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ABO】Volar(4)

哈哈哈哈哈哈

semiquaver:

巴基和史蒂夫一见钟情,而史蒂夫却误以为巴基是一个已婚孕夫。


ABO生子私设(包括abo世界观也有一些私设)预警。


有锤基(已经结婚怀孕)




(4)




周六清晨,史蒂夫如同往常一般晨跑,回到家吃过了简易的早餐,换了一身衣服,就准备上楼。他们相隔五个楼层,不算近也不算远,坐电梯不会超过三分钟,但史蒂夫还是决定走楼梯上去。因为他的心跳加速太快,走楼梯或许还能伪装是运动的缘故。他们其实只隔了不到48小时没见,但史蒂夫不可抑制地想起巴基的脸,萨姆说他一定是疯了。而娜塔莎觉得巴基正在泡他。


“这绝对不可能,巴基还没有从婚姻的阴影里走出来。这一切只是巧合。我反而觉得我趁虚而入的行为不够道德,但我希望巴基明白我是真心待他的。”史蒂夫在昨天下楼时这么反驳。


萨姆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人会比你更真心了。说实话,他到底是有什么秘密?AO之间致命的吸引力?原谅我一个Beta不明白。”


“没有那种东西。”娜塔莎耸了耸肩,“你不觉得这一切太过巧合了。你和他见过几面?”


“两面。”


“两面!史蒂夫,你不能现在就将你自己的心全部交出去。你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或许他只想帮他的孩子找一个便宜爸爸?”


“娜塔莎!”史蒂夫叹了口气,“我明白你的担心,但请不要恶意揣测他好吗?”


“抱歉,我只是希望你小心。还有,肿瘤科的戴维斯小姐让我问你周六有没有空?”


“没有。我很抱歉。”史蒂夫笑起来。


娜塔莎扔给他一个白眼,“照顾好你自己,罗杰斯医生!”


史蒂夫觉得自己很好,而且可以说从没有这么好过。他很愉快,也很精神。他敲响了巴基给他发的门牌号的那扇门。隔了一会儿才有人应门,史蒂夫能听见门锁扭转,然后巴基从门后探了个头出来。他的头发乱糟糟的,睡眼惺忪,绿色的眼睛眨了两下才聚焦,然后有些惊讶地喊了他的名字。


“嗨,早上好,巴基。”


“早上好。”巴基退后一步把门拉得更开一些,“快进来史蒂夫。抱歉,我不知道你会这么早,我以为会是快递员。”


巴基显然还在睡觉。他身上是一件敞开的衬衫,扣子随便扣了两颗,下身出了一条内裤,什么都没有。史蒂夫呆在原地,他忍不住去看巴基的身体,他半露在外的锁骨,看不清楚的腹肌,还有那双修长的腿。这可太糟糕了,他平时都是这么取快递的吗?


“如果你还想睡,我可以待会儿再上来。”


“没事,进来吧。”他给史蒂夫让出个地方,还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新的拖鞋,“你先坐,我换身衣服就来。”


史蒂夫看着巴基小跑着离开他的视线,他衬衫的后摆还有一半塞在他的内裤里,于是他内裤包裹下浑圆的臀部就展示在史蒂夫的面前。这让史蒂夫不好意思地挪开了目光。这些不正直的想法让史蒂夫感觉羞愧,他小心地走进门,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公寓仍然有些空,但客厅里摆着大大小小的箱子,有几个空箱子堆在一边。如同巴基所说,他的东西不算少,即使他已经收拾了一部分,其他的数量也极其可观。这里摆好的家具大概都是上一任房主留下的,看上去有些旧,但品质却依然不错。


巴基从那堆箱子的森林里钻出来,这回他已经换上了普通的圆领线衫和休闲裤,手里还端着一杯水。


“先喝点水,家里太乱了。”巴基把水递给他,“你要啤酒吗?冰箱里有。”


史蒂夫接过那杯水说了句谢谢,然后又皱起了眉头,“喝酒对你的身体不好。”


“知道啦医生。”巴基笑起来,“我只是用来招待客人。我现在都在思考我要不要马上买一本《营养食谱》好应付你今后的检查。”


史蒂夫被这个亲昵的玩笑弄得脸红,他摇摇头,“我不是你的领导。不过你应该先吃个早饭。”


