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Ashes and Wine(21)

美好的!

semiquaver:

炮友变真爱老梗。罗总裁和高级翻译学院的巴基老师。OOC和私设预警,冬寡盾佩前任设定预警。




(21)


 


佩吉·卡特是史蒂夫唯一一任女友,倒不是说史蒂夫多么冷漠无情或是自我克制,其实不如说史蒂夫前十几年的人生中,他几乎没有机会跟女孩儿说上话。


两人相识于史蒂夫中学时。佩吉的母亲是史蒂夫的老师,也是给予他最多关怀的人生导师之一。刚刚走入中学的史蒂夫依旧瘦弱多病,不怎么受欢迎,时时被欺负。连许多老师都会忽略这个身材过于矮小的小孩儿,许多人都说史蒂夫活不过几个冬天了,而佩吉的母亲却没有。


卡特夫人是英国人,因为丈夫的关系搬到纽约,于是在史蒂夫的学校任教。这位慈爱的卡特夫人不光为他伸张正义,给予他及时的关心与帮助,还鼓励他拿起画笔和坚持锻炼。连那位彻底改变史蒂夫的厄金斯博士,都是她介绍给史蒂夫的。那时候史蒂夫经常拜访卡特夫人,也因此结识了卡特夫人的女儿佩吉。佩吉比他年长一岁,是一位相当迷人的女性,更难能可贵的是她不像其他青春期女孩儿一样只喜欢高大帅气的橄榄球四分卫,而对矮小瘦弱的史蒂夫嗤之以鼻,她和她的母亲一样能看出史蒂夫身上金子般的品质。史蒂夫当然与其他男孩子一样,对漂亮而聪慧的佩吉心存仰慕,并且也为终于得到了一位不会因为他的身体而歧视他的朋友而欣喜。


史蒂夫十一年级时,卡特一家搬回了英国。史蒂夫还是会时常与他们联系问候,佩吉也经常给他写信,告诉他自己在大学时的见闻。史蒂夫的身体一天强壮过一天,进入大学以后他就已经大变了模样。史蒂夫大三时,佩吉回到了纽约交流学习。史蒂夫作为她在本地的好友,对独身一人的佩吉自然更要多加关照。年轻人总是会容易互生好感,两个人自然地走到一起。史蒂夫尊重并且欣赏佩吉,而佩吉也同样欣赏史蒂夫从始至终的坚定和正直。


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走到结婚那一步,甚至卡特夫人都说过自己十分满意这位女婿。但史蒂夫和佩吉的感情却在长时间的相处后出现越来越多的裂痕。他们的性格中有太多不可调和的矛盾,虽然他们彼此欣赏却愈发觉得对方不适合携手一辈子。史蒂夫退伍那年圣诞,与他佩吉一家人度过。就是那个时候,佩吉与史蒂夫促膝长谈了一夜,两个人决定分手。


萨姆说史蒂夫八成是疯了,与佩吉那么多年都熬过来了,没人会比她更懂史蒂夫了,而他却就这么跟一个火辣聪明又对他一心一意的女人分手了。史蒂夫总是会摇摇头,佩吉很好我们也都很好,只是生活久了就太清楚彼此需要什么了。


只是那次以后,史蒂夫便没再去拜访过卡特夫人,那时候卡特夫人对年轻人的决定十分不满意。史蒂夫不得不承认恩师的翻脸是他结束那段感情时最难过的事情,但他也明白卡特夫人的感情,她那么爱佩吉也那么爱自己。


因而当他被佩吉邀请时,他又惊诧又欣喜同时也有些愧疚。他希望卡特夫人已经想通了,却又害怕又闹得不愉快。


“巴基,我应该早些告诉你。”他坐在酒店的床边看着趴在床上的棕发男人,看他睁着大眼睛有些好奇又温柔地盯着他的脸。


“你没这个义务史蒂夫。”巴基伸手拨弄了一下他额前的头发,“要不然我的故事得汇报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了。可能要从那个叫什么多多的姑娘说起了。”


“我也是会妒忌的,巴基。”


“你说真的?”棕发男人一下坐起来,“史蒂薇你可真可爱!!”


