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个人号用来看文

【盾冬】Ashes and Wine(25)

太好了!

semiquaver:

炮友变真爱老梗。罗总裁和高级翻译学院的巴基老师。OOC和私设预警,冬寡盾佩前任设定预警


过渡一下。




25


 


巴基觉得自己快要散架了,他和史蒂夫疯了一整晚,等到他把手机开机,果然各种消息如同潮水一般地涌了进来,光丽贝卡的电话就有五个。显然他的妹妹处在一种极度震惊中,不过恐怕作为娜塔莎的支持者,她得大失所望了。因为娜塔莎本人也给他发了消息,丝毫没有埋怨他的意思。


“恭喜你詹姆斯,你可能泡上了纽约最棒的古董了。”


巴基笑呵呵地抱着手机探头进浴室,看着史蒂夫还满口泡沫地刷牙,直接从后面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史蒂夫的身材比他健壮,个子也比他高一些,他在镜子里只能露出半张脸。


“嘿,早上好呀,金发美人。”


史蒂夫咬着牙刷,一只手捏了捏环抱在他腰肢上不安分的手:“应付完你的家人朋友了?”


“妈妈让我今天一定得回家。”巴基仍然不肯放过史蒂夫,他轻轻地在男人的肩膀上舔吻着,吻的间隙回答着史蒂夫的问话,“丽贝卡很不满,你知道的,不过别管她,等她见到你就没什么不满了。至于娜塔莎,她说你是个古董。”


“她经常这样说。”史蒂夫伸手捏捏巴基的脸颊,“他总说我正经老成的样子就像是九十多岁。”


“有吗?”巴基笑起来,他的气息打在史蒂夫肩颈间,让人一阵发痒,“我怎么不觉得呢?毕竟九十多岁的人不会跟人一夜情,也不会和我玩过那么多新鲜的玩意儿?”


史蒂夫被他说得几乎双颊发烫。巴基热情并且开放,甜蜜也诱人。在遇到巴基之前,史蒂夫从来都觉得自己一生都不会做那么多出格的事情。他甚至不会找个男人。可是遇上巴基以后,他才明白,爱与性是极其美妙又不冲突的两件事情,而吸引力是不分性别的。


“你害羞了?”巴基对他的发现惊奇不已。他发觉他爱死了史蒂夫这种微微的矛盾的性格。他明明含蓄而内敛,看上去太过正经,但在另一方面他又可绝不是这样。他的史蒂夫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脸红害羞,就像个纯情的中学生,但同时他可绝对比你想象得霸道得多。


史蒂夫没回答他,吞了口水把满嘴的泡沫吐干净。然后掰开巴基到处游走的手指,低头去洗脸。而巴基直接在他的屁股上拍了一记,咬着自己的嘴唇,做出一副自认为流氓的嘴脸,对他抬了抬下巴:“噢,小妞,有兴趣来一发吗?”


史蒂夫直立身子,用毛巾擦了擦自己的脸,好让那些水珠不模糊他的视线。巴基什么都没穿,身上还留着昨晚的印记,对他故意轻浮地吹了个口哨。


“当然。”史蒂夫揽住他的腰和屁股,直接把他抱着坐在了那个还沾着水珠的大大的洗手台上,“准备好了吗?”


“随时奉陪。”巴基揽住他的脖子,笑了起来。


 


回家的时候巴基自己也觉得闹得有点凶了。他甚至都没能起来吃个午饭,直到下午才终于恢复了精力。巴基明白他现在一定一脸纵欲过度,通过洛基那一脸嫌弃的表情他就明白。


洛基是给他消息发得最少的人,但巴基从那短短的一句话就知道好友对他的新恋情有多不满。


“金发的傻大个。”史蒂夫在巴基给他看那条消息的时候也忍不住笑出来,“还不至于那么糟吧?我看上去很傻吗?”
“没有,你辣极了。别听他胡说。”巴基凑过去咬了史蒂夫的嘴唇一口,然后又继续低头回洛基的信息。


等到史蒂夫送穿好衣服拿好东西的巴基下楼的时候,他其实还有些不满:“为什么不让我送你回去?”