在史蒂夫的建议下,巴基不得不把他日常会喝的特浓黑咖啡换成了牛奶燕麦粥,并且还加上了一碟小番茄以补充所需的维生素。他在那堆箱子里翻着可以装煎蛋的盘子的时候,史蒂夫已经不得不把那个平底锅放上的餐桌。


巴基最终找到了他带过来的那几个餐盘,史蒂夫利落地洗好擦干以后,又拿了一个出来装煎蛋,其余的都被他整齐地放进了橱柜里。巴基边喝着粥边看着史蒂夫收拾厨房,他穿着格子衬衫和牛仔裤,这么老气的打扮却在他身上显得一点也不难看,反倒他的好身材和帅气的面庞衬得那些衣服也好像成了什么大秀场的走秀款。


“巴基?”


“嗯?”


“你不用担心我,我不会弄坏你的餐具。”


“啊?”巴基咬着勺子,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连忙转回头去低头喝他的燕麦粥,“我没有担心。”


巴基觉得他就像是只偷奶酪被发现的老鼠一样。




餐后是巴基洗的碗,他实在不好意思让史蒂夫身为客人却承担下这么多的家务。虽然他当然在这短短的几天里已经幻想过不止一遍他与史蒂夫的幸福生活,他们可以一起做饭,一起洗碗,或者懒得时候就在床上赖上一天,等着中餐外卖。早餐时简单的几个餐具花不了他们太多的时间,史蒂夫在他洗碗的时候一直帮忙整理橱柜,把巴基那些东西在橱柜里一一摆好。有的是他从家里带过来的,有的则是他昨天去超市采购的。


这些忙完以后才开始大头的工作。巴基的衣服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卧室的东西也基本弄得妥当。这间公寓的面积并不小,对于独居来说绰绰有余,除了卧室和客房以外,另外两间房间可以用作书房和游戏室。这依然对他们来说有不少的工作量。史蒂夫和巴基研究了一会儿才把他那些游戏设备安装好,并且把他那一大堆游戏光碟整齐地放进收纳箱里。巴基的行李里还有不少健身器械和装饰品,他们安置这些就耗费了不少时间。


中午他们简单地吃了点儿三明治,喝了点橙汁就继续干活。目前仅剩的最大的挑战就是巴基那些装了好几箱的书籍。巴基的书籍的数量可观,而且总重量也相当惊人,从漫画到文学名著,从诗集到计算机的专业教程,品种多样。史蒂夫帮巴基把那些书从箱子里拆出来,按作者分门别类,而巴基则负责把他们按次序塞到他的大书架上。


“你是要开书店吗,巴基?”史蒂夫直起身子,活动了一下手臂和腰部,他的背部已经完全被汗水浸透了,格子衬衫贴在他的皮肤上。


“史蒂夫,你热吗?你可以把衬衫脱了?”巴基看着他,对自己比划了一下,“放心,我不会告你非礼。”


实际上史蒂夫热极了,或许跟巴基在一起干活儿使得他更热了。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但巴基已经笑起来:“你在等什么,我帮你脱吗?”


“不,巴基,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连忙摇头,伸手解他的扣子。巴基必须得承认这是绝佳的视觉享受,虽然史蒂夫看上去正直极了,但在巴基的眼里这比夜场里的脱衣舞秀还要精彩万分。史蒂夫脱得很快,上身很快就剩下了一件白色背心,更显露出他的手臂和背肌的完美无缺,还有他那该死的胸肌有多么诱人。巴基简直想为那美好的腹肌拍手说上一声“Bravo”。


“嘿史蒂夫,你有特别的健身教练吗?我是说,我搬家以后也得找个离家近点儿的健身房。”巴基从史蒂夫手上接过几本书,放进书架里。


“这附近就有一个。还不错也很方便。”史蒂夫回答,“等你安顿好以后,我带你过去。”


“你的身材很好。”巴基捏了捏自己的肱二头肌,“我可练了很久,有时候老天就是不那么公平。”


史蒂夫因为他的夸赞又觉得脸上发烫,其实巴基的身材也不差,只是Omega天生体质原因,练出肌肉非常困难,特别是如同史蒂夫这样的肌肉就更加难上加难。但史蒂夫觉得,巴基这样已经非常迷人了。


“你这样已经很好了。”史蒂夫把手上的那摞书递过去,才发现箱子里只剩下了几本硬壳的小册子,封面上没有印上任何书名或者作者名。史蒂夫几乎是下意识地打开了那本册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巴基的照片。他比现在看上去稚嫩得多,戴着顶鸭舌帽,站在一片草地上,一左一右揽着两名年龄与他相仿的男子,史蒂夫一下就认出来右边那个金发的高个子是索尔。


