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ABO】Volar(3)

哈哈哈哈哈哈甜甜甜!

semiquaver:

巴基和史蒂夫一见钟情,而史蒂夫却误以为巴基是一个已婚孕夫。


ABO生子私设(包括abo世界观也有一些私设)预警。


有锤基(已经结婚怀孕)




(3)




在听着巴基用亲昵的声音与索尔通话的时候,史蒂夫是有那么一番冲动直接抢过他的手机,直接质问电话那边的人,为什么要干那些操蛋的事情,来伤害一个爱他的人。可他看着巴基微笑地温柔地和索尔说话的时候,史蒂夫只得站在他的身旁,什么话也不说。


说到底他才和巴基见过两面,一次在医院,一次在闹哄哄的酒吧,都不是什么互相了解的好地方。实际上,他除了知道巴基的名字以外,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工作是什么。他甚至算不上彼此的朋友,即使昨晚他们差点滚上床。


他没有立场对巴基和索尔的事情做什么评价什么。显然,巴基也并没有想把这件事告诉他,昨天那一切他都已经不记得了。由于他的职业,史蒂夫比其他人更明白结合后的Omega会极其依赖他的Alpha,这是一种生理本能。即使现代社会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法律来保障Omega的权利,也有成熟的医疗技术来祛除Omega体内的标记,但这种本能依然使他们在婚姻中处于劣势。通常,Omega只在深思熟虑后才同意让Alpha结婚并标记。史蒂夫相信,巴基深爱索尔。


“谢谢你史蒂夫。”巴基对他笑了笑看上去不大自然,“我想索尔马上就到了。”


“你还可以坐下来吃点早餐。”


“真的不用,这太麻烦你了。”


史蒂夫耸了耸肩:“可我已经做了,我一个人吃不下。”


“噢,好吧。谢谢你。”巴基又开始咬他的嘴唇。


史蒂夫喜欢看巴基吃东西的样子。他吃得不快,低着头,好像不敢看自己。史蒂夫明白,他会感到尴尬也实在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是一个已婚的还怀着孕的Omega,醒来的时候却在一个Alpha家里,不论他对昨晚的事情记得多少,他都会毫无疑问会感到十分地尴尬且不安。史蒂夫总是试图安抚他,可是他明白孕期的Omega太过敏感,他对巴基还太不了解,很容易就刺激到他。况且,巴基现在正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他在孕期酗酒抽烟,不光伤害的是孩子,更伤害的是自己。


巴基啃了一半三明治的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来,他的眼睛明亮了一下,然后按下了接听键。简短的交流以后,他站起身,“谢谢你的款待。我真的太混蛋了,昨晚一团糟。我是说,谢谢你,我没想这么麻烦你的。我现在得走了,索尔在楼下等我。”


“不用谢。我们是朋友,对吗?”史蒂夫对他笑了笑。


巴基看了史蒂夫一眼,看上去有些惊慌,过了几秒他也笑了,“对,史蒂夫,我们是朋友。很高兴认识你。这话现在说是不是有点晚了?”


“没事。”史蒂夫朝他眨眨眼睛,“我送你下去?”


“不!”巴基大吼了一声,然后有些尴尬地吐了吐舌头,“呃,我一个人就可以真的。我现在很清醒。”


“我怕你找不到电梯。你昨晚进来的时候可不大清醒。”


史蒂夫说完才发现现在提及这个似乎真的不太妥当,巴基的笑容已经僵了。其实史蒂夫能理解巴基的心情,他不想让索尔看到自己。自己的Omega从一个Alpha的家中出来,不论索尔是不是个混蛋,他一定会愤怒。虽然史蒂夫很想揪着他的衣领给他一拳,但巴基显然还想维系这段婚姻。或者,至少不想在一个刚认识的朋友面前撕破脸皮。史蒂夫能明白他的心情。


“对不起,我不该提的。我就送你到电梯门口,然后你自己走出门,可以吗?”