“我怕我们忍不住在车上来一次,宝贝。”巴基笑着说,伸手揉了揉史蒂夫的一头金发,“给我点时间,我不想这么快把你暴露在我的家人面前。你得是个圣诞惊喜。”


“是吗?那我需不需要穿上麋鹿装或戴上大胡子。”


巴基大笑起来,他忍不住又想起来伦敦的那个夜晚,伦敦眼、泰晤士、槲寄生还有麋鹿角。时至今日,他想起那一天还是觉得有些梦幻。那晚仿佛已经过去了太久,但好似又在昨天。其实短短的日子里他们的关系已经突飞猛进,哦该死的,他和史蒂夫大概真像谈了七十年恋爱那么久。


“史蒂夫,只是这样太没有创意了。”巴基用手在史蒂夫的头顶描摹出一个鹿角的形状,“不过如果是这种类型的内衣我想我会接受的。”


“那我可能要去维多利亚的秘密买一套了。”史蒂夫眨了眨眼睛。


“真不敢相信你居然知道这个。”


“不然呢,真以为我刚刚从冰里被挖出来吗?”


巴基趁机伸手捏了捏他的屁股,他发誓,这一定是他这辈子摸过的最辣的屁股。而这家伙,已经是属于他的了。


“你知道,即使你是个冰人也辣得可怕啊哥们儿。”


“说实话你们让我感到恶心。”巴基这才注意到洛基已经把车停在了史蒂夫那栋楼的门口,而他刚刚居然一点儿也没有发现。他想他一定是被史蒂夫迷得神魂颠倒了。


洛基还是穿着挺括的黑色风衣,看上去一丝不苟,脸上隐隐约约带着点嫌恶的神色,他并非有什么恶意,只是大多数时候他就是这个表情而已。好吧,他刚刚对史蒂夫翻了个白眼,或许他确实对史蒂夫有那么一点儿恶意。


“嗨,洛基。”


“别用那副我在恋爱的表情看着我。”洛基瞥了一眼站在他们旁边,“你现在一点也不酷,就像个高中生。快停止你的傻笑,詹姆斯。”


而巴基直接无视了好友的训斥,他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就像女人在展示自己的珠宝一般带着自豪地语气:“我的男朋友,史蒂夫。”
“所以你们就这么在一起了?”洛基做了个摊手的表情,换上了挪威语,“你上次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


“一言难尽亲爱的。”巴基也用挪威语回答,“总之他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了。”


“拜托,一定要是金发傻大个吗?别忘了一年前你还跟我说过,金发肌肉男是这世上最蠢的物种。”


“那是为了安慰你。洛基,你知道的,我爱他。”巴基眨眨眼睛,又偷偷地瞥了站在一旁的史蒂夫一眼。他对两人的对话内容一无所知,但仍然站在一旁保持着绅士的微笑。很多时候,巴基觉得史蒂夫的做派有点像是那种骑士或许是国王,他永远绅士礼貌,不论面对的是谁,但又会在敌人面前拿出雄师一般的凶猛与气势。


“行了,我知道。”洛基摊摊手,“从你那天发了疯一样去亲他我就知道,你基本没救了。不过为什么你要让我来,我看上去很适合看情侣秀恩爱。”


“拜托洛基,我累得很没法儿开车。而且我的车在家里。”


洛基叹了口气,又冲史蒂夫翻了个白眼:“你的金发男友没有驾照吗?”


“因为我还不想太早把他带回家,你知道,我爸妈还有妹妹一定会在听到发动机响的那一刻就会冲出来抓现行。”巴基吐了吐舌头,“那样有点像动物园的猴子。”


“所以你舍不得你的男友当猴子,却让我来当?”


“因为我爱你啊,宝贝儿。”


洛基瞪了他一眼,揽住巴基的脖子,然后把他塞进副驾驶里,同时还不忘用英语恶狠狠地对着巴基说了一句:“你真甜蜜,我也爱你。亲爱的。”


巴基甚至来不及和史蒂夫说声再见,车窗就被洛基摇上了。史蒂夫看着巴基趴在窗户上,用口型夸张地对自己说“别误会”和“我爱你”,忍不住又笑出声来。他可爱极了,简直不该出现在这个星球上。


 


一切如同巴基所预料,他们还没有正式到巴基家的门前,他的父母还有丽贝卡都穿得像是要去哪里谈判或是要去议会演讲一般跑了出来。在洛基把车窗摇下瞬间,丽贝卡惊叫一声。


“巴基,你的男朋友居然是洛基!!”她皱着眉头,“该死的丹尼尔,他居然谎报军情。”


巴基被妹妹弄得哭笑不得,刚想解释,洛基却挑了挑眉毛接话道:“怎么,是我很糟糕?”