他立马关上相册,向巴基说了声抱歉,他没想到是相册,现在这种实体的相册已经不多见了。史蒂夫的老相册也早就藏在了布鲁克林的老房子里,许久没有翻看。而巴基却全然不介意,拿过史蒂夫手上的那本相册,干脆一屁股坐在书房柔软的地垫上,“我不介意,你要不要一起看?这是我大学时候的照片了,天啊,我大概有五年没有翻过了。”


史蒂夫在巴基身边坐下,实际上他有些受宠若惊。他们只见过几面,虽然投缘却说不上太熟,但巴基却丝毫不介意与他分享自己的回忆。他们又把那本相册打开,第一张照片依然是刚刚那张。巴基用手指着那个金发的男孩儿:“这是索尔你知道的,然后这个是他弟弟。”


巴基与洛基大学时相识,当他们俩都还是大一的毛头小子的时候,巴基在射击俱乐部认识了当时被不少人有点倨傲的洛基。他不是美国人,性格有些孤僻,巴基第一次向他打招呼时却只换来冷冷的一瞥。而在巴基展现了他那不一般的射击技巧以后,洛基却主动跟他搭话了。学校里不少人讨厌洛基,因为他说话刻薄态度傲慢,但巴基却和洛基相当聊得来。他也借由洛基认识了他的哥哥索尔。索尔和阴郁的洛基完全不同,他热情奔放招人喜欢,对于洛基则相当迁就和宠爱。他们那些乱七八糟的分分合合以后,洛基依然很抗拒别人把他叫做索尔的丈夫,正好巴基也已经习惯了索尔和他的“兄弟”关系,每次介绍时他都只介绍洛基是索尔的弟弟,而不加上那句“丈夫”,否则,一定会换来洛基的一对白眼。


“你和索尔大学的时候就认识?”


“就是大学的时候认识的。”巴基回答,“他那个时候可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最受欢迎的Alpha,无所不能的四分卫,要命的好身材和好性格,还是出了名的模范男友。”


巴基想起大学的那些事就忍不住发笑。他最初也以为索尔只是洛基的哥哥,直到他发现索尔对洛基好得不一般以后他才明白他们兄弟的感情绝没有那么一般。当时索尔在情人节送给洛基一大捧玫瑰以后,全校就知道了他们的关系,气得洛基三天没对索尔说一句话。


而史蒂夫望着巴基的笑脸却忍不住心脏抽痛。他明白巴基又想起了他与索尔的大学时光。他看着巴基一页页地翻过那些照片,几乎每张照片里都少不了索尔和他的弟弟。巴基总是笑得那么开心,他们三个人亲密无间,隔着时光史蒂夫都能闻到甜蜜幸福的味道。他想巴基和索尔的大学时光一定很快乐,他们是学校里令人羡慕的情侣,他们一路从大学到结婚,感情自然深厚无比。


巴基又往后翻了一页,这张照片拍得有点模糊,里面的索尔没穿上衣只穿了条运动短裤,巴基被他扛在肩膀上一脸惊恐,旁边还有几个起哄的人。巴基飞速地把这页翻过去,尴尬地舔了舔嘴唇。那是他们的一次生日派对,大学生的花样总是那么几个,索尔和巴基在国王游戏里被抽中,巴基不得不被索尔扛在肩膀上做了十个下蹲。而这张照片就是他的好哥们儿洛基亲手拍下打印,还塞进他的相册里的。被人扛起来这么丢脸的事情绝不能让史蒂夫看到,而该死的下一页,却是他喝醉了,硬是拉着索尔要跳舞的那一次。他们的身体以扭曲的姿势抱在一起,看上去滑稽无比。


“有点丢脸。”巴基朝史蒂夫笑笑,“你知道,大学的时候总有点疯。但那时候的时光总让人怀念,即使有点蠢”


“这没什么。”史蒂夫对他笑笑,他已经有点后悔答应和巴基看这本相册了。他不想看巴基和索尔的关系有多么融洽亲密,也不想和巴基一起缅怀他和索尔经历过的那些青葱岁月。他只是更加不解且愤怒,为什么索尔会放弃这样一个与他走过多年时光的人,做出那样不可原谅的错事。


