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七年

满分爱情

semiquaver:

*一发完,老师X老师(本质上是学霸x学霸,但最后还是被我写成了恶俗爱情故事)


 


彼得·帕克升上大四的时候,听说了一门课。他们信息学院的女生不算多,但那门课极其受欢迎,特别是女生,甚至学院的大半女生选它时根本没有犹豫。可当他问起同学的时候,他那哥们儿撇了撇嘴:“千万别选,我听去年选过这门课的安德鲁说了。难得让人想自杀。”


机器翻译,彼得扫了一眼名字:“那为什么那么多人选?”


“听说老师很年轻,两个。”朋友的语气神神秘秘的。


“所以呢?那又怎么了?年轻的老师不多吗?史塔克先生也很年轻,不过他不带本科生的课。你知道,史塔克先生或许过几年就得回家继承公司了。”


“哦,彼得,你能不能一天不提那位花花公子?”


 


正式意识到这门课的两个老师为什么那么受欢迎是彼得跟着托尼读博士以后了。其中一位老师史蒂夫·罗杰斯金发碧眼,高大英俊,说话条理清晰,对事认真严肃,可性格又正直随和;另一位老师詹姆斯·巴恩斯,有个过度可爱的昵称巴基,绿色的眼睛时常湿漉漉的,倒也跟他的名字挺相配,至于长相,不知多少人为了史蒂夫和他到底谁更英俊而争论不休。


托尼说,这还用争吗,当然是我最英俊!


史蒂夫和巴基据说是托尼多年的同事也是同学。托尼在他问起的时候一脸嫌弃,“认识大概七年了吧,我受够他们了。”


七年前史蒂夫大学毕业跟着福瑞教授读博,福瑞是出了名的牛导,可是也出了名的凶残。第一次见巴基的时候是个雨天,冬雨加寒风冻得人哆嗦,巴基穿着衬衫和薄薄的一件风衣,冲进了福瑞的实验室。


“你好,福瑞先生,我是詹姆斯·巴恩斯。皮尔斯教授让我来的。”他握住史蒂夫的手说,“哇哦,您真是老当益壮。”


托尼说他一辈子也忘不了史蒂夫听到“老当益壮”后的表情。


“那太精彩了,太精彩了。”托尼笑得连扳手都拿不住。


 


没过多久巴基就转到了福瑞的组,听起来着实有点神奇。他本科学的是跟机器学习八竿子打不着的语言学。毕业就直接进了业界另一位牛导皮尔斯的团队,谁知道皮尔斯半路撂挑子不干了。史蒂夫和托尼莫名其妙和他成了同学。


托尼那时候在弄语音识别,史蒂夫研究深度学习。福瑞大手一挥要搞个新项目,自然语言处理。巴基在皮尔斯那儿研究的就是这个,他这人比较神奇,语言学学得出神入化不说,机器学习的知识也是一点儿不落下。


那天巴基穿得朴朴素素地站在墙边等着福瑞训话,每看到一次史蒂夫都要低头憋笑。


托尼戳了戳史蒂夫挺直的腰板:“嘿哥们儿,他在嘲笑你呢!老当益壮!”


史蒂夫不说话就那么笑盈盈地看着巴基。


“我那时候就知道他们有点那种关系!至少是史蒂夫!天啊,太明显了!”托尼对彼得这么说。


史蒂夫从资料前抬头,“不是的托尼,我和巴基认识第三年才确定关系的。”


“什么?!”罗曼诺夫女士拿着她的电脑刚刚踏进实验中心,“史蒂夫,你认真的。”


“连浩克都要不信了。”班纳博士摆弄他的仿生机器人做了个捶胸的动作。


“我自己都要不信了。”巴基在另一边从电脑旁窜出半个头,“可是这是事实,可怜的巴恩斯啊,他的史蒂薇那么迟钝。”


 


七年前他们刚刚成为搭档那会儿,巴基看到史蒂夫还会觉得有点尴尬。不光是由于那次他把这家伙错认成福瑞,也是因为他看起来正直得不像话,正义的目光时刻像是在谴责他。巴基真怕史蒂夫会永远记着他的“老当益壮”,他感觉自己不出三个月就要被这正义的目光射个窟窿。


巴基坐在娜塔莎边上吃汉堡的时候,叹了口气。


“史蒂夫强壮并且英俊,聪明又绅士,可他却没有女朋友,这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是的。我为他介绍了不少好女孩儿,他也去约会过,然后就没了下文。天啊,他真是个书呆子。”


“可他为什么老看我?”巴基烦恼地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他应该看看程序!我不过就是认错了一次人!”


“巴恩斯。”娜塔莎喝了一口石榴汁,“你有没有想过他是看上你了?”
“那怎么可能!他比重垂线还直上三倍!”


