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Child of the dragon(下)

太好了

七花七夕:

变成了甜甜哒的小故事。


冬哥表示,我家闺女想吃人怎么破?求九头蛇牌饲料,在线等,急!




(上)




——————————————————




最终Thor押着不情不愿的Loki离开了,他向Steve提议如果有空的话,请带上Athena一起去阿斯加德玩一玩。


也许Loki看到龙就想起曾经他为了阿斯加德尽心尽力的样子,我希望他能放下仇恨。Thor很真挚地说。


Steve好不容易才忍住没开口,Loki分明只想骑着龙举着他的权杖,威风凛凛地占领这个世界,然后享受身处高位被膜拜的优越感。他可不想Athena被这种奇怪的思想教坏了。


于是美国队长有了一条龙,众人都很期待他会有些什么样的改变,然而一段时间后他们发现,其实什么都没有。


这位九十多岁的队长依旧每天穿梭于神盾局和他自己的小公寓,生活枯燥得如同一潭死水。


Natasha有着女性的敏锐直觉,她很快发现,队长和他的龙并不算亲近。偶尔复仇者们出完任务聚会,Steve也会将变成人形的Athena带来,这小姑娘跟普通的四岁的孩子一样对没见过的事物颇为好奇,脚步欢快地跑来跑去。只是她从不离开Steve的视线,也不会主动靠近他。


只有两次,闲聊中Natasha给Steve介绍着一个挺不错的姑娘,本是带着微笑聆听的美国队长被Athena拽了拽袖子,他只能低下头询问。


“我饿了。”小女孩委屈地说。


于是美国队长抱歉地离开,拿了食物去喂她。Natasha总觉得哪儿不对,明明派对上各种自取的美食,以前Athena一个人也吃得自得其乐。


这和预想的完全不同,原本她以为,不管这算宠物也好算女儿也罢,到底是来自七十年前,与Steve有着联系的过去的记忆。总是觉得自己被时代抛弃的队长应该会欣喜若狂,每天牵着他的龙,跟众人分享二战时期的英勇历史才对。


然而没有,一次也没有,美国队长绝口不提二战时的战绩,甚至完全懒得开口解释他如何得到了一只龙。


 


 


Natasha的疑惑在洞察计划之后有了结果,她与Steve在这几天的共患难中交心程度提高了一大截,经历了生死悲苦的美国队长急需一个可以倾诉的途径。Natasha觉得他并不在乎对面坐着谁,他只是想说话,想把那些过去一一地分析出来。


虽然她还是无法想象那让人战栗的冬兵就是Steve嘴里善良又笑得灿烂的巴恩斯中士。


失去了神盾局做后台,让Natasha觉得很没安全感,可Steve完全一点不曾在乎,他只沮丧一件事情,他昏迷了,然后失去了冬兵的踪迹。


“如果Athena在,他也许不会走。”Steve面无表情,“当年即使战事再吃紧,每次回来他也一定要抽空探望一下那孩子的。”


Thor软磨硬泡地带走了那条龙,说是Loki的生日快到了,他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心情愉悦一点,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的确都是Thor的错,Natasha想。Loki完全不可能因为有了一只龙作为生日礼物就从此成为善良正直的人,而Steve如果那时候身边跟着龙的话,至少可以先一尾巴拍晕冬兵,然后拖回去慢慢处理。


而不是捧着薄薄的资料,站在风口继续着希望渺茫的追寻。


 


 


Steve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他当然是高兴的,Bucky还活着,没有什么比这个消息更好的了。然而Bucky已经不认识他了,冬日战士的悲惨遭遇令他怒从中来,几乎想手撕一切和九头蛇相关的东西。


冬兵就像是受到长期虐待的野兽,脆弱而暴躁,Steve曾数次发现他,却又因为他受惊的表情而不敢靠近。


Steve不想给他的Bucky增加什么负担,Bucky承受的本来就已经太多了。


可一直这么你追我赶下去也不是办法,对冬日战士的身心健康总会造成损坏,Steve在“寻冬”行动开始后的某一次小型会议上如此总结着。


小型会议是因为与会人员很少,只有Steve,Sam还有被Thor送回来的Athena而已。


据Thor说,Loki一直在游说这只龙变回原形打破笼子,然后驮着他征服阿斯加德。Thor在旁边听得心惊肉跳,幸好这只龙从来没什么表示,坐在笼子边一声不吭。怕有什么变故,Thor赶着就将Athena送回来了。


