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Ashes and Wine(15)

太好看啦!

semiquaver:

炮友变真爱老梗。罗总裁和高级翻译学院的巴基老师。OOC和私设预警,冬寡前任设定预警。




(15)


 


巴基睡得很沉,长时间的飞机旅程本来就让人疲惫,更别说他在飞机上还不只是单纯的睡觉而已。酒店的房间舒适整洁,床铺宽大柔软,本来就困得迷迷糊糊的巴基几乎是倒头就不省人事。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巴基在睡眼朦胧中想起自己还和萨姆约了午饭。


他从床上坐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把意识弄得清楚些。五个小时的时差算不上太夸张,但也足够把人搞得头晕脑胀。好在刚刚那一觉的质量着实不错,让他多少恢复了些精力。他把身上有些皱的衬衫脱下来,伸了个懒腰,决定去洗个提神澡。


水声几乎让他听不见门铃和敲门声,响到第三遍的时候巴基才急匆匆地用浴巾围住下身,盯着满头湿漉漉的头发去开门。他想大概是萨姆,比预计的时间早了些,但都是男人,倒也无所谓,而且萨姆看上去人挺不错。


可当他把门开了一个缝隙,正准备向来人解释的时候,他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巴基想他大概闭着眼睛都能描绘那张脸的模样,但却看多少次也不会觉得厌烦。史蒂夫换下了西装,大概是因为今天没有正式的工作。他穿着质地柔软的运动裤,上身是一件连帽的外套,拉链随意地拉到一半,可以看见里面紧贴着他厚实胸肌的紧身运动T恤。这样看起来他更加年轻了,少了些平日会有的压迫感。或许他是从哪里运动回来,又可能他平时的穿衣风格就是如此。巴基想,这搭配是老套了点,可是天啊,谁让他又有那该死的身材,总是好看的。


“嗨?”巴基维持着那个动作,从门后面探了个头,“对不起,我刚刚在洗澡。”


“看出来了。”史蒂夫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萨姆说你们约好一起吃午饭,正好我也有空,所以我来叫你。介意带上我吗?”


“当然不。”巴基摇了摇头,头上的水珠却因为他的动作溅到了史蒂夫的衣服上,迅速泅开,晕出一个深色的圆点,“抱歉。”


史蒂夫倒没在意,他笑了笑:“准备一直这样说话吗?不让我进去等你?”


“我没穿衣服!”巴基有些慌乱地解释道,在看到史蒂夫的笑脸以后认了命,好吧,这有什么呢,他难道还没看过自己没穿衣服的模样吗。


巴基送开了抓住门把的那只手,向后退了两步,把门拉开。史蒂夫走进来,然后带上了门。


门落锁的瞬间巴基有点后悔,他还是有点害怕和史蒂夫独处,虽然这实在没什么可怕的,都是自己做的孽。还有另一点后悔的地方,他的房间太乱,他压根顾不上收拾,摊开的行李箱,脱掉的衣服和裤子随意扔在地上,甚至就在史蒂夫坐下的地方的旁边,还被他扔了一条内裤,他待会儿准备穿上的那条。


“我还以为你的没穿衣服是指全裸。”史蒂夫靠在沙发上,好似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他一番,又露出了他正直的仿佛在学术研究一般的笑容。


“我只是说没穿衣服。”他把衣服这个词加重。真是个拙劣的文字游戏,他想。


巴基背过身去,不与史蒂夫四目相对让他觉得好受一些,他的浴巾松垮垮地挂在胯骨上,随时随地都像要从他的屁股上滑下去,这可不是跟史蒂夫闲聊的好时候。


“抱歉,等我一下,我得换个衣服。”巴基佯装镇定地走进浴室,正准备关上门,又不由地骂了一句。


我操,没拿衣服。


他只有一个人住,窗帘都好好拉着,浴室里没有合适的放干净衣物的地方,他准备洗完澡再到房间去换。这并没有什么不合理,只是他的打算里没有这么一个不速之客。


巴基想了想,为什么他不能请史蒂夫回自己房间等他呢?为什么要让他进来,坐在他乱七八糟的衣服堆里,坐在他的内裤边上。


“嘿,巴基,我想你是不是忘了拿衣服?”


该死的,不用你说。巴基想。


 


史蒂夫敲了敲浴室的门,磨砂玻璃可以看得出个模糊的人影。巴基站在那儿没动,直到他敲第二下,门才打开。


“我想你可能忘了拿这个?”


