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一夜私奔

马住品尝

TigerLily:

這是我去年為了參加盾冬周年慶合誌《Case Closed》所寫的文,感謝當初對這本合誌的支持。因為已經過了一年多了,我想就把這篇文放出來吧。因為是當初寫的文,所以隊三的事情還沒有發生,大家都還是好朋友。我想我們就把這個故事當作是一個平行世界吧,就如同每一篇同人故事一樣。希望你們喜歡喔。





******




這是謊言,絕對是謊言。




Steve站在路邊的書報攤前,看著剛出刊的八卦小報。封面上的他掛著淺淺的、應酬式的微笑,站在他對面的女星則是翹起一邊的嘴角,誘人的邀請寫在臉上。大大的“獨家!美國隊長終於出現脫離百歲處男之身的曙光!”就印在他們兩人的頭上。Steve記得那個晚上,在Tony的派對上,這位新崛起的美艷女星主動走過來和他攀談。他們話不投機,隨便聊個兩句Steve就編個藉口告辭了,前後不超過五分鐘。顯然對狗仔隊來說五分鐘就夠了。




Steve很想一笑置之,但他一想到Bucky就笑不出來。Bucky每天早上出門買咖啡和貝果的時候都會經過這家書報攤,他很有可能會看見這荒謬的報導,對Steve產生誤會。Steve乾笑兩聲,很奇怪,Bucky又不是Steve的男朋友,Steve仍然擔心他看到這可笑的東西之後的反應。




想到Bucky,Steve心裡漾起溫暖的感覺。Bucky回到Steve的身邊快要一年了,這些日子以來,雖然他不像當初那個布魯克林小少爺一樣開朗溫暖,但和Steve剛把他找回來的時候相比,已經好太多了。現在的他話不多但不自我封閉,和其他復仇者也和平相處,雖然還是只有Steve能靠近他的私人空間,但他也不再拒人於千里之外。他在慢慢恢復當中,Steve知道他永遠也回不到無憂無慮的樣子,但那也沒關係。Steve只希望他平平安安,和他在一起,再也不要分開。以什麼樣的身分都不重要。




Steve回到復仇者大樓的會議室,發現其他的復仇者都對他露出詭異的笑容。




“根據美國隊長的朋友所述,隊長最近正積極脫離單身生涯。該不具名人士轉述隊長的宣言‘我準備好了’,”Tony拿著那份Steve巴不得能全部扔到東河銷毀的小報大聲唸著報導內容,其他人發出一陣嗤嗤的笑聲,除了Bucky。




“哇隊長真是看不出來,要不就不約會,要約會就要直搗好萊塢現在最紅的女明星!”Tony讚賞地點點頭,“你應該要對我感激涕零,是我邀請她來的。”




“我們只講了不到五分鐘的話而已,根本什麼事都沒有發生。”Steve裝作不經意瞥向Bucky一眼,他正在研究眼前的任務報告,對於周圍正在進行的對話顯得漠不關心。“什麼事都沒有,你們不要再隨之起舞。下次的任務……”




“Eve的親近友人向國家明星報表示,Eve對這段感情既期待又怕受傷害。隊長是美國的象徵,人民的偶像,他的光芒令她沉迷又敬畏。她非常期待接下來可以和隊長擦出激烈的火花。”Clint把報導中的一字一句都念得很清楚,其他人就像高中生一樣開始怪笑和吹口哨。“擦出激烈的火花!”




Bucky仍然聚精會神在報告上,面無表情。




“夠了!”Steve有些惱怒。




“嘿隊長,放輕鬆一點。”Natasha把小報從Clint手上拿過來,然後開始讀了起來,“隊長的朋友向本報透露隊長的擇偶條件:褐色的頭髮,大眼睛,大腮幫子。Eve雖然並不符合但我們相信她的魅力可以讓隊長放下原則。”Natasha放下報紙瞪大眼睛,“褐色的頭髮,大眼睛,這可以理解。大腮幫子?這是什麼奇怪的喜好?”