巴基看着他呆了两秒,“史蒂夫,你真是个好人。”


他们从电梯上下去,两个身材健壮的男人(巴基虽然是Omega但也拥有让人羡慕的好身材)站在狭小的空间里面对面,谁都不知道说什么。等到电梯显示他们已经到达目的地,巴基就像逃难一般跳出了电梯。


“总之,谢谢你史蒂夫。我真的必须走了,再见。希望你今天过得愉快。”


“你已经是今天第一千遍谢谢我了。”史蒂夫朝巴基挥挥手,“过得愉快。”


史蒂夫看着巴基朝大楼门外跑去。门外停着一辆跑车,价值不菲。索尔,那应该是索尔,看他漂亮的金发和该死的肌肉,史蒂夫就知道那是索尔。他看上去并不是个混球,甚至应该说他长得十分正派。他穿着得体的西装,给了跑过来的巴基一个大大的微笑和热情地拥抱。他们笑着谈论了几句什么,巴基给了索尔的肩膀一拳,然后索尔为他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他们的关系那么和睦,好像没有一丝裂痕,就像是什么该死的全美模范伴侣。




“所以,我的朋友,这到底是谁的家?”索尔平稳地将车开出那个高级公寓区,对着副驾驶的巴基大笑起来。


“闭嘴吧。”巴基冲他做了个鬼脸,“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


“你知道我出门的时候洛基跟我说了什么吗?”


“快闭嘴吧,上帝,我可不想听到那个刻薄鬼到底是怎么说我的,我敢打赌那很下流。”巴基忍不住翻了几个白眼,并且希望肯定还在床上躺得舒舒服服的洛基能感受到。


“他说让我看看到底谁能把巴恩斯那小子操得走不了路也开不了车。”


巴基的脸顿时开始发烫,要命的该死的洛基,他甚至都能想象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刻薄的邪恶的样子。他抓住了自己的头发:“索尔,我的天啊,你已经被洛基带坏了。”


索尔耸了耸肩,“我只是传话而已。所以这到底是谁的房子?”


“一个朋友。噢,天啊,别这么八卦,索尔。我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是个正直的好人。”


“我现在也很正直,我的朋友。”索尔又爽朗地大笑起来,“所以你还好吗?能够继续上班吗?你看上去可不大精神。”


“宿醉的缘故。别这么看我,他没操我!”巴基对索尔的追问简直要疯了,他知道一定是洛基撺掇的,索尔可没有那么关注他的感情生活。这个大块头Alpha完全被他邪恶的Omega带坏了。


“什么?!”汽车里响起洛基的声音的时候巴基吓了一跳,他整个人差点从座位上弹起来,下意识地去看后座,可那里空无一人。


“该死的,洛基现在学会隐身了?”


“没有,我们一直在通话,只是他刚刚没有出声。”索尔解释,并且指了指他放在一边的手机,还连着车上什么该死的音响。


巴基现在就想钻进手机里去跟洛基打上一架,“所以呢,爱情甜蜜?一刻也离不开对方哈?”


“我是在担心你。你昨晚一定喝得不少,鉴于你拿了我的卡。”


巴基从自己口袋里摸出那张卡,扔到一边。洛基算是那个酒吧的投资人之一,他的那张卡可以免费畅饮,自从洛基确认怀孕以后他就把这张卡交给了巴基,反正他已经决定戒酒了。


“多谢关心。”巴基没好气地说。


“所以呢?你昨天遇到个火辣的Alpha?”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休想套话,洛基!而且我们什么都没干。”


“所以你和一个Alpha一起同床共枕了一晚,什么都没干?”


“我们没有同床共枕!”巴基快被那声音弄得崩溃了,他没有和史蒂夫同床共枕,他是一个人醒来的。虽然他确实有模糊的记忆,史蒂夫抱着他,轻柔地帮他按摩。天啊,那就像是天堂。


洛基依然不肯罢休,“宝贝,你说的都是真的?”


