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Ashes and Wine(26)END

完结撒花!

semiquaver:

炮友变真爱老梗。罗总裁和高级翻译学院的巴基老师。OOC和私设预警,冬寡盾佩前任设定预警


多谢大噶这么久以来不离不弃。




26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巴基过得又忙碌又幸福。他和家里人开始为圣诞节做筹备,因为有位新客人的缘故,一家人比往年更加兴奋也更加忙碌。但巴基还是抽空完成了他和史蒂夫约好的两天的会议翻译工作。会议现场的娜塔莎对着他接连翻了好几个白眼,因为红发的姑娘发现史蒂夫在会议的间隙偷偷捏他的手。


“真有你的詹姆斯。”会议结束后的庆祝酒会上,娜塔莎端着杯马天尼坐到他们身边,“我们的总裁先生已经连续和你交头接耳不干正事儿半个小时了。”


“拜托娜塔莎,这是个派对。”巴基朝她吐了吐舌头。


“酒会,商业酒会。”娜塔莎重复,“史蒂夫,班纳博士想跟你谈谈。”


史蒂夫安抚了他那只嘴唇下撇的小猫咪以后离开,他知道巴基不是真的生气,只是他粘人的就像只奶猫,让人忍不住挠挠他的下巴。而史蒂夫离开后的巴基则马上变成了另一种模样,他喝了一口桌上的伏特加,对娜塔莎又展露出那种任何姑娘都不能拒绝的笑。


“拜托,詹姆斯。”娜塔莎也摇头笑起来,区别对待可真够明显的。


“我听史蒂夫说你有了个恋爱三年的男朋友?”巴基朝娜塔莎眨了眨眼睛,“快让我看看他在哪儿?”


娜塔莎挥了挥手,“别想八卦我,你是怎么泡到史蒂夫的?他真是块石头,不管多么漂亮的姑娘都没有用。”


巴基回想起他和史蒂夫初次见面的疯狂的夜晚,那个时候他绝不会想到他会这么爱一个男人,爱他的容貌爱他的身体,爱他那一点传统可爱也爱他偶尔表现出的狂野动人。有时候他会埋怨为什么不能早些遇见史蒂夫,而现在他更觉得,无论何时何地,他如何遇见的史蒂夫,他都一定会爱这个男人到骨子里,就像陪伴了他九十年。


“娜特,我知道你不想听,但我还是得说。”巴基的尾音都轻快地微微上扬,“我们是天生一对。”


“去他的天生一对吧!”娜塔莎耸肩,做出个“受不了”的表情。她抿了一口杯子里的马天尼,拍了拍巴基的肩膀,“不管怎么样,你总算属于谁了,你真是所有姑娘的劫难。”


“你也一样。”巴基笑着看着娜塔莎的眼睛,“你知道,我其实可以当你的伴郎的。”


“我会给你准备漂亮的小纱裙的。”


“我确定不要,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婚礼时候来套西装。”


娜塔莎瞪了巴基一眼,然后摇摇头:“他还没求婚呢。”


“看来我要比你先行一步啦!”


“天啊巴基!”


他们对视几秒,终于大笑起来。娜塔莎起身给了他一个拥抱:“祝你成功。你要知道,史蒂夫有时候有那么一点难搞。”


“对我来说,永远不是问题。”


 


巴基从回家以后就一直在筹备这件事情。或许他跟史蒂夫提起一起过圣诞时还是一点冲动,但他绝不后悔那一点冲动。他的计划只有洛基知道,当然,洛基表达了对他这种不成熟想法的鄙夷。但巴基只能说,洛基又有什么资格嘲笑他呢。他明知道索尔一定会准备一个重磅炸弹,而他还是愿意回到他自己说的该死的愚蠢的北欧家中过圣诞。


不管有再多的误会,再多的曾经,那毕竟是圣诞节,所有人都该和自己最爱的人度过。


“巴基——快去穿上你的毛衣!”丽贝卡从楼梯上下来,她已经穿上了巴恩斯夫人给她准备的圣诞毛衣,毛衣上的图案是一只带着圣诞帽满脸不爽的猫咪,“该死,你看它多像你。”


“谢谢你把我穿在身上。”巴基学着丽贝卡身上的毛衣撇了撇嘴,做出个相似的表情,“要不要跟你演技满分的哥哥合个影?”


丽贝卡笑着走过来推了巴基一下,他们两个凑在那颗昨天才弄来的圣诞树边上,把箱子里最后一点装饰物挂上去。


“史蒂夫什么时候到?”


