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Ashes and Wine(20)

太太更新好勤快!赞美!

semiquaver:

炮友变真爱老梗。罗总裁和高级翻译学院的巴基老师。OOC和私设预警,冬寡盾佩前任设定预警。


佩吉在最后露了个脸,但不要慌张什么都不会发生




(20)


 


他们终于在夜晚降临时不得已而分别了。今晚他们必须保证充足的休息,明天才正式进入工作状态,他们可不能像昨晚一样厮混。


史蒂夫把巴基送到房间门口,巴基搂着他的脖子,轻轻蹭着爱人的脸。这可真荒唐,他们明明就住在楼上楼下,分别却比什么都困难。


巴基站在门口,又依依不舍地吻了史蒂夫的嘴唇。


“好了宝贝儿。”他在结束这个吻以后戳了戳史蒂夫的胸肌,“我得进去了,这回是真的。”


史蒂夫笑着看他往后退,然后点点头:“好。”


巴基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目光几乎离不开史蒂夫。他遇上史蒂夫开始就变得冲动、幼稚而且对史蒂夫有着不正常的依赖,就像他的目光要是离开史蒂夫哪怕一刻,他就会浑身不舒服。


史蒂夫依然站在门口看他,金发男人的目光总是专注而温柔,就像他看的人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珍宝,他的目光就是珍宝的防护罩。


巴基又向后退了一步,然后猛地向前在对方的唇上印下一个吻。


“明天一起吃早餐,好吗?”


“当然,我来叫你。”史蒂夫点点头。


巴基对他笑了笑,猛地关上了门,然后靠在门上喘着气笑起来。只怕他再不关上门,他和史蒂夫就要这样告别整整一晚上了。这太疯狂了,他们简直是连体婴,分开一刻就是煎熬。


他靠在门上平复了一下心情,又有些忐忑地用猫眼看了看外面的走廊。还好,史蒂夫已经离开了。要不然巴基可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再次开门去吻那个英俊帅气的金发恋人。


巴基把电视打开,BBC新闻频道的女主播正一本正经地采访着一位半秃的男性嘉宾,他换了一圈,最后在一部关于宠物的纪录片上停了下来。


镜头上是一只金毛,女主人正在向主持人介绍。


“他叫史蒂夫,今年三岁。”女主人的声音轻快,而画面上的金毛犬尾巴摇得十分欢快,张开嘴巴伸出舌头的样子让巴基忍不住就笑出声来。


这只金毛很活泼也很粘人,女主人在说话时,它就乖乖坐在一旁,像是傻笑着一般摇着尾巴。


巴基用手机拍了屏幕,然后发给史蒂夫。


“嗨,史蒂夫向史蒂夫打招呼。”巴基这么写道。


然后他把手机扔在一边,继续看那只史蒂夫的日常生活。女主人是一位摄影师,尤其喜欢宠物摄影,她的家里总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猫猫狗狗,而金毛史蒂夫对所有的来客都很友好,留下了许多可爱的照片。


是不是所有的史蒂夫都得是万人迷?巴基看着女主人展示她一面墙的照片,金毛史蒂夫好像和所有的动物都相处愉快,比如它和那只小短腿的柯基一起在草地上打滚,还有一只小奶猫在他的怀里睡得安稳。


画面一转,女主人家又来了客人。客人带来一只小猫,和史蒂夫的体格有些悬殊,却一被放下就窜到了史蒂夫的面前,用它的小猫爪碰比自己高上不少的金毛犬的鼻子。而史蒂夫也不恼,干脆趴下,任由小猫对它施以“暴行”。一狗一猫玩得不亦乐乎,有时小家伙用爪子去摸金毛的鼻子,有时金毛用鼻尖去蹭小猫的肚子,有时他们互相舔舐,鼻尖碰着鼻尖,无法言说的亲昵和可爱。


“史蒂夫吻了巴基一下。”巴基收到楼上那位史蒂夫的这条消息,还配上了一张照片,也是拍的电视屏幕,金毛犬刚刚舔过猫咪的鼻尖。


“别乱取名字!那只猫咪不叫巴基!”