Athena是一只热爱和平的懒洋洋的小龙,Steve对此很骄傲,他觉得这是Bucky当年教得好的缘故。如果Athena破壳时遇见的印随者就是Loki,谁知道如今会变成什么局面。


Sam并不想吐槽美国队长这种没来由的自豪感,反正他觉得冬日战士的一切都是好的,就是这样,没人傻到跟美国队长争辩这个。


当然Sam也不认为真有什么行为可以影响到冰冷的冬日战士,他看起来完全不像有人类的感情。


美国队长对此从不认同,他坚信Bucky本质的灵魂依旧存在,于是在某一次他们得到冬日战士出现在美国队长博物馆的视频时,Sam发誓他差一点就看到尊敬的队长的眼泪夺眶而出。


从此之后SteveRogers的眼神变得更加坚定了,Sam总觉得他似乎打定了什么主意,对此他非常好奇。直到他们又发现冬日战士的踪迹时,Sam心里的疑惑才有了解答。


虽然他觉得还不如不知道的好。


因为向来正直严肃的美国队长拎起变成人的Athena,用丢铅球的姿势将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丢出去的画面,实在太不忍直视了。


前方的冬日战士显然也被这奇特的武器震住了,本能地伸手接住。


“这是你的龙,也是你的孩子!”Steve满脸严肃,“Bucky,这个还给你,我可不替你养着她。”


Sam发誓他才没有联想起什么奇怪的即视感,夫妻、孩子、抚养权之类的,完全没有!


懵逼的冬日战士愣了几秒,抱起孩子转身就跑。


“你为什么不干脆让Athena变成龙,压住你的Barnes中士不就行了?现在他们俩都不见了。”Sam觉得自己永远无法理解此刻一脸满意的美国队长。


“我从不强迫Bucky做任何事。”Steve回答,“他会想起来的。”


 


 


参观过博物馆后,冬日战士觉得他确实想起来一些零星片段,金发的小个子的蓝眼睛青年,穿军装的自己,模糊,却似乎又刻骨铭心。


但是这个号称美国队长的男人,向自己扔了个孩子,这他就不能理解了。


对于自己抱起孩子就跑的行为,他也不能理解。


躲到了自己的安全屋,他将那个小女孩放在门口:“跟我在一起很危险,快回去吧。”


至于四岁的孩子能不能找到家这种事情,冬日战士是没空考虑的。


然而小女孩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他心烦意乱,急切地关上了门。小姑娘大概开始敲门,咚咚咚,力道虽然轻,却在这幽静的楼道里显得格外清晰。


很快冬日战士发现了不对劲,轻轻的敲门声变成了震得天花板的漆都开始脱落的巨响,仿佛要将整栋大楼撼动的那种力道。


他只得打开门,小女孩不见了,门口是一只巨大的蓝色的龙,蜷缩着身子无辜地看着他。见他开门,又欢快地长啸一声,转眼变成了可爱的小女孩。


冬兵想起美国队长那会儿说的话:“这是你的龙,也是你的孩子!”


冬日战士被这巨大的信息量震惊了。



  • 龙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是一条龙!那么我是什么!



他觉得自己大脑的CPU已经快被烧坏了。


 


 


从前冬兵是个酷炫的杀手,当他对人生产生怀疑的时候,他不想继续在那个压抑的环境继续待下去了,他觉得自己迫切需要新的生活。


但他绝对没有想带个孩子过日子的想法。


他想把这条龙赶走,然而又发现自己狠不下心。


太困惑了!冬兵想。正常来说即使是一条龙,我也该用金属手臂掐它的脖子才对。


可目前他却在烦恼毫不相干的事,比如这条自称Athena的龙不肯吃任何东西。


谁给一条龙起了这么讨厌的名字?他心想。


但这种担忧龙不肯吃东西的心情,为什么他觉得如此熟悉,好像在什么时候,他也担忧过同样的事情。


他可没有做饭的时间和心情,有时候打点短工赚一点钱,有时候还不得不偷一些食物回来。他是一个正常人,肚子会饿,需要吃的东西果腹,这些都是基本常识。然而不管是身子小小的小女孩,还是看起来就消耗量巨大的龙,一直不吃东西,真的不会出问题吗?


