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rps】[Chris/Seb]那些你不知道的事2

有朝一日:

2


 


美国队长2这部电影打斗戏很多。电影上的打戏看起来流畅爽快,但实际上拍起来就零碎漫长多了。


 


冬兵和美队等人在桥上对打的那段戏顶着大太阳足足拍了快两周。Sebastian和Chris的打戏最重,每天都累得像游魂。


 


导演打了个响指,“Soldier!”


 


Sebastian赶紧举着道具枪啪嗒啪嗒跑过去。


 


真的是啪嗒啪嗒,他身上装好多东西,一跑起来就响个不停,甚至屁股上面还有个兜,里面好像还有个金属球。


 


好像。


 


因为我有次看见他偷偷往兜里头塞了Frank的一袋糖果。后来我听见Frank跟Sebastian抱怨自己最近记性变差了,老是找不到零食放哪儿了。Sebastian笑得眼睛都没了。


 


导演很酷地又打了一个响指。冬兵这条拍完了,他跑回来。


 


导演喊,“跑那么快干什么,去Chris那里对下戏,下场你们两个上。”


 


Sebastian没有办法,只得又啪嗒啪嗒往Chris那跑,他装着铁臂跑起来不平衡,又是全身漆黑,就像只晃晃悠悠的企鹅。我总觉得,Chris一路看着他跑,脸上一副想笑又要忍住的样子。


 


天气非常热,Sebastian依然带着面具,汗如出浆,头发全粘在脸上。我很体贴地举着风扇对着他吹。


 


然后冬兵一下吹成了贞子。


 


Chris又大笑起来,肩膀都在抖动。我听朋友说他得过焦虑症,但他不像,一点都不像,他看着Sebastian这样笑着,好像世界上一切都是美好的。


 


他一面笑,一面帮Sebastian把头发撩起来夹到耳朵后头去。他贴心极了,连额头上的头发都用手指顺好往后挽。


 


Sebastian一开始似乎是想要躲开的,但他终于没有,只是看起来不自在。


 


我不明白他粘剧组其他人粘成那样,对着Chris为什么却这么不自在,当然也有可能这么近距离看Chris,他实在太帅。


 


阳光照着Chris的脸,照着他的蓝眼睛。他眼睛里的蓝色几乎也变成了水,浓得要流出来了。


 


头发整理好了,Chris凝住眼神端详一下,说,“酷。”


 


Sebastian就笑了。


 


他带着面具,看不见脸。但有些人你看着他的眼睛,就是知道他在微笑。


 


接下来他几天心情都非常好,眼睛和眉毛都是舒展的,好像随时随地都能笑出来。


 


不过后来他就不怎么高兴得出来了,Frank和Athony终于发现他们的能量棒和糖果为什么不翼而飞了。


 


Sebastian捞走了Anthony的最后一个能量棒,而且还在Anthony从75英尺的吊塔上飞下来的时候站在一旁,边听他尖叫,边高高兴兴地吃。Sebasitan吃完最后一口能量棒,还意犹未尽地舔手指头尖。


 


Anthony痛心疾首地说,“队长!你管管Bucky!”


 


Chris正色说,“是九头蛇不好,九头蛇把Bucky带坏了。”


 


于是Anthony找到了Frank,这下Frank也知道自己的糖果是怎么回事了。


 


这两个家伙一点儿没客气,下戏以后压着Sebastian去附近的酒吧请了全剧组的酒。


 


不过我没去,Sebastian很大方地放了我的假,让我可以回去给心上人打电话。


 


挂了电话以后他们还是没有回来,我一直不敢睡熟,很晚的时候终于听到门外有一点动静。有人开了隔壁Sebastian的房间门,有两个脚步声。


 


我反应过来,Sebastian喝醉了,有人送他回来。


 


我穿上衣服,走过去帮忙。走廊铺了地毯,穿着棉布拖鞋一点声音也没有,走出我房门的时候就听到Sebastian在说醉话。


 


具体来说,不是醉话,他在笑,和以往那种放怀大笑不一样,他笑得又绵又软。


 


我听见他没头没尾地说,“你想吻我吗?”


 


另外一个声音叫他,“Sebastian?你醉了吗?”


 


Sebastian说,“你想吻我吗?我喝醉了,明天早上就会忘记。”


 


我冷汗都下来了。Sebastian真是醉疯了。


 


所幸过了没几秒,Sebastian又说,“不,这不对。这不行。”他连说了好几声。


 


房间里面没开灯,借着一点窗户外的光,我看清Sebastian躺在床上,有个人坐在床边,头俯得很低,灯光照亮了他的蓝眼睛。


 


是Chris Evans。我有点意外,本来以为会是Frank或者其他比较相熟的同事。


 


一走进去我就后悔了,气氛很怪。


 


Chris说,“你来了,真是太好了。”但他脸上一点摆脱酒鬼如释负重的表情都没有。


 


我硬着头皮开了盏小灯。Sebastian用手挡住脸,翻了个身,滚进被子里。Chrsi压低声音说,“Sebastian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明天请记得给他吃解酒药。如果没有的话,就问我的助理拿。好吗?”


