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个人号用来看文

【盾冬】不科学的生子方式(下)(伪生子梗)

赞啊哈哈哈

七花七夕:




只要功夫深,总有孩子生




————————————


Thor似乎和地球上的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系,这也使得Steve忧心忡忡,宇宙魔方终究是个不稳定因素,谁知道这个孩子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说到底,究竟算不算一个正常的地球人,都未可知。


冬日战士对此似乎未想太多,又一波找来的军队被他悉数打飞,威武霸气。


真是一丁点母性的慈祥光辉都不曾流露出来。


Steve囧着脸收拾残局,如果连冬兵自己的铁拳都不能伤害到这个孩子,那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他想起老医生语重心长的嘱托:“孕妇嘛,也是需要运动的,你已经超重了。孩子如果太大,生产时可能会很危险的。”


“剖腹产呢?”Steve一脸懵逼地问。


老医生不满地瞥了他一眼:“年轻人不要总以为剖腹产就很轻松,毕竟是动手术,恢复起来要慢得多,对身体伤害也大。”


Steve点头,表示虚心受教。


这个运动量应该是够了的,美国队长看着气喘吁吁的冬日战士欣慰地想。


虽然最后难免还是要剖腹产的,可孩子小一些,手术大概也会顺利点。


战败而回的敢死小队领队表示,全程只有冬日战士奋力作战,美国队长一直袖手旁观,看来队长良心未泯,内心一定在纠结挣扎。


钢铁侠拿着那份战后汇报紧皱眉头:“那个老冰棍究竟在搞什么鬼?”


Natasha对报告则嗤之以鼻,表示你们真的想多了。


当年从冬兵的面具被打掉开始,Steve满脑子所考虑的就只有“我的Bucky还活着!九头蛇摧残我Bucky,该死!神盾局隐瞒Bucky的情况,该死!我没抓住Bucky的手,是我的错!”,至于冬兵作为九头蛇杀手有没有罪这种问题,从来不在美国队长的考虑范围之内。


 


 


Roes将军表示队长弄出那么大的动静,鸡飞狗跳,终究是不好的。他勒令复仇者们与神盾局采取些措施。


神盾局前局长Fury表示本人常年下线,不管世事。


神盾局局长Coulson表示风太大我听不清。


不管他还是悄悄和队长联系上,询问了一些情况,并且愿意在适当的时候提供些帮助。Steve对此表达了感谢,并且不好意思地说如果到时候冬兵必须做手术,有可能真的需要神盾局的一些先进设备。


普通的医院他实在是不放心。


Coulson通完电话后整个人都是飘的,来送资料的秘书十分疑惑:“局长,你怎么了?”


“嘿,Emily,如果你最爱的那个歌手现在宣布他不但结婚了还即将做父亲,你会送他什么礼物?”Coulson笑得非常慈祥。


“不能接受!我会上天台!”Emily将一沓资料掷到桌子上,气冲冲地走了。


Coulson不太明白小女生的思维。


队长说冬兵肚子里有孩子了,不愧是超级英雄美国队长,永远那么有效率。


队长那么好的基因终于有后代可以继承了,太好了!


冬兵为什么能生孩子这种小事,Coulson完全没时间考虑,超级英雄总能做到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


Coulson希望能亲眼看看这孩子,一定很可爱。


如果冬兵真的在神盾局的附属医院里顺利生产的话,他应该有机会第一时间参观到。那时候队长心情肯定大好,说不定他可以趁机求一个孩子的教父来当当。


Coulson觉得人生如此明亮,他应该去整顿一下神盾局的医疗设备了。


 


 


Steve打开门的时候,Roddy带着足足一个连的士兵包围了安全屋。


“你有点夸张。”Steve倚着门槛不屑地说。


“我也没办法,队长。”Roddy摊开手耸了耸肩,“你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呢。”


“我们不会逃的。”Steve站起啦伸了个懒腰,“不过现在是吃饭时间,希望你不要打扰。”


“是不能打扰。”Sam指了指走进屋的美国队长,“你最好等一等,打扰正常进餐,他会甩盾牌的。”