披萨,水果,牛排,他推到Athena面前的食物,那只龙连看都不看一眼。


龙吃什么?冬日战士觉得这个信息他应该没法在互联网上查到,他毕竟还不傻。


于是有一天,他捣毁了自己记得的一个九头蛇秘密基地,将捉住的某个小头目推到一直跟着自己的龙面前,犹豫再三地说:“吃不?”


到底是谁曾经跟他说过,也许龙吃人呢这种话?


小头目看着眼前龙的尖牙,翻着白眼晕倒了。


而恢复了人形的Athena看看倒在地上的人,突然鼻子一抽,“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任凭冬兵使出了浑身解数,哪怕威胁要将她做成龙肉汤,也无济于事。


万般无奈的冬日战士终于在夜深人静之际,拎着哭声嘹亮的小女孩,翻进了美国队长的小公寓。


“告诉我龙到底吃什么!”他手里的匕首抵在金发的美国队长的脖子上,同样金发的Athena睁着绿色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俩。


Steve默默地朝Athena竖了个大拇指,然后假装无奈地苦笑几声:“Bucky,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讨论的,不需要这么严肃。”


冬兵并不想讨论这些,这间暖暖的小公寓让他觉得有些疲乏,很想就这么坐下来休息一下,然而他不能,他绝对不能放任自己停留在任何地方。


他已经将这条龙送回来了,这个美国队长总知道饲养方法。


所以他准备冲出窗户,但就在他拔腿之时,已经停止哭泣的Athena再次大哭出声。


“Bucky,你能先别走吗?”Steve挠挠后脑勺,“你看Athena多舍不得你,你要是走了,她能一直哭个不停,我也照顾不好她。”


愚蠢。冬日战士脑子里浮现出一个词。


可他终于还是没有迈开那条腿。


 


 


冬兵看着美国队长摆在小女孩面前的食物,披萨、水果和牛排,那只龙吃得津津有味。


我是不是被骗了?他迷糊地想。


但很奇怪,他不觉得多生气,也不想和这一大一小去计较什么。他只是很累,这么多天,他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随时要防范敌人来袭。但在这间他看起来满是破绽的小公寓里,他觉得莫名安心,甚至很想睡一觉。


“James困了。”吃得正欢的Athena指着冬兵嚷了一句。


James?听到这个名字的冬日战士一愣,随即想起了博物馆里看到的疑似自己的生平。这个名字很陌生,陌生到似乎不可能有人这样称呼自己。


不过James总是比“Bucky”这种奇怪的名字要正常多了。


“Bucky,你想睡觉吗?”美国队长又这样称呼他了,但他懒得纠正。


有人用一个特定的名字称呼自己,总是好的,比冬日战士这种代号听起来要好得多。


“去我的卧室睡吧。”Steve说着就去给他铺床。


我睡你卧室,那你睡哪?还有这条龙怎么办?不是有个小客房吗?冬兵脑子里问题很多,但他觉得不该问,他没必要跟这个美国队长那么拘谨。


他太困了,所以他真的睡熟了。


这里很安全,他知道。


 


 


冬兵睡得很香,但梦里不算太愉快,他梦见自己在挤地铁,怕金属臂露出来伤到人,他只能尽力往车厢边靠,一波一波上车的人挤得他头昏眼花。


然后他醒来,发现美国队长睡在他身边。不算小的床,睡着两个超级战士,那就不宽敞了。


他还真是睡得太沉,有人来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又或者潜意识里他觉得美国队长是可以不用担心的人?


这时美国队长也揉揉眼睛醒了过来,看起来心情很愉快:“早啊,Bucky。”


忽略这个称呼,冬兵看着窗外:“龙呢?”


