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Ashes and Wine(23)

甜啊啊啊

semiquaver:

炮友变真爱老梗。罗总裁和高级翻译学院的巴基老师。OOC和私设预警,冬寡盾佩前任设定预警




23


 


巴基·巴恩斯在一年中总有一些时候希望自己的妹妹消失。我们并不能否认他仍然是一位好哥哥,但也得允许他有点小脾气,特别是在某些时候,比如说凌晨五点他窝在男友的怀里酣睡的时候。


“巴基!”丽贝卡的声音清脆。而巴基的眼皮子都睁不开,连手机都快拿不住。


“你知道现在伦敦是几点对吧?”巴基想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个好哥哥他一定早就愤怒地把电话挂了,“淘气的姑娘,你不要又是在酒吧喝得烂醉才想起你的哥哥,我现在想去接你也没法子。”


丽贝卡那边的风有些喧嚣,很明显他那个淘气的妹妹又是在哪里和朋友聚会玩乐。巴基当然没有为这个责怪她的意思,丽贝卡是成年人了,有点自己的夜生活他当然管不着。可关键问题是他实在是太困了,说一句话都要连打三个哈欠。


“谢谢你提醒我,巴基。”丽贝卡哼了一声,“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有些东西放在伦敦忘了带回来,正好让丹尼尔给你。”


“让他自己给你送过去不好吗?”巴基依旧对妹妹的这位男朋友颇有些不满,他又往史蒂夫宽大的胸膛里蹭了蹭,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丽贝卡叹了口气:“他还要工作的。而且今年圣诞他要陪他的妈妈和祖母,我们说好了的。巴基,懂事儿点。”


“现在变成你要求我懂事了?”


“亲爱的哥哥。”丽贝卡放软了声调,他知道巴基终究会答应她的,从小到大一直是这样,“不会麻烦你的,我让他给你送到酒店或者机场。”


巴基有些不耐烦地戳了戳史蒂夫的肚子:“史蒂薇,我们什么时候的飞机?”


“上午十一点。”


“该死,那我不是没多久能睡了。”巴基嘟囔道,“要不让他八点前送到酒店,或者直接送去希斯罗。我们十一点的飞机,没太多时间等他。”


丽贝卡应承下来,巴基几乎在妹妹说完“好吧”以后就再没听清她在说些什么。他连结束通话键都懒得按,搂住身边的史蒂夫的腰,嘟囔着说:“亲爱的,我快要散架了。真希望你抱着我去机场。”


史蒂夫把他耳边的手机按了挂断键,拿过来放到床边,吻了吻他的眉毛。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的话。”


 


巴基显然不是真的这么想的,所以当他迷迷糊糊地被史蒂夫一把横抱起来的时候,他几乎是瞬间就醒了。


“天啊!”刚刚反应过来这一切是怎么回事的巴基,猛地挣扎了一下。他毕竟也是个体格算是健壮的成年男子,当然会让史蒂夫一个踉跄,这一下又吓得他连忙抱紧了金发男人的脖子。


巴基还没从刚刚的惊吓里回过神来,也遗忘了他现在的模样绝对会是会让以前的自己嫌弃的样子。他望着史蒂夫英俊的侧脸:“你在发什么神经,亲爱的大力士!”


史蒂夫笑起来:“不是你说的吗,希望我抱你去机场。”


巴基早就对凌晨的那一场神志不清的对话记忆模糊了,被史蒂夫提醒才想起来,顿时脸从内到外红了个透。他仍然搂着史蒂夫的脖子以防止自己掉下去,但是却口上却不断催促对方把自己放下来。


当然得放下来。他可是巴基·巴恩斯,现在这个模样可要多丢脸有多丢脸。


史蒂夫还是一路把他抱到了浴室才罢休。巴基的双脚一落地,就转过身去狠狠地掐了下史蒂夫的脸。


“我是不是该夸你的行动力,罗杰斯先生。”


“谢谢夸奖,巴恩斯先生。”


巴基看着他的笑终于叹了口气:“我原来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哦怎么说,有点儿无赖?”


“别生气好吗,我从小都梦想着可以抱一抱我的公主。”史蒂夫从后面抱住巴基,亲吻他的脸颊。


而巴基用手肘狠狠地撞了一下他的腹部:“你他妈才是公主!罗杰斯,你给我站好!我也要让你尝尝这个滋味!”


于是半个小时候,萨姆敲开巴基的房门时就看到了乱七八糟的床单,衣衫不整的他的朋友史蒂夫正坐在地上,表情有些痛苦。


“哇哦……”萨姆反应了两秒,“史蒂夫,我们的巴恩斯勇猛异常啊哈?”