有一滴汗從Steve的頭上冒出來,順著他的背脊往下溜。不知道這家小報有沒有真的訪問到所謂Steve的朋友,因為上頭提到的擇偶條件恰恰符合他心中愛慕的那個人。他看了一眼Bucky,冬兵正將眼前的任務報告翻到下一頁,對於他們的吵鬧完全無動於衷。




Steve真想把那份小報搶過來撕爛,然後扔進火爐裡燒個精光,再把灰燼發射到宇宙裡的另一個銀河系。




會議室裡高中生般的嬉鬧終於在Fury進來之後結束,Steve強迫自己不要看Bucky,專心在任務說明上。中午的時候他們到員工餐廳一起吃午餐,Bucky仍然不太想講話,一口接著一口吃他的肉丸子義大利麵,彷彿沒有看見Steve就坐在他的對面。雖然Bucky像這樣一言不發的情況不算罕見,但Steve仍坐立不安,感到一種急迫的需要,想要跟Bucky澄清小報的事情。終於等到周圍的人都離開了之後他才往前傾,裝作很自然的樣子。“Bucky,那是小報亂寫的,我和Eve沒什麼。”




Bucky終於大發慈悲,把注意力從肉丸子義大利麵上分一點給Steve,抬起頭來看他,有點困惑的樣子。“是喔?”




“Bucky,請你相信我,我只跟她說了幾句話,什麼都沒有發生,那份報紙胡說八道的。”




“呃......好。”Bucky看起來沒有相信或是不相信的樣子,他低頭繼續和義大利麵奮戰。沒多久,有個探員過來問Steve一些問題,Bucky端著空盤子離開了。Steve望著對面空空的座位,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




七十年可以為這個世界帶來巨大的變化,但有一些事情是不會變的。例如,人人都愛聊八卦,流言蜚語永遠能讓人豎起耳朵。他們說,美國隊長和冬日士兵曾經是患難與共的知己好友,現在已經不是了。他們說,冬兵和過去的Barnes中士比起來改變太多了,所以他們的友情也變質了。Bucky的確改變很多,但對Steve來說,他還是同樣那個Bucky。既然現在他不太愛說話,Steve也不會強迫他。他們不像以前一樣嘻嘻哈哈打打鬧鬧,現在他們可以靜靜坐在一起,擦槍,讀報告,看書和畫畫,不用說一個字,只要感受對方的存在就好。他們也不再形影不離,他們可以各自去出任務,有個人的生活,交自己的朋友,Steve只要確定他是安全無虞的就好了。他讓Bucky來決定他們之間的距離該拉開多少,Bucky覺得現在這樣很好的話,他也可以接受。這是他們的默契,即使分開再久改變再多也仍然存在於他們之間,外人不能理解也無法體會,再多竊竊私語都不會影響他們根深蒂固的友情。




只有一個小小的問題。




Steve愛Bucky勝過任何人。他愛上自己的好朋友,而且對方還是個男人。但這是Bucky,宛如和他共享一個靈魂的Bucky,在這個全新的世紀裡,和他相依為命,愛上他似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因此他並沒有在這點上糾結太久而是很快接受事實,並且開始評估他和Bucky之間發展的可能性。那個時候,Steve剛帶回Bucky時,Bucky正被九頭蛇步步進逼。九頭蛇不放棄回收最強的武器,如果做不到,寧可毀滅他。Steve找到他的時候他正在外頭流浪,東躲西藏,既疲倦又虛弱。Steve看著差點就傷重不治的Bucky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臉上沒有一絲血色,傷痕累累,心疼得像是有人拿刀子捅在他的胸口,一下又一下。他那個愛笑、溫柔又開朗的朋友,成了現在破碎的樣子,這令他不捨,更多的是憤怒。他永遠都不會原諒九頭蛇對這個世界和對Bucky做的事,將他們徹底剷除是唯一的選項。但現在他要做的是治療Bucky的傷口,不管是身體的還是心理的。




Steve每天守著他。看他從深深的夢裡甦醒過來,看他對自己從警戒到放鬆,看他慢慢痊癒,看他讓自己靠近。Bucky在別人眼裡是死神,是殺人機器,但在Steve的眼裡他永遠都是Bucky,不幸的事發生在他的身上,不是他的錯,他身上的疤痕和那謹慎不安的眼神讓Steve心碎。Steve想要保護他,照顧他,無論他有沒有恢復記憶,還是不是過去的Bucky,都沒有關係,這樣的意願越來越強烈而且徘徊不去。




然後就發生了那個綁架事件。




Pepper被綁架了,Tony穿上他的鋼鐵人盔甲像是紅色火箭一樣衝了出去,Steve和Natasha駕著戰鬥直升機也跟不上他的速度。鋼鐵人和對方在空中搏鬥,緊抓著那架飛行器不放,即使被對方的飛彈擊中他也沒有放棄。最後Pepper被毫髮無傷地救回來了,Tony雖然還在開玩笑,但他緊抱著Pepper的手卻在微微發抖。