“我跟他说不用太早。”巴基对丽贝卡挤挤眼睛,“你跟丹尼尔打过电话啦?”


“他的毛衣比我的还难看,就像科林在布里姬特·琼斯里那件,你知道,糟糕至极的绿色。”


“也没那么糟。”


“至少他很辣。”


兄妹俩配合默契,丝毫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他们从小到大都十分亲密,虽然丽贝卡总是抱怨巴基如何以大欺小。他们一起度过童年,一起分享那些只有他们知道的笑话。丽贝卡从不否认自己有这世上最棒的哥哥。


巴恩斯太太来到客厅的时候也已经穿上了她的毛衣,他看着巴基那件黑色的普通线衫摇头:“亲爱的,快去把你的毛衣穿上,我给你准备了惊喜!”


“希望不是惊吓?”


“小混蛋。”巴恩斯夫人揉了揉蹭过来的大儿子的头发,“你会喜欢的。”


几分钟后,一家人都听见了巴基在自己房间中的惊呼。那毛衣确实酷极了。大红的底色,覆盖着黑色的纹路,就像是一面砖墙。最酷的是毛衣的正中央缝上了一只麋鹿的头部的玩偶,甚至那只鹿的脖子上还有一圈圣诞花环。那只鹿摸起来软乎乎的,耳朵下垂着,黑色纽扣的的眼睛显得格外温和可爱。


“巴基小鹿,你喜欢吗?”


“我都想迫不及待地发个脸书了妈妈!”巴基穿着那件有些夸张的毛衣走出房门,边下楼边做着夸张的表情,配合丽贝卡拍照。


“等史蒂夫来了再传上你的社交网络!”巴基大喊着叮嘱妹妹,“我想给他惊喜!”


丽贝卡朝他做了个鬼脸:“我从不知道你有这么肉麻。”


“史蒂夫限定。”巴基动了动他胸前的鹿耳朵,甜甜地笑起来。


 


纽约下雪了,又是一个白色的圣诞前夜。史蒂夫降低了车速,却按捺不住那颗跃动的心。那么多天以前他就在等着这一天。他希望结识巴基的家人,希望融入巴基的家庭,同时也希望他们能真正成为一辈子的家人。


他不会告诉巴基,他曾有好几次故意路过那栋布鲁克林的老房子。有时他会呆呆看一会儿窗户里透出的暖黄灯光,想象着巴基与家人在一起的样子。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儿子同时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哥哥,史蒂夫从不怀疑。


当他抱着一大堆礼物站在那个门口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忐忑。那栋老房子也被装点一新,槲寄生的花环,漂亮的彩灯已经开始闪耀,他能隐约听见屋子里的电视声音放得很大,偶尔会有一两声模糊的人声。


“我来开——”听到门铃的瞬间巴基就放下手边的东西冲向门边。


丽贝卡帮着母亲把烤鸡摆盘,对着哥哥吐了个舌头:“没人跟你抢,焦急的小鹿!”


“闭嘴!”巴基转动门把,打开了门。


“噢!史蒂夫!”巴基看到他的男友,那个金发的热辣无比的男人正站在门口。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金发上落了点雪花,或许是因为太冷,他的鼻尖和嘴唇都冻得发红。他抱着一堆礼品盒,而巴基胸前则是那只可爱的驯鹿。


“巴基。”史蒂夫凑近,想要给他一个吻,可惜他们之间的阻碍太多,两个人都得伸长了脖子,才能勉强碰到彼此的嘴唇。


史蒂夫的嘴唇凉极了,而巴基的嘴唇因为刚刚舔过糖果,甜得要命。他们就那么勉强地吻了一小会儿,然后都抿着嘴笑起来。


“我怀疑妈妈是怕我吻你才给我挑的这一件。”


“我听到了巴基。”巴恩斯夫人在厨房里说道,她的脚步声在靠近。没过一会儿,史蒂夫就看见一个围着围裙的女性出现在他的面前。巴恩斯夫人十分亲和,她漂亮的绿眼睛和甜蜜的微笑直接遗传给了巴基,即使快要步入老年,她依然显得年轻并且魅力非凡。


“您好,巴恩斯夫人。我是史蒂夫·罗杰斯。”


巴恩斯夫人朝他点头示意,然后瞪了一眼身旁的儿子:“巴基,去帮帮史蒂夫。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叫我薇妮就好。”


终于解放了双手的史蒂夫快速而有礼貌地握了握巴恩斯夫人递过来的那只手,“您真迷人,怪不得能拥有巴基这么可爱的孩子。”


“大约有十多年没人夸他是用可爱这个词了。”巴恩斯夫人笑起来,他喜欢史蒂夫的礼貌,也喜欢他真诚的眼神。巴基说得没错,很难有人讨厌这个帅气高大的年轻人。


“哇哦,看看我们的客厅里有什么?一个金发的甜心!”巴恩斯先生刚刚把他的那些工具规整收拾完毕,从后院的后门走近客厅,“史蒂夫?”


