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个人号用来看文

【盾冬ABO】Valor(2)

太太是瑰宝

semiquaver:

一个产检引发的误会。ABO生子预警,私设极多(可能与普遍的abo世界观有一些出入)。


医生A盾 x 技术大神O巴基。职业方面肯定很多bug,大家无视吧。


有锤基(已经结婚怀孕),注意避雷。




(2)


史蒂夫试图在巴基的身上找到一些线索,好让他能够联系到他该死的丈夫或者是其他的家人。可是巴基穿着紧得要命得紧身裤,口袋里除了一点钱一根烟什么也没有。如果他清醒,史蒂夫一定要提醒他这样的穿着对胎儿和他自己都没有什么好处,而且孕期抽烟并且喝酒是非常致命的。可惜巴基一点也不清醒,他从钻进出租车的后座开始就在史蒂夫的身上蹭来蹭去,谢天谢地他来酒吧前喷了不少掩盖喷剂,让他还不至于被那些酒吧里饥渴的Alpha盯上,可车里的空间实在是太小了,掩盖喷剂的气味很快就要压不住巴基身上天然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


该死的,史蒂夫几乎要被他搞得崩溃。他把巴基身上所有的口袋都翻了一个遍,唯一跟他身份相关的东西是一张刚刚那间酒吧的高级VIP卡,黑色的卡面上有一行烫银的签名——“洛基·劳菲森”。史蒂夫猜想那应该是他结婚前的姓名,不过现在这都不重要了。鉴于他从脑袋一团浆糊的巴基脑子里什么都问不出来,而那位冷漠的仿佛对这种情形见怪不怪的出租车司机已经第三次催促他要地址了。史蒂夫叹了口气,报出了自己的公寓地址。


从酒吧开回曼哈顿的公寓并没有花费他们太长时间,但史蒂夫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如坐针毡。巴基的手不断在他的身上游走,他极其不清醒,说着些乱七八糟的胡话。当史蒂夫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腿间拿开的时候,他不满地发出一声闷哼,凑在他耳边言语不清地问他:“你是不是讨厌我?”


“我没有。”史蒂夫看着那双湿漉漉的小鹿般的眼睛,上帝啊,为什么要让他受这样的折磨。


巴基看上去有些失落,他打了个酒嗝,然后不好意思地捂住了自己的嘴。他的睫毛扑闪扑闪的,眼眶全都红透了,眉头紧皱,嘀嘀咕咕地说:“我知道,你是讨厌我的。该死的金发大胸佬。”


他的语气十分亲昵,这个称呼也带着轻佻和挑逗的意味,让史蒂夫脸红到了脖子根。这时沉默的司机突然开头说话了:“你丈夫?”


史蒂夫听到这个问句惊得立马抬起头,而一直窝在他怀里不肯起来的巴基也似乎对这个称呼颇为敏感,整个人都打了一个抖。史蒂夫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如果他说不是,此人的丈夫另有其人,搞不好司机会直接把他拖到警局然后以意图迷奸的罪名逮捕他。而且他真的太喜欢巴基了,他的心理滋生着不道德的欲望,就算是只能逞一时口舌之快,好像都能让他得到些许安慰。


“嗯……”于是他含含糊糊地回答。


司机点点头:“他很爱你。他看你的眼神让我想起我的妻子艾米丽年轻的时候,那时候她也是个棕发的甜心Omega。”


史蒂夫低下头,脸上发烫,他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应对。他不知道巴基对他的眼神是怎么样的,他无法判断,更加无法直视。巴基才与他见了一面,他们当然没可能说什么情深意重,事实上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巴基一直对他的金发那么执着,而他也说过,索尔也是金发。这一现实给了史蒂夫一个重击,他早该想到巴基把他当成了谁。巴基很爱他的丈夫,但索尔却背叛了他,他为了索尔孕育孩子,但索尔却伤透了巴基的心。他想,巴基或许是想用酒精麻痹自己,他或许也开始恨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史蒂夫从胸口升起一阵愤怒,他想,如果他碰到那个该死的混蛋的不知廉耻的索尔,一定会把他按在地上狠狠地揍上一次,然后命令他立刻滚出巴基的生活。可是他原来根本不认识巴基,他们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在巴基眼里他什么也不是。