他們從被Tony逮到的嫌犯手裡搜出一份文件。Thor看了一眼,立刻拎著他的雷神之鎚從窗台飛了出去。那份文件記載了每一位復仇者的詳細資料,經歷、戰鬥專長、心理狀態、不為人知的過去等等。敵人對他們知之甚詳,有深入而且長久的研究,很有可能披著友好的外衣,隱藏在他們之中。他們當然調查不到Thor在阿斯加德的情形,但也很明白以Thor與地球人的差異不可以隨便挑戰。Thor的資料裡有一個分類欄位,寫著“弱點,掌握即可控制和擊垮該調查項目:Jane Foster、Loki(許久未曾出現,現況不明)”




Tony的弱點欄只有一個名字,Virginia Pepper Potts。後頭有Pepper的調查報告,生長背景,家人,習慣嗜好,固定行程。




Clint看了他的資料,臉色凝重,然後突然丟下手中的紙衝出會議室。Clint的弱點欄,上頭清楚記載他每一個家人的姓名、生日、農場的地址、小孩的學校,妻子習慣在什麼地方購物,上個禮拜和他們聚餐的夫婦姓名。




Steve打開他的資料。當年有兩個女孩參加過他和Bucky的四人約會,她們曾經接受過媒體訪問,被記載上去。Steve醒來之後和兩個女孩出去吃過飯,也被寫在上頭。但她們都被分析為無重要性。上頭僅寫著父母雙亡,無在世親友。Peggy的名字後頭加註已死亡。




正當Steve要鬆一口氣的時候他看見Bucky的名字,描述他已經被美國隊長帶回安置。寫這份報告的人用冷靜的語氣強烈建議閱讀者要密切注意這位美國隊長曾經的好友,有鑑於美國隊長在新的世紀已經無任何已知存活親友,James Buchanan Barnes,即後來的冬兵,很有可能成為美國隊長的弱點。




Steve假裝冷靜放下他的報告。他非常想和Thor還有Clint一樣,立刻衝到由他安排有層層戒護的醫院去,確認Bucky安然無恙。但敵人一定還在觀察著他們,只要他一出去,他們就會知道Bucky是他的弱點,他們可以藉著傷害Bucky來傷害他,威脅他。Steve無法想像自己到時候會如何抉擇,真要做出選擇時又會多麼痛苦。他很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和其他人商量對策,試著找出幕後主使者,還有如何保護復仇者家人朋友們的機制。他一直待到很晚才離開復仇者大樓,回到家,換了一身黑衣服和大衣,打開電燈和電視機,把他的哈雷機車留在車庫裡,從後巷偷偷溜出去,一路上小心確認沒有人跟蹤他。




外頭下著傾盆大雨,雷聲轟隆隆響個不停,Steve不知道那是自然的天氣狀態或是Thor的怒氣。




當他發現Bucky不在病房裡的時候心跳差點停止。點滴被拔掉了,窗戶洞開著,狂風把暴雨打進病房裡。Steve緊急調了監視器的影像出來,最後在醫院的屋頂發現Bucky。他飛快跑上去,看到Bucky只穿著病人服,赤腳站在圍牆的邊緣,單薄得像是隨時要被風吹走一樣。




“Bucky!快下來!”Steve一邊靠近他一邊大喊,大雨稀哩嘩啦的令他的聲音聽起來很模糊。




Bucky轉過來看著他,蒼白得像是鬼魅。“為什麼要救我?”




“因為你是我的朋友。快下來!站在那裡很危險!”Steve慢慢接近他,對他伸出手。




“我是你的朋友,朋友。那代表了什麼嗎?”




“那表示我會陪你到最後!”Steve在狂風中大吼著。




“如果我現在又掉下去了呢?”




“我跟你一起跳下去!”Steve現在已經很靠近他了,“Bucky,有人在盯著我們,他們有可能會對你不利,他們可能現在就在看著我們!你先下來好嗎?”