Roddy觉得活见鬼了,他认识的美国队长是按时吃饭的人吗?当初出任务的时候,Steve可以一整天都不在乎饮食。


Sam拒绝对此评论,Steve和大多数傻乎乎的准爸爸们一样,即使翻查了很多如何照顾孕妇的资料,也还是不得要领,唯一会做的就是亲自监督对方好好吃饭。


冬日战士对此大概也是不满的,从他每天吃饭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


然而那毕竟是美国队长的Bucky,从小一块的青梅竹马,两个人的思维有时候也没有什么区别。


冬兵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样才是正确的保胎方式,唯一会做的也只有好好吃饭。


于是Sam每天就看着美国队长像做任务一样陪着冬日战士,两个人尽职地好好吃饭。


真的不会吃太多吗?


Sam想吐槽的,可面对两个满脸认真的超级士兵,他觉得自己还是默默回房睡觉比较好。


他倒是真有点好奇,这孩子能长成什么样子。


“我得当教父。”他对Steve说。


美国队长微笑着表示荣幸之至,不过他还得问问Bucky的意见。


Sam想那家伙敢不答应,他还欠自己一双翅膀,而且每天的菜都是自己买的。


 


 


“怎么回事?”Natasha确认自己的表情肯定和钢铁侠一样呆。


当初黑豹说Barnes胖得像个孕妇,她还以为只是一个形容词,如今看来这根本就是事实。


“如你所见。”Steve一口气喝完了一瓶水。Rose将军要求将冬兵关入特制的笼子里,这让他相当不满意,于是采取了一些非暴力不合作手段。


将军也不希望明天的头条是美国队长摧毁政府大楼,于是只得换了舒适的牢笼。


将军想事情没有那么复杂,他觉得冬兵一定得了肝腹水,虽然是恶名昭彰的杀手,但也没必要太过虐待。


而Natasha则一个字都不信,冬兵这要是生病,早就被Steve强按在医院的病床上了,而且没有治好之前谁都不可能接近他。


绝不可能依旧待在安全屋里悠闲地吃午餐的。


看冬兵那脸色红润的样子,根本就是个孕妇!


Tchalla依旧迷惑不已,他誓要找出杀害父亲的凶手,可又不能对显而易见的疑点视若无睹。


“他没有杀你父亲!”Steve再次强调。


然后转身对工作人员表示,晚餐时间到了,请准时准点送去,我必须看着他吃完。


送餐的士兵有点发抖,总觉得要是自己不小心掉了一颗番茄,美国队长的盾牌就会飞过来打招呼了。


其实Steve也很烦恼,他总不能见人就解释,因为我对宇宙魔方无意中许了愿望,所以Bucky就有了一个孩子吧。


这听起来真TMD狗屁不通。


 


 


“要不是我老爹没事就唠叨你们那段历史,我还以为Barnes是个女的而你马上就要当爹了。”Tony举着协议哭笑不得。


Steve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当父亲了这句话倒是不错。


所有人都默认如果冬兵肚子里有孩子,那么一定属于美国队长,这让他表示相当满意。


“没错,就是孩子。”他不想解释太多,但总得让复仇者们了解一些。


Natasha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这世界上有神,又有外星人,冬兵怀孕这种事,似乎也不算什么匪夷所思了。


“不过我很好奇,这孩子是你们俩做出来的?”她随意的一句话,瞬间秒杀美国队长,Steve的脸红得如同番茄。


百年老处男,太嫩。


Natasha叹了一口气:“你总不会指望我相信你们见面就滚床单,然后滚出了一个快五个月的孩子吧?”


Sam觉得自己千万别得罪黑寡妇,看东西太犀利挺可怕的。


Tony则将手里的协议拍到桌上:“够了,我不管那家伙的肚子到底是什么,老冰棍,要真是孩子,你总不希望他们俩就这么在牢里过日子吧?”


