barnes先躲避危险,要么就这样抱着他,等他完全兽化成一头熊。


“别这样,我的宝贝小熊……”


Steve咬住后槽牙,又一次视死如归地抱住他。身上火烧火燎的热度不知能不能帮上忙,因为Barnes的下巴一直在抖,抖个没完没了。尽管咬着布料所以没咬伤舌头,然而越来越急促的喘气声“嘶嘶”地从他口腔的缝隙传出来。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Barnes的手臂开始向回收拢。他的手指也不再痉挛,每一根都无力地摊开。Steve立即放松力道,汗水顺着手腕交接处流向指尖。一直蜷缩的后颈也放松下来,他立刻用手去摸Barnes的嘴唇,果然尖锐的犬牙也恢复了正常大小。


再过了几分钟,Barnes挣扎着大喘几次,从睡梦中醒了过来。Steve看着他开始缓缓眨眼,先是迷茫,渐渐意识也跟着清醒。最后他费力地用舌尖把领带顶出去,开始抽动鼻翼。


“……是Steve?”他叫着他的名字,调动着全身的力气去闻气味,“……我又失控了是不是?”


双臂开始发起刺痛,血液回流和发麻感令Steve不得不将身体转换个角度。“没有,你只是做噩梦了。”


Barnes凝视着前方,温度正一点点爬上他的皮肤:“……我、我做噩梦了?”


“是,你刚刚在做噩梦。”


Steve用手掌捂住他冰凉的额头,汗水似乎在掌心蒸发了,他不想Barnes明天就真的发一场高烧。尽管自己一直在挑选最恰当的机会,但眼下似乎是绝无仅有的最差时机。


“Bucky?能告诉我吗?”Steve小心翼翼地问,手掌不太用力地揉着Barnes的耳朵,“他们……血清部门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顺便一提,今晚微博会发芽趴和詹趴的印调)




评论
热度 ( 1173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