“可它像你。”


巴基撇着嘴角看着电视上那只粘着金毛不肯放开的猫咪,在心里想,哪里像了。


史蒂夫的短信又来了:“你们都个爱你的史蒂夫。”


巴基看着屏幕笑起来,然后回了一个撇嘴的表情,加上一句“但不管怎么说,我才没有那么矮。”


 


巴基不敢想象,他居然和一个男人聊一只猫也能聊上这么久。电视台上的纪录片早已经放完了,换上了一部电视剧。巴基没看过这部剧,有点不知所云,但反正他的关注点也早就不在节目上了。


在等待史蒂夫回信的时候,他的手机切换到学校的工作邮箱,确保施密特没有给他又下达什么新的工作,也没有学生或其他老师联系他。还好,工作邮箱从他离开纽约那天就静悄悄的,假期开始的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另外一个专用于联系外部私活儿的邮箱里倒是有几封约见的邮件,巴基没管就退了出去。史蒂夫那个关于“私人翻译”的话又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巴基躺倒在床上,逼迫自己别再想着史蒂夫。


洛基给他发了几条消息,问他在伦敦的近况。巴基这两天总是以“还不错”“很忙”敷衍过去,可他知道自己压根瞒不过洛基。


他看着洛基的聊天窗上斩钉截铁的那句“不用说你一定泡上谁了,是不是那个金发愚蠢的肌肉男”,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说得好像索尔就不是金发愚蠢肌肉男似的,他在心里想,却最终没发出去,洛基为了索尔的事情受了不少伤,这个时候还是别太刻薄得好。


他把手机放下决定去洗个澡。他不泡澡时洗澡很快,回来的时候史蒂夫却已经发了几条消息过来。最后一条是“睡了吗?晚安,吻你额头。”


去他妈的史蒂夫。


巴基一下倒在床上,闭上眼睛。过了几十秒,他终于站起来,在浴袍外面套上了他的外套,急匆匆地跑上楼。


他害怕在电梯里碰到谁,因而选择那个一般人不会选择的楼梯。他爬得很快,走到史蒂夫房间门口时,心脏已经快跳出嗓子眼。他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


他敲第二次的时候史蒂夫才开门,他显然也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


“巴基?”他有些吃惊,但语气里却透着惊喜。


“史蒂夫……”巴基低下头,他咬着嘴唇,觉得这境况有点难以启齿,“我睡不着,我是说,我想看着你,要不然我没法儿睡着。”


史蒂夫没说话,过了一小会儿,他把巴基用力搂进怀里。


“巴基,我的天啊,你可真是让人受不了。”他用手轻轻抚摸着巴基还湿漉漉的头发,按压他沾着水的后颈,“进来,我先给你吹头发。”


 


巴基坐在柔软的沙发椅上,史蒂夫站在身后给他吹头发。这里昨天还留下了他们的痕迹,今天却又已经无比整洁了。


史蒂夫的手法轻柔,吹风机拿得不远不近,热风不至于烫到他。电视里还在放刚刚的电视剧,时代背景在维多利亚,画面拍得极其唯美,就算巴基此刻听不见他们在讲什么也不知道前后的剧情,但依然觉得赏心悦目。


当然,或许是因为史蒂夫在身边,他刚刚那种焦躁的又不可按捺的心已经回归了平静。


“你一个人的时候也不吹头发?”


“很快就能干的。”巴基回答道,他的声音有点大,吹风机的噪音让他下意识地提高了音量。


“这样容易头疼。”史蒂夫叮嘱道。


巴基笑嘻嘻地玩着他自己的睡袍腰带:“你可真像个爸爸。”


“我们也不是没玩过这个。”


“史蒂夫!别提了!”巴基立马从脖子根开始泛起了红色,“那时候我只是……”


“只是什么?”史蒂夫用温热的手指按摩着他的头皮,巴基像是只猫咪一样几乎要舒服得打呼噜。


该死的史蒂夫,为什么在这种时候用这么一本正经的语调跟他说这个。


“你不该拿这些事来嘲笑我。”巴基鼓起了脸颊。


史蒂夫直接用手挠了挠他的下巴:“我没有。我喜欢你所有样子,亲爱的。”


“我真不知道萨姆为什么说你不会追女孩子。你这样,有一万个女孩子爱你都是正常的。”


“我对别人说不出来这些话。”史蒂夫关掉吹风机,在巴基已经干燥了的柔软的头发里用手轻轻梳理着,“只对你。”


“饶了我吧。”巴基仰起头,与史蒂夫亲昵地接了个吻。


他们靠在一起看了一会儿节目,巴基开始有些犯困,头开始在史蒂夫的肩膀上一点点往下滑。史蒂夫摇了摇他:“睡床上去。”