史蒂夫的手上是一条内裤。


巴基伸手猛地把那东西拿过来,然后把门摔上,那力道几乎要把史蒂夫的鼻子砸歪。


史蒂夫有张正直到没朋友的脸,当他皱眉的时候,那种严肃的表情就像是立马要在白宫发表一次激动人心的演出。他总是很有说服力,或者说他的样貌他的眼神他的声音以及他的气质都让你不得不相信他,而他确实也是个值得相信的人。


而史蒂夫的那些下属们甚至是朋友们都或许不知道,史蒂夫其实也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正直到有些呆板,虽然他是有些老派,但也并不乏一些恶趣味。当他顶着一张正直无比的脸说出下流话的时候,总是让巴基觉得无比性感。


巴基以前喜欢在床上这么挑逗史蒂夫,这让他们的气氛更加火辣。而如今巴基却不想见到这样的史蒂夫,比如一脸正直地拿着他的内裤,就像是在问,先生这是您的语法书吗。


巴基用毛巾用力擦了擦自己的头发,把它们揉得乱七八糟,然后套上那条深蓝色的内裤。


该死,他也不能只穿着内裤出去。巴基猛然意识到什么不对。


他的浴巾已经被他随意扔在了到处是水的地板上,而浴室里什么也没有,除非他打算卸了那个浴帘,裹在身上。当然这绝对行不通,巴基也不想让史蒂夫觉得自己像是神经质。他清了清喉咙,抬高声音:“史蒂夫?能把那件黑色圆领线衫和牛仔裤递给我吗?”


“你可以出来自己拿,我不知道是哪件。”


“我觉得我描述得很清楚。”


史蒂夫却连犹豫也没有:“出来自己拿,巴基。”


他用了有些命令的语气,巴基立刻知道自己没有任何转圜之地。


我可以控告他工作性骚扰吗?巴基把手里的毛巾有些用力地一甩,然后把还有些湿的头发全部抹到后面,深吸了一口气,打开门走了出去。


这没什么哥们儿,大家都是男的,你又不是小姑娘。巴基这么想着,几乎目不斜视地走到了床边的地板旁,先捡起了自己扔在地上的那条牛仔裤。


他背对着史蒂夫对付自己的那条裤子,那裤子有些紧,因为他半干不干的腿变得格外难穿。史蒂夫的呼吸很轻,这让他几乎可以假装房间里没有这个人。


他的蝴蝶骨因为这个动作凸起,不算高腰的内裤在他弯腰时露出一点点的臀缝,单脚抬起的时候平衡不大好把握,巴基摇摇晃晃地蹦跶了几下才站稳。


史蒂夫不是没看过巴基穿衣服,事实上他看过好多次。巴基从来不避讳在他面前穿衣服,至少从前是如此。他甚至知道史蒂夫最喜欢什么样,他会故意把动作放得很慢,故意露出肩背上的吻痕还有腰上的淤青,他的内裤总是拉不好,挂在一半露出半个紧实浑圆的屁股。巴基知道史蒂夫喜欢他的身体,他就毫无顾忌地展现给他看,通常也能够大获成功。


而现在的巴基好像有点小着急,他急于对付他不大听话的裤子,像个高中生一般蹦蹦跳跳的,好不容易拉上以后抓着裤腰扭了扭,然后终于松了口气似的转过身来。


巴基的身材也相当不错,腹肌匀称,胸肌虽说比不上史蒂夫,但也可以说是傲人了。他没有看向史蒂夫,而是看向了史蒂夫的旁边,好像是故意的,但又情有可原,他走过去在他那堆衣服里找那件他说的黑色圆领线衫。


他光着脚丫子,不高兴似的撅着嘴唇,蹲在箱子前,侧脸看起来尤为可爱。


他的行李并不多,也不知道为什么被他弄得这么乱七八糟的。巴基就那么低着头对付他那堆乱糟糟的行李,把一件黑色的衣服从里面抽了出来,然后快速地套在自己的身上。


他大概一直感受到了史蒂夫的目光,表情有些不自然,当他晃晃悠悠地开始穿袜子的时候,史蒂夫终于开了口。


“你可以坐在我旁边。”


巴基瞪了他一眼,然后猛地一下坐在了他身边。


他好像在赌气却又森么都没说,他低着头把黑色的棉袜穿好,然后停顿了一下,偏过头对史蒂夫说:“我本来会在出门前整理东西的。该死,我为什么要放你进来?”


“如果我是萨姆呢?”史蒂夫问。


“我会请他回房间等我,他就在隔壁,很方便。”巴基低着头,“有时候我想,我想,我有点问题。我跟你说过我不想与你有瓜葛,可我还是愿意跟你上床,昨天在飞机上……”


“巴基,”史蒂夫抓住了他的手,轻柔地摩挲着,那触感有些发痒,但又很舒服,“我有些话想对你说,今晚好吗?萨姆他们会去酒吧,我们可以一起出去走走。”


巴基盯着史蒂夫的鞋尖,过了一会儿:“那会很冷。”


他感到自己手上一紧,这让他有点想笑。


“你真的都不征求一下我的同意?直接帮我回绝了萨姆?他会觉得我不好说话的。”


“我说你有工作。”史蒂夫皱着眉头,他抿紧了嘴唇,用拇指来回在巴基的手中滑动,“巴基,求你。”


“天啊,你真是个傻瓜。”巴基稍稍睁大了眼睛,“这可是在伦敦,我是说,不答应你我还能干点什么呢?”


——TBC——



评论
热度 ( 379 )
  1. 涛动~鹰飞semiquaver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