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rps】[chris/Seb]那些你不知道的事3

有朝一日:

美队3后年才上映,先让我胡诌一把……顺便不是我懒啦不更文,实在是忙成狗。






3


 


2015年初,我接到Sebastian经济公司的电话,美国队长3要开拍了,问我还愿意做临时助理吗。


 


我立刻就答应了。这期间我换了好几份工作,不是前老板们脾气多坏,只是和Sebastian比起来,实在算不上太好。


 


于是一年多以后我终于又见到了Sebastian。


 


开拍前半年他就开始留头发了,最近一段时间还留了点胡子,所以我直接从他边上走过去,压根没有认出人,直到他笑起来。


 


我认出他的笑声,往旁边一看,经纪公司走道暗处站着一个人,满脸头发和胡子,只有一双眼睛大得吓人。


 


上帝。这是Sebasitan。


 


Sebastian问,“嘿,你追到那个像星星一样漂亮的女孩子没有。”


 


他居然还记得。


 


我只得告诉他,那个姑娘拿到那一沓签名照后和我好了一个礼拜,然后就把我给甩了。没办法,漂亮女孩的选择总是多的。


 


Sebastian又问,“那么,那一个礼拜你开心吗?”


 


“天天活得像在梦里一样。”


 


Sebastian于是又笑起来,“那就值得了。”


 


Sebastian原来就很爱笑,但现在好像更爱笑了。他脸上总是挂着模糊的笑意,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事都能让他眯起眼睛,笑出声来。


 


刚开始的工作我就跟着他去摄影棚里定妆,听说Chris,Anthony他们也都会在。


 


我忍不住问他,“你最近碰上什么好事了吧。”


 


Sebastian很模糊地嗯?了一声。


 


我说,“你每天都在笑。”


 


Sebastian很茫然地问,“有吗?”他摸自己的脸,脸上还挂着笑,嘴角上翘。


 


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笑。我不想这么说,但这真是一种傻乎乎的开心。


 


到最后Sebastian也都没有回答我。


 


我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我想他可能已经得偿所愿。


 


这很好,我为他开心。Sebastian是一个甜蜜的好人。


 


 


 


到了化妆间,Chris已经在了。Sebastian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笑,估计是因为Chris这大忙人居然比他还早到。


 


他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连我都看出来他一脸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的表情。结果还是Chris从镜子里看见Sebastian,彼此在镜子中对视一下,微微一笑就算打过招呼了。


 


接下来他们没有交谈,非常安静。美队2的时候他们只是不熟,怎么到了第三部,连话都不说,关系看起来更差了。一直到Anthony到了,化妆室才热闹起来。


 


Anthony一来,就给Sebastian一个拥抱。Chris在染头发,身上裹着薄毯子,没办法拥抱,但他们还是隔空击了个掌。


 


他跟造型组打招呼,“拜托告诉我,这次我也有一件紧身制服了。”


 


造型组很配合地露出“你想得美”表情。反而是Chris说,“有啊。”


 


Anthony将信将疑地问,“什么样子?”


 


Chris给他扔了一条紧身内裤。


 


大家笑得喘不过气来。Sebastian笑得最厉害,造型师正给他描眼线,差点直接戳眼睛里。


 


Anthony装着无奈地摊手说,“好吧,Bucky你和队长才是一伙的。我要去投靠九头蛇。”


 


Sebastian做造型的时候其实是没我什么事的,造型组有个助手招呼我出去搬饮用水,这人美队2的时候就在了,我离职之后,还和他出来喝过几次酒。


 


电影还没开拍,摄影棚人不多。走廊又昏暗又安静。助手小哥忽然朝我笑了一下,凑近了问,“Sebastian最近是不是和男人交往?”


 


我愣了,“胡说什么。他不是gay。”


 


助手小哥一边说一边比划,指了自己的后腰。“刚才我给Sebastian换造型的时候,他这里有个牙印。他昨晚一定过得很激烈。”


 


我有点不高兴,“可能是女人留下的。”


 


“哪个女人会有那么大的牙印?”