Bucky轉頭過去看著漆黑的遠方,“我很累。”




“你可以休息,想休息多久都可以。你──”Bucky在風裡搖搖晃晃的,就像是要倒向夜晚的懷抱一樣。Steve衝過去抱著他的腰把他拖了下來。Bucky沒有反抗,只是閉上眼睛。Steve趕緊把他抱回病房,幫他換下溼透的病人服,擦乾他的身體,敷上新的藥,不管自己也在滴水。Bucky的腳掌因為踩到屋頂的石子砂礫而受傷了,Steve端來一盆溫水,把他的腳掌握在手心,拿著毛巾小心翼翼幫他把腳擦乾淨,再幫他上藥。Bucky的腳十分冰涼,Steve捧著他的腳,用拇指溫柔地摩挲著,試圖帶回一些溫度。




原本一言不發看著Steve的Bucky開口了,“你真的會跟我一起跳下去?”




Steve發現Bucky的雙眼充滿對答案的期待。自從他回來之後,他的眼神總是游移不定,思緒飄到遠遠的地方,從未像現在這樣專注。Steve望著他,“我會,我再也不會放開你了。”




Bucky把腳從他的手裡抽出來,然後靠向Steve,把頭枕在他的肩膀上,“我相信你。”




那天晚上,Bucky在Steve的懷裡蜷縮成一團,睡得卻是前所未有的安穩。就是這一晚,他們知道,就算後來相處的方式和過去不一樣,他們之間仍然沒有變。不管別人說什麼,他們自己心裡知道,有什麼樣的承諾將彼此連結在一起。Steve能強烈感受到愛情正在呼喚著他,從心裡源源不絕湧出,他再也無法抵抗或是假裝沒有發現。Bucky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從他發現Bucky的那一刻開始,Bucky就是他的弱點了,而敵人很可能會因為如此去傷害Bucky。Steve不能讓Bucky去冒這個險,不能讓他有一絲一毫受到傷害的可能性。他會努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安全,再也沒有人可以威脅得了他們。他會揪出這個藏在他們之中的內賊,擊敗他們的敵人。到那時候,他就要光明正大地向Bucky說出他的愛。但在那之前,他必須藏起自己愛戀的眼神和心意,為了保護Bucky,現在他們只能是普通朋友。




******




Steve一進會議室就看見那束玫瑰花。嬌豔、芬芳,紅得像血一樣,帶著一絲驕傲的神態綻放著,擺在由白色和銀色構成的會議室裡十分顯眼。




“這是送給Natasha的嗎?”這是Steve的第一個反應。




“噢不,”Natasha笑著搖搖頭,“這是送給Barnes的。”




“Bucky?”Steve不敢相信,什麼樣的人會送這樣的玫瑰花給Bucky?他走過去,拿起插在花裡的卡片。上頭只寫了一行字:




“多麼美麗的早晨,讓我想起你。”




Natasha挑起一邊的眉毛,“看起來我們冬兵有仰慕者了。”




“而且還是個浪漫的傢伙。”Clint捏了捏花瓣,“說真的他要是真的想追求Barnes不如送把槍或是小刀。”




追求Bucky?他?另一個男人?Steve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把卡片插回花束裡,“上面沒有署名,可能不是送給Bucky的。再怎麼說一個男人送另一個男人玫瑰花這點也太奇怪,或許是個女孩子。”




“怎麼會?想要追求人家,就要一步一步來,送花很基本的嘛。而且花店說是要送給Barnes先生的沒錯啊,也說送花的是個男人。”Natasha看向門邊,“啊,主角來了。嘿Barnes,有人送你的。”




Bucky無聲無息走進會議室,手上拿著一杯咖啡,頭髮在腦袋後頭扎起一束馬尾,看起來就和外頭街道上成千上萬個早起趕去工作的年輕人沒有什麼兩樣。他帶著一絲疑惑走到玫瑰花前,看了看卡片之後把卡片插回去,再坐到他的位置上。




“知不知道是誰送的?”Clint湊過去,滿臉期待聽到第一手八卦消息。但Bucky只是搖搖頭。




那束玫瑰花就這樣很突兀地陪著他們開會,被Tony嘲笑,承受Fury鄙夷的眼光,彷彿他認為玫瑰花這樣脆弱的小東西不該出現在復仇者大樓裡一樣。Steve本來以為這束花最後的命運會是終結在垃圾桶裡,但當會議結束之後,Bucky抱著它離開了。




第二天,另一束又大又香的玫瑰花仍然出現在會議室的桌上,上頭也還是附了一張小卡片,“你的眼睛令我想起鄉間翠綠的青草地。”




Steve不想當個挑剔的人,但他覺得這個寫卡片的人太過刻意營造文藝的氣氛,給人一種做作的感覺。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連續一個禮拜,送給Bucky的玫瑰花沒有間斷過,每天都會準時而固執地出現在會議室的桌上,那俗氣的卡片也每次都插在花束裡。當Bucky在讀卡片的時候,Steve期待能在他臉上看見不耐煩的神色,但Bucky每次都認真讀完卡片之後,連著玫瑰花一起帶走。




