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ABO】Volar(6)

哈哈哈

semiquaver:

巴基和史蒂夫一见钟情,而史蒂夫却误以为巴基是一个已婚孕夫。


ABO生子私设(包括abo世界观也有一些私设)预警。


有锤基(已经结婚怀孕


本章有叉骨大大痴汉的单箭头,注意避雷。




(6)




巴基的邻里关系和睦,当然也只是和睦而已。他与史蒂夫相处得其实不错,聊天的时候有共同话题,连喜欢老电影和老音乐的口味也一模一样。史蒂夫依然相当热心,有时候他们会一起去不远的大型超市采购,史蒂夫总是帮他把那些玩意儿搬上楼。其实巴基并不需要帮忙,但他又不能放弃看史蒂夫气喘吁吁脸颊发红的模样的机会。他可爱极了。


史蒂夫和他的工作都不算轻松。虽然史蒂夫已经熬过了实习住院医生的阶段,但手术和研究的任务可一点也不轻松。而巴基年纪轻轻主管了科技公司的整个研发中心,熬夜加班已经是家常便饭。不过由于史蒂夫,巴基已经将作息调整了不少,比如早点起床,这样就可以和史蒂夫一起下楼慢跑。每次陪伴他的时候史蒂夫总是把跑步的节奏放得很慢,慢得不比散步快上多少。


“他就是把我当玻璃人一样。”巴基靠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打电话,他伸了个懒腰,没形象地把腿架在办公桌上。


“所以你还没睡到他。”洛基在电话的那头哼了一声,“几个星期了?三周多?”


巴基不满地啃了一口曲奇,由于史蒂夫的频繁建议,巴基不得不把家里所有的东西换成了健康食品,过甜的甜品或者过油的零食,还有薯片这种垃圾食品通通成了大忌。有时候馋不过,只能在办公室里啃啃饼干。


“我真怀疑我是不是对他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巴基继续说,“谁在他眼里都像是个病人,我猜。”


“职业病。”洛基说,“他有过Omega吗?或许只是因为你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虽然我觉得应该没人拒绝得了你。”


“你猜怎么着?”巴基的语气夸张,“他还是个处男!”


对方爆发出一阵笑声,巴基皱着眉把手机放得远了些,“嘿,洛基!”


“巴恩斯,你三周还没搞定一个处男,连索尔也会笑话你的。”


“住口!”巴基吼到,“有时候我看到他的样子都像是已经硬了,他是不是被我吓到了。”


“你原来可没有这么多顾虑。”


“可是史蒂夫非常正派,或许他只是需要时间。”


“哦对,需要时间,你要和他约会三十次然后再牵手吗?”


巴基扶了扶自己的额角,叹了口气。史蒂夫对他很好,这毋庸置疑,他从没有拒绝过巴基的邀约,如果需要帮忙总是在第一时间出现。他在巴基搬进来的第一周就热心地带他熟悉了周边的一切,为他抄好了一切他可能需要的电话号码,物业或是修理工。可同样,史蒂夫总是对他那些可以说有些露骨的暗示熟视无睹,他们可以一起看电影喝果汁(史蒂夫依然坚持不能喝酒),或者是一起做饭吃饭,但即使有时候史蒂夫会因为他的撩拨满脸通红,但他从没有回应过。他们就像是一对知心好友,但巴基该死地一点也不想做什么知心好友。


“小甜心,”洛基笑起来,“或许你可以利用发情期,你知道,没有Alpha会抵抗得了。”


“那会吓坏他的。我也不想逼他。”巴基忍不住想起几次史蒂夫几乎要落荒而逃的样子,而他只不过是刚刚洗完澡没穿上衣,或者不小心睡着后靠在他的肩膀上。以至于后来巴基干脆懒得再做什么无用功,与史蒂夫用好朋友的方式相处十分愉快,除了必须听从他那一条接着一条的健康建议以外。


“所以我们的巴恩斯要换条温情路线了?还是你准备永远当一个好邻居?”


“救命啊,洛基。我想我在他心里就是个生活作息不健康的准病人吧。”巴基想着史蒂夫那张正直无比的脸,每次叮嘱他的时候比他的家庭医生还要仔细,“或许我遇到了一个比索尔还不开窍的。”


洛基在电话那头哼哼了两声,然后巴基听到了索尔的声音:“我不至于你说的那么糟糕吧?”


“洛基!!你居然告状!”