钢铁侠表示,签了协议,不管你亲爱的Barnes是肝腹水还是神TM的怀了孩子,都可以在医院里安全地休养。


“想一想,整洁干净的病床,你坐在一边,床上躺着你的Barnes,呼吸平稳,”钢铁侠简直化身演说大师,“他只是太累了睡着了,一旁的小婴儿床里躺着你们可爱的宝宝。多美的画面,怎么样都比一群士兵拿枪围着他要好吧。”


Natasha翻了翻白眼,她都不知道Tony有这样的嘴炮神功,更神奇的是Steve看起来就要相信了。


本来冬兵就是他的弱点,如果真有一个孩子存在,那简直是弱点的平方。


“Wanda呢,我最近没看见她?”黑寡妇状似闲聊地开口。


“幻视在看着她,怎么了?”没有察觉到到对方意图的Tony下意识地解释了一句。


然后他就知道不好。


Steve将笔丢到了一边,周身散发的冰冷意味着他们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


有些原则,他一旦想明白了,便再无转圜余地。


这就是美国队长,Natasha并不想承认她其实很欣赏这样的SteveRogers,毕竟他活成了他们都向往却不敢成为的那个样子。


Tony离开后,她看着Steve,而对方却眼睛一刻不离监控屏幕。


冬兵安静地坐在床边,没人能从他安静的表情中读懂他在想些什么。


“你打算怎么办?”Natasha开口。


“无所谓。”Steve说,“Bucky需要一场公正的审判来为他洗刷冤屈。如果他们不肯放过他,那么我并不介意和那些人为敌。”


Natasha想这大概就是属于Steve的张狂,与美国队长无关,任何人任何事,包括美国队长的身份和责任,都阻止不了他的无所畏惧。


面对的敌人确实很多,但SteveRogers可以为他的Bucky战斗到不顾生死。


 


 


Sam觉得今天是最糟糕的一天。


冬兵暴走了!


上帝保佑,他还挺着个大肚子。


普通的牢笼完全不是冬兵的对手,他轻而易举地便越狱而出。


“政府?”美国队长离去之前鄙视地看了一眼在座的官员,钢铁侠都觉得心里一颤。


Sam跟着跑过去的时候心里也在嘀咕,这场仗要怎么打。


自己还是那孩子的教父呢,难道要拳打脚踢地往肚子上招呼吗?


他几乎是缩手缩脚地在反抗,除了躲避拳头,完全不敢做什么。


反倒是美国队长更勇猛些,他几乎是猛虎扑食一般地将冬兵按到在地上。


真痛,Sam咬了咬自己的牙。


轻点,轻点哎,就算这个孩子可以抗得过成打的堕胎药和冬日战士的铁拳,可那毕竟也只是一个尚未出生的胎儿啊。


为人父母的自觉呢?


然而Sam发现自己再焦急也没有用,计划永远赶不上冬兵的速度,他只能被打倒在地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冬兵扬长而去。


后面还跟着千辛万苦从电梯井里爬出来的队长。


黑豹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还没等那句“Barnes你站住”说完,美国队长已经扑上去和他扭打在了一起。


只因为黑豹本能地就是伸爪子朝肚子抓去。


美国队长觉得冬兵怎么折腾都不会伤害到孩子,和美国队长觉得有人要伤害冬兵与孩子,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


Sam想自己大概低估了队长对冬兵的重视程度,Steve用漂亮的肌肉证明了只要有爱,就算是直升机也可以毫无压力地拉下来。


尤其是飞机里坐着冬兵,也就是他打算上演传说中的带球跑的戏码的时候。


Sam觉得这想法特别对不起队长,但真的只差一点点,他就可以欣赏美国队长千里寻子的戏码了。


最近电视台里的肥皂剧太老套了,Sam想看点惊险刺激的。


当然这个想法他只能在心底默念一下而已,如果让Steve知道,大概他再也做不成教父了。


 


 


冬兵昏迷的时候,Steve绕着他转了一圈又一圈,看起来和一个妻子难产的年轻丈夫没什么区别。


“我想你不需要这么急。”Sam说,“他昏迷是因为撞到了头,并没有什么危险。”


美国队长表示平时他也许可以不太急,但如今Bucky的身体状况那么特殊,天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