美国队长笑了笑:“Athena到底是个女孩子,需要自己的小房间,而且有时候她睡觉会不自觉地现原形,我可不想被龙压死。”


早餐是昨晚剩下的披萨,Athena依旧吃得很香,冬兵再一次深深地觉得,自己根本就是被骗了。


同时他也感觉,SteveRogers说自己不会带孩子,还真没骗人。


小孩子的早餐里怎么说也应该多一杯牛奶吧。


“Bucky,你要喝牛奶吗?”美国队长穿着T恤,神清气爽地举着一个杯子。


我不需要这种小孩子的东西。冬兵在心里抗议着,带着满脸不高兴的表情接过了一整杯牛奶,然后一饮而尽。


“James长胡子了。”Athena指着冬兵嘴边的那一圈牛奶渍说。


然后Steve顺手用大拇指的指腹将其抹去。


手指的温度仿佛灼热,冬兵像收到了惊吓般退开了一点。


这样太奇怪了,他想。


Steve依旧在笑,冬兵想,他笑得太灿烂了,到底有什么可值得高兴的事情呢?


 


 


Sam很想吐槽那个愚蠢的冬兵捕获计划,然而当他得知这个计划居然成功了的时候,他只想为自己的小翅膀默哀一下。


我居然被一个怎么蠢的家伙撕了翅膀。Sam感觉很不开心。


他倒达Steve家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Athena缩在沙发上在看卡通,Steve在整理收下来的衣物。


“你的Bucky呢?”他疑惑地问。


Steve朝厨房指了指:“Bucky在学做饭,他很生气我一天到晚给Athena吃外卖披萨。”


Sam看着笑得一脸幸福的美国队长,深深觉得没救了。


冬日战士挥舞着铁臂做饭,那画面也未免太凶残了一些。


但后来冬兵端出的成品出乎意料,看起来很是美味的样子。


闻起来也很香。Sam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Athena戳起了一块千层面放进嘴里,随后又丢下了叉子,皱起眉头:“不好吃。”


“Athena,你不能这样挑食,Bucky辛辛苦苦给你做的。”Steve的表情看起来完全就是教训不听话女儿的严父,他也挑了一块放进嘴里,表情立刻变得丰富多彩起来,“嗯……Bucky……这的确有点怪……昨天我记得你做的面很好吃的。”


Sam庆幸自己没有吃。


于是午餐他们又吃了外卖披萨,冬兵看起来很不高兴,Steve安慰他没什么大不了,就算他炸了厨房,也没什么关系。


Sam想起他昨天看的电视剧,傻乎乎的新婚妻子烧焦了菜,丈夫搂她在怀里微笑着安慰,还顺便亲了一口,然后又亲了一口,然后他们就滚了床单。


他有点想把这两个角色替换成美国队长和冬兵的冲动,然后又觉得这太TM刺激过头了。


他觉得自己有段时间都不想来队长家蹭饭了。


 


 


晚上Steve家的晚饭依旧和中午一样难以下咽,冬兵很郁闷,他明明严格按照菜谱来的,而且昨天还很成功。


Steve也觉察出了不对劲,他不在乎Bucky弄的饭怎么样,只要Bucky高兴就好。但现在Bucky不开心,这就不太好了。他看着Bucky在做,食物的外表很完美,无论如何不该出现那种烧焦了的味道。


Athena眼珠转了转,突然现了原形,小小的餐桌前显得格外拥挤。它的鼻子凑近那几盘菜闻了闻,然后肯定地开口:“是Loki。”


“什么?”Steve还没反应过来,一道光芒闪过,黑发绿衣的邪神Loki出现在他们面前,脸上带着一丝不屑的笑意。


Steve顺手抓起了桌边的盾牌,表情凶狠地将冬兵护在身后,而Loki并没有朝他们看上一眼,而只是摸了摸龙鼻子:“我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蝼蚁抢走了我的龙。挺没用的,抛弃他吧。”


Athena变回了人形,小小的手指向桌上的菜:“你不要弄坏它们的味道,我要吃。”


Loki不耐烦地撤回了自己的法术,转头看向依旧严阵以待的Steve:“我说了龙的主人是我。你们怎么能给它吃这么平凡的东西?”


