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及衍生】传说每头鹿精都有命中注定的伐木工

好看!!

晒豆酱:

毫无责任快脱向的除夕贺文,祝大家春节快乐,万事如意。


正文:


大雪停了的时候天色已晚。
在这片常年积压着霜雪的森林深处,有着这样一个精灵般的传说。

传说在溪水冰冻的源头有一头鹿精。它皮毛漂亮,动作优雅高贵,每日每夜静静守护着这片雪林,从不与人类相见。它小巧的鹿角如同纯银雕琢,在晨间挂满露水时好似银饰上又淬了一层水晶。
它灵动的双眸宛如雪夜天顶的南极星,每眨一下睫毛,天神就愿意为它降下炫彩极光。它走起路来叮咚作响,即使蹄尖踏上最单薄的冰面也不会踩出裂纹。因为鹿精的跳跃是那样轻巧,那样灵活。


传说它只吸食树尖融掉的冰水,却永远不会沾湿唇边。而当它跪膝入睡时,整座雪林都愿意只为它静下来,等待着它在第二日醒来……

呃……等等,这个传说已经太过古老,口口相传近乎百年,难免与现实有些出入。我们现在讲的是成人传说,比如现实中的鹿精不止一头,其中的三兄弟又都长得不太相同。



看见那头叫Bucky的梅花鹿了吗?
那是兄弟中的老大,是一头健硕强悍的雄鹿。与其他梅花鹿与众不同,Bucky实在太过壮实,鹿角也格外坚硬,像冰雕一样,每一道曲折都经过精心设计似的。它的性格有些暴躁,特别爱好就是怼人。现在Bucky正享受着熊熊燃烧的篝火,品尝着插在削尖小树枝上的肉串。(别问作者为什么一头梅花鹿能吃肉,这是鹿精,它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任性。)





那头令人挪不开眼的雪鹿叫Jack,他是Bucky的弟弟。
通体雪白,从诞生那日就仿佛一个奇迹,就连精巧的睫毛都是雪白的。Jack好比恬静的月光,有着清脆的叫声与优雅的身姿。每次它迈动前蹄,穿过那些被雪覆盖的银桦,原本白净反光的树木也被衬成稀疏的暗影。它现在正优雅地昂起脖颈,小口喝着从玻璃瓶滴出的苹果汁。因为Jack过于高傲,只肯喝最干净的冰水,因此它经常渴着,擅长一边生气一边把眼圈憋红。(别问一头鹿为什么喜欢喝苹果汁,这是它和它最后的倔强)




靠着树墩子的是家里的老小,他叫Thomas,它是一头……狍子(我也不知道三兄弟里怎么会出来一头狍子,总之鹿精的世界无奇不有)。
Thomas浑身圆丢丢的,和哥哥们长得也不太像。它对万事好奇,喜欢把脑袋扎进雪里,什么动静都想一探究竟。它最喜欢吃甜食,比如现在,有人做了香甜可口的蜂蜜苹果派,然后烤在篝火上,漫不经心飘出缕缕香气。





“我可能吃太多了……”Thomas打了个饱嗝,往篝火前一躺,“我觉得这样……嗝……就能把蹄子烘干了。”它仰面躺着,把湿乎乎的肚子和被雪打湿的蹄子朝向热气。
“不管是谁,我还是谢谢他为我们准备晚餐。不过……最近总觉得有什么跟踪我,真是变态。”雪白的唇毛还有一滴苹果汁,Jack将纤长四肢收拢,斟酌着怎样才能睡得优雅,睡得高端。
Bucky饱餐了一顿可口的烤肉,连话都不想多说。它们各自找到最舒服的位置,一个个进入了梦乡。

远处树影底下开始晃动,要不仔细看还以为银桦也吸取月光乍然成精了。他们居心叵测地凝视前方,眼神中流露的都是喜悦的——精光。
他们就是雪林的伐木工三兄弟。
胸肌最大的那个金头发叫Steve,旁边兴奋得摩拳擦掌的是他弟弟Johnny,最前面,顶着毛绒线帽、扛着斧头的是他们大哥Curtis。三兄弟平时以伐木为生,同时担任着保护雪林的责任。(别问我雪林有什么可保护的,三兄弟就是想住在里面,做一些酱酱酿酿的勾当)


