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Ashes and Wine(17)

甜啊啊啊甜啊啊啊

semiquaver:

炮友变真爱老梗。罗总裁和高级翻译学院的巴基老师。OOC和私设预警,冬寡前任设定预警。




(17)


 


伦敦的冬夜,潮湿寒冷极了,寒风从泰晤士河上吹来,裹挟着潮气,冻成了冰刀,硬生生地划在人们的脸上。有的人缩成一团,有的人围着厚厚的围巾,而巴基却觉得暖和极了。他的血液滚烫,他的双颊通红,嘴角的笑意根本止不住。


巴基不记得自己上次这样是什么时候了,或许他从没有这样过。他觉得有些丢人,但又难得地不愿意遮掩,他紧紧抓着史蒂夫的手,生怕一放开他就会消失在伦敦的夜色里。


史蒂夫看着他金色鹿角的小鹿,他爱死巴基如此放肆又鲜活的笑容。他们踏在塔桥上,风很大,他想要把巴基拉回自己的怀里,可是他跑得太快了,就像是个孩子。巴基在史蒂夫的眼中,很多时候像个孩子,他有种毫不避讳的直率与天真,即使在某些时刻他也从来不缺乏这些。


塔桥的地面上有许多地灯,从地面照射出来的雪白灯光从下而上映照在人脸上,确实有那么些渗人。巴基站在地灯上,灯光照得他金色的鹿角闪闪发亮,雪白的灯光没让他显得可怕,却显得他的嘴唇愈发红润起来。


他很兴奋,微微喘着气,他笑着扑进走近的史蒂夫的怀里:“我一定是疯了,我觉得我就像是个,像是个……”


“快活得迷了路的小鹿。”


“闭嘴!我不是姑娘。”巴基伸出手去想把那对鹿角拿下来,却被史蒂夫捏住了手腕,“天啊,史蒂夫,别这样。”


“我喜欢看。”史蒂夫眨了眨眼睛,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


史蒂夫喜欢吻他,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是如此,但那时候他们急于啃咬对方的嘴唇,急于用唇舌较量,却很少有这种只是表示亲昵的单纯的亲吻。史蒂夫甜极了,巴基想,他看上去极力保持着镇定,而巴基在他的眼里看到了平日里没有的欣喜,还有他每次说完话都会发红的耳尖,他觉得他每一秒都比上一秒更爱史蒂夫。


“你的朋友萨姆还在关心你的终身大事。”巴基的手重新被史蒂夫包在手心里,然后塞进他外套的口袋里,他随便找了个话题,他不在意聊什么,跟史蒂夫在一起似乎说什么都能发笑。


“那你觉不觉得我们应该现在去那个酒吧,然后我带你进去,宣布要与你结婚。”


“结婚?!”


史蒂夫捏紧了他的手:“是的,巴基。说出来你不要笑话我,我想得太多了。我想过了,我要向你求婚,然后我们一起在布鲁克林买一栋温馨的小房子。离你的家还有我的家都不远,我每天开车送你上班,下班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去采购。如果你喜欢,我们可以去领养一对孩子,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男孩儿得大点儿,他得学会保护女士。女孩儿要有你一样漂亮的棕色头发和大眼睛……”


“等等史蒂夫,”巴基笑着打断他,“你知道现代社会恋爱并不等同于结婚吧?”


“是我犯傻了巴基,我不该让你接二连三的为难……我只是想得太多了……”史蒂夫皱着眉头。他的样子就像是只被抛弃的金毛犬。


他怎么能这么可爱。巴基简直笑得停不下来。他可爱得几乎不像史蒂夫了,那个一个眼神就能给你无限威压的人似乎瞬间消失了,巴基只想吻他的睫毛。


“史蒂夫,你到底在想什么。”巴基用自己的手指勾了勾他的掌心,“我更喜欢金发的小姑娘,我绝对要养一个金发的。”


“金发绿眼睛,像是童话里走出来的。”


“说真的,史蒂夫,你才像是个王子,跟我小时候看的童话书一模一样,真是不可思议。”


“你说过我像很多人了,我到底像谁。”


巴基又大笑起来,他搂住史蒂夫的脖子,凑近他的耳朵:“像我甘愿为他疯狂的人。”


他们对视了一眼,巴基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小声说:“该死的史蒂夫,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他们的酒店就在泰晤士河畔,离伦敦桥不远,一路狂奔到楼下时,两个体力还不错的人竟然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他们冲上电梯,然后迫不及待地吻在一起。


巴基的背贴在冰凉的金属壁上,史蒂夫压着他亲吻。他太爱这感觉了,史蒂夫的嘴唇如同有蜜糖,他一遍遍地舔过去,然后忍不住笑出声。史蒂夫也笑了,他没法儿不被巴基所感染。他们亲吻的间隙中漏出带着气音的笑声,挠得两个人都内心发痒。


电梯停下的提示音,让两个人触电式地分开。巴基缩到电梯的另一个角落,不自然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夹克。


一群女士踏上了电梯,总共有三四个,她们穿得很少,毫不避讳地展示着自己的美好身材,让他们觉得自己似乎和这几位女士不在一个季节。史蒂夫和巴基向后靠了靠,给她们挪出空间。


“嘿。”那位穿着短裙的漂亮女士主动打了招呼,“你们也准备去顶楼的派对吗?”


“哦不,”巴基笑笑,“我准备回房间休息了,我刚刚在外面回来。”


“我以为你戴着这个是要……”另外一位女士笑着指了指他的头顶,“别误会,我想说这个可真可爱。所以你刚刚约会回来,这个是你的女朋友买给你的?”


“女朋友?对。”巴基笑起来,“准确来说是已经是未婚妻。”


“多甜蜜啊!”女孩儿们爆发出一阵赞叹,“你可真是位温柔的男性,你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你是专程来看她的吗?”


“我陪她工作。”


“先生,你可真甜蜜。真遗憾不能和你一起参加派对。”那位穿着红裙子的女孩儿有着浓重的伦敦腔。


电梯开门时巴基笑着和她们道别,然后看着史蒂夫被她们挤在一角的无奈模样,笑着对他挑了挑眉毛。他想萨姆说得对,史蒂夫或许真的是笨拙吧,他面对女士的样子确实让人想笑,但自己就是喜欢这样的他,无可救药。


巴基把那对鹿角拿下来——谢天谢地他终于能这么做了——他走在柔软的地毯上,这总让他有一种踩在云上的错觉。他低着头,数着地毯上繁复的花纹,直到有人把他一把按在墙上。


“史蒂夫!”巴基有些吃惊地低声喊出来,而对方显然是刚刚跑了一段距离,甚至连额头都渗出了点汗珠。


史蒂夫压着他的肩膀,咬了一下他的嘴唇,又故意咬了咬他的舌尖。


“女朋友?未婚妻?”


“嘿,你不会生气吧?拜托,亲爱的。”


“当然。”史蒂夫用鼻尖蹭他的脸颊和额头,“嘿,你的女朋友想要你的吻。”




AO3



——TBC——


含泪的绿眼睛




评论
热度 ( 411 )
  1. 微糖婚禮蛋糕semiquave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微糖車庫與甜點罐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