话音刚落,一把小刀飞了过来,Loki堪堪地闪过。


冬兵并不知道这个凭空出现的男人是干什么的,但他似乎在质疑自己还有Steve对于龙的养育有问题,这他就很不高兴了。


他从不曾拥有过任何东西,这是他的龙,美国队长承认过的,大概也算美国队长的龙,别的人休想觊觎什么。


尤其是这种一看就像个反派的男人。


“Loki,你给我站住!”一声巨吼伴随着一只锤子飞来,电闪雷鸣间砸坏了美国队长的窗台。


冬日战士终于炸毛了。


 


 


三双眼睛责怪地盯着Thor,雷神觉得怪委屈的。


他不吃不喝追出三界之外,怎么说也不应该受到指责。


他飞进来时,看见的场景是冬日战士抡起铁臂要砸向Loki,Loki拿着一把小刀准备应战,美国队长的盾牌也飞了出去。


没有权杖的Loki,武力值有几斤几两他还是很清楚的,他并不想看Steve在自己面前把自己的弟弟砸个半死不活。于是他飞出了锤子,逼退了冬日战士,撞飞了美国队长的盾牌。


只是不偏不倚,弹飞的盾牌砸到了正在吃东西的Athena头上。


于是这条一直维持小女孩外表的龙嚎啕大哭,Thor都不知道她是真的还是假装的。


不过Thor万分庆幸,Athena是一条龙,如果她只是个普通小女孩,自己现在大概已经被以谋杀罪逮进监狱了。


超级英雄们可以上天入地,然而对付哭泣的小孩子,那都是苦手。不管是洋娃娃,好吃的美食,还是Loki变出的一堆奇形怪状的外星人,都不能让这个被盾牌砸中的小家伙安静一会儿。


大概的确很痛,同样束手无策的Steve想,他还没被自己的盾牌砸过脑袋。


忍无可忍的冬兵站起身来:“够了,Athena,不要再哭了,你该去睡觉。”


然后龙就真的止住了哭声,弱弱地嗯了一声,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跑去。


“怎么回事?”Loki很不满,自己哄了半天一点用都没有,这个铁臂家伙一句话就奏效了。


“你叫了她的名字,发了命令。”Steve说,“只有印随者才能对龙发命令,Bucky,你记起来了吗?”


我没记起来什么,冬兵想。只是遥远模糊的记忆里,也有过任性哭闹的小女孩,他知道该怎么制止这一切。


只是本能而已。


不止有哭闹的小女孩,还有苦笑着手足无措的金发大个子,似乎被自己嘲笑连个小孩都哄不好。


原来真的已经相识那么久了吗?


 


 


“我知道你缺失了记忆。”Steve出任务后,Loki又溜来了这间小公寓,“宇宙魔方在阿斯加德,一点点能量都可以帮你找回记忆。你把龙还给我,我就帮你这件事。”


Loki说的全是胡话,你一个字都不要相信他。冬兵想起Steve的千叮咛万嘱咐。


于是他连看都没看Loki一眼。


何况Athena看起来很快活的样子,他并不想用什么命令来束缚龙,这让他想起身不由己的自己。


天知道Loki想带着龙做什么,Steve说他曾经想统治地球,真是个无聊幼稚的反派。冬兵想。


“那个凡人是怎么回事?”Loki说,“我可以给他他想要的东西,他带着龙一点用处都没有,他甚至没有召唤一支军队的能力。”


“Loki,不是每个人都需要靠征服世界来证明自己的。”Thor很是无奈,总有人说自己傻,可在他眼里Loki简直是傻得不行的固执。“Steve和他的朋友的事情他们自己会解决,你也不该参合什么。”


母亲去世后,邪神对很多事的执着其实不再那么强,但他仍旧不满,龙是他遗失的曾经,那时他还是无忧无虑的二王子,他只想做一个守护阿斯加德,被人们称颂的好王子,即使比不上Thor也没关系。


