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Ashes and Wine(22)

激动!

semiquaver:

炮友变真爱老梗。罗总裁和高级翻译学院的巴基老师。OOC和私设预警,冬寡盾佩前任设定预警




(22)


巴基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时间尚早,但他却觉得无所事事。


他刚刚和萨姆他们去喝了两杯,还算进行。萨姆是位好朋友,他的热情总能轻易感染身边的人。可当他灌下今夜不知道第几杯酒,他的黑人新朋友终于从他手中抽走了酒杯.


“嘿,嘿!詹姆斯。别再喝了哥们儿,我可答应过史蒂夫看好你。”


巴基摇了摇头:“我没喝多。”


他神智清醒,甚至还能上去跟漂亮的姑娘们热舞一番。他工作顺利并且爱情甜蜜,实在是没有什么买醉的理由。可是史蒂夫,噢该死的史蒂夫。


巴基抿紧了嘴唇,脸颊因为他的动作微微鼓起,就像是只含满了坚果的花栗鼠。他维持了一会儿这个表情,终于在黑人朋友担心的目光下,肩膀一塌,泄了口气一般微笑起来。


“萨姆,我有点累了,先回去了。”


“我送你!”萨姆立刻站起来。


而巴基把他按回座椅上,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担心伙计,我不会去跳泰晤士河的。这里没了你可不行。我是个成年人了,别像看小孩一样看着我。”


“可你有点醉了。”


“见鬼,我可没醉!”巴基在原地转了一圈,甚至跟着酒吧里强烈的音乐节奏摇了摇身体,对着不远处一桌漂亮的姑娘眨了眨眼睛。


“行了行了。”萨姆再度站起身来,抓住他的手腕,“我送你回去。你以为我很喜欢做这事儿吗?你要是有问题,史蒂夫会杀了我的。”


巴基这时候才明白或许自己是真的有点醉,要不然为什么他的手腕使不上劲儿,只能被萨姆一路拖到门外。伦敦夜晚的湿冷空气让他打了个激灵,但却让他变得清爽了些。萨姆叫了辆出租车,把他有些粗暴地塞了进去。


“我要找史蒂夫告状。”巴基扭着自己的手腕,其实萨姆没怎么用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点想较真。或许是源于他刚刚挣扎了半天也没能挣扎开,莫名有些自尊受挫。他又想到如果是史蒂夫,大概自己就算没喝酒也会挣脱不开,这个他也不是没试过。


他突然笑了起来。


萨姆瞥了他一眼,皱着眉头。恋爱中的人难道就这么奇怪?上一秒还像是个失恋的醉汉,这一秒又笑得像是与王子一见钟情的少女。


“詹姆斯。我得跟你说,史蒂夫绝不会背叛你,就算那个人是佩吉。”


“什么?”巴基显然还没从刚刚的联想中回神,过了一会儿才明白黑人朋友的意思。他当然不认为史蒂夫会背叛他,不要说史蒂夫已经跟他仔仔细细说明了情况,就算他什么都没说,巴基还是会选择相信史蒂夫。见鬼的史蒂夫,他就是那么好的人,巴基从不怀疑他。


可是当他看见史蒂夫拿着花束穿得该死地帅气地坐上车时,那种不太爽快的感觉还是从心里冒了出来。他相信史蒂夫却不认得佩吉,他不想恶意揣测一位美丽正直的女性,可他怎么能不嫉妒呢。佩吉陪伴了史蒂夫不那么一帆风顺的少年时代,用她的美丽与智慧来鼓励他。而巴基却永远没机会干这些,他没机会去巷子里揍每一个欺负当年的小史蒂夫的混蛋,他也没机会亲手帮那个倔强的小家伙处理伤口。他想他愿意把瘦小的金发少年抱在怀里,整夜陪他聊天,或是呆着一动不动,给他做练习的模特。他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早点遇到史蒂夫。


萨姆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真是心神不宁,还好刚刚我没让你自己回来。”


出租车缓缓开在人流里,他们大概还有几分钟就能到了。


“我没事萨姆。我相信史蒂夫。”


“我知道,该死的,为什么我要为你们担心!”萨姆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你也应该相信佩吉,她是个高尚的女人。虽然在之前我们都觉得史蒂夫应该和她结婚,你别生气哥们儿,我没觉得你不好。”


“我知道,她还十分美丽。”巴基低着头,车里太暗,这让萨姆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的天啊,哥们儿,别这样。我保证他们俩之间绝不会有什么死灰复燃这档子事儿!”


“我也没怀疑他们,萨姆,我真的没有。”巴基眨了眨眼睛,“我只是……”


 


我只是觉得我和他认识的时间点糟糕极了。


巴基仰躺在柔软的床上,他开始有点头疼了。他在洁白柔软的枕头上滚了一圈,可太阳穴突突跳动的间歇性疼痛让他愈发不能安生。或许他是真的喝了太多的酒了,他自己没有意识到。萨姆是个实诚的好人,他把自己扔回床上后还给他买了解酒药。


“史蒂夫真是个混蛋,为什么他不自己回来照顾你?”萨姆因为剧烈的运动有些喘气,他给巴基倒了杯水,并把解酒药放下。


“你走吧,我能照顾我自己。”巴基耸耸肩膀,站起来把自己的外套脱掉,去浴室洗了把脸。


萨姆打量了他一会儿,确实没有什么不对,才终于出了门,回到他快乐的酒局中去。


巴基于是一下躺倒在床上,甚至连伸手去拿解酒药的力气也用光了。


他闭着眼睛,脑子里闪过一些画面。那是他初见史蒂夫的时候,金发的甜心是他的猎物,是他满意的床伴,是他不用顾忌任何的发泄对象。那是一段挺荒唐的日子,他喜欢史蒂夫,却也幼稚可笑地对他发泄着自己的一切。但史蒂夫却很少对他透露什么。


他不觉得这样的相遇有什么可耻,甚至可以说有些玄妙。纵然他们之前经历过太多的弯弯绕绕,但结局却终究是浪漫的。可佩吉,从她出现,巴基的脑中就萦绕不去,这样一位优秀的女性,他感谢她给了史蒂夫鼓励和安慰,陪伴她度过那些难熬的时光,却也同时抹不开自己心头的那一点点妒忌。多么可笑的独占欲,他也想陪伴史蒂夫,从他们未曾相识时开始。


巴基被自己幼稚的想法逗笑了,却又真的有点莫名生气。他就像是个孩子,喜怒无常,却只为了史蒂夫,英俊帅气又诚实的该死的史蒂夫。


他想的太入神,以至于额头上覆上一只手,他才猛地反应过来有人进入了房间。


那双手是属于史蒂夫的。巴基猛地睁开眼睛,适应了一会儿才看清眼前的金发男人。他依然穿着自己为他挑选的漂亮西装,那条领带跟出去时一样齐整,正用温柔的眼睛盯着自己。


“萨姆说你喝醉了。”


“我没有。”巴基翻身起来,却因为太急有些眩晕。史蒂夫连忙扶住了他。


史蒂夫笑着看他:“你明明说你不生气的。”


“我没生气。”巴基看着他,过了两秒,他猛地扯住了史蒂夫的领带。


“我没生气。”


他重复道。




啊哦三



——TBC——

评论
热度 ( 269 )
  1. 一颗semiquaver 转载了此文字
    激动!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