那天Steve送東西到Bucky的房間,發現他的房間裡瀰漫著花香,他把每一束花都插在水瓶裡擺出來。




“你很喜歡這些花嗎?”Steve看著擺在窗邊的其中一束,在陽光照耀之下的玫瑰花鮮豔欲滴,花瓣上還有Bucky剛剛灑上的水珠。




“那提醒我,我是有人喜歡的,我不是那麼糟糕的。這感覺還挺好的,你一定能瞭解,因為你有像Eve這樣好的女孩喜歡你。”Bucky一邊拿著灑水壺給另一束玫瑰花澆水一邊說。




Bucky如此坦白他的感覺讓Steve有點驚訝,也讓他的胸口隱隱作痛。Bucky以為自己是不被愛的嗎?他覺得沒有人喜歡他嗎?他不知道Steve全心全意愛著他,這讓Steve覺得既愧疚又著急。他很想立刻對Bucky說出他滿腔的愛意和想念,但考慮到他們的敵人還隱藏在陰影之中,他必須忍耐。




“你一直都有很多人喜歡的。”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Bucky幫其中一束花換水,臉上的表情看不出有什麼情緒波動,“大家都喜歡的是從前那個Bucky,不是我。”




“你就是他,Bucky。”




“我們都知道我不再是從前那個人了。”




“你仍然是他。”




“或許吧。”Bucky轉過來給Steve一個淺淺的笑容,那令Steve心痛。




******




神秘的追求者嫌疑犯很快就出現了。那是一個叫Daniel的年輕電腦工程師,有著一頭燦爛的金髮和湛藍的雙眼,笑起來有點靦腆。Bucky的電腦莫名其妙當機了,而Tony認為修理這樣小小的故障是羞辱他的能力。報修沒多久,Daniel就蹦蹦跳跳地來了。他還帶來一小束玫瑰花,“送給你的,Barnes中士,聽說你喜歡玫瑰花。”




休息室裡鴉雀無聲。每個人都把眼睛黏在眼前的書本或是電腦螢幕上,但Steve相信他們就和他一樣,耳朵豎得高高的像天線一樣,想聽聽他們在說什麼。他有可能就是那個每天送花的神秘男子嗎?




“一聽到是你的電腦壞掉需要維修,我馬上就說我要上來。”Daniel毫不掩飾他的興奮之情,“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哪裡有機會跟你說話啊。”




“為什麼你會想要跟我說話?”Bucky問。




“因為你是冬兵啊,超酷的,你上次的任務……”Steve和休息室裡的每個人聽著Daniel滔滔不絕地把Bucky從頭到腳讚美了一遍,他對Bucky的仰慕之情簡直要氾濫成災了。Steve能看見Tony好幾次都要開口插嘴了不過Bruce抓著他的手要他閉嘴,Natasha緊咬著自己的下嘴唇才不會笑出來,Clint拿出手機偷偷拍下兩個人肩並著肩的背影。Steve希望Bucky能用他的金屬手臂賞那個小子一拳,但這個可能需要打一針鎮定劑的小子或許還會覺得很榮幸,因為他剛剛才把Bucky的左手形容成某種米開朗基羅雕塑成的偉大藝術品一樣。




Bucky難道不會覺得Daniel像小蜜蜂一樣在他耳邊嗡嗡嗡個不停的很煩嗎?顯然沒有。Steve看著Bucky似乎很聚精會神地在聽Daniel講話,無論是像河水一般奔流不止的讚美或是電腦本身的問題。Bucky後來還因為Daniel說了一個Steve根本聽不懂是什麼意思的無聊笑話而輕笑出聲。




等到Steve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發現手上的資料已經被自己捏得皺成一團。




Daniel後來很常出現在Bucky的周圍,像隻興奮過度的小狗一樣繞著他轉。Steve要收回他說他是小蜜蜂的話,現在他覺得Daniel根本就是蒼蠅,揮之不去,陰魂不散。更讓Steve感到煩躁的是,Bucky根本不介意這個臭小子一直在騷擾他。而早晨的玫瑰花仍然不停送達,有時候還有咖啡和一些小點心放在Bucky的桌上。




“假設送花的人不是Daniel,那麼Barnes就有兩個追求者了。”Natasha聽起來很開心,“我本來還想幫他介紹個女朋友,現在看來根本就不用。”




Clint點點頭,“而且Daniel好帥啊,如果扣掉中間的七十年,他們兩個的年紀是差不多的。”




“哇你們快看!”Tony指著他的電腦螢幕,“Jarvis!把這個鏡頭放大!”