史蒂夫被他这一句弄得有些脸红,竟然不知怎么回嘴。巴基又躺下去,这回他仰躺着,就靠在史蒂夫的身边,仰着头盯着他耀眼的金发,“我很抱歉史蒂夫,我没能早点遇到你,要不然你就不会被人欺负。没人敢欺负巴恩斯的朋友。”


“那没什么。我不怕。”


“怎么会没什么?!”巴基瞪大了眼睛,咬住了腮帮子仿佛真的有点生气,“我想到你小时候在巷子里挨打又不知道逃跑的样子就生气,你真是个傻瓜,你应该跑的。幸好你活坚持到了我遇见你。可我真想好好帮你揍那些混蛋一拳的。”


“是,我最幸运的事情就是活到现在遇见了你。”


“上帝啊!你能不能别用这种婚礼誓言般的语气跟我说话。”巴基翻了个身,把脸埋进了柔软的枕头里。


史蒂夫用手抚摸着巴基柔软的头发:“我总觉得,无论我何时何地遇到你,我总是会爱你的。巴基,你是那么特别。”


“别说了。”巴基的声音闷在枕头里,模模糊糊,“我也是。”


 


第二天史蒂夫拿着花束敲开卡特家的大门时,内心还有些忐忑。这套西装是巴基帮他搭配的,领带是属于巴基的。他嫌弃史蒂夫的领带颜色都太老成,生生把自己弄成了五十岁模样。花束也是巴基的建议,他很细心,同时也很周到。


史蒂夫记得自己离开之前,巴基拽着他的领带有些恶狠狠地让自己小心言行,要不然这条领带会把一切都告诉他,气鼓鼓地样子可爱极了。他知道巴基并非是真的介意,却依然为此忍不住吃上一点飞醋,史蒂夫实在觉得自己的男朋友善解人意又直率可爱得让人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门是佩吉开的。她穿着一条普通的裙子,不大正式却很整洁。她看着史蒂夫手里的花束愣了一会儿,然后接过去。


“进来吧,妈妈在里面。”


卡特家的房子装饰几乎没有变化,只是添上了一些常用的家用电器,整体却还和多年前一样保持着一股复古的气息。卡特先生早逝,卡特夫人与佩吉两个女人生活在这里,总是透着精致和美好。


史蒂夫随着佩吉向里走,很快就闻到了食物的香气。卡特夫人从厨房里出来,她穿着毛衣和呢裙,头发又变白了不少,可依旧十分有气质。她先是看向女儿手里的花,又望向史蒂夫。


“小史蒂夫,我都快认不出你了。”卡特夫人笑起来,“十多年前我怎么会想到你会变得这么高大帅气。”


史蒂夫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我很想念您。”


卡特夫人几乎像是要哭出来:“我也是。”
上一次见面时,卡特夫人气得面上发白的模样史蒂夫仍然记得。他刚刚不是没想过,如果卡特夫人依旧耿耿于怀自己该怎么办。可今天的卡特夫人就如同十几年前他们刚刚相识时一样温柔、慈爱并且善解人意。


“之前是我的不对。”卡特夫人带着些歉意看着史蒂夫,“你知道,佩吉是我唯一的孩子,我总怕她受了委屈。可我也不该委屈你。”


“不,这不是您的错,我能理解您。”


“我听佩吉说你有了新的恋人?孩子,告诉我,她是怎么样的女孩儿?”


史蒂夫有些惊讶,他从未对佩吉提起过巴基的事情。他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佩吉,对方低头喝着蔬菜浓汤,对他看过来的目光视而不见。


这还是他第一次对长辈提起这件事情。史蒂夫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他很少有长辈管束,也没有长辈可以倾诉和指导。卡特夫人就像是他的另一位母亲,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像个孩子一样被这般慈爱的目光温柔地注视了。


“其实是他。”史蒂夫微笑着说,“您别太惊讶,我对于优秀的女性和男性都有着同等的兴趣。”


“我知道孩子,你是不会被性别观念所束缚的。你总是很不一样。”