“你在大学也是橄榄球队队长吗?你看上去就像是个队长。”巴基漫不经心地翻着相册,却把话题转到了史蒂夫的身上。


史蒂夫明白他是不想再回忆起与索尔的那些事,于是马上接话:“对,我在大学的时候也打橄榄球。不过大一的时候,球队的教练并不愿意让我入队。”


“怎么会!”巴基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他除非是疯了。”


“巴基,我是说真的。”史蒂夫摇摇头,“我小时候身体很差,浑身都是病,到高中才逐渐好转。大一的时候我还是瘦弱的弱鸡。”


巴基实在难以想象史蒂夫瘦弱的样子,那该是什么样儿,比他矮上一个头?自己能轻易地把他搂在怀里?


史蒂夫继续讲了下去:“甚至很多人都不相信我是Alpha。不过,我在大二的时候就已经变成大块头了,然后我进了校队,当上了队长。”


“等等,”巴基想起来了什么,“你是哪所学校毕业的?”


“我本科在哈佛。”


“我是斯坦福,幸亏你不是伯克利,要不然我一定在场上骂过你。”巴基回忆起他在学校里的那些疯狂的时光,“你知道,斯坦福斧什么的。我们学校和你们打过吗?我在赛场上没见过你?我几乎每场比赛都去。”


“我只在大二打过一年,大三没多久我就退了,医学院申请差点要了我的命。”


“你不会恰好比我小一岁吧?”巴基眨着眼睛,“索尔毕业以后我就再也没去过赛场了。”


“是吗?”史蒂夫的声音有些苦涩。巴基当然是为了去看索尔,这是理所应当的,更别说他们那时还不认识,即使认识,或许巴基也不会把目光分给他一点点。而至于他自己,他相信,无论何时何地,他总是会爱上巴基的。


他从裤口袋里随手摸出自己的钱包,里面有他的驾照。巴基看了一眼他那个日期,发出一声惊呼,“史蒂夫,你比我还要小一岁!那你进校队的时候,索尔已经毕业了,他比我要大两岁。”


他们已经把相册翻到了最后一页,那还是一张合照,索尔还穿着橄榄球队的队服,手里捧着奖杯,巴基和他的弟弟靠在他的身边,巴基笑得眯起了眼睛。在他们身边还围绕着许多的人,有漂亮的穿着短裙扎着高马尾的拉拉队的姑娘,也有其他的橄榄球队的队员,而只有中间的三个人是那么与众不同。


“嘿,你看到了吧,他有多受欢迎。”巴基耸耸肩,“是不是人人都爱金发大胸的?”


巴基想过,如果洛基见到了史蒂夫,毫无疑问一定会嘲笑他的品味,这种金发大胸的肌肉Alpha到底好在哪里。而巴基知道,史蒂夫吸引他的绝不仅仅是他的容貌和身材,去他的金发大胸,他总是会爱上史蒂夫的。


而史蒂夫看着巴基的眼睛,一时却不知如何开口,他想巴基或许是因为他和索尔有些相似的特质才与自己如此投缘。索尔无疑是个有魅力的男人,不光是大学时期,如今的他也同样会让人为他着迷。而巴基对他的感情,自己却永远替代不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索尔变成了如今这样,史蒂夫只想带着巴基走出这段回忆这段失败的婚姻。


巴基拍拍史蒂夫的肩膀站起身来,“继续干活儿?还有一点儿就结束了。”




搬完书以后东西就基本已经收完了。史蒂夫把最后一箱里的一些摆件放到了巴基的书桌上,把空箱子的压扁堆起来,塞进房子一角的储物间里。两人又忙活了一阵打扫房间,一切收拾妥当以后已经是太阳西斜了。两个人都弄得浑身是汗,巴基吸了吸鼻子,皱了皱眉头。


“我们俩看起来就像是三个月没有洗过澡一样。”他伸了个懒腰,“你要在我家洗个澡吗?我可以借给你一件衣服,虽然你看起来挺壮的,但应该穿得下。”


“不用。我可以回家洗。”史蒂夫被这个要求憋红了脸。他可不敢想象使用巴基的浴室,这就如同窥探他的隐私一般,太过私人,也太过引人遐想了。


“跑上跑下不麻烦吗?”巴基笑起来,“如果你坚持的话,把这个带上。”


他转过去从放在桌子上的钥匙串上拿下一枚钥匙,“我也要洗澡,你待会儿上来的时候我不一定能开门。”


巴基把钥匙塞进他的手里,并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他转过身往自己的卧室走去,朝史蒂夫挥挥手,“待会儿见,我说我要邀请你吃晚饭的,你还记得吗?”


