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个人号用来看文

【芽詹】【盾冬】冬兵觉得美国队长每天都在忽悠他

晒豆酱:

闲来无事的小脑洞段子。应该和 @云鲤鲤鱼 的第1234……个吻一样,属于段子文。


预警:双性巴基




正文:


“……听我说,史蒂薇,我喜欢你。”


巴基披着一件樱红色的雨衣站在史蒂夫家的后院告诉他。雨不大,但足以淋湿头发。他的雨衣被淋出一道道水痕,像玻璃纸,浑身上下都潮乎乎的。两只嫩芽色的雨靴站在水洼里,踩出好几个脚印,露出纤细的、漂亮的膝盖。


“你在说什么?”带着青苔气味的湿气被史蒂夫深深吸入肺中,一阵凉意。


“我说……我喜欢你。”巴基站在后院的门口,睫毛接住的水珠一颗颗向下掉,掉进脚下踩着的水洼,溅起小小的涟漪。


“可……”


“我喜欢你,史蒂薇。我帮你打架是因为喜欢你,喂你吃退烧药也是因为喜欢你……”巴基的声音越来越小,反而显得雨声越来越清晰,“我真抱歉……我毁了你的友情,我是个不称职的哥们儿。但……”


“巴基你……”


“先听我说完。你课桌里的热牛奶是我每天早晨放的,书包里的写生本子和彩色铅笔也是我偷着塞进去的……我不是一个好哥儿们。”巴基自言自语着,一步也不敢迈进来,动也不动,“……笑话你的臭小子也是我揍的,他们在你的课椅上抹胶水,也被我教训了一顿……我真糟糕,是不是?”


史蒂夫已经把门后的雨伞撑开了。“不,你要不要先进屋。再淋雨你就湿透了。”


“我只是……我只是喜欢你啊,史蒂薇。抱歉,我没把你当哥们儿一样喜欢,而是另一种喜欢。”他突然打了个哆嗦,肩膀禁不住发抖,“可再不说就来不及了,史蒂薇……”


“什么来不及了?你在说什么啊?”史蒂夫迈着小腿来到巴基身边,细白的手指抓住巴基的手腕,“天……你穿这么少,快跟我进屋。”


“这不重要了……我喜欢你,史蒂夫,可能有好几年了。你得听我把话先说完……”


史蒂夫牟着劲儿把他一点点往屋里拽,水洼里的泥点溅在他们的小腿和膝盖上,冰冰凉凉的。


“你都淋湿了。”史蒂夫喘着大气,用手掌擦去巴基脸上的雨滴。他的脸苍白得不像话,比史蒂夫写生用的纸还要白。


“……我、我喜欢你啊。史蒂夫。”巴基站着不动,吸了吸鼻子哭了出来。


“先跟我回屋,你很不对劲,巴基。”史蒂夫领着比自己高半头的男孩儿迈上台阶,朝自己的房间走。从前都是巴基领着他爬楼梯,这一次有些力不从心。但不知道怎么巴基的手凉得不像话。


“现在和我说说吗?”史蒂夫找出一件干净的白衬衫往巴基脑袋上套,“怎么了……你在哭吗?”


“我要死了,史蒂薇……我可能今晚或者明天下午五点前就要死了。”隐隐约约的泪珠决堤,巴基站在史蒂夫面前哭了出来,“在我死掉之前……我想应该告诉你,可我要死了。怎么办?史蒂薇,我要死了。”


“别哭,别哭。你这样我也想哭了。”史蒂夫把他冰凉的小手放在胸口的位置,完全是一头雾水。


“好疼,史蒂夫。我最多撑不过后天的。可真喜欢你啊。”巴基站着有一搭无一搭地抽鼻子,樱红色的雨衣被脱掉之后,里面只穿了一件蜜桃色的薄衫。


“到底发生什么了,巴基。不哭了好吗?史蒂夫也喜欢你。”


“真、真的吗?”巴基的眼泪又出来了,“你喜欢我也没用了,我要死了,天,你以后该怎么办啊?……生病了怎么办?”


史蒂夫找了毯子把巴基包起来,再这样下去自己也要犯哮喘了。“什么要死了?你为什么要死了?”


“我……我流血止不住了,肚子也疼,而且……整个人都不对劲。”巴基跌跌撞撞跑到史蒂夫床上,头发都被汗水和雨水浸湿。他小心地甩掉湿透的雨靴,把淋得冰凉的小腿缩在一起,慢慢屏住了呼吸,目光涣散,紧紧咬住下嘴唇,小声地哭出声来。


“巴基……你……”史蒂夫攥紧了干燥的衬衫。他看到自己雪白的床单上殷出星星点点的红色。


几条淡红色的血痕从巴基乳白色的大腿内侧偷偷流了出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从小你就知道我的秘密?而且是我先告白的?”冬兵拿着卫生棉条躲在卫生间不肯出来,史蒂夫只能靠在门外跟他说话。


“是,巴基……这没什么好害羞的,你不会用那个……我、我可以给你看使用说明书,先把门打开好吗?”


冬兵用左掌把陌生的棉条捏了又捏,他的记忆里完全没有这个玩意儿。他只觉得自己肚子好疼,浑身都不对劲了。只能先捂着肚子坐下,感受这种完全陌生的生理反应。


外头的史蒂夫说得是真的吗?冬兵闹不明白。他可以相信他吗?他自己也不确定。但现在他真的觉得自己要晕了,再不做点儿什么就要失血过多了吧?……



评论
热度 ( 610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