Sam并不想吐槽让他怀孕的还不是你吗?虽然是比较另类的怀孕方式。


他懒得理这位年轻的丈夫,便留着美国队长独自守在队长身边,自己出去给他们找点吃的。


到底还是不忍心饿着那个怀着孩子的家伙,虽然他的铁拳打人依旧那么疼。


当他回来的时候,冬兵刚刚醒转过来,Steve小心翼翼地让对方靠在自己的肩上,并且耐心地询问着冬兵目前的精神状况。


冬兵显然还有点迷糊,揉着眉心并不想说话。Steve在他耳边呢喃着什么,声音很轻,Sam离得远听不清楚,但却发现冬兵逐渐地放松下来,甚至还笑了一下。


也许又是什么童年旧事吧?Sam想。偶尔压力太大时,他会充当美国队长的心理医生,那时Steve最爱说的便是小时候的那些事情,也许贫穷而病弱,但依旧快乐。


不管什么故事,必然有他的Bucky的参与。


Sam觉得这样也不错,至少Steve现在总算有个可以与他共同畅谈旧事的人了。


还会有个孩子,一个来历不明的奇怪孩子,如果真是宇宙魔方所赐予的,上帝保佑不要带有些奇怪的超能力。


比如一拳能砸碎地面之类的。


千万千万不要遗传冬日战士那喜欢拽人翅膀的恶习,他可不想被自己的教子像放风筝一样扯着满天飞。


 


 


Steve可不知道Sam对自己的孩子正在不停寄予期望,刚刚扶Bucky起来的时候,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胎动,正处于一种不知所措的喜悦之中无法自拔。


如果外人看到,会感慨美国队长居然也能流露出这样傻傻的笑容。


于是话题也自然而然地进行到了孩子该起什么名字。


Steve其实知道Bucky想给自己的孩子起什么名字,在他们很年轻的时候,总是畅想过这样的未来。


也许会成为两个呆呆的父亲,带着各自的孩子一起逛公园。


“如果以后我有孩子,男孩子叫Peter,女孩子叫Wendy。”年幼的他们其实挺沉迷于彼得潘的童话世界,最大的梦想就是去永无岛看一看,永远留在那里做一名水手,永远不会长大。


在Bucky心目中,温柔善良的Wendy简直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然而命运真是讽刺,这近一个世纪以来,他俩确实都未曾长大,却也再也没有了童话里的憧憬。


两个人被各自冰封在不同的世界里,不得救赎。


直到相遇彼此。


Steve的感动几乎脱口而出,而冬兵却先他一步开口:“我想,男孩子就叫Peter Barnes,女孩就叫Wendy Barnes。”


果然还是当年的那个人,不曾改变。


Steve眼中含泪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或许叫Peter Rogers和Wendy Rogers更加合适吧。


冬日战士闻言皱起了眉:“这是我生的孩子,跟你有什么关系?”


Steve表示当然有关系,关系太大了。


不过现在告诉Bucky其实孩子是因为自己的关系才有的会不会太迟?


于是美国队长正气凛然地说:“当然有关系,当年你说过的,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Bucky,你不能反悔。”


记忆不全的冬日战士被因为对方的表情太正经而选择了相信。


何况他从不与他的Steve在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上争论太多。


 


 


而当Steve召集队友的时候,大家都对冬兵的肚子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好奇。


“Nat告诉我的时候我还不敢相信。”当爹经验丰富的Clint将手放在肚子上,“恭喜你了,队长。”


冬日战士一脸不快地拿下他的手:“为什么要恭喜他?”


这是个非常有哲理的问题,Clint想他还是不要解释太多的好。


“真希望又是个可爱的小姑娘。”Scott一脸憧憬,“长得像队长,金发蓝眼睛,活泼又漂亮,我女儿可希望有个小妹妹陪她玩了。”


“承你吉言。”Steve不好意思地笑笑。


冬日战士不爽地站在甲壳虫车后面:“凭什么我生的孩子要长得像他?”


Scott想说得也是,应该是黑头发蓝眼睛,可是金头发更夺目些,真是纠结。


猎鹰让他还是不要说话了。


Wanda觉得新生命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却在靠近冬兵的时候退了一步:“我觉得……这个孩子蕴含的能量很不一般。”


Steve想当然不一般了,宇宙魔方的能量能一般吗?