“信不信由你。”


“我的巴基,我的小鹿。”洛基的声音当巴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管你信不信,我觉得那个Alpha有勃起功能障碍。”


“什么?”巴基不敢相信他居然听到了这个词。


“不信你问索尔。哪个Alpha能抵制得住一个醉酒的诱人的未标记的Omega躺在自己的床上?除非他不行。”


“或者他有一个英俊的丈夫。”索尔接话。


巴基做了个呕吐的表情,同时他回想起史蒂夫那要命的倒三角形身材,他光隔着他那层T恤就能脑补出他该死的胸肌和腹肌,紧致的腰腹和性感的人鱼线,更何况他还有这世界上最英俊的面容和最好看的笑容。他是个完美先生,巴基确定,他当然不会像洛基说的那样。他只是太温柔太正直,也或许只是对他没有太多的兴趣。说实话,他觉得史蒂夫对待他更像对待个病人,而不是什么朋友,或者说一个Omega。大概是医生的职业病吧。


“不可能。”巴基对着电话那一头的洛基说道。




“不可能!!!”萨姆惊叫出声,史蒂夫连忙对他做了个“嘘”的手势。


萨姆压低了声音,凑到他耳边,“哥们儿,你是说你昨晚把那个火辣的孕夫带回家,他对你投怀送抱,你却什么都没做?”


“巴基没有对我投怀送抱。”史蒂夫吃了一口沙拉。巴基昨晚抱着他的触感仿佛还留在他的身上,他依然能感受到Omega灼热的体温,迷人的信息素,还有那要命的性感嗓音。


“嘿,史蒂夫,你都快红成波士顿龙虾了。”萨姆提醒道,“我相信你,哥们儿,你总是正直得好像美国队长。”


“巴基有丈夫,有孩子。我不能对他做什么。”


“那么你还是想的?”


“萨姆,这不是重点。”史蒂夫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知道你不能破坏他的家庭,所以你最好远离他,而不是做他的守护者。你别这么逼自己,OK?难不成你还想当孩子的教父吗?”


“让我猜猜?那个什么洛基的家庭并不幸福?”


娜塔莎拿着餐盘坐下,她刚刚完成一个手术,看上去相当疲惫,她伸了个懒腰,看着史蒂夫呆住的脸。


“娜特?”


“这不难猜到吧?”娜塔莎大口吃着她面前的意面,她实在饿坏了,“家庭幸福的Omega会酗酒?他的Alpha不会答应的。而且我们的美国队长如此为难,一定是因为他觉得巴基的丈夫配不上他。出轨?还是家暴?”


“我没有资格评判巴基的婚姻。我对他根本不了解。但他的丈夫不应该放任他酗酒并且抽烟,这在孕早期胎儿致死致畸的概率非常高,对巴基的身体也是极大的伤害。”史蒂夫紧紧皱着眉头,“巴基很痛苦。”


“确实挺混蛋的。听起来他们有很大的矛盾,让一个Omega,呃……差不多算是自残?”萨姆还是说出了这个词。


Omega的身体比Alpha和Beta都适合孕育生命,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把Omega这种性别就完全看做是生育和取乐的机器。现代社会已经破除了这种观念许久,但不得不说,Omega的体质确实有许多方面与生育息息相关,比如发情期成结受精的Omega受孕几率可达80%及以上。Omega在受孕身体的激素水平会发生极大地变化,虽然外界无法直接看出,但表现在他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他们会变得极其敏感,对危险相当敏锐,对孩子有着超乎寻常的保护欲,同时他们也与自己的孩子建立了他人甚至是他们的Alpha也无法理解的紧密联系。如果一个孕期Omega会不顾自己的孩子也不顾自己的身体,那么他一定遭受了什么巨大打击,甚至有可能患有精神疾病。因为这种行为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自残。