史蒂夫对于恩师的夸奖依然会有些害羞,他低下头喝了口汤继续说道:“他是位老师,和您一样。他在大学教授语言,他是语言方面的天才,也兼职做翻译。”


“我就知道昨晚那个漂亮的男孩儿是你的男朋友!”佩吉得意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和母亲对视了一下。


“坏姑娘,噢,我赌输了。”卡特夫人一脸懊恼,却笑了起来,“佩吉说昨晚遇到了你,你好像有了个男朋友,我还不相信。我又输了,我总是不如她了解你。”


“没有的事。”史蒂夫也被母女俩精彩的表情逗笑了,他不介意她们拿自己打赌,他也相信她们没有恶意。


“继续告诉我,亲爱的。他是怎么样的人?”


“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他很温柔并且热情,总是那么有幽默感,可是同时又认真理性。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能说他好极了。他有我见过的所有优秀的品质。”


佩吉摇了摇头:“看来我们这里有一位先生已经为恋爱着了魔。”


“你很爱他史蒂夫,我看的出来。”卡特夫人微笑着,“居然比爱我的女儿还要爱,你这样子我还从没有见过。”


“妈妈!”佩吉吃惊地打断自己的母亲,“别扯上我。我马上就要订婚了。”


“佩吉?”史蒂夫更为吃惊,“他是谁?”


“你不认识。不过他比你合适,难道你不相信我的眼光?”


“我总是相信你,你知道,佩吉。”


卡特夫人打断他们的斗嘴,对她来说,史蒂夫一直就像是他的另一个儿子。虽然她曾一时气急伤了史蒂夫的心也伤了自己,但如今尽释前嫌,她更想给眼前高大的年轻人母亲的关怀,就像多年前她对那个小个子金发男孩一样。


“史蒂夫,所以这次你想好了吗?”


“我想好了。”史蒂夫坚定地说,“我很爱他,并且愿意与他共度余生。”


“很高兴你能找到适合你的人。”卡特夫人握住他的手,“我的男孩,我总是希望你幸福。下次能和他一起来看我吗?”


“妈妈,我总觉得你没那么喜欢丹尼尔。”佩吉抱怨道,“我可以告你偏心小儿子吗?”


“没有的事。”卡特夫人辩解道,然后继续望向史蒂夫,“你们的婚礼我一定要去。”


“实际上我还没有正式求婚。”史蒂夫说,“我想先搞定他的父母,我不希望他有压力。”


卡特夫人像是多年前一样揉揉史蒂夫金色的头发:“去吧男孩儿。我不相信有人会不喜欢你,你男朋友的妈妈一定会爱死你了。”


“我相信您也会爱死他的。他真的很可爱。”


佩吉也笑起来:“别的没法说,不过你的领带确实能体现他品味不错。”


“对,他的品味不错。”史蒂夫幸福地笑起来,又换来佩吉的一句打趣。


餐厅的灯光暖黄,跟他多年前拜访时一样。卡特夫人的苹果派和他的母亲做的一样香气四溢,就像她的手与自己母亲的一样温暖柔软。卡特夫人已经不如原来年轻了,但却一样慈爱而温柔,史蒂夫喜欢听她喊自己“我的男孩儿”,也喜欢她充满暖意的目光。


佩吉送他出门时,史蒂夫对她说了句谢谢。


“没什么,妈妈真的一直很想你。”


“我也很想你们。”


“煽情不适合我们。”佩吉还是如同多年前一样果敢而美丽,“史蒂夫,你得记住,妈妈和我永远是你的亲人。这从我们十几岁开始的时候就是了,别让那个巴基欺负你。”


“他不会的佩吉。”


“回去吧,金发小子。”佩吉拍了拍他的肩膀,“希望他可别吃我的醋。”


“他已经有点儿了。”


“真的?多糟糕啊,丹尼尔也吃你的醋了。我们得弄个四人约会好好解释一下。”


“下次。”史蒂夫笑着说,“下次我们伦敦再见。”


佩吉也笑起来,她和史蒂夫轻轻地拥抱告别,如同一对最普通也最亲密的姐弟:“下回见。”


 ——TBC——



评论
热度 ( 296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