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Ashes and Wine(19)

更新了!一级棒!

semiquaver:

炮友变真爱老梗。罗总裁和高级翻译学院的巴基老师。OOC和私设预警,冬寡前任设定预警




(19)


 


他们共享了一次愉快的午餐。当然这是史蒂夫和巴基的说法,萨姆表示自己对此不能苟同。


萨姆挺喜欢巴基,他看上去挺幽默,长得也漂亮。娜塔莎对他评价不俗,他当然也想知道能让娜塔莎只见一面就动心的人应该是怎么样的。可是如果史蒂夫也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就有点太过了,而且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搞上的?


萨姆看着额头几乎要贴在一起的交头接耳的两个人,百思不得其解。


午饭后史蒂夫要召集所有公司来参与会议的人员开个小会,巴基作为翻译也在其列。萨姆在酒店定了一个小的议事厅,先走一步去安排了。但巴基觉得或许这位黑人朋友只是不想和他们两个人多呆了而已。


“说实话我有点紧张,我还没见过工作状态的史蒂夫·罗杰斯。”巴基用手无意识地翻弄着桌子上的餐巾纸,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恋人。史蒂夫英俊,他什么时候都是如此的英俊,并且充满了力量。巴基没想过跟他在一起工作会是如何的情景,但需要些许自制力几乎是必然的。


史蒂夫揉了揉他的头发:“你是我的私人翻译,不必担心。”


“哇哦,私人。”巴基用夸张的语调重复了一遍,又觉得脸上有些发热,但又止不住自己想笑的冲动,只能故意拍开史蒂夫的手来转移注意力。


“是,私人。”史蒂夫凑近他,“当然我也是你的私人所有物。”


“史蒂夫!”巴基低下头。他受不了史蒂夫如今的模样,他看上去那么刚正不阿,英俊帅气得就如神话中的阿波罗,可他却毫不自知地说着肉麻的话,说得一本正经又理所当然。


史蒂夫吻他的额头,巴基却猛地推开椅子站起来。


“我想作为员工,我还是早点去会议室比较好。”


他简直是冲出去的,他的手从史蒂夫的手心里滑出来,他甚至感到了史蒂夫用力捏了他的手指。巴基几乎不敢回头,跑出餐厅又上了电梯才顺了口气。史蒂夫没有跟上来,巴基当然也不想他跟上来。


他对自己很失望,他当然会失望,因为他表现得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为了男孩儿一句情话而羞得满脸通红。还好他至少还没有满脸通红,巴基看着电梯镜子里的自己发着呆,思考着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电梯停下时已经到了大厅,巴基干脆踱出了门外,点燃一根烟。他抽烟不算太厉害,烟瘾也不强。他和娜塔莎在一起的时候,甚至娜塔莎比他抽得还要凶一点。


伦敦的风很大,寒冷的冬风带着潮气,他夹着烟的手顿时冷得就像没有了知觉。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下,却觉得自己此刻异常清醒。


他昨晚直到今天早晨,都处在一种被喜悦冲昏了头脑的阶段。他自认为是个情场老手,可惜到了史蒂夫这里似乎统统不算数,他生涩又冲动得如同十六岁的小孩儿。他几乎想立马告诉父母告诉他的妹妹,他有了个新男友,那多半会换来父母一个见怪不怪的笑,和妹妹一个不爽的白眼——鉴于她还是坚持娜塔莎应该做他的嫂子。他甚至想告诉洛基,天啊,不知道他会给自己一个多么差劲的评价。再者就是娜塔莎,巴基几乎不敢去想,她的评价毫无疑问会很精彩。


可这只是一次恋爱。没什么大不了。巴基对自己说。他从来不是个为了恋爱就什么都不管不顾的人。


他通常能很好地处理爱情与工作的关系,他通常在关系稳定后才会让他的恋人融入他的关系圈内。他并非对待之前所有的感情都如同儿戏,只是与这次相比,巴基甚至觉得他好像从没有恋爱过一般。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他原来想起史蒂夫会懊恼但又无法释怀,会兴奋却也难掩失落。他本以为这一切在他们彼此心意相通后会烟消云散,可他如今再想到史蒂夫却陷入了一种更强烈的心悸中。


他猛吸了一口烟,叹了口气。瞧瞧你啊巴恩斯,多么没出息。


可他想到史蒂夫那张英俊迷人的脸,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到萨姆告诉他们的议事厅时,里面已经坐了一位女士,三位男士,其中一个自然是萨姆。


他进门时萨姆有一丝错愕,似乎想要问他史蒂夫为什么没有和他一块儿,但想了想还是没有问出口,大概是顾忌其他人在,不想暴露了他们的总裁先生的私人生活。按照娜塔莎和萨姆的说法,史蒂夫公司的女员工大多十分迷恋他,即使那些早已结婚的对史蒂夫也绝对是欣赏的态度。巴基想到这里又有些窃喜,随即为自己幼稚的心态感到了一丝羞愧。