 


他居然用了美国队长的诚恳表情。


 


我知道他是个好人,但没想到这么的热心,我一边点头,一边道歉,Sebastian醉酒麻烦他了。尤其是那些疯话。


 


但Chris只是看了床上的那团包子一眼,很快离开了。


 


 


 


日子过得很快,电影拍摄眼看就要结束了。说起来,我还没有找Chris签名。一开始Sebastian的拘谨让我觉得自己也该循规蹈矩,可是我越来越觉得,其实Chris人不错。


 


最后我还是鼓起勇气去找ChrisEvans要签名。拜托,我可不想当一辈子光棍。去了才发现,很多工作人员和群演也都围着他要签名。


 


Chris甜极了,他微笑着给每一个人签名和握手。


 


最后一个终于轮到我。我走上去,说,“嗨。”


 


Chris居然认出我了,他说,“嗨,要签给谁的?要特别一点的吗?”


 


我拼出那个漂亮姑娘的名字,然后Chris想了想,在照片上写下我心上人的名字,接着告诉她,助理先生是个体贴细心的小伙,希望你们能手牵手一起来看美国队长2.


 


我高兴极了,差点连握手都忘记了。


 


体贴细心什么的,我说,“您太过奖了。”


 


Chris说,“你照顾Sebastian很细心。”他挺慎重其事地和我握手,“谢谢你。”


 


我当时太高兴了,没有去想,这是我的工作,我的饭碗,为什么Chris要来谢谢我,而且,为什么是他来说谢谢。


 


 


Sebastian最后一天拍摄终于结束了。晚上我去他房间收拾行李。酒店房间很暗,窗帘全拉上了,只有一扇窗户开着。


 


Sebastian坐在窗台上,一边抽烟一边打电话,天空深蓝而月光明亮,他的睫毛上衔着毛茸茸的一圈光。


 


我在昏暗里走了两步,但Sebastian一点没注意,他还在打电话。


 


说是打电话,实际上他握着手机,好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间或才小声恳求着说,“Chace,你说的我都懂,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他脸上的表情我从来没有见过。


 


我想,是发生了什么事,Sebastian犹豫不定,但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


 


我听见他说,“Chace,你别生气,我还是想试一试。”


 


“不管有什么下场,责任我全自己承担。”


 


我注意到他的用词。他说下场,尽管Sebastian看起来下了无与伦比的决心,但他早就明白,这件事根本不会有好的结果。


 


我想,这个傻子,注定失败的事,为什么要去做呢。


 


我装着电话打完以后才走进屋子里来,打开了灯,若无其事地请Sebastian签名。


 


他看见了Chris的签名。他问,“那我要怎么写?希望你们能手牵手去看美国队长3吗?”


 


我苦着脸说,“我希望还能亲个嘴什么的。”


 


他大笑。


 


签完名之后他说,“你觉得她会答应你吗?”


 


我回答说不知道,谁知道呢?女孩的心就像天上的云一样多变。


 


“她漂亮得就像颗星星,我可能会失败。”


 


然后就是这一下,我忽然有点明白Sebastian了。每个人的命里面,也许注定了有些人,有些事,你得不到,必定失去,但你还是想紧紧抓住。


 


哪怕只有一分一秒。


 


 


 


后来很久我都没有再见到Sebastian。


 


美国队长2拍完以后没多久,我就走了,当初说好了是临时助理。而且说实在话,我当时觉得,跟着Sebastian不是特别有熬出头的机会。


 


Sebastian太傻了。


 


当艺人需要人脉,哪一个不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可是Sebastian就像一只小小的寄居蟹一样,找到自己的地方就能随遇而安,自己和自己玩得高高兴兴的。


 


他不像Chris。


 


Chris有野心,有想法,也懂得规则。我看见Chris的一个访谈,他说起Sebastian,说他是星球上最甜蜜的小孩。明明是客套的夸奖,可是他的表情那么真。


 


好像他们真的是那么好的朋友一样。


 


Chris一定很忙,电影院里经常能看到他的海报。但宣传期过后,Sebastian几乎就没有工作了,我偶尔刷他的ins,总有好多饭问,Sebby呢?Sebby在干什么?


 


穷极无聊的姑娘们到处搜刮他的旧照片,有张照片争议很大,因为大家不能确定那是不是Sebastian。照片里的那个人带着帽子墨镜口罩整个人都裹得严严实实的。


 


但我看了看他走路的轮廓和动作。这确实是Sebastian。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裹得这么严实,他总有种莫名的自知之明,觉得走在路上也不会有什么人认得出他。就算认出来了,他也会高高兴兴地给对方签名和合照。


 


他从来不伪装。


 


我多翻了下那张照片下面的评论。有个人说,啊,这个照片背景好像是Chris公寓附近。


 


但是没有人相信这个人说的话,他们嘲笑这条评论,说这人异想天开。


 


我也是。


 


Sebastian的交际圈那么小,他的朋友们没有一个是住那附近的,他去哪儿干嘛?


 


TBC




====




好努力好努力才忍住不逗比。

评论
热度 ( 214 )
  1. 长生翼有朝一日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文·连载
  2. 一颗有朝一日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