巴基在他的怀里闷哼一声,然后不舒服地哼唧了一下,随即开始干呕。


“拜托不要吐在我的车里,椅背的袋子里有呕吐袋。”司机紧张地说。


史蒂夫让司机开得更慢更平稳一些,自己揽住巴基的肩膀为他顺气。巴基又干呕了几声以后似乎缓了过来,司机为他们递上几张纸。


“你还好吗?肚子有没有不舒服?”史蒂夫边轻轻帮他擦嘴边低声问他。虽说呕吐也是醉酒的常见状况,这种程度的酒精对原来的巴基或许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他现在怀孕了,刚刚那个地方又那么混乱嘈杂,难免没有别的可能。


巴基摇摇头,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后笑起来:“没有。有时候会疼,但今天没有。”


“你最近喝了几次酒?”史蒂夫皱眉。


“这周……第三次?”巴基有些迷糊地看着自己的手指,“放心,我没有嗑药。”


史蒂夫几乎是怒不可遏:“索尔不管你?!”


“他为什么要管我?他连他的那位甜心都顾不过来。”他又仔细地看了一眼史蒂夫的脸,“你在生气吗?别皱眉。索尔生气的时候也皱眉,那样子哈哈哈哈。”巴基突然笑起来,而史蒂夫却怎么也不能看着他的笑脸笑出声。


他激动得几乎浑身颤抖,他抱住巴基,抚摸着他的脊背,他有些冲动地说:“离开他好吗,我会照顾你。”




巴基觉得自己踩在云端。他喝得有点太多了,但很尽兴。他靠着史蒂夫,该死的,要命的,火辣的那个金发医生。他在这几天每天都想着他的样子,耀眼的金发,迷人的微笑还有那身白大褂也遮不住的美好肌肉。而他现在就靠在这天杀的胸肌上,而对方对他温柔得就像在对待自己的情人一样。巴基觉得这种感觉好极了,虽然他脑子有些乱七八糟的,说出的话十句有七八句他也不记得是什么,但天杀的,他马上就要泡到那个可能是全美最帅的医生了。


史蒂夫半抱着他上了楼。这栋公寓很干净也很高级,史蒂夫把他轻轻放在柔软的床上,巴基立马用手拉住了将要离开的史蒂夫。


“别走,别走。”巴基嘴里嘟囔着。他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似的,他感觉自己一放手,史蒂夫就会立马在他的面前消失,然后一切都会回归现实,他还是可怜地一个人想着史蒂夫在酒吧里找乐子,连美女的搭讪他都提不起兴趣。


“巴基。”史蒂夫捏住他的手轻轻揉了揉,“乖,我去给你倒杯水。”


“我不要喝水。”巴基有点不高兴。史蒂夫到底在想些什么,一个没有标记过的单身的热情的喝醉的Omega就在他的床上,而他满脑子居然都是喝水?


他们俩僵持了两秒,史蒂夫认命般地坐下来,他轻轻抚摸着巴基的脸颊,安抚巴基那显而易见的焦虑不安。他明白一个孕期的Omega能够焦虑到什么程度,更何况他那个不负责任的混蛋丈夫还做出那种事情。史蒂夫很愤怒,但他现在必须冷静下来,好好安抚巴基。巴基显然太不清醒了,他看着巴基对着他傻笑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定又把自己当成那个索尔了。


史蒂夫深吸一口气,这很正常,孕期Omega会比平常更渴望自己的Alpha,巴基在心碎又喝醉的情况下认错人是非常有可能的,可自己绝不能趁人之危。甚至他都不能介入他与索尔之间的事情,他虽然已经确信自己就是对这个男人一见钟情,但索尔的事情终究需要巴基自己去处理。他只能在巴基的身后做他最坚实的后盾。


不过当务之急是让巴基快点儿醒酒,并且让他好好休息睡上一觉。史蒂夫帮巴基脱掉那件夹克,再拉掉那双鞋子。巴基在床上兴奋地打着滚,并且在史蒂夫终于得了空给他倒来一杯水的时候,差点把那杯水打翻。


“我不渴。”他倔强地重复。


“不喝你会不舒服的。你在车上就差点吐了,你忘了吗?”史蒂夫轻柔地劝他。


巴基显然忘了,他偏着头想了一会儿,才惊恐地瞪大眼睛:“我吐在你身上了吗?”