“是的,先生。”




一共五個腦袋擠在Tony的電腦螢幕前,包括Steve的,大家開始當起偷窺狂,因為Daniel終於約到Bucky一起到員工餐廳吃午飯。Steve又多一項討厭Daniel的理由了,員工餐廳?Bucky值得最棒的餐廳,窗外有最美的夜景,桌上有一大束玫瑰花,還有人在桌邊拉小提琴。Daniel看起來不像平常一樣手舞足蹈的,而是凝視著坐在對面的Bucky,聚精會神聽他說話。然後,在大家動作整齊劃一的倒吸一口氣當中,Steve驚駭地看見Daniel伸出手,把Bucky掉到臉頰旁的一小束頭髮撥到耳朵後面,而Bucky根本沒有躲開,或是折斷他的手指。Bucky只有背影出現在鏡頭裡,坐在他對面的Daniel卻是笑得像是中了一千萬美金的樂透一樣。




Steve感覺有人揍了他的肚子一拳,又一拳,再一拳。




“真是太好了,Steve有Eve,Bucky有Daniel,你們都成功售出了。”Natasha一臉欣慰。




“我跟Eve什麼都沒發生!”Steve衝出休息室。老天啊,先是神祕的玫瑰花追求者,然後又有Daniel。他就要失去Bucky了,這個突如其來的認知嚇壞了他。他一定得做些什麼,而又不能危害到Bucky的安全。




他試著要和Bucky談談Daniel的事情,從他那裡探點口風,得知他對Daniel的想法,但Bucky什麼都不說。不過Steve可以看得出來Bucky的心情不錯,就算他仍然是面無表情,但他的雙眼有了光采。Daniel或許讓他覺得有人肯定他,喜愛他,是很棒的感覺。儘管Steve不得不承認這點,但他還是希望讓Bucky有這種感覺的人是自己。




******




慈善派對那天,所有的復仇者都出席了,他們要為一個公益團體募款。Steve和Bucky穿著由Pepper為他們準備的正式西裝站在一旁,無所事事,特別是Bucky,一臉呆滯,彷彿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派對上名人雲集,每個人都在和每個人說話,玻璃杯相碰的聲音此起彼落,他們笑著,無數生意在這些看似隨意的交談中進行。Steve勉強自己和每個來找他講話的人打招呼,深深感覺到自己是個格格不入的局外人,讓他很想帶著Bucky離開這裡。或許不只是離開這個大廳,而是離開這棟建築,這座城市,到一個沒有人認識他們的地方,只有他們倆。




然後Eve出現了。她美得不可思議,像是女神翩然降臨在Steve的面前。Steve注意到她把原來的金髮染成褐色,眼睛或許因為化妝的關係似乎比上次他們見面的時候還要大。她來找Steve講話,這讓Steve有點尷尬,因為Bucky就在他的身邊。




“看起來有人很無聊喔。”Steve和Bucky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見Daniel站在一旁,手上拿著一大束玫瑰花。和平常牛仔褲加襯衫的打扮不同,Daniel穿著看起來很昂貴的西裝,頭髮梳得整整齊齊的,金髮在燈光下閃耀,看起來就像那些好萊塢的電影明星一樣,“Bucky,我們就不要打擾隊長和Eve小姐了吧,我帶你去看夜景?”




大家都在看著他們,看著美國隊長和漂亮的女明星,看冬日士兵和帥氣的追求者,兩對賞心悅目的佳偶。Steve知道有記者在拍照,許多人也拿出手機來對著他們。輕快的音樂仍然在演奏著,現場吵雜又混亂,人們看著他們,猜測,交頭接耳。Steve看見Bucky猶豫著要不要朝Daniel伸出他的手。他再也不能忍受了。




當著所有的人,包括記者的面,Steve抓住Bucky的手。Bucky看著他,一臉難以置信又疑惑。Steve把Bucky的手握得更緊了一點,拉著他往外走,現場響起一陣驚呼聲,但Steve不在乎。他推開擋在他們面前的人,拉著Bucky,不管別人呼喚他的名字,不管他們驚訝又興奮的談論,還有此起彼落的閃光燈。他緊緊握著Bucky的手,帶著他走出大樓,走入冰冷又濕涼的夜裡。他們攔下一輛經過的計程車,一起坐進去。當司機問他們要去哪裡的時候Steve想了想,“去火車站。”