“萨姆,不是你想的那样。”史蒂夫揉着自己的后腰,真的有点疼,被人从半人高的地方摔下来任他身体素质再好也不会好过。


而罪魁祸首憋着笑,他发誓他不是故意要摔史蒂夫的。都怪他太重了,该死的肌肉男,他怀疑史蒂夫的肌肉密度是正常人的四倍。他清了清嗓子站起来,又走到史蒂夫面前蹲下去,伸出手帮他揉了揉他的腰部。


“亲爱的萨姆,答应我,别说出去好吗?”他笑着说。


 


吃过早餐后时间就显得有些紧张了。好在他们的东西不多,很快便能出发。到达希斯罗机场的时候还有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巴基把自己所在的位置发给丽贝卡,催促着她赶紧把她那个没用的男友变到机场来,他没空在这儿等太久。


他们办过了值机和托运,史蒂夫和巴基等在安检口前,看着人来人往。作为欧洲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希斯罗机场可以说相当热闹。这里每天有来来往往的那么多人,来自不同的国家和城市,为了各种目的而奔忙。


就像眼前的这位日本情侣,大约是留学生,女孩儿比男孩儿早一年毕业,两个人正在互诉衷肠难舍难分。他们毫不避讳,大概是觉得这里的其他人也不会明白他们说了些什么。巴基往另一边走了一点,以避开他们的话语,免得再听到什么。


那对情侣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女孩儿和男孩儿说了些什么,他们接吻,然后女孩的眼泪就落了下来。机场和车站,永远是充满了离别的地方,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故事,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


“巴基?”史蒂夫揉了揉他的头发。


巴基拍了一下他的手:“嘿,别老动我的头发。”


“抱歉。”史蒂夫举起手做了个投降的动作,“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巴基把目光从那对情侣身上挪开,然后看向史蒂夫,“在看一对情侣告别,真令人心碎。”


“那确实是。我怎么能想象跟你告别。”


“看看你,多愁善感的小史蒂夫。”巴基抱住他,故意换上了夸张的语调,“亲爱的史蒂薇,你的丈夫就要抛弃你去美国,你这可怜的爱尔兰小美人,我要拿你怎么办。”


史蒂夫由着他胡闹,笑着也用颇有些夸张的话语回过去:“那我恳求我英俊的丈夫在我离开前吻我,不停歇地吻我。”


巴基笑得几乎要断气,他抱住史蒂夫的脑袋,在人来人往的希斯罗机场,旁若无人地与他拥吻在一起。


 


丹尼尔听女朋友说过,他的哥哥对他不大满意。于是他特地起早了些,穿戴整齐,把丽贝卡需要的东西全部放好在一个精美的纸盒里,并且还附带了一些送给他未来妻子的哥哥詹姆斯的一些礼物。


他在丽贝卡的脸书里还有手机里都见过她的这位哥哥。詹姆斯和丽贝卡长得有几分相似,巴恩斯家的良好基因让兄妹俩都能称为是美人。其实丹尼尔觉得詹姆斯笑起来更为生动好看,并且显得非常和善,倒不像是丽贝卡说得那样。


但他的内心还是存着一丝忐忑,曾设想过多次与他见面的场景。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当他在人来人往的机场里终于发现了詹姆斯身影的时候,他和一个金发的男人吻得难舍难分。


丹尼尔不知道该不该向前再走一步。


詹姆斯几乎没有停止的意思。他们会停一停,在这间隙就用额头贴着额头说话,然后不出十秒又会啃咬在一起。丹尼尔倒不是对这类人群有什么偏见,只是没想到而已。毕竟丽贝卡给他看过他的哥哥还有那位火辣红发前女友的合照。


等到巴基终于发现抱着礼物的丹尼尔时,他已经拿着那盒子在哪儿呆站了好一会儿了。


“上帝!”巴基辨认了一会儿,终于确定了那就是他妹妹的男友,很可能成为他妹夫的丹尼尔。他尽力隐藏自己的那一点点尴尬,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嘿,丹尼尔。我是贝卡的哥哥。”


“你好,巴恩斯先生……”丹尼尔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别这样,好像在叫我爸爸。”他撇了撇嘴,“叫我詹姆斯,或者巴基都可以。你手上就是要给丽贝卡拿的东西。给我吧,谢谢。丽贝卡是个不省心的姑娘。”


“她很可爱。”


“当然啦。”巴基笑了一下,“她是我的妹妹,我的妹妹总是很可爱。”


他们又简单地聊了一会儿,直到史蒂夫来提醒他们真的应该去安检了。巴基指了指箱子:“里面没有什么违禁物品吧?你知道,炸弹什么的。”


“当然没有!”