“没有。你没有真的吐,但现在喝点水好吗?”史蒂夫忍不住笑了,同时又在心里对索尔燃起更为猛烈的怒火。他怎么忍心背叛、伤害这么一个可爱的男人,让他为了自己心碎。


巴基犹豫了一下,终于好像听明白了他的话,开始乖乖地喝那杯温水,喝完以后还不忘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的水珠。


太要命了,史蒂夫咽了口口水。如果不是他的原则和巴基的身体,他一定会像那些混账Alpha一样扑上去。史蒂夫接过巴基的水杯放在床头柜上,巴基看上去开心极了,他搂着史蒂夫的脖子,开始亲吻他金色的短发。


“你喜欢我吗?”巴基极有蛊惑力地嗓音响在他的耳边。


史蒂夫的脑袋快要爆炸了,并且他的下半身也快要爆炸了。他意识到还不快点把巴基哄睡着,他或许会做让他一辈子都后悔的事情。


“你怎么不回答我,亲爱的?”巴基撅起了嘴巴,他把史蒂夫地脸掰正,亲了亲他的鼻尖,“你说你是我丈夫,你喜欢我的。”


“巴基,冷静点。”史蒂夫叹了口气。


“你不喜欢我吗?”巴基眨眨眼睛,他有明显的失落,他放下史蒂夫的脸,赌气似的躺倒到床上,“你不喜欢我,该死的金发,你那么好看,我第一次见面就爱上了你。”


史蒂夫无心去听巴基和索尔的爱情故事,他知道巴基一定伤透了心。他凑过去抱住了巴基,抚摸着他的手臂和脸颊:“我也爱你。”


他说的是真心话,这可能有点荒唐但他就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巴基。他希望巴基能够快点走出婚姻的阴影,快点离开那个烦人的索尔,也期盼他终有一天会爱上自己。


巴基似乎因为他的这句话安定下来了。他笑呵呵地看着史蒂夫,然后搂住他的脖子,把自己红润的嘴唇凑了上去。他们吻得那么缠绵,史蒂夫简直觉得那个吻都要把他的灵魂带走了。巴基蹭在他的耳朵边,轻声说:“该死的,你好辣。我甚至愿意给你生孩子,几个都行。”


史蒂夫的身体紧绷,他几乎光听着这句话就能射在裤子里。这太疯狂了,即使不是对他说的也要了他的命。他抚摸着巴基的后脑和额头,轻柔地给他按摩,但已经控制不住手上的颤抖。巴基好像终于闹够了,他又嘟囔了几句什么,史蒂夫没能听清,终于他在史蒂夫近乎绝望地祷告中,睡了过去。




巴基醒了,他睡得很好,只是还穿着昨天的衣服,那上面的酒味儿让他有点想吐。他在床上翻了两下,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他揉了揉刺痛的太阳穴,记忆开始逐渐充盈进他的大脑。


他记得他一时冲动就打通了史蒂夫的手机,史蒂夫好心地把他带回家,而他一心一意只想上了这个要命的Alpha,他逼着史蒂夫说喜欢他,他说他要给史蒂夫生孩子。巴基想到这里巴不得直接开窗跳下去,脸开始无限制地发烫。他,巴基·巴恩斯,一个健康的冷静的男性Omega,昨晚居然在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面前说自己要给他生孩子。苍天啊,希望史蒂夫别放在心上。巴基在心里哀嚎,他现在一定觉得自己是个变态。


巴基坐在床上想着能有什么不被史蒂夫发现就能偷偷钻出去的方法。他心有不甘,恨不得能回到昨天狠狠抽自己几巴掌。他喜欢史蒂夫,但史蒂夫看上去非常正直且老派,他本来是准备慢慢来的。谁知道喝醉了酒的自己这么不稳重,他肯定把史蒂夫吓坏了,而对方依旧保持着绅士风度,没有把他直接从房子里扔出去。