“Johnny,你说现在把Bucky抱回去,等他睡醒会不会用鹿角直接怼死我?”
Johnny把毯子披在身上,不懂Steve在顾虑什么,他可永远是个行动派。“先抱回去再说,看来我就是那头雪鹿命中注定的伐木工了!”
Curtis把烟卷掐掉,掸了掸肩头的落雪:“虽然这么说不对,但是总感觉自己那头怪怪的。”
双手这么一抱,Curtis终于肯承认,自己这头鹿精真的就是怪怪的。Steve和Johnny看上去抱得毫不吃力,怎么就自己的两条手臂压到发麻了呢?睡觉怎么还把舌头吐出来了?
就这样,三头鹿精在吃光人家晚餐的情况下被掳走啦。(别问它们为什么没醒,可能是鹿精吃饱之后睡得很沉)



伐木工之家从第二日清晨开始闹翻天。


Steve料鹿如神,连一句话都来不及解释(也没什么可解释的)就被Bucky怼了那么一下子。
“Bucky……你听我解释……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是Steve,我们小时候见过的……”梅花鹿的尖角将Steve卡在木墙一角,后蹄踏得哒哒作响。
Steve只好一次次躲闪开,最终反搂住梅花鹿修长的脖子,一起摔在地上。这下鹿蹄只能腾空倒腾几下却翻不过身。没一会儿Steve怀中的皮毛开始褪去,鹿神也幻化成一个成年男人。
“Bucky……你、你先起来……”
随之情况也发生了逆转,Steve发现自己被压得动弹不了了。

“你……你可真好看。”Johnny已经洗好了澡(他也不知道作者为什么让他洗澡,总之就是洗了),对雪鹿的人形充满期待,又不敢贸然接近,“你是不是渴了?虽然这么说挺变态的,但其实我跟踪你好久了……”
Jack没有看他,仍旧端庄地窝在床上,像一座高雅的冰雕。他也没打算变回人形,而是像个女王一样俯视面前的人。
Johnny将新榨的苹果汁小心翼翼递过去,雪白的生灵也不惊慌,宛如接受贡品,垂头闻了闻。但精明的Jack已经在心里盘算出108种逃跑的方式,在没把握之前,他才不会像Bucky那样直接怼人。
更何况是怼个变态。

Curtis现在真的觉得自己这头鹿精有点奇怪。睡醒之后的小狍子当然也有惊慌,但没一会儿就变成一个光溜溜的男孩儿,反正看上去也圆丢丢的。现在他很乖,既没有怼人也没有动心眼,而是把伐木屋的厨房翻了个遍,一脸惊叹地跑回来和Curtis说:
“你家真有钱。”

就这样,三头鹿商量了一下,既然暂时也跑不掉,干脆就先住下来吧。(别问为什么进展这么快,作者私设,就是要他们住下来,没毛病)

早起的片段:
经过不懈的努力,Steve终于让Bucky想起自己,代价是肚子上多了几片淤青。但回报是丰厚的,是可喜的。他终于可以抱上思念已久的青梅竹鹿睡觉了。
“Bucky?天亮咯,别睡了。”他轻轻摇晃着怀里毛茸茸的手臂,试图把不爱刮胡子的男人唤醒。
随着时间流逝,Bucky变大的除了体型还有起床气,他眯着眼睛看Steve,永远一副马上想要怼人的架势。
“好吧,你不起床我可去吃早餐了。今天早上有烤肉卷和腊肠,配着蓝波奶酪,再撒上黑胡椒和罗勒叶......”
“拉我起来。”

Johnny在地毯上睡,他翻了翻身,远远观望。自己的床上仿佛睡了一位睡美人。
床单已经换成纯棉,枕芯也换成亚麻籽的,被子新添了羽绒。那头雪鹿却仍旧睡了两天才适应,尽管他变成人形没有抱怨,可那副冷淡的美人脸摆明就是睡的不舒服。
“Jack,你醒了?!我猜你一定睡得不怎么好,夜里你喜欢向右边翻身,还总是拽被子,我看你动来动去的,也不敢吵醒你。如果......”
“做饭去。”Jack仍旧闭着眼睛,翻身时不忘用手指压一下头发。
“好!”Johnny一跃而起,穿上裤子就奔向厨房,他的Jack终于开口说话了。

忙乎了一整晚的Curtis睡眼还朦胧着,两只热乎乎的小胳膊已经窝在他的胸肌上了。
“Curt,你饿不饿啊?我给你做Thomas爱心小甜饼啊?”
他还没睁开眼,身体就被另一个赤条条的人搂住了,颤悠悠的小屁股蛋儿也贴上了他的大腿。
Thomas翘着脚晃悠着,已经开始舔他脖子了,“Curt......你醒了吗?”
“没有。”
“......可是我裤子都脱了。”
“再穿上。”