巴基和萨姆打了招呼,萨姆也热情地为他介绍了同行的另外三人。他们各自做过自我介绍,巴基在那位维尔玛小姐边上坐下,跟她交换了几个关于英国的笑话,多亏了丽贝卡和她粘糊糊的男友,他在这方面得心应手。


史蒂夫就是这时候进来的。他没换衣服,依然穿着早上那件衬衫配休闲裤,进门时对所有人都微笑了一下。史蒂夫是个相当亲和的上司,但自带一种威严的气场,巴基从他进门的一刻就发现了。这个小议事厅人不多,每个人却都在他进来的那一刻绷紧了身体,就算是萨姆也不例外。巴基后来才发现,其实自己也跟着紧张起来。那与他们独处时不同,史蒂夫永远是温柔而包容的,而此时此刻的史蒂夫似乎距离他有点远,但却依旧魅力无穷。


他是天生有领导力的那种人,隐隐带着一点压迫感,却不会让你透不过气。你感受到他诚恳并且愿意倾听,同时又能洞察一切。你无法瞒过他,当然也不想瞒着他。巴基觉得,如果谁想对史蒂夫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他首先得受自己良心的折磨三万遍,毕竟他好得几乎有些不现实了。


“巴恩斯先生?”


史蒂夫的呼唤把他从出神的状态拽回来。巴基不敢相信他居然真的走神得自己都没发觉,他只希望自己刚刚没有对着史蒂夫傻笑。


“坐到这边来。”史蒂夫说,语气平静。


“啊?”


“坐到这边来。”史蒂夫重复,“你是我的私人翻译,有些东西需要随时确认,你坐在我旁边比较方便。而且,你也要习惯随时站在我身边的工作状态,而不是躲在房间的角落。”


巴基看着他的眼睛,漂亮的蓝色表达出来的只有无限的诚恳与认真。巴基点点头,然后走到他身边,坐在他刚刚扯开的椅子上。


前期准备已经差不多了,这个小会议也不过是史蒂夫检查一下每个人的工作内容,确保没有偏差和不足。同时所有的人再一起过一遍会议流程。


巴基坐在史蒂夫的身边,听他说的每一个词。该死的史蒂夫,他只是说话就格外性感。他的衬衫挽到胳膊,最上面的扣子散开。当他微微前倾去确认递过来的文件时,他的脖子线条就格外好看。他拿着那支外形低调却线条漂亮地钢笔,流畅地在文件上签上名字或者做上批注,视线下垂,就显得睫毛格外细密。


巴基在随身的本子上记下他之前遗漏掉的几个可能需要注意的点。他随身携带小本子的行为曾经被丽贝卡嘲笑过,说他像是上个世纪的老古董。可巴基总觉得手写让他更有安全感,也记得更牢靠,比在手机或者电脑上记下什么更得心应手。


会议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史蒂夫向来是崇尚效率的人,大约只有跟巴基在一起的时候才会磨磨蹭蹭黏黏糊糊到没玩没了。


巴基并不是会议的核心,他也不用听得太细。他不好意思承认,大部分时间他都在欣赏史蒂夫工作时那种雷厉风行却又谦逊有礼的态度,他认真时皱起来的眉头,他握笔是稍稍用力的手腕和指尖还有他安静听人说话时的微笑,当然他也提醒自己别走神,通常收效甚微。


在会议室的所有人离开,并且萨姆也一脸“我懂”并且走出议事厅并贴心带上门以后,史蒂夫就捏住了巴基的鼻尖。


“别闹,史蒂夫。”巴基笑起来,去抓他的手腕。


“你一直在走神,还好你不是我的正式员工,这场会议你也不是主角。”


巴基被一下戳穿,却依然要嘴硬:“如果是的话,你要开除我吗?”


“当然。”


“真是绝情绝意,我以为以我们的关系我至少能获得点特权什么的。”巴基摊了摊手,做出十分无奈的样子。


史蒂夫向后靠了靠:“或许我会和你结婚来补偿你。”


他笑着低下头,又转过头去看巴基:“似乎更像是在补偿我自己。我有点疯了。”


“你是有点。”巴基断言道,“但我也有点。”


他们开始看着对方傻笑起来。巴基越笑越有点生气,这也太不像两个成年男子会做的事儿了。可他却又愈发控制不住。直至最后,他又去吻了史蒂夫,咬他漂亮的嘴唇性感的下巴,亲吻他整齐的鬓角和美丽的眼睛。


史蒂夫任由巴基站在自己的双腿之间,他有力的手臂环着他的腰,却不敢用力。


他们亲吻,然后在间隙笑得几乎发抖。


“我不知道我还怎么在你身边安心工作。”巴基用下巴磨蹭了一下史蒂夫的鼻尖。


“我相信你,巴基。”史蒂夫用手掌揉他的腰,“你是我见过最好的翻译。”


然后史蒂夫站起来,帮他把有些乱的头发捋顺到耳后:“也是最完美的爱人。”


——TBC——




持续傻白甜是不是有点腻了

评论
热度 ( 333 )
  1. 存文小仓库semiquaver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