他又回顾了一下自己关于孩子的那番言论,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抱住自己的肚子。巴基·巴恩斯,你也就这个时候才记起来你是个Omega了。


“巴基?你的肚子不舒服吗?”在门口看到这一幕地史蒂夫紧张地跑过来。巴基看到他的脸吓了一跳,差点从床上跌下去。


“史蒂夫!哦,没有。”巴基坐在床边缘大口喘气,其实他觉得尴尬极了,他甚至不愿意看到史蒂夫的脸。


史蒂夫站在原地,有点手足无措。巴基在心里唾弃自己这时候居然还有心情夸赞史蒂夫那毫无瑕疵的一张脸。


“对不起巴基,我吓到你了。真的没有不舒服?”


“没有,真的。”巴基恨不得把自己再埋进被窝里,“你不用为我担心。”


“你不该喝酒。”史蒂夫语气有些强硬,“这对你的身体很不好。”


“你的建议很合理,我的医生也这么说过。”巴基硬着头皮接话。从他在斯坦福计算机系念书那会儿开始,熬夜和饮食混乱就成为他的常态。洛基有时候会嘲笑他比艺术家的作息还乱上几倍,而他只能伸着懒腰缓解他彻夜呆在实验室的那份僵硬同时,给洛基一个白眼。也因为如此,多年来的混乱作息让他的肠胃有了不少毛病,他在近年已经试过调养,不过他还是没法放弃去夜店酒吧这绝佳的放松解压的方法。或许昨晚他像史蒂夫透露了什么。老天,他还真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史蒂夫看上去依然很担忧:“我建议你加大检查的频率,这样就能密切关注是否有异状发生,及时处理。”


“史蒂夫,我真的没事。”巴基摇摇头,在对方再一次皱眉时败下阵来,“我会跟我的私人医生说的。”


史蒂夫这才满意,把手上的那一杯蜂蜜水递给他,坐到床边的沙发椅上,“我昨晚其实想送你回家,但你喝醉了没法回答,你的衣服里也没有关于你的信息。所以我才带你回来,你放心,我什么也没做。”


“是我给你添麻烦的。”巴基一边喝水一边想要钻到地缝里。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史蒂夫这样绅士而美好的Alpha?


“你待会儿去哪?我可以送你。”


“现在几点?”巴基突然瞪大了眼睛。他早上十点还有个技术研讨会,他可不希望迟到。


“早上八点,对于一个宿醉的人来说,你已经很难得了。”


“我不该喝那么多酒的,该死,我差点忘了我还有会。”巴基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得快点走了,该死,我要挤地铁了。“


“我送你。”史蒂夫说。


巴基不好意思地摇摇头,其实他宁愿挤地铁也不愿意和史蒂夫再独处,虽然史蒂夫好得不像话,但自己实在控制不住去回想几个小时前他说的那些胡话。他在史蒂夫跟前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折磨。


“真的不用,史蒂夫。”


“你昨晚喝了酒,而且我担心你的身体。”


巴基实在是拗不过史蒂夫,不知道是他身为医生的责任心还是为什么,巴基觉得自己在史蒂夫面前就跟个玻璃人似的。


“我让人来接我。”


史蒂夫看着他,终于点了头。


巴基打开手机通讯录,他自然不愿打搅他的父母,妹妹又不在纽约,本来最佳人选是洛基,可是他现在怀有身孕,巴基生怕触动了他那焦虑的机关。所以,索尔成为了第一人选。他们足够熟悉,而且前几天他因为紧急工作不得不请巴基代劳陪洛基产检,今天巴基请他帮忙自然也不算过分。


电话接通,巴基清了清嗓子,希望自己听起来一切正常。


“嗨,巴基?”


“嘿,索尔!”


巴基听到好友热情洋溢的声音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可他却没有看见坐在一旁的史蒂夫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TBC——




题外话,斯坦福计算机的课真的好难,但是好有用(抹眼泪

评论
热度 ( 800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