“可巴基很爱他的丈夫。”史蒂夫叹气,“他不该是位没有勇气的Omega,他或许只是太爱他了。”


“史蒂夫。”娜塔莎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终究是个外人。”


“我真希望我能早点遇见他。”史蒂夫说,“我一定会追求他,然后珍惜他。我们住在一起,养一条大狗,经常带它一起出去散步。我会给他准备营养餐,接送他上下班,晚上一起听胎教音乐。他不舒服的时候我会给他按摩,陪他一起做孕期瑜伽。我会提前装修好婴儿房,决不让他半夜被小家伙的哭声吵醒。他已经够累了。”


“停下!史蒂夫!”萨姆翻了个白眼,“我知道你是这世上绝种了的好男人,可是你才见过他两面?而且他已经结婚了。”


“你得接受现实。”娜塔莎朝他的手里塞了个东西,“试试约她出去?”


那是张便条,上面写着一串号码,一个名字。




这家医院里的所有未婚Omega都想着上那个正直又帅气的罗杰斯医生,可罗杰斯医生总是礼貌又绅士地拒绝他们。他和其中的几位约会过,表现得十分礼貌,谦逊有礼,但也没有任何其他进展了。所有人都在猜测罗杰斯医生最后的归属,可是谁会想得到,他的心就轻易地给了一个意外遇到的孕夫。


史蒂夫下班的时候下起了大雨。时间有点晚,天色已经全暗了。他坐进他的车里,打开他的短信界面,看到巴基给他发过来的那条短信。就像他在早晨说过无数次的那样,依然是“谢谢”,无比客气,无比疏离。而史蒂夫给他回信,让他注意饮食、注意休息并且一定要跟他的医生说明情况,安排及时检查。他不希望酒精和尼古丁给他的孩子带来了什么不好的影响,而巴基却义无所知。可他明白巴基或许不想提起这件事,于是他尽可能地说得委婉,不那么直接,免得巴基感到冒犯。


可巴基没给他回信。史蒂夫想,或许巴基是烦了,也或许巴基在和索尔处理家务事。他回想起早上索尔和巴基亲昵地拥抱,他们一点也不像有矛盾的情侣。或许巴基还没有给索尔说破,因为他该死地爱死了索尔,不想失去他。史蒂夫想到这里,觉得心脏都在被人捏紧。


正当史蒂夫要把手机塞回自己的口袋里,屏幕上出现了一条全新的信息。


“嘿,史蒂夫。抱歉这么晚才回你。我忙了一整天,但放心,今天我的饮食非常规律。实际上我下班以后一直在忙着搬家的事情,只有我一个人指挥那一堆搬家公司的人,根本没空看手机。多谢你的提醒,你真是个负责的好医生lol ——巴基”


搬家?史蒂夫有点吃惊。一个人搬家,他有些欣喜,即使他觉得这有些不道德。


“嗨巴基,你完全不用抱歉,我们是朋友对吗。你一个人一定累坏了,注意休息。 ——史蒂夫”


“天啊,你回得真快。你在家吗? —— 巴基”


“我刚刚下班,还在车库里。外面下了很大的雨,我想等等,视线太糟糕了。 ——史蒂夫”


这条短信发出去没多久,史蒂夫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有些吃惊,他没想过巴基会直接打过来。


“嗨。”听筒里的巴基声音显得有些变质,却更加柔软,尾音模糊。


“嗨。”史蒂夫也用相同的话回答。


“你说你要在车库里再等等,所以我想打个电话给你。”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难为情,“我只是觉得你大概有空,而我想跟你说谢谢。”


“你已经说过太多次了,巴基,我以为你把我当朋友?”


“当然,我们是朋友。”他的声音有些急,“我只是……觉得昨晚有些丢脸。”


“没什么。索尔没有为难你吧?”