“你们两个真是臭味相投。”丽贝卡皱皱眉头,“巴基,我绝不同意这个人当我的嫂子。”


“拜托,谁是你的嫂子了。”洛基朝她翻了个白眼,伸手推了一下副驾驶偷笑的巴基,“下车去。”


巴基边从后备箱搬东西,边看着丽贝卡和洛基斗嘴。他和洛基交好以来,丽贝卡就对哥哥这个好友多有不满。大约是洛基实在是嘴巴太坏,总是呛得丽贝卡说不出话来,也或许是洛基实在是玩心太大,被他捉弄了多次的丽贝卡当然会不满。


巴恩斯夫人看着儿子把行李搬进屋子里,然后笑着问他:“巴基,怎么不把男友带回来?”


“我说了圣诞节的,妈妈。”巴基在巴恩斯夫人面前总是忍不住撒娇,他的模样总让巴恩斯夫人想起他还是个十岁的小男孩儿的时候。他漂亮、聪慧并且温柔,所有人都爱他。巴恩斯夫人从那时就在想着,他的儿子应当拥有世上最美的一切。她希望看着他与相爱的人结婚,有个可爱的孩子。即使后来巴基向她坦白自己同样也爱男人时她也曾经害怕和迷茫,但对儿子的爱却让她坚韧地陪着儿子走了下来。她知道儿子会承受误解,但这误解决不能来自她自己。


“可你从没带男孩儿回家过,第一次就是带他回来过圣诞?”巴恩斯夫人皱着眉头。她实在想要见见那位突然出现就带走儿子的心的男人,巴基要带人回家过圣诞,这可是个天大的新闻。每年圣诞都是他们的家庭时间,巴恩斯夫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不是劳菲森那小子就行。”巴恩斯先生倒没有自己的妻子那么急迫。在他心里,大儿子完全是个不用他管的小混蛋。巴基从小就有自己的主张,而他挺乐意让他放手去干自己喜欢的事情。


丽贝卡已经停下了和洛基的斗嘴,她把巴基从英国给她带回来的盒子抱在怀里:“只能说你策略不错哥哥,原本我对那位你的未来丈夫期待和要求都挺高的。现在只要不是洛基,我觉得我都能接受。”


“哪怕是个大胖子?”洛基耸耸肩膀。


丽贝卡尖叫道:“那绝对不行!告诉我不是!巴基!那太油腻了!”


“别对胖子有偏见,贝卡。”巴基耸耸肩,顺便看了一眼站在丽贝卡身后的洛基。这家伙坏极了,可他每次都忍不住和这个坏家伙合作。


“拜托哥哥,你这么英俊,你该有个莱昂纳多式的男友。”丽贝卡摇摇头,“我说的是年轻版的,不是现在这样的。”


“哇哦,这大概是近十年我第一次听你夸我,贝卡。说真的,我很感动。”巴基笑着看妹妹有点恼怒地看着他,“我保证他是史上最辣的男人好吗?”


“真的吗?你保证你没有夸张?”丽贝卡狐疑地看着他,“听着,詹姆斯,我知道人们在恋爱中时总是会……”


“相信我的眼光好吗?”巴基走过去给了洛基的肩膀一拳,“别再误导他们了。”


“我可是为了那个金发男好。”洛基耸耸肩膀,“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你知道的,巴基。”


“史蒂夫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大家因为这句话愣了几秒。然后巴恩斯夫人笑了起来,她倚靠在巴恩斯先生的怀里,望了一眼自己的丈夫:“我们的小詹米大概真的找到真爱了。”


而詹姆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又在家人面前彻彻底底红了脸颊,想要找个地方钻进去。他感到幸福同时又没来由地害羞起来。巴恩斯夫人终于走向前,把巴基抱进怀里,就像这么多年来每一次,她拥抱最令他骄傲的儿子。


“詹米,我很高兴,如果你们相爱,那是世上最好的事情。”


巴基像个孩子一样感受着母亲充满爱意的拥抱,就像回到了童年,他每一次淘气跌破了膝盖,总是母亲给他最温柔的安慰与拥抱。


“我爱他,他也爱我,妈妈。”


巴恩斯夫人轻轻拍着他的背:“但还是得让我看看,他必须配得上我的小家伙。”


“他绝对能。他是世上最好的人。”


 ——TBC——

评论
热度 ( 323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