“是的。很高兴认识您,巴恩斯先生。”史蒂夫的脸微微有些发红,巴基知道他的爱人有些紧张,可他依然看上去那么镇定,可真了不起。


巴恩斯先生直接走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并且拍了拍他坚实的背肌,像是鉴赏什么一般捏了捏史蒂夫的手臂,“叫我乔治就好。看来巴基跟我说的全美身材最好的男人居然不是骗人的?”


“爸爸!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父子俩碰了碰拳头。


巴基看着史蒂夫,凑近过去,捏了捏他的手指:“嘿,别紧张,我爸妈对你很满意。”


丽贝卡因为复杂的摆盘反而是最后一个出现的。她看着咬着耳朵的史蒂夫和巴基直接喊了一句上帝:“你的男朋友是模特还是电影明星?嘿,你好,我是丽贝卡。”


“我说过他是最辣的。”巴基有些得意地拉住史蒂夫的手,换来丽贝卡一个白眼。


女孩狠狠拍了巴基的肩膀:“妈妈让你去帮忙。”


 


巴恩斯一家的圣诞大餐很丰盛。史蒂夫脱下自己的外套后也进到厨房帮忙。虽然巴恩斯夫人坚持这没有必要,但巴基大大咧咧地揽着史蒂夫的脖子:“妈妈,别把他当外人,拜托。”


巴基一家人的性格都十分开朗。巴恩斯夫人温柔善谈,而巴恩斯先生则像是个老顽童,他和史蒂夫很快便聊在一起。丽贝卡是个惹人喜欢的小姑娘,史蒂夫能看出来她和巴基的关系密切非常。她笑起来甜美可爱,史蒂夫相信没人能拒绝这样美丽而可爱的女孩儿。


最终的大餐摆满了整个餐桌。而巴基不得不脱下他那件碍事的毛衣才能够正常进餐。脱掉毛衣的巴基用手抓着他那有点乱糟糟的头发,趁着家人不在,搂住史蒂夫的脖子给了他一个热情地拥吻。


“我太想你了亲爱的。”巴基凑在史蒂夫的唇边,甜丝丝的气味飘进史蒂夫的鼻腔。


史蒂夫忍不住再次吻他:“我更想你。”


“不,我更想你。”巴基隔着裤子拍了一把他的翘臀,“我现在真想直接把你……”


“你这个小恶魔。”史蒂夫笑着戳了戳他的额头,“别让你的家人久等。”


巴基舔了舔他的嘴唇,又依依不舍地吻了一回,才拉着史蒂夫的手回到餐厅。


这一顿晚餐持续了挺长时间。巴恩斯家的餐桌话题丰富,从十年前的度假再到巴恩斯夫人的瑜伽课。史蒂夫倾听着每一个巴恩斯家族的故事,欣喜而感动。没有人把他当做一个外姓人,他们交谈互曝糗事,然后开怀大笑,没有忌讳也没有回避。史蒂夫爱听那些故事,他喜欢从那些只言片语中拼凑出巴基儿时的模样。他淘气又聪明,同时如同巴恩斯夫人说的那样,他一直以来都是个天使。


自从母亲去世后,每个圣诞夜史蒂夫都是单独度过。他会坐在就在不远的那个布鲁克林的小公寓里,看着儿时的照片和母亲的日记,追忆那些无法追回的时光。今晚是他第一次走出那间公寓过的平安夜,而他无比庆幸他终于拥有了一个让他这么做的人。


那个人就坐在他的身边,他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带着笑,温柔的甜美的,史蒂夫确信,他一辈子都不会对他的笑感到厌烦。


晚餐过后是例行的礼物时间。巴基又穿回了他那件夸张的红色鹿头毛衣,还戴上了一顶自带白色假胡子的圣诞帽。史蒂夫和巴恩斯一家人围坐在那颗漂亮的圣诞树下,巴基站在那堆礼物旁,清了清嗓子。


“圣诞老人时间。”巴基故意夸张地抖动了一下胡子,“看看今年我们收到的礼物!哇哦!”


他从中拿了一个最大的盒子,看了看盒子上的卡片,“薇妮送给史蒂夫。哇,妈妈这可真是份‘大’礼!”