Wanda手中红光闪过,在Bucky的肚子上轻柔地绕了一圈:“感觉他是个很安静的小家伙,真期待看到他。”


冬日战士一直都在纠结一件事情,我生的孩子,为什么要长得像Steve?


 


 


Steve准备和钢铁侠开战,其他人无比纠结地望着冬兵。Clint忍不住开口;“我说队长,你真的要带他一起打?”


肚子里有孩子怎么能参与这么危险的战事!


然而美国队长却仿佛无所谓一般:“当然,你没问题的吧,Bucky。”


冬兵用他的铁拳捏碎了一块砖头,以此回应。


不管是Peter还是Wendy,都是坚强的小孩子。


TeamCap的成员从未觉得打仗如此艰难,因为他们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盯着满场跑的冬兵。


太用力了。Clint想。不知道队长到底怎么想的,自己太太怀孕的时候,他恨不得将她二十四小时按在床上,就怕磕着碰着。


不要再跳了!Soctt想,自己太太怀孕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跤,差一点就失去亲爱的小Cathy了。


Wanda在黑豹扑过来的时候迅速将他摔飞,对此Sam很激动地拉着她的手:“谢谢你Wanda,你救了Peter或者Wendy!”


Wanda没有说出来,她只是本能地帮助自己的队友,其实Peter或者Wendy大概根本不需要他们的帮助。


那种能量比她自身要强大得多。


这会是个健康而平安的孩子。


战争的最后,是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冲出了重围,追过来的黑豹被Natasha所阻拦。


“谢了。”Steve向她表达最真挚的感谢。


“没什么。”Natasha歪了歪头,“我听Clint说了,如果到时候你不请我做Peter或者Wendy的教母,我会电到你永生难忘的。”


Steve想他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


 


 


当飞机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Steve反倒有些相顾无言。


这次的行动更像是一场豪赌,他都不知道带Bucky一起来是不是正确的,面对的敌人或许非常强大,或许并没有活下去的机会。


然而冬日战士断不可能一个人留在温暖安全的地方苟活一世。


“Bucky……”他想了想说,“这么一来我在美国大概彻底失业了,或许都没有薪水可以买奶粉。”


冬兵想看傻瓜一样看着他:“你担心什么?我可以赚。”


Steve鼻子有点酸,他想起了七十年前,他病得奄奄一息时躺在床上:“Bucky,我大概连明天的医药费都没有了。”


他的Bucky也是这样无所谓的态度,甚至在他的脑门上弹了一下:“你担心这些干什么,安心养病,钱我可以赚。”


Bucky是他最后一丝软弱的栖息地,在他身边自己不是那个被神话了的美国队长,可以颓丧,可以懒惰,甚至可以撒撒娇。


美国队长的狙击手不会因为任何情况而抛下他。


即使是挺着大肚子这样匪夷所思的情景。


 


 


但事情从来比想象中更难,一面是钢铁侠的咄咄逼人,一面是被改造过的四个冬兵,他们几乎是腹背受敌。


原本,他们是可以三个人迎战那几个冬兵的,可命运弄人,终究成了仇深似海。


失去理智的钢铁侠并不介意冬兵们会跑出去,他的眼睛血红,尽是无可化解的血亲之仇。


可美国队长知道,如果这些改造人离开基地,大概真是地球的又一场灾难。


是阻拦冬兵们,还是隔开钢铁侠与冬日战士间无法避免的兵戎相见,Steve知道Zemo给了他一道巨大的难题。


冬日战士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太累,如果不是Steve在,如果不是顾忌那几个危险的冬兵,他大概是真希望钢铁侠杀了自己的。


但他从不希望自己在Steve面前死去。


何况还有那么多人期盼的Peter或者Wendy,不能让孩子陪着他去送死。


纠缠之间,Steve引着那几个冬兵往这个方向而来。被洗脑的超级战士好斗而凶残,很快就将几个人都围在了战圈之中。


“Tony,有什么事我们出去再说!”Steve持着盾牌站在Bucky面前,敌人使得他们陷入了苦战,钢铁侠即使一心要冬日战士的性命,也不得不对付那几个难缠的改造人。