可终于,他没有得到龙,他也不是二王子,一切都变了太多,就连他最敬爱的母亲也已离去。


所以他不想放弃,即使他都不太清楚自己究竟为了什么。


他从宇宙魔方中抽取了一丝能量,将它导入了冬日战士的大脑。


能量之间的连接使他看见了冬日战士的过往,大量痛苦回忆的涌入,让邪神不由得脸色发白。


Steve回来时,看见的就是呆若木鸡的Loki,和已经昏倒在地的冬兵。


如果不是Thor及时赶到,美国队长的盾牌可能又已经招呼到Loki身上了。但他现在也无暇多顾,他必须先看护他的Bucky才行。


他看过冬兵的资料,光是文字的描述,就让他感受到了痛苦。如果可以,他希望Bucky一辈子都忘记那些被折磨的苦难。


然而终究是不可能的,只要他们还活着,那些痛苦即使隐藏起来,也依旧是如影随形。


Steve紧盯着Bucky苍白的脸,他不喜欢这样的无能为力,七十年,那些痛苦早已越埋越深。睡了那么久的他,早就已经追不上时间了。


 


 


冬兵在午夜醒来,昏暗的灯光下趴在床边的是美国队长,他不想惊醒对方,然而他一动弹,那个金发大个子就像上了发条一样弹坐起来。


“Bucky,你醒了?感觉怎么样?”Steve小心翼翼地说。


冬日战士讨厌这样小心翼翼的感觉,他宁愿美国队长再对他使点小诡计,伙同那只小龙再来骗骗他之类的。


虽然他再也没有笑出来的心情。


他想起了一切,年少时的欢声笑语,参军后的并肩作战,但还有更多的是坠崖后的疼痛,洗脑的疼痛,身不由己杀人后心里的疼痛。


那些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不肯开口,Steve很沮丧,却无计可施,美国队长忙碌而疲惫,他需要拯救世界,不像自己,只需要一个角落待着去舔舐伤口。


所以他决定离开,去往哪里,他没有想法,只要离开就好。


他其实可以伪装成什么都没发生过的Barnes中士,但他已经没有力气了。


衣角被咬住,变成龙的Athena不肯松口,昏暗的房间里被它的身体映得蓝莹莹的,很让人放松的色彩。


他想起自己坠崖前几天,对着这条那时还不过小臂长短的小龙顺口下的命令:“如果我不在了,听Steve的话。”


其实他并不指望这么个小东西能保护他的Steve,但Athena做到了,甚至做到了七十年后回到他们身边。


可惜他的妈妈终于还是没看见这个乖巧漂亮的小家伙。


如今他只能安抚地拍拍Athena的头:“好了小家伙,谁的话你都不要听,包括我。我知道被控制的滋味,虽然Steve不可能控制你做什么的。你是一只自由的小龙了,不过你有空还是陪陪Steve,他一直憧憬世界旅行,也许你可以带他去,这样就省机票了。”


冬兵属于黑暗,美国队长属于光明。


于是冬日战士消失在午夜的黑暗之中。


 


 


冬兵离开了,那段时间的温馨简直如同假象。


美国队长每次看见Loki的眼神,都好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了。Thor看得心惊肉跳,但Loki蛮不在乎。


“即使没有我,这些问题依旧横在你们中间。”他嘲讽地说,“躲避有什么用。”