吵架的片段:
“Bucky,虽然我是绝对不会还手的,但是......”
“没有但是。”Bucky又一拳砸碎了一只木杯。
“好吧,不过你下次怼我的时候,能不能轻一点儿......”
Steve一边撩着衣服,一边给腹肌上的两个对称伤口擦碘酒。

Johnny很紧张。Jack从来不会和他吵架,但那种外交战术般的冷战令他如坐针毡。
“Jack,你已经一天没和我说话了。”
“我承认偷看你洗澡是我不对,请再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好吗?”
“Jack?和我说句话吗?”
“那我冲你比我的小心心好吗?”
“比什么?”Jack脱口而出,突然发觉上了当。
“Jack真好。”Johnny抱着Jack单薄的肩膀使劲蹭着,“我也喜欢你,Jack,比心。”

Thomas认为这次自己一定能怼中Curtis的要害。他低着头,放任激情与速度朝目标冲去。
“唉……”Curtis叹了口气,两根圆丢丢的短角正在屁股后面顶得不疼不痒的,“Thomas,你大可以再使劲点儿。再说你把我的内裤全洗破了,该生气的人不应该是我吗?”
滚圆滚圆的小狍子尾巴都气到炸起,Curtis只好擒住那两根圆丢丢的短角,这才成功阻拦了下一波张牙舞爪的攻击。
“大胡子你给我放手,我告诉你我哥来了你就死定了!”手里的圆角逐渐变成两撮儿头毛被Curtis攥在手里,变回光屁股的Thomas气到胸脯直颤呦。

H的片段


(别问为什么突然H,作者私设就是他们先精神恋爱然后肉体接触了,不接受反驳)


入夜之后的三兄弟之家确实有些尴尬。
Steve一如既往的成为第一位出局者。
“Bucky!Bucky!别这样……”Steve用一条毛巾裹住下体,小心翼翼地敲打房门,看上去可怜巴巴的,“我再也不那样了好吗?再给我半小时好吗宝贝儿?就半个小时!我保证再半小时肯定……”
“砰——”的一声,Steve又一次成功见证了Johnny的遭遇。
同样用毛巾裹住下体的弟弟Johnny缩了缩脖子,有些尴尬地坐在一边,“嗨,你又被轰出来了?这么巧啊……”
“是啊……又这么巧……”Steve拧了几把反锁的门把手,干脆和Johnny一起沿着墙壁坐下了,“依我看你也没好到哪儿去。”
“我?哼,开玩笑。谁像你每次都因为同一个理由被打出来。最起码我很有创意。”
“那你又是因为什么理由?”
Johnny揉了揉鼻子,颇为得意地说:“每次我被轰出门,最起码都是因为想尝试不同新奇的体位。你知道,我们Jack有些害羞。”
“嗯,是我不体谅……”Steve点点头,语气中肯,“我们Bucky有些娇弱,我应当温柔。”
“所以你猜Curtis什么时候被踹出来?其实老做那个也挺没意思的,我们只要和他们聊聊天就能获得心灵的巨大满足,对吧?”
“是,整夜聊天就很满足。”Steve脸上窘地一红,似乎还不太习惯与Johnny赤裸相见,“那我们一起等Curtis吧,相信他也马上了。”
“好。”

“哦……啊……Curtis……天啊……不要……就那里……再使劲……呜呜……Curtis你混蛋……唔……啊……再快点儿……嘤嘤……不行了……我还要……”
连绵不断的动静在过道徘徊游荡,他们终于有了等不到Curtis出来的觉悟。
“真羡慕他。”
“是啊。”


番外:
在这片茫茫雪林之中,伐木工当然不止只有三兄弟。还有他们的好兄弟。


Thor是一位身形高大魁梧的伐木工,他性格热情爽朗,对生活也充满激情。他热爱交友,往常下了工就一起聚会的好兄弟突然全不见踪影。于是Thor低头一想,觉得这件事并不简单。再三盘问之下,Johnny才将“传说每头鹿精都有命中注定的那个伐木工”这个传说告诉他。
于是这一夜,爽朗的Thor卷着一袭红袍,披着星光与雪霜,独自前往雪林深处寻找自己的命中注定。


天微微亮,Thor扣响三兄弟的屋门,满载而归的笑声将树梢那堆积雪都快震碎了。
“吾友们!我想这个传说是真的,快来看看我命中注定的这头鹿精!”
“去你妹的,老子是羚羊!”怀里那头不安分的小兽实在受不了了,暗自揣想怎么才能用犄角捅他一下子。


(别问为什么雪林有羚羊,我也不知道)






评论
热度 ( 369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