“索尔?”巴基顿了一下,“噢,没什么,不用担心他。实际上我也就早上和他见了那么一面。”


他没有帮助巴基搬家,或许他们已经谈妥了,巴基和他已经决定正式分居。


“你从家里搬出来?一定有不少东西吧。”


“哦对,从我们家那个该死的大房子里搬出来了。我觉得一个人住反而自在多了。我其实想搬出来很久了。”巴基的声音放松,听上去心情不错,“你猜什么,我的新家和你在同一栋楼里。”


“什么?”史蒂夫完全噎住了。


“噢史蒂夫,我吓到你了吗?我只是,我昨晚和今天都没认出来。我在几周前谈好的房子在这儿。我在21楼,比你高几层。”


“那真是太巧了。巴基。”史蒂夫努力压抑住内心的欣喜,“我是说,那太好了。”


“所以我想,等我收拾的差不多了你可以上来吃个饭?我觉得我们很有缘分,我是说,先在医院遇见,然后又成为了邻居。”


“当然可以。你需要帮忙吗?收拾房间可是个体力活。”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史蒂夫都想检讨自己是不是过于得意忘形了。


“如果你愿意的话。”巴基终于回答,“因为这些箱子真的快把我弄崩溃了。”


“我当然乐意极了。不过我建议你现在先弄好你的床铺,洗个澡,睡个好觉。劳累对你的身体没有好处。”


“谢谢你贴心的医嘱,我真想雇个你这么负责的家庭医生。”


“从我医学院毕业,进入外科实习以后,就没有人这么跟我说过了。”


不过我会很愿意做你的私人医生。史蒂夫在心里想,他觉得上帝简直对他开了个玩笑。巴基居然真的决心离开索尔,自己生活,竟然就真的那么巧地住到了他的楼上。


“听起来我很特别?”巴基笑起来,“那么,后天你有空吗?是个周末,不过我知道你们职业比较特殊。”


“周六我不值班。”史蒂夫回答,“我吃过早饭以后去你家帮忙,需要我帮你带些什么吗?”


“不用。带你的人过来。我不是太会做饭,你喜欢什么口味。”


“什么都行,但不要太油腻。”


“你们医生都这样吗?随时随地都不忘健康生活?”


“这也是对你好,巴基。如果你不会做,我也可以做。虽然我不能保证你会喜欢。”


“我想我会喜欢的。”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只能通过电流听到对面微弱而急促的呼吸。


巴基最终打破了这个沉默:“我想我应该听你的话好好洗个澡,然后躺到床上了?”


“晚安巴基。”


“晚安史蒂夫。”




巴基挂断电话,抱着手机打着滚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手指翻飞地给洛基发短信。


“洛基你猜什么?史蒂夫答应来我家帮忙了?”


“这样你就能测试他是不是真的勃起功能障碍了。”


“闭嘴洛基!”


“我真弄不懂你,你花了大价钱买了一间公寓突然搬家就为了那个Alpha?你早上还说他对你没兴趣。”


“迟早会有的。”


巴基看着他的平板电脑上他刚刚翻出来的史蒂夫的Facebook,看上去有许久没有更新,但还放着几张照片,虽然拍摄角度都有些愚蠢,但仍然阻挡不住史蒂夫那惨绝人寰的帅气。他把那些照片一一保存下来。最新的一张似乎是在实验室里,好像是他的同事偷拍并且提到他的。史蒂夫穿着白大褂,扣得一丝不苟,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他睡着了,就趴在一张小桌子上,嘴唇微微嘟起来,睫毛长得惊人。


他可真好看。巴基笑着凑过去,朝着他的嘴唇,用力的亲了一口。


噢,屏幕真凉。他撇撇嘴,想到昨晚的那些吻,缠绵的,亲昵的,温柔的。


该死的史蒂夫,巴基在心里咒骂,他爱死了那些吻,而他更爱史蒂夫,比千吻更深。


——TBC——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撩A高手吧唧现身指导。


你们应该知道勃起功能障碍=阳痿……吧(捂脸

评论
热度 ( 652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