 


我耸耸肩,“谁知道,也许是茱莉亚罗伯茨。”


 


助手看了我一眼没有再说话,一直到进门之前,他压低了声音说,“嘿,我不是歧视同性恋。但gay不是觊觎男人的阴茎就是觊觎男人的屁股。他们就是群娘炮变态。”


 


我看向Sebasitan。今天早上我开车去接他的时候,他就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现在耷拉着眼皮,几乎就要睡过去了。


 


造型师逗他说话,“Sebby,最近换了什么护肤品吗?皮肤看着真棒。”


 


Sebastian做出回想的样子,“好像没有?我不太记得了。”


 


造型师继续说,“那你一定在谈恋爱,爱情让人容光焕发,不是吗?”


 


我知道他们是绝对不敢随随便便地和Chris说这样的问题。Chris人当然也很好,但是,不能问。他的助理会叉着手站在旁边,让你觉得自己是窃取秘密新闻的小偷。


 


Sebastian就不一样了。工作人员们都喜欢和Sebastian聊天,他温柔甜蜜,也不是什么大明星,聊天起来几乎没有顾忌。


 


Sebastian显然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我没有在恋爱。”


 


“秘密。是吧。”造型师冲他眨了下眼睛。


 


Sebastian笑了,嘴角上翘,眼神飞起来。明亮的灯光落在他的睫毛尖上,像是细细的金子在闪光。


 


助理小哥冲我弩了一下嘴巴,他在提醒我。但是Sebastian?这么好的人会是个gay?开什么玩笑,我才不信。


 


 


 


这件事我很快就忘了,也没有说给Sebastian听。美国队长3开拍了,每个人都非常的忙碌。Sebastian和Chris一起的戏变多了,特别是文戏。他们两得经常在一起对戏,搭配台词,表情和动作。


 


属于Bucky的台词不多,但不知道为什么对戏的时候Sebastian就是会忘,他舔着嘴唇企图认错,但眼神看着却像是明知故犯。好在Chris也不生气,他总是微笑着说,“没有关系,我们再来一遍。”


 


于是他们就站在角落里,彼此看着彼此,说着台词,一遍又一遍。


 


有次我看Sebastian没水了,拿了他的水杯去接杯热水,顺便活动活动手脚。那些台词我站在边上都会背了,不知道他们这样重复着有什么意思。


 


我磨蹭了一会儿回来,结果Sebastian已经有水喝了,他两手翻着台词本,直接用牙齿咬着杯子。水杯是Chris的,太好认了,上面画着一个星盾,是粉丝送给Chris的自制礼物。


 


估计是Sebastian错拿了Chris的水杯,看起来Sebastian没注意,Chris也没打算提醒。甚至Sebastian把水杯放下后没多久,Chris也接起来喝了水。


 


我甚至能看到Sebastian留下的痕迹,杯沿上亮晶晶的。但Chris很自然地用这个水杯喝了水,有一滴水珠挂在杯沿上,他甚至用舌头舔走了。


 


哇哦。我想,Sebastian也就算了,没想到Chris也这么不拘小节。


 


 


 


过了一段时间经纪人来探班,Sebastian正在拍一场打戏,同一个动作各种角度拍了有十条以上,他都还是笑眯眯的。经纪人没呆多久,临走之前问我,“Sebby最近是不是在恋爱?”


 


我跟她说,我不知道。


 


其实我知道的,我只是不想蹚浑水。Sebastian确实在恋爱,或者将要恋爱,他可能正在追求某一个女孩子。


 


拍美队2的时候他常常把手机乱丢,他忘性又大,手机铃声响起来了还得翻半天才能翻到。但他现在和手机形影不离,晚上临睡前还会通上一次电话,我都撞上过一两次,不长,都是只言片语。


 


拍戏很累,特别是打戏,有时候他累得连被子都没力气盖上,但是我听过他打电话,没有什么内容,有时候只是说晚安,他可能说了十几遍晚安,就是舍不得睡过去。


 


Sebastian真是白长了张奢靡颓废的脸,原来他谈起恋爱来,这么这么的傻。



评论
热度 ( 239 )
  1. 长生翼有朝一日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文·连载
  2. 一颗有朝一日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