史蒂夫当然记得,他还记得巴基昨晚特地告诉他自己去超市采购食材,问史蒂夫想吃什么。史蒂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偏爱,但他还是按照营养搭配给巴基列了一个单子。他总是担心巴基吃得不够健康,就像他今天一整天不停地尝试着喝特浓咖啡,就像他无意透露的冰箱里存的酒。虽然巴基看上去开朗又健康,可史蒂夫还记得他喝醉时候的模样,他不能放任巴基如此残害自己的身体。


他欣喜于巴基对他的信任,同时又担心巴基太过于容易相信别人。他攥紧了那枚钥匙,和巴基短暂道别,下楼回到自己的公寓。


史蒂夫洗澡向来很快,这是他从小的习惯。他故意在家休息了一会儿才上楼,以免发生什么尴尬,可当他打开门时还是听到了模糊的水声。


“史蒂夫?”巴基的声音从水声中传来。


史蒂夫咽了口口水,他尽量克制住自己的遐想。这很糟糕,他们只是邻居和朋友,他不该对如此信任自己的巴基有什么非分之想。


“是我。”他尽量平稳地回答。


“太好了。我想请你帮个忙。”他听到水声停了,巴基的声音更加清晰,“能帮我随便拿套什么衣服过来吗?我刚才发现自己只拿了毛巾。”


史蒂夫再也忍不住去幻想浴室里的那一切。他觉得自己不该这样,可只是听着声音就有点受不了。那可是巴基啊,他忍不住去想他早上看到的那些画面,他的腹肌,他的长腿,还有他漂亮的眼睛和红唇。


“史蒂夫?你在犹豫什么?难道你想让我光着出去?”


“你等一下。”史蒂夫回答。虽然第二性征有别,但史蒂夫和巴基都是男性,其实外部性征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信息素的细微差别。许多人对第二性征十分不敏感,比如巴基对于此事就非常坦然,史蒂夫实在不该有太多的遐想。


他在卧室的大衣柜里选了一件T恤一条运动裤,孕期的Omega衣着要以宽松舒适为主,像是那天晚上巴基的紧身牛仔裤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他开门走近浴室,空间很大,洗浴区围着一圈磨砂玻璃,隐隐约约能看见巴基的身影。


史蒂夫刚要把衣服放在玻璃门旁的洗手台上,玻璃门就打开了一个缝,巴基的脑袋探了出来。


“谢谢。”他的头发上全是水珠,被他全部捋到了脑后,显得他的额头更为饱满,眉角的细纹更加清晰。他的睫毛太长了,还在滴着水。他眨了眨眼睛,那水便顺着脸颊一路流到他的唇角。


“还有件事,史蒂夫。”他有些为难地笑了,“你没有拿内裤。”


史蒂夫顿时脸颊发烫,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要知道他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甚至从未留过一个Omega过夜,除了吧唧喝醉的那次。


“放松点哥们儿,衣柜抽屉第二格。”


打开那格抽屉的时候,史蒂夫甚至不敢仔细看。那格抽屉里整整齐齐地码着他需要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太过特殊的款式,可史蒂夫却不能控制自己去想巴基穿上他们的样子。他的脸颊已经太烫了,史蒂夫知道他一定会被巴基嘲笑,就像他被娜塔莎和萨姆嘲笑了这么久。他已经三十多岁,是个事业有成的男性Alpha,而他没有过一个正式交往的Omega,甚至连接吻的经验都少得可怜。


“你找不到吗?史蒂夫?”巴基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


史蒂夫随手扯了一条黑色的,关上抽屉,走向浴室。巴基接过那条内裤的时候眨了眨眼睛,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哇哦。”


史蒂夫低头,才发现那条黑色的内裤的材质十分通透,隔着布料,仍能清晰地看见巴基的手指。


“我没有仔细看过。”


史蒂夫觉得自己的解释糟糕极了。


巴基对他笑了笑,“它很透气。”


他缓缓拉上了那扇磨砂的玻璃门,而史蒂夫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被蒸得熟透了。




——TBC——


穿背心的大盾谁能不心动(微笑



评论
热度 ( 697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