说完他又去游说Athena加入他的阿斯加德覆灭计划,小女孩每次都晃着两只脚不理不睬,听得烦了干脆变回龙冲着Loki吼一嗓子。


Sam觉得队长又恢复从前不怕死的勇猛状态了,他并不喜欢这样。


惜命的队长可爱多了。


Steve察觉自己疏忽大意了,他脑子乱得很,这样拙劣的陷阱本不会上当,可对方用了冬兵的假线索来骗他。


全世界似乎都知道,美国队长的软肋是冬日战士。


盾牌被收走,九头蛇恨极了他,他们想向全美国直播美国队长被处死的场景。


然而他们忘记了,上一个搞这种无聊直播的组织在最后一秒被硬生生截断。


这次也不曾例外。


于是全美人民看见画面中一条威风的蓝色巨龙从天而降,九头蛇的头目想跑,被龙背上的人一枪射穿了左腿。


龙上的骑士一身黑衣,金属银光的手臂散发寒光,他带着面具,一身的肃杀之气,所有看视频的人都为之一抖。


接着人们看见他们以为严肃古板的美国队长露出一个温柔得能甜死人的笑容,当神秘的龙骑士解开束缚队长的那些绳索时,视频里传来冷笑声,似乎来自九头蛇的更高级别:“我就知道伟大的美国队长会有人来救,可那里的几顿炸药算是我给你们的礼物!”


最后摄像头里的画面是获救的美国队长突然将龙骑士以一种保护的姿态压到了身下,接着一声巨响,距离那个废弃工厂几公里的地方都感觉到了震荡。


全美国都在为队长的命运揪心,甩着锤子拽着Loki第一时间赶到的Thor很是无奈,Loki则一脸不屑:“都说过了那条龙当初是为守护而创造的,只要法力够,就算全是核弹也没有用。这点炸药算什么。”


Athena制造的蓝色光晕中,Steve依旧搂着他的龙骑士,扯掉了面具,每说一句话,就在对方嘴上亲一口。


“我错了Bucky,我得保护好你,也得保护好我自己。”


“Bucky,你不能再走了,你看他们都用你的消息引诱我,你也不想我再上当吧。”


“Bucky,躲起来不能解决问题,我一有危险你不还是拼了命救我。有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


“Bucky你看我们闺女多厉害,你不是一直说希望和我生个孩子的吗?我们多幸运,七十年前就实现愿望了。”


“Bucky,你别说话,我再亲一下。”


冬日战士被美国队长四倍的热吻攻势彻底整懵了。


 


 


Steve申请了他的七十年的抚恤金,还有他的Bucky的。


如果你们拖欠退伍老兵应得的那份钱,会有雷神骑着神龙半夜来你们屋顶的,正义凛然的美国队长如是说。


Thor表示我TMD才不会帮这个听起来傻透了的忙。


于是Steve终于实现了愿望,可以在布鲁克林买一栋小房子。


Athena能够舒服地变成龙在院子里打滚。


他和Bucky只需要一间卧室,其余的房间,随便怎么支配。


冬兵的话依旧不多,但厨艺越来越好了。


除了Loki,Steve欢迎他的一切朋友来做客。


当然他不欢迎Loki也没用,邪神向来不请自来,阿斯加德覆灭计划依旧在筹划之中,只是没人在乎,毕竟就算Loki游说动了Athena,一只守护之龙,也只能当当天空飞翔的坐骑而已。


 


 


天气晴好,Steve站在楼下等他的Bucky。


冬兵穿着黑色的运动服,扎着头发,身材修长,很好看,Steve想。


“Sam真的不跟我们一起晨跑了吗?”冬兵问。


Sam上个月发誓暂时不想看见我们两个。Steve想。不过他没说出来,Bucky挺喜欢和Sam一起晨跑的,毕竟看Sam被超过之后气急败坏,也挺好玩的。Steve笑着想,不过这可不能让Sam知道。


美国队长可是个正直的人呢。


于是他只是冲着房子顶吹了声口哨:“走了,Athena,今天是周三,有你喜欢的汉堡卖。”


一声长啸,一只蓝色的龙略过屋顶,翅膀扇起了风,急速地飞离了他们的视线。


“她飞得那么快干什么。”冬兵看着龙飞走的方向。


“饿了吧。”Steve笑了笑,“不过没用,第一她没有钱,第二老板不肯卖给未成年人汉堡,说怕他们被烫到。我们保持平常的速度过去就好。”


话音刚落,冬日战士便跑开了,平常人大概根本无法追上这样的速度。然而有着血清的美国队长轻松地迈开步伐,追赶着他的Bucky的背影。


七十多年,他总算可以追上,不用担心再弄丢他了。


SteveRogers有家了,很美满。


这就足够了。


 


 


————————End—————————— 



评论
热度 ( 695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