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个人号用来看文

【Evanstan】竹马竹马(兄弟AU)

可爱!

一襟袍泽:

熊桃x哭包


就是想看小桃子一边把小包子欺负哭一边长大,然后推倒酱酱酿酿。


01


“Chris…你放我下来…”


三四米高的树叉上蹲着一个小男孩,两条小肉胳膊从衬衫的半袖里伸出来,紧紧的搂着一根粗大的树枝,眉毛皱成一团,噘着嘴巴泪眼汪汪的往下看。


“你往下跳,我接着你!”


树下的男孩扯着嗓子喊,张开手臂作怀抱状。


“接不住怎么办…你上来嘛。”


“我能接住!你快跳,不跳我走啦。”


“别!”


半空的风吹过来,夹着树叶的味道,吹的额头凉的。Sebastian心一横,想着“闭上眼睛往下一跳就好了,没什么好怕的,大不了摔一跟头!”。刚闭上眼,泪水就分明划了下来。鼓起的勇气瞬间都飞走,赶紧又抱回去。


Chris摊开手,像个大人一样耸了耸肩膀,粗粗的眉毛动起来十分滑稽。


“胆子真小。”撂下这么一句,毫不犹疑的转身,嘟囔着,“反正待久了自己就该下来了”。


阳光从头顶的树冠上流泻下来,一点一点偏移,最后落到身后的地平线上。Sebastian还抱着那根树杈,眼睛周围一圈泛着晶莹的粉色,夕阳照的一张小脸红的通透。


Sebastian不是个容易生气的人,但是这次他觉得自己生气了。


这次绝对不原谅他,Sebastian躺回床上的时候想。隔壁班Tom的哥哥还知道保护他不被欺负,为什么自己的哥哥只会欺负自己呢?越想越委屈,更加坚定了哥哥是个超级可恶的大坏蛋。


“喂,对不起啦,我真忘了。”上铺传来Chris的声音。


“我讨厌你。”Sebastian闷闷的说,黑暗里的声音粘腻分散,整个房间都充溢了毫无震慑力的坚定抱怨。


“我怎么知道你真的不下来,那棵树只有那么高。”


“他明明有那——么高!”Sebastian激动的说,说道后面尾音都颤了。及时把哭腔堵在嗓子里,把被子往头上一蒙,“你不要说话了,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好啦对不起嘛,你不是又要哭吧?”


我怎么不能哭了?要不是晚饭的时候保姆阿姨发现我不在,我可能今晚就在树上过夜了!Sebastian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打算再也不要和Chris说话了,被窝里赌气的撅起嘴,紧紧地抿起来。


Chris发觉Sebastian是真的生了气,语气终于有了该有的小心试探,“Seb?”


没有声音回应。


“哎,”安静了片刻,Chris叹了口气,而后突然唱道,“Sebastian是一只猫。”用的是俩人白天在房间里听的那首儿歌的调子。本来Chris嫌幼稚,Sebastian抱着金毛哼的带劲,他还嘲笑了一番。现在他却唱了起来,清清亮亮的声音带着讨好。


“脸上有圆圆的眼睛,嘴巴有圆圆的鼓包。“


“啦啦啦Sebastian是一只不高兴的猫,他撅起嘴你就在他下巴挠一挠。”


Chris竖起耳朵,听见黑暗里的一声几不可闻的笑。


成功了吧,Chris心想,掀开被子,迈过上铺的围栏,还不是很健壮的胳膊抱住护栏,两腿往Sebastian的床上够。


Sebastian感到床在晃动,疑惑的露出脑袋,借着微弱的月光看见一个小身影正在努力的拿脚尖够他的床。


“喂,你会掉下来的,这样太危险啦!”Sebastian支起身子说。


“你肯和我说话啦?”Chris笑着说。


“…这个不算,你掉下来妈妈会担心的。”


说着便爬起来要去把他抱下来,也不考虑自己的小身板能不能抱得动大他五岁的哥哥。


还没够着,Chris撒开了手,一把拽过Sebastian的胳膊,搂进怀里转个圈,狠狠的跌到了床上。


床铺“吱呀”晃动,两幅小身子陷进床垫里有“噗”的一声,Chris被撞得一闷哼。


Sebastian只感觉一阵风,和他白天幻想着从树上掉下来的感觉一样。心里一悸,然后反应过来自己正压在Chris身上。没等自己有动作,Chris伸出胳膊就把自己按在了怀里。脸紧贴着绵软的睡衣,感受得到Chris幼小却结实的胸膛,带着暖和的温度,有起伏的心跳声。


他听到Chris狡猾的一笑:


“看,我接住你啦。”


Chris揉了揉怀里的小脑袋,笑着问,“还气不气啦?”