很快每个人脸上都挂了彩,分不清究竟是谁打了谁。Steve一个人应付两个冬兵,虽然他们没有机械臂,但战斗力并不比当初被洗脑的Bucky要差。饶是美国队长,也被撞飞了好几次。


而Bucky和钢铁侠各自对付一个敌人,Bucky的身手到底还是受了一些影响的,因为害怕肚子正面受到冲击,他侧了身,背后被狠狠地一踹,一个踉跄正好迎在了钢铁侠的正面。


一直开着掌心炮的钢铁侠几乎是下意识地对准了冬日战士。


Steve飞出的盾牌撞歪了钢铁侠的掌心炮,瞄准的方向终于不是心脏而是手臂。


Steve仿佛看到了慢动作,他看见Bucky仰面倒下,看见他一直说着并不喜欢的九头蛇造出的机械臂从肩部断裂。


一个冬兵在他腰上撞了一下,他滚了两圈茫然地站起来,这一次他是冲着钢铁侠扑过去的。


于是面对四个强大的敌人,他却在和钢铁侠战斗。


美国队长都觉得如此荒谬,可理智也不能让他停止下来。


有两个冬兵大概觉得被忽略了,顺手拿起身边的武器便向冬日战士砸过去,Steve连忙将盾牌飞过去,盾牌撞在墙壁上也不知道触发了什么装置,突然一阵巨响,他和钢铁侠所站位置的旁边爆炸了。巨大的爆炸力将两个人都弹出了基地,落在皑皑白雪之上。


冬日战士对九头蛇的这个基地也算了解,这一炸他倒是想起了自毁装置的所在。


或许从来也没有办法吧,他想。


自己注定是逃不脱九头蛇的禁锢的。


还好,至少Steve不用亲眼看着。


他勉力用一只手撑着站起来,捡起掉落一旁的盾牌。


“嘿,蠢货们。”他砸出盾牌,吸引了那几个冬兵的注意力。他们正向他逼近,而他却笑得很放松。


大概过去的Barnes中士也是这么笑的。


可惜似乎来不及将Steve的盾牌还给他了。


他顺手拉下了闸刀,基地里的各处设备发出令人不安的咔咔之声,然后在寂静的一瞬间之后,轰然坍塌。


似乎将一切深埋地下。


巨石砸来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惋惜地摸摸肚子。


其实真的是个健康的孩子,如果真的长得像Steve,也没什么不好。


 


 


Tchalla擒住Zemo的时候,正看到基地的坍塌。


“你又害死了无辜的人!”他狠狠地唾弃了一口。


“没人称得上无辜。”Zemo眼神空洞,“我家人的账谁负责呢,钢铁侠的那笔账又找谁算?我们总要找个发泄口,即使也许并不是真正的所谓复仇。 ”


黑豹并不想再和他多说一句话,赶去时只看到被爆炸震得昏迷的钢铁侠,以及面无表情的美国队长。


他想问一句怎么样了,然而似乎没有人会跟他说话,美国队长就这么看着一片废墟,仿佛是想看出些什么来,却眼中空落落的什么也没有。


然后黑豹就看到这传说中的英雄直挺挺地倒下去,有血从他的后背弥漫开,遍地殷红。


瓦坎达的国王似乎想弥补自己的错误,他让手下带来了医生紧急救治两个人,送钢铁侠回了复仇者基地,而又陪美国队长依旧留在了这片冰天雪地。


大抵队长此刻是不想走的。黑豹莫名地笃定。


他没有看见Barnes,也没有发现那几个冬兵的身影,如果不出意外,那片废墟大概终究埋葬了所有人。


当美国队长终于醒来时,已然是几天以后,黑豹其实运来了工程车,虽然这雪地上不是太好施工,但终究也挖掘出了两个冬兵的尸体。


“你确定还要继续吗,队长?”黑豹有些犹豫,挖掘出来的尸体被砸的不成样子,他们也是勉强从衣着上判断出身份。


与其这般残忍地面对事实,还不如安静地让Barnes沉睡在这里比较好。


“Bucky他……其实一直挺害怕九头蛇的,”Steve慢慢地说,“而我却将他留在那里七十年。你觉得如今我还能把他留在九头蛇基地吗?”