“好孩子。”巴基眨了眨眼睛,“还有一件事,别把你看到的告诉丽贝卡好吗?”


 


他们终于在飞机上坐定的时候,史蒂夫吩咐空乘给他们拿了一些饮料和吃的。


巴基靠在舒服的座椅上,表示飞机一起飞,他就要睡死过去。


“你为什么不想让你妹妹知道我们的事?”史蒂夫尽量让自己这句话里的担忧显得不那么明显。


“嗯?”巴基睁开眼睛,过了一会儿,看着史蒂夫紧皱的眉头笑起来,“别担心,史蒂夫。我保证对你有十二万分的认真。”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的父母是不是?”


“不是,不是,史蒂夫!”巴基反应了两秒立马回道,“他们不恐同。我在高中就交过男朋友,他们早就知道了。只要我喜欢,他们并不会在意。况且,史蒂夫,你这样的金发甜心难道还有人会不喜欢吗?”


史蒂夫松了口气。他害怕巴基会瞒着他什么,为他去承受来自家庭的压力。他不会因为困难而放弃,但他也不希望巴基承受痛苦。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你妹妹?”


“丹尼尔那小子八成还是会告诉她的,他对她言听计从。”巴基耸了耸肩膀,“一般来说我比较不希望让丽贝卡先知道。因为大概等我们下了飞机,你的好朋友娜塔莎,我的那些哥们儿,当然还有我的爸妈全部都会知道了。”


“我倒不介意。”史蒂夫笑了,“如果有个电视节目让我去宣布我和你的消息,我也会愿意。”


“你可以试试下次在什么商业周刊的采访上说一说。”巴基再次闭上眼睛,困意立马袭来,“你可以说你的男朋友是个英俊非凡的天才,你爱他胜过一切。”


“确实如此。”


巴基打了个哈欠:“但那都是以后的事儿,我想好好睡一觉。我建议,为了躲开洛基还有娜塔莎对我的审问,我们下飞机以后也别开机……”


他的声音低下去。而史蒂夫为他盖好毯子,笑着点了点头。


 


飞机落地时已经是晚上。他们在飞机上用过了餐,虽然他们都没吃多少,但也一点也不饿。


史蒂夫的车早被助理停在了停车场,巴基决心要短暂地离家出走,无视了史蒂夫给他的打个电话报平安的建议。


“我要人间蒸发一晚!”巴基在史蒂夫曼哈顿的公寓里走来走去,“我们干点有意思的事情。”


“什么是有意思的事情?”


“哦我的罗杰斯先生啊,别用那种眼神操我!”巴基在餐桌边上坐下,又焦躁地坐回沙发,“我可没有那种意思,我是说,我们可以看个电影什么的。”


史蒂夫很少在他的公寓里娱乐,除了偶尔有时候会有些朋友把他这里当做聚会的场所。他的娱乐活动少得可怜,还会被嘲笑老套得可怕,看书看报纸还有偶尔绘画。他连电影光碟都没有几张。


巴基蹲在电视柜前:“星际迷航,星球大战。不少童年回忆?公主日记?天啊,认真的吗史蒂夫?”


“那是别人送给我的。”


“谁?哪个把你当王子的小妞儿?”巴基转头看他,拖着下巴端详了一会儿,“你和克里斯·派恩的蓝眼睛还真有点儿相似。”


“不是,是我之前救过的一个小姑娘。我还没退伍的时候。她现在已经被一对中年夫妇收养了,他们一直想要个女儿。那是我去年生日她送给我的。”


“看来是我的小情敌,可真头疼,我都不好意思跟小姑娘抢她的王子。”巴基故意做了个难以抉择的表情,然后继续翻看那堆数目不多的光碟,“你的储备可真算得上是可怜了。哦,这个!真够老派的!”


泰坦尼克号。


巴基像是受到了什么启发,突然一下站起来,几下就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


“金发的画家,你愿意给我画张画像吗?”


——TBC——



画像伐?




还有,一点点冬寡预警


被丹尼尔看到并误会是笔直的巴基和寡姐的合照



丹尼尔:我能怎么办我也吓了一跳啊



评论
热度 ( 290 )
  1. 涛动~鹰飞semiquaver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颗semiquaver 转载了此文字
    甜啊啊啊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