車子在街道上前進,Steve也沒有放開Bucky的手。他不想放開,永遠也不想。




“我們要去哪裡?”Bucky問。




Steve聳聳肩,“某個只有我們兩個人的地方。”




他看到Bucky臉上的笑容像花一樣綻放,那麼美,勝過他看過的每一朵玫瑰花。




他們的手機響個不停。Steve把兩人的手機都拿出來,關機,塞回口袋裡。




即使已經很晚了,中央車站仍然是人來人往的。這麽晚出現在車站的人們有一種共同的表情,疲倦,歸心似箭,無論是要回家還是到今晚的落腳處。但Steve和Bucky不一樣,他們不知道要去哪裡,也不在乎。對他們來說,家就是有對方在的地方。他們站在大廳裡,Steve仍然牽著Bucky的手,看了一下時刻表之後去買了最近一班出發的火車票。他們在人群裡一前一後走著,十指交扣的手沒有分開。夜色涼如水,在月台上,Steve摩擦著Bucky會冷的那隻手,把那隻有著纖細手指和單薄手掌的手包覆在自己的掌心裡。上一次他們倆一起搭火車的結局不太好,但這一次,他們知道一切都會不一樣了。不再有生離死別,不再有痛苦和悲傷。他們在火車即將開動的前三十秒擠上車,找了一個人比較少的車廂坐下。在火車奔馳的轟隆聲中,他們望著窗外的景色飛快朝後頭流去,化做點點的燈光在一片漆黑的海洋上閃耀。Bucky把頭靠在Steve的肩膀上,就像那天在病房裡一樣。Steve只是環抱著他,讓他就這樣緊緊貼著自己。




當他們抵達那個小鎮時已經是午夜了,外頭下起冬夜刺骨的大雨。會在這個小鎮下車純粹是因為Bucky覺得這個小鎮的名字他很喜歡,於是就下車了。他們在火車站看了一些當地的旅遊指南,然後手牽著手跑進雨中。那很瘋狂,但今晚的一切都是如此。他們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私奔了,不管那些錯愕的表情或是看熱鬧的指指點點,不管現在頭頂正落下大雨,不管他們全身溼透。Steve心想這就是愛情吧,有時候需要一點衝動,一點奮不顧身,還有一點不計後果。Bucky在笑,這是他回到Steve的這一年來最開心的時候。他們像掉進水裡的小狗一樣狼狽,但Steve只想跟著他一起大笑。




他們走進那間度假飯店的時候大廳裡沒有其他客人。現在是旅遊淡季,原本客人就不多,還已經是午夜。飯店的櫃檯人員裝作眼前的客人不是全身溼答答的美國隊長,優雅有禮地幫他們辦理入住的手續,在Steve跟他要了一個有一張大床的房間時他也沒有顯示出驚訝的樣子,只是微笑著把房卡遞給他,告知他們飯店有提供烘衣的服務。




******




第二天早上雨停了,Steve睜開眼睛看見床上只有他一個人,他伸手摸了摸原本Bucky窩著的位置,昨晚的回憶像從霧中現身一樣越來越清晰。他在黑暗中褪下Bucky的溼衣服,他們先是試探一般輕啄彼此的的嘴唇,然後是熱烈而深入的擁吻。Bucky毫無保留地為他打開,在床上伸展自己的身體,邀請Steve前來品嘗。Steve像在醫院那天晚上一樣,摩挲著他的腳背,然後用親吻讓Bucky溫暖起來。他也用親吻膜拜他身上的疤痕和每一吋肌膚,Bucky用輕聲喘息回應他。當他緩緩進入Bucky的時候幾乎落淚,他們是共享一個靈魂的兩個人,如今他們總算完整了。




Steve走到陽台,天空灰濛濛的,海風呼嘯著吹來,沙灘上有一個孤單的身影在散步。飯店已經把他們的衣服烘乾送回來了,他把自己整理好之後也走到海灘去。現在是冬天,海灘上沒有旺季時成群結隊做日光浴打沙灘排球和游泳的人群,只有他們倆。Steve走到Bucky的身邊,從背後緊緊抱著他,親吻他的臉頰。這讓他想起在醫院屋頂的那個夜晚,他把他從消失的邊緣抱了下來。昨晚發生的一切,早該在那時候就發生了的。但Steve讓猶豫不決浪費了他們一年的時間,他永遠不會停止為此道歉。他再也不要裝做他們只是普通朋友,再也不要讓別人以為Bucky對他來說無關緊要。Bucky是他最重要的人,是他最大的弱點,但他會用生命去保護他的。