“我开的免提。”


巴基愤愤地挂了电话。




巴基其实与史蒂夫认识快要四周了,但仍在关系上没有什么过多的进展。他把桌子上的那几个文件又看了几遍然后放到一边,又检查了几遍邮件,确认今天要做的事情已经都完成了以后,决定下班。他已经连轴转了好几天,这几天里好歹没有时间再去想那个烦人的史蒂夫,可是今天一闲下来,就忍不住又想起他的模样。他与史蒂夫也差不多有一周没有见面,史蒂夫平时不大会打搅他,但也从不会让他失望。有时候巴基觉得他就像是自己的私人健康顾问或是什么雇来的陪伴人,满足着他的要求,关心着他的健康,但绝不与他再进一步。


等他到健身房的时候差不多已经下午六点。这个健身房是史蒂夫带他来的,就在他们公寓不远的地方,环境很好且设施齐全。他的教练叫布洛克·朗姆洛,是个性格还不错的家伙,或许看上去有点凶,但其实相当爽朗。布洛克看起来是个很有攻击性的Alpha,实际上也确实是,他不光精于器械并且还是格斗术和自由搏击的高手。他和布洛克相当聊得来,他们可以互相骂着粗口喝啤酒,换做史蒂夫绝对没有可能。


他之前因为公司的原因有段时间没有健身,后来搬家以后又耽搁了一阵子。史蒂夫带他来的时候建议他先试试瑜伽这种更为温和的运动。噢拜托,巴基真想说自己不是什么一碰就碎的家伙,即使Omega的身体状况是普遍比Alpha弱一些。不过布洛克对他没有什么过多的要求,他们俩很快就达到了共识。巴基的状态很不错,没有花多久就恢复了之前健身的运动量,并且在布洛克的指导下开始练一些搏击。


当巴基最终用一招大腿绞杀把布洛克掀翻在地动弹不得的时候,男人骂了一句脏话,然后巴基松开腿,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该死的Omega的柔韧性。”布洛克活动了一下肩颈,他刚刚那下可并不好受,“这招总是你们用得比我好。不过你的力量也不错。”


他拍了拍巴基的腰,巴基顺势拧住了他的手。


“噢!操你的!巴恩斯!”布洛克大骂一声,用脚去绊住巴基的腿。


两个人又扭打起来,直到双双倒在柔软的地垫上。布洛克大笑起来,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推了一下巴基的肩膀:“你是我教过的里面学的最快的。有几个Alpha傻大个,完全不如你一半灵活。”


“史蒂夫呢?”巴基问道,他知道布洛克和史蒂夫也认识,甚至比他和史蒂夫还要认识得早。


“他没练过搏击。我不知道。”布洛克坐起来,同时也把巴基拉起来,“要不要一起吃饭,我也下班了。”


“行。”巴基知道自己八成不愿意做饭,最后还是得偷偷摸摸地点外卖,和布洛克一起吃饭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啤酒,炸鸡,烤肉,披萨。什么都好!”巴基耸耸肩膀。


“我知道一家店。”布洛克用毛巾擦了擦自己的脸,“你先去洗个澡,我等会儿带你去。”




布洛克从巴基第一次进入健身房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他。这个Omega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更富有魅力,于是他主动过去,登记做了他的健身教练。他是史蒂夫·罗杰斯带来的。布洛克不大喜欢史蒂夫,那个金发的Alpha到哪里都是焦点,任何一个Alpha都不会喜欢他,这是与生俱来的领地意识。况且,他和那个罗杰斯完全不是一路人,那个该死的家伙到哪儿都带着完美无缺的笑容,看上去正直而热情,就像是该死的漫画书里走出来的美国队长一样。偏偏所有人都吃他那一套。


不过布洛克依然得感谢他带来了詹姆斯·巴恩斯,这个辣到冒烟的Omega。他不像有的男性Omega那样瘦弱得如同一根细杆,让人提不起兴趣。反而,他十分强壮,甚至身材不输给很多Alpha。这极其容易就勾起了布洛克的征服欲,这可比那些瘦猴似的Omega要带劲儿得多。他那张脸也完全符合布洛克的审美,除了帅气以外更多了一层美的因素,特别是他绿色的大眼睛和弯弯的眼角,嘴唇总是红得像是涂了口红一样,让布洛克不由地去想他在床上该有多么诱人。他指导巴基的搏击技巧,Omega学得很快,腰腹和大腿相当有力量。有时候布洛克在想,他真他妈就想直接把他按在这里的地垫上狠狠操上一次。


他不知道巴基和史蒂夫到底是什么关系,或许是朋友,他们没有什么太过亲密的举动。可巴基对史蒂夫的关注显然已经超出朋友的范畴,史蒂夫在的时候,巴基的目光总是离不开他,布洛克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


真他妈的该死,布洛克在心里咒骂。他其实已经约过巴基两次,一次因为史蒂夫的到来而被中途打断,另一次则是因为巴基与史蒂夫早有看电影碟片的邀约。去他妈的电影碟片,他们是上世纪的人吗?


布洛克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已经换好衣服的巴基正坐在健身房外面的等候区咬着根棒棒糖等他。他把那根东西从最里面拿出来的时候还用舌头包裹着舔了一下,这张小嘴真他妈应该下地狱,布洛克想。


“不抽烟?”他走近过去,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


“你也觉得挺小儿科的是不是?”巴基耸耸肩膀,“史蒂夫要我戒烟。”


“他要你戒烟?”


“他觉得不健康。”巴基咬碎了他嘴里的那根糖,把剩下的棍子扔进垃圾桶,“我开车?”