Tchalla想如果他不帮忙,那么大概美国队长会徒手一块砖一块砖地挖吧,直到他找到Barnes的那一天。


挖掘又进行了两天,Steve一直不吃不喝,只是安静地看着工程车作业。


Tchalla觉得他和死人也没什么区别。


“陛下,有情况。”他听到对讲机里的施工人员说了一句。


一旁的美国队长霍然起身,已然冲了过去,一块巨大的石板横在中间,而工程车却无论如何都不能移动分毫。


美国队长已经开始掀了起来。


他的手臂肌肉很漂亮,Tchalla想起那时他看过美国队长为了留下冬兵而做出的惊人举动,只不过那个时候他拉住的是生的希望,如今却是死的归宿。


不论生死,他拼尽全力大概只是想找到那个人。


如是想着,Tchalla已经换上了黑豹制服,帮着这个孤独的超级英雄掀开那块石板。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石板终于掀开,围观的工人都不由惊叹出了声。


Tchalla想着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抵在石板上的是美国队长的盾牌,它悬空停着,发出蓝莹莹的光芒,躺在这个缝隙之间的便是Barnes,虽然闭着双目,却可以看得出平稳的呼吸。


虽然失去了一只手臂,虽然满脸血污,可依旧有满目的生机。


Steve没有丝毫犹豫地跳下去,将冬日战士搂在怀中,盾牌也在那一瞬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蓝色的光芒越发微弱,Steve摸了摸Bucky的腹部,便已了然。


“多谢你。”他说,“Peter或者Wendy,你是我愿意匍匐感恩的救命恩人。”


那一丝蓝光消散,Steve想他的愿望中幸好包括了Bucky的平安,而宇宙魔方也做到了这一点。


那么久的陪伴,以及最后的平安。


他几乎是耗尽力气地瘫坐在地上。


他想那个金发碧眼的小姑娘或者黑发绿眼的淘气男孩其实就在附近,慢慢走远,或许能看到他们拥在一起的画面,然后露出甜甜的笑意。


 


 


Bucky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以后,这期间Steve做了很多事,比如砸了海底监狱,发表声明反对协议,并且又摧毁了几个九头蛇的据点。


他看着冬日战士平坦的小腹忧心忡忡。


Bucky要是经受不住打击怎么办?毕竟他很喜欢这个孩子的。


你可以跟他再生一个。Sam如是说,差点被盾牌砸到头。


“我愿意帮你们。”正直得跟美国队长如出一辙的黑豹说。


Steve再一次由衷地表达了谢意。


于是下一次出任务回来的时候,医疗室的人通知,冬兵已经醒了。


Steve连衣服都来不及换便飞奔而去,看见的是他的Bucky满脸不高兴地坐在病床上,怀里抱着一个孩子。


“怎么啦,Bucky?”他小心翼翼地问。


冬兵看着怀中的襁褓:“他们跟我说我已经昏迷了五个月,这个就是我的孩子。”


Steve想起黑豹说会找一个弃婴来先帮助稳定冬兵的情绪,便装作不经意地样子说:“是的,他们帮你动了手术,孩子很可爱,你觉得怎么样?”


“可这不对。”冬兵更不高兴了,“他不像你,也不像我。”


Steve想这也没办法,毕竟是抱来的宝宝,不过孩子太小应该也看不出来什么,他迈前一步,打算安慰Bucky说你仔细看看,不觉鼻子很像你,嘴巴很像我吗?


然后他看到一个黑得发亮的宝宝冲他笑了笑。


Steve觉得脑子有点发晕。


该死的瓦坎达国王给他找来了一个黑人宝宝!


难怪Bucky怀疑人生,再变异也不能连人种都变了啊。


黑豹表示怪我喽,有几对白人夫妇吃饱了撑得跑到瓦坎达来丢孩子啊。



 


 


Steve最近没什么心愿,只希望联系上Thor。


孩子什么的,只要心意诚,总会有的。


他希望宇宙魔方把Peter或者Wendy还给他,最好是Peter和Wendy。


 


————END————

评论
热度 ( 861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