巴恩斯夫人挑挑眉毛,“亲爱的,别吃醋。”


史蒂夫拿着那个大盒子道了谢,然后在众人的期待中打开来,里面居然也是一件毛衣。同样的红底和黑色的花纹,但上面的鹿头却换成了一个圆滚滚软乎乎的鹿屁股,还有圆滚滚的尾巴和短小的后肢,摸起来毛茸茸软乎乎的。


“天啊,这跟我的是一对吗?”巴基兴奋地从盒子里把毛衣拿出来,那鹿尾正在毛衣的后背,与巴基的鹿头正好凑成一对。


“快穿上史蒂夫,这里只有你没穿薇妮特制圣诞丑毛衣了!”巴恩斯先生大笑起来。


史蒂夫在他们的催促下穿上毛衣,稍微有点紧,但还算合身。巴基显得格外兴奋,他抱住史蒂夫的头狠狠亲了两口,隔着他毛绒绒的胡子,弄得史蒂夫忍不住笑出声来。


第二件礼物是巴基送给丽贝卡的,那是一件相当漂亮的礼服裙,看面料就知道价格不菲,款式也非常好看,丽贝卡激动得给了巴基一个脸颊吻。巧合的是,史蒂夫送给丽贝卡的是一双高跟鞋,恰好与那条裙子相配。


“你都没告诉我你会买这种款式。”巴基小声凑到史蒂夫的耳边。


“你也没说你会买这种裙子啊。”


“哦,亲爱的,你总是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巴基眨眨眼又在他的脸颊边毛茸茸地吻了一下。


最后剩下的两份礼物是巴基和史蒂夫给彼此的。一个盒子偏大,一个盒子则偏小。


巴基没来由地开始紧张起来。他为自己手上的那个盒子紧张,也为史蒂夫手上的那只盒子紧张。他抱着那个偏大的盒子,看上缎带上挂的小卡片上写着的名字,心跳逐渐加快,他停不下来地舔着嘴唇。


“所以我们一起打开?”巴基看着史蒂夫,对方笑着抱着他的礼物,轻轻点了点头。


他们深吸一口气,打开了礼物盒的盖子。


巴基想过许多种史蒂夫的反应,眼前的这种也算是预料之中,但预料之外的是他盒子里的东西。盒子里是一只精致的小熊玩偶,它穿着一套蓝色的西装,手中捧着一个丝绒的盒子。盒子是已经打开的,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只戒指。


而另一边的史蒂夫也完全呆住了。那个小盒子里放了一株槲寄生,绿叶中点缀着红色的浆果,用红的缎带扎成一束,绿叶的中央,一枚钻戒正在闪闪发亮。


所有人都呆住了,连背景那首《平安夜》似乎都在他们的世界里远去了。巴基盯着那枚戒指,又看着同样吃惊的史蒂夫,直到史蒂夫拿出那株挂着钻戒的槲寄生,走到他的面前把熊玩偶里的那枚戒指拿出来。


“我可以吗?”史蒂夫轻声问他,小心翼翼,“巴基,我真的很高兴你和我有一样的想法。”


“那么你还问我干什么呢?”巴基发现自己的嗓子发紧,他也从槲寄生上拿下那枚戒指,“你知道我的回答一定是,我愿意。我永远愿意,史蒂夫。我爱你。”


他们帮彼此套上戒指。巴基扔掉了那顶毛绒绒的带着胡子的圣诞帽,不顾胸前那只驯鹿,紧紧搂住史蒂夫,吻住了他的嘴唇。


 


巴恩斯家的照片墙上多了一张合影。很明显,这是一张温馨的圣诞家庭合影,所有人都穿着特别的圣诞毛衣。巴恩斯太太和巴恩斯先生紧贴着彼此,他们毛衣上的图案恰好拼成一个完整的姜饼人。另一边的丽贝卡穿着件不爽猫的毛衣,故意做了个夸张的不高兴的表情,和毛衣上那只小家伙一模一样。史蒂夫则紧紧从后面搂住巴基,一只手环住他的腰,一只手则捏住了巴基胸前的那只驯鹿的圆乎乎的鼻头。而巴基微微回头,史蒂夫的嘴唇恰好贴在他的额角。


他们微微侧着身子,紧紧贴在一起,前后恰好连成了一只完整的鹿,正在穿墙而过。他们相扣紧握在腰侧的手上,两枚不同款式的钻戒,折射出同样的光芒。




——END——




那件奇怪的圣诞毛衣。




评论
热度 ( 457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