那家店离健身房也不远,是家小店,算不上高端,但好在味道十分不错,分量也够足,布洛克喜欢和几个哥们儿在这儿喝酒吃东西。他和巴基坐下以后点了足够分量的烤肉和啤酒,巴基的心情相当不错,似乎对这里的食物相当满意,他先喝了一大口冰啤,然后满足地咬了一大块肉。巴基在认真训练的时候很有攻击性,眼神凌厉动作迅猛,但在吃东西的时候却完全不是一回事。他大口嚼着自己盘子里的肉,偶尔朝自己的嘴里塞上几根薯条。


“这可真他妈带劲!”巴基又大口地灌了自己半杯啤酒,“谢啦。”


“你喜欢就好。”布洛克看着他的样子就想笑。巴基还穿着他那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衬衫,吃起东西来就像是饿了三天三夜的流浪汉。布洛克认识不少精英阶层Omega,很多都是他的顾客,他们有的人相当刻薄高傲,如同巴基这样随和又富有魅力的人则相当少。多数时候布洛克并不喜欢这些人,它们冷漠防备又高傲的姿态让人作呕。而巴基相当不同,至少他可没见到有人会穿着他这样的衣服,窝在这样的小店里吃得像只快乐的小老鼠。


“你经常来这儿?”巴基问。


“有时候来,这里东西便宜,啤酒大杯。”布洛克笑笑,“不过我以为你会吃不惯。”


“当然不,好吃得要命。”


“你和史蒂夫认识多久了?”


巴基对布洛克突然的问题有些奇怪,眼睛瞪得圆圆的,“不到一个月。”


“我以为你和他很熟?”


“我们是邻居。”巴基的那一大杯冰啤已经见了底,布洛克又给他开了一瓶推过去,“其实我很意外,我还以为健身教练都会让我控制饮食之类,天天只吃鸡胸肉。”


“你的训练项目里没有塑身,况且你的身材不错,偶尔吃一顿没有关系。”


“太够意思了。”巴基朝他眨眨眼睛。


“如果你喜欢,我也会做。有空去我家里,开两瓶好酒。”


“两瓶可不够。”


两个人都大笑起来。布洛克喜欢他的直率和爽快,当然还有他性感到要命的身材和脸蛋。可突然,巴基的笑声停止了,他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样图让僵在原地。过了几秒,他突然抓起桌子上的手机,钻进了桌底下。布洛克当然不会以为巴基是兴致来了突然想要给他口一次,他如临大敌的样子,简直会让人误认为哪里蹦出来了什么外星人又或是他其实是什么国际通缉犯。


布洛克转过头去,看到了店门口刚刚进来一队人。中间那个金发的Alpha,史蒂夫·罗杰斯?他的左右分别站着一个黑人和一个辣得要命的红发小妞,个头虽然不高,但身材却极其惹火。她的面容看上去像是俄裔,史蒂夫正偏头和她说些什么。布洛克掀开一点桌布想要看巴基到底在桌子底下做什么,却被巴基猛地一下拉回去。


“别出声!别让史蒂夫发现我!”


他不明白为什么巴基要躲着史蒂夫,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正当他迷惑的时候,史蒂夫已经发现了他,金发的大个子绕过几个桌子过来跟他打了声招呼。布洛克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如果不是他的打搅,他和巴基的约会(他是这么认为的)简直顺利无比。为什么每次都是这个罗杰斯?


“一个人?”金发的Alpha瞥了一眼桌子上满满当当的食物,还有桌面上的未喝完的两杯啤酒。


“和朋友。”布洛克简单地解释了一句,他希望史蒂夫快点离开,这个该死的天杀的Alpha。


史蒂夫皱了皱眉:“巴基?”


“噢,天呐!”巴基边从桌子底下爬出来,边崩溃地喊了一句,然后又露出一个笑,“嗨,史蒂夫,怎么在这里碰上你了?”


“嗨巴基,你在桌子底下干什么?”


“呃……捡手机,幸亏屏幕没碎。”他晃了晃自己的手机,“你怎么知道是我。”


布洛克简直想要给那个金发的Alpha一拳,巴基在他面前不知所措的样子简直蠢得可爱。


“我看到了你的钥匙。”史蒂夫回答,“你的晚餐吗这是?”


刚刚匆忙之下,巴基虽然拿走了他的手机,却把车钥匙放在了餐桌上,两个人都没有发觉。


“不,不是!那都是布洛克一个人吃的!我刚到还没点单!”巴基转过头朝布洛克眨眨眼睛。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布洛克的脸部都几乎要开始抽搐。与史蒂夫同来的那个黑人已经坐定,喊了一声史蒂夫。


“你们要不要和我们拼个桌?”史蒂夫温和地说。


布洛克给了他一个白眼,一群人叽叽喳喳吵吵闹闹的晚餐?你以为我们是高中女生吗?


而还没等他回应,巴基已经坚定地给出了一个答案,“好的。”


去他妈的罗杰斯。


——TBC——




叉骨心里苦,为啥你那么听他的话还让我背锅。

评论
热度 ( 676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