“你不能对我动手动脚的。”巴基偏过头看他,“我困。”


“好。”


史蒂夫看着他的小猫钻进被窝里,然后闭上眼睛,过不了一会儿就又钻进他的怀里,匀称的呼吸打在他的脖子上。


到底是谁动手动脚。史蒂夫抱过他的腰,笑起来。


 


巴基醒来时,史蒂夫已经把他那套西装拿了上来,但史蒂夫提议他们可以先穿便装下去吃个早饭,再换衣服。


史蒂夫上午要与一位来自东欧的合作伙伴洽谈,下午则参加一个会议,晚上会有一个商务酒会。一天的安排满满当当,他们连早饭都吃得有些匆忙。


萨姆亲自开车送他们去指定地点,他上车时看着史蒂夫紧紧捏着巴基的手,立马翻了个白眼。他一路上都停不住他那颗八卦的心,对史蒂夫刨根问底。巴基看着史蒂夫笑着把那些问题一路含混过去,庆幸他的男朋友还不是那么直白的人,他可不想跟萨姆说清他们前半年那些事情。


一天的工作都很顺利。等一切回归到语言这个层面,巴基就没什么好畏惧的。他的能力几乎像是天生的,口译这种事情几乎是信手拈来。其实会议他本可以不出席,官方语言是英语,就算有用别国语言发言的人,会议组织者也会配备同声传译,可陪在史蒂夫身边就没什么不好。


会议结束后他们回酒店休息,换了一套西装,然后去往晚上的酒会。


萨姆终于也难得地穿了一次正装,站在人群中也一样挺拔帅气。史蒂夫在与人交谈的间隙告诉巴基,萨姆其实很不习惯穿这个,他总觉得领带在勒住他的脖子。


巴基笑起来,为了掩饰,他举起杯子抿了口酒。虽然是在伦敦,这次参加酒会的人却有来自欧洲各国,他们操着不同的口音甚至是不同的语言,而他们没想到会有这么一个人能听懂他们说的所有话,就像刚刚走过去的两个低声交谈的冰岛人,他们低声用冰岛语讨论着另一位爱尔兰女士的裙子,却装作根本没看那位女士的模样。巴基总是能从此获得不少乐趣。


史蒂夫忙于应酬,多数人在这里其实都能说英语,不管他们口音如何。巴基由此更加有时间把精神放在观察酒会上的其他人身上。


所以在那位穿着红裙子的漂亮女士走过来的时候,还隔着不少距离,巴基还是立马发现了她。


她的身材曼妙,棕色的柔软头发卷曲成好看的弧度,红色的嘴唇格外吸引人。她是位极其美丽又有气质的女性,巴基直觉他是向史蒂夫而来的。


那位女士走到他的面前,巴基友好地微笑了一下,“你好。”


她向巴基回以一个微笑,也礼貌地回了一句“你好”,然后转向了史蒂夫。


“史蒂夫,好久不见。”她向史蒂夫伸出手去。


而史蒂夫显得有些惊讶,过了一会儿才去短暂地握了一下她的手。


“佩吉。”


“好像有五年了?”佩吉笑起来,“没想到会在伦敦碰到你。”


“我也没想到。最近过得怎么样?”


“应该说不错。你呢?”


“还不赖。”佩吉像是想起了什么,“既然你来了伦敦,妈妈一定想见见你,有没有空明天来我家坐坐?地址未变。”


“替我向卡特夫人问好。”史蒂夫回答,“至于明天……”


“明晚七点,来我家吃晚饭,不见不散。”


她没给史蒂夫留下任何回绝的机会,转身离去。


巴基看着那位佩吉女士果断离去的背影,皱着眉头望向史蒂夫:“伙计,我好像个透明人一样。一般来说,我在女士面前一直都是焦点。你认识她?”


史蒂夫看着他的眼睛:“佩吉·卡特。“


他顿了顿然后接着说:“她和我曾经在一起过。”


“哇哦。”巴基喝了一口酒,“现在你见过我一任前女友了,我也见过你一任了,我们扯平了。不过说实话,我还是觉得娜塔莎更符合我的审美些。”


天啊,我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巴基想。


——TBC——


关于猫咪和狗狗的大概是这样:东山先生


这位lo主我默默关注好久啦,喜欢各种小动物,特别他家狗和猫超可爱的。

评论
热度 ( 301 )
  1. 存文小仓库semiquaver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