 


可巴基还是在“被人看上”的恐惧中熬过了三个星期,终于鼓起勇气问了与自己逐渐熟络起来的史蒂夫,“你为什么总盯着我看”这种羞耻的问题。


金发青年呆了一下,笑着把目光从屏幕移到巴基的脸上。


“你长得好看,可以帮助眼睛放松。”


“什么??”巴基看着眼前那正直的不容置疑的笑容,愣了半天只能回了他一句,“你也挺好看的。”


于是他们开始礼尚往来互相帮助,娜塔莎和托尼称之为“眉来眼去”“眉飞色舞”。


“随便怎么说。”巴基摊摊手,“我和史蒂夫那时候只是单纯地互相欣赏而已。”


“还真是肤浅的互相欣赏。”托尼补充道,“要说好看,该来欣赏我吧?”


巴基把刚取来的芯片塞进托尼的手里:“闭嘴吧,你的贾维斯死机了。”


“不!!巴恩斯你做了什么。”


“我发誓,我什么也没做,我就是个学语言学的。别这样对我。”巴基对他笑着眨了眨眼。


 


他们纯洁无比地“眉来眼去”了三年,巴基的女友换了三任,史蒂夫始终保持着单身。


他们由同学变为朋友,搭档变为同租人,一起住在学校不远的公寓楼里。史蒂夫始终保持着早起的习惯,而巴基则更喜欢睡到自然醒。于是史蒂夫承担了所有早饭的任务,并且没有怨言。


他们会在史蒂夫跑完步回来准备好早饭以后,坐在桌上聊聊新闻和学院里八卦,或者娜塔莎的论文。


巴基总是不知不觉就吃得有些多,只能架着二郎腿瘫在座椅上看着对面墙上白板上的公式发呆。


那里写的或许是他们头一晚激烈讨论的结果,或许只是一句“记得买辣椒”,“明天是克林特的生日”。有时候巴基会抱怨史蒂夫把“番茄”卸载他的“正则化”边上太过煞风景,而史蒂夫把洗好的小番茄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


巴基口齿不清地继续说:“酸。”


史蒂夫自己也尝了一个:“下次还是买李子吧。”


“其实我觉得你一直暗恋我,哥们儿,我只是不敢说。你真是傻得可爱史蒂夫。”巴基盘腿坐在办公桌上,边回忆边说。


“千真万确。”娜塔莎翻了个白眼,“真不相信你憋了三年。”


“因为你和我一样傻。”史蒂夫捏了捏他的手。


 


转机发生在三年后,他们因为小语种的机器翻译飞了一趟冰岛。


长期接触,一群人总归有点冰岛语的底子,唯一说得流利的只有巴基。他们走访许多人,看了许多地方,忙里偷闲照了好多游客照。


最后一天,风大得惊人,漫天的云总算被吹了个开。


他们开车在旷野上停下,仰着头等天边的极光。气温太低,风太大,所有人都冻得瑟瑟发抖。


巴基窝进自己室友温暖宽厚的怀里,看着托尼给他翻了个白眼。


“你们看看巴恩斯!就像个小妞儿一样!”


“别这么说托尼。”史蒂夫笑着。


“你快用你爱的火苗温暖你的巴恩斯。”


“托尼,我不是……”


巴基却把史蒂夫抱得更紧了,干脆在史蒂夫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那里被吹得冰凉,却在吻后变得突然发烫。


“我们就是了又怎么样?”


“哇哦!”所有人爆发出一阵惊叫。


而史蒂夫愣在原地,迅速地变红,最后颤抖着捧着巴基的脸吻下去。


“我跟你们说哥们儿!你们绝对要感谢我给你们拍的这张照!”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个人的声音,“极光下的初吻,史蒂夫可以说上一辈子。”


而托尼惊叫起来:“天啊萨姆我还以为照相机自己说话了,你到底在哪儿?”


黑暗中的黑人狠狠给了他一拳。


 


“我们是打算说一辈子。”史蒂夫郑重地点了点头。


娜塔莎按下发送邮件,然后点了根烟:“所以有什么新消息告诉我们?”


“我们结婚了,就是这样。”巴基晃了晃他的手,无名指的戒指明晃晃地发着光。


“该死的。你们什么时候戴上的?”托尼说。


史蒂夫笑道;“开学初,我们认识七周年的时候。”


“该死的,这都一个月了,就没人发现?!”托尼拍着桌子,“严谨细心,我们一直被这么要求来着吧?”


“这不怪你,”巴基说,“我的几十号学生都没发现呢。”


 


开学第一周,他和巴基在阶梯教室给所有来试听的人作介绍。他们开课这么久,这门课依旧让人又爱又恨。教室里有那么多的学生,史蒂夫坐在第一排的旁边。


看着巴基修长的手指轻轻点了一下键盘,然后抬起头来用他温柔的声音继续用翻译的概率数学模型开了个小玩笑。他的手抬起来,银色的戒指环在他的无名指反射出闪耀的光。而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他们总是聚精会神地盯着巴基会说话的眼睛和迷人的微笑,听他把一切艰深的东西讲得幽默风趣。


而史蒂夫看着他,摸着自己手指上一模一样的指环。


这是独属于我的。史蒂夫在巴基望向他,又快速低下头,表露出一点点不易察觉的羞涩的笑时这样想。


 


“所以为什么会没人知道。这很明显不是吗?”彼得这么问道。


“课太难了。”安德鲁回答,“见了鬼的才有空去想。”


——FIN——

评论
热度 ( 520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