他們看著同樣是灰白色的海浪,嘩啦嘩啦地來了又去。




“你房間的玫瑰花,都扔了吧。”Steve說。




Bucky笑了笑,“花是無辜的。”




“你喜歡花的話,我每天送一束給你。”能夠把Bucky擁抱在懷裡的感覺無與倫比,Steve一輩子都不想放開,“不管那個送花的人是誰,他現在一定都知道了,你是屬於我的。他要是有意見可以和我到訓練場決鬥。Daniel也可以一起來。”




他們一起笑了。有很長一段時間他們都沒有這樣笑了。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那份資料,我是你的弱點,你在怕這個。”Bucky往Steve的胸膛靠得更近了點,讓Steve聞到他的頭髮裡有一點海水的味道。




“我很怕他們會傷害你,就只為了要傷害我。”




Bucky掙脫他的懷抱,轉過來看著他。他的表情既堅定又平靜,“但是我不怕。Steve,我不怕他們來找我,我比你想像中的堅強。只要他們敢來,我會讓他們好看。”




“我一點也不懷疑。”




“所以,讓我們一起面對吧。你說過,如果我又掉下去,你會跟著我一起跳。”




“是,我們一起跳下去。我會陪你到最後。”




他們親吻著彼此,在這片無人的海灘上,除了海鷗飛翔在空中,只有他們倆,一切都不再重要。Steve聽著洶湧的海浪,想像自己和Bucky一起跳進去的感覺,將來他們一起面對伺機而動的敵人,大概也會是這樣的感覺吧。但無論他們將會碰到的未來有多麼凶險,會遇到多少狂風暴雨和滔天巨浪,他們都不害怕。因為不管他們一起跳進什麼樣的危險裡,他們都會緊緊握著彼此的手,再也不放開。




******




“所以送玫瑰花給Barnes真的刺激到隊長了,看看他們,像兩個衝動的年輕小伙子一樣當著大家的面手拉手跑出去,多浪漫啊。”Natasha看著新聞播放著昨晚美國隊長和冬日士兵做出驚人之舉的畫面,“我就說製造一個情敵會有效。”




“如果不是我發現Daniel喜歡Barnes,弄壞Barnes的電腦好讓Daniel有機會可以接近他,隊長也不會吃醋到失去理智吧。”Clint哼哼兩聲,“Daniel金髮藍眼和隊長一樣,我就知道Barnes不會拒絕他。”




“是我把他打扮得像個大明星,是我。”Natasha指著自己。




“可是這樣Daniel就失戀了,真可憐。”Bruce說。




“我看到他後來和Eve一起離開了,俊男美女也很好啊。”




“你們都不擔心萬一Daniel真的成功追到Bucky該怎麼辦?隊長會把你們像木柴一樣劈成兩半。”




“不會的,誰都知道他們彼此相愛,只是需要有人推一把。”




“喂,你們別忘了,是我邀請Eve來派對,鼓勵她去跟隊長聊天,反正她也需要上媒體版面的機會,我還跟狗仔隊爆料隊長喜歡什麼型的。”Tony用他的咖啡杯敲了敲桌子提醒大家他出的力,“不只是隊長,Barnes也需要被刺激一下。”




電視上出現Steve帶著Bucky出現在復仇者大樓外面的畫面。私奔了一晚,他們回來了,還緊緊握著彼此的手,無視堵在樓下對著他們猛拍的記者們,推開人群走進復仇者大樓。




“看看他們,年紀一大把了還是這麽浪漫。”




“沒有我們的話,他們到兩百歲都還是處男啦。”




“沒錯!”




“要是他們以後開始肆無忌憚地當著大家的面甜甜蜜蜜秀恩愛,我們該怎麼辦?”




“怎麼可能!他們都挺古板保守的,當眾秀恩愛荼毒無辜群眾的事情做不出來的。”




大家笑著否決了這個疑慮,繼續為自己當了一次丘比特感到洋洋得意。他們不知道的是,Steve和Bucky很快就會用行動證明,他們既不古板,也不保守。






-完-

评论
热度 ( 822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