Sebastian软软的摇了摇头,乖乖伸出手搂住了Chris。


下次,下次一定不要原谅他。


02


Chris五岁的时候,被通知自己将会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


他摸着母亲鼓出来的肚子问,“她在这里面吗?”


“是的。为什么是她?你想要个妹妹吗?”


“嗯,”他拿手比划,煞有其事的说,“她看起来只有这么大,一定是个女孩子。”


事实却抚了Chris小小的推理,是个男孩。躺在医生的臂弯里,白白嫩嫩的一团,像用棉花糖捏出来的小玩意儿。


“真丑。”Chris说,瞥了眼玻璃上倒映的自己,觉得英俊非常。目光转回Sebastian闭着的眼睛上,看见长长的睫毛在白的近乎透明的眼皮上颤动,叹息道,“可怜的孩子。”


Chris不怎么喜欢他这个弟弟,觉得他长得实在奇怪。每天下了幼儿园,习惯性的跑到婴儿房里看一眼Sebastian,还是躺在那里,伸出俩肉乎乎的胳膊抓空气玩。走近了,就拿那双滴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望着他,不再抓空气,倒是要来搂他的脖子。他躲开,就见躺在婴儿床里的小东西蹙起鼻子,眼睛里溢出水,吧嗒吧嗒的哭起来。


Chris更加不喜欢他了,觉得他不仅丑,还傻了吧唧的。


家里的新成员没有给Chris的生活带来多大变化。照常上学放学,和一群小孩子上别人的院子里捣乱,把教师的某扇玻璃打碎,或者把幼儿园的某个女孩子欺负哭。


某天的小Chris觉得这样的生活实在无趣,人生充满了空虚。他在夕阳下向他的一群小跟班挥了挥手,十分沧桑,一路踢着石子回了家。


刚打开门,正看见Sebastian躺在沙发上,嘴上叼着奶瓶,小嘴巴跟着吮吸的动作一动一动,样子非常认真。


Chris忽然发觉这个小家伙变了。皮肤不再是透明的白,而是牛奶一样的娇嫩颜色;大眼睛灵动晶亮,带着绿色,像广告牌上晶莹的水果糖。咬着奶嘴的嘴巴鼓鼓的,忍不住想捏。


他走过去,毫不费力的抢过了奶瓶,伸出手在那张圆乎乎的小脸上捏了一把,软软的,比面团还要软。


毫不意外的,小东西哇的哭了起来,声音也软软的,像是泡在了奶瓶里。


“呐,”Chris把奶瓶还给他。哭声骤停,刚伸出手握住,近在指尖的奶瓶忽又远了,Chris脸上挂着欠揍的笑。


来回逗了好几次,Sebastian一边哭,Chris一边笑。好像从这个时候开始的,Chris发觉欺负这个小东西比出去捣乱好玩得多,他甚至觉得,这个人哭起来要比他正常待着更好看。眉毛皱成一团,小鼻子蹙起来,细密的睫毛上沾满了水珠,眼圈的粉色更加可爱非常。尤其是他稍微安抚一下,立马就不哭了。下巴微微撅起来,眼里水光未褪,皱成三角形,满是委屈的看着自己,还要伸出手索一个拥抱,乖巧的像是把他弄哭的其实另有其人一般。


“嘿,叫声哥哥我听听。”


“他还太小。”保姆好笑道。


“来,跟我念,哥——哥——”


Chris趴在婴儿床的护栏上,极其认真的教道。


Sebastian望着他,眼睛还是那般的明亮清澈,单纯的一眼能看出来他根本听不懂Chris的话。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唔。”


“那么笨呢。”


“他连妈妈都不会喊哩。”保姆解释道,要把他抱起来,脱离一下这位神经质的哥哥的困扰。


还没圈住,就听见一声模糊的、奶里奶气的“哥…”。


听起来像是“咕”或者“呱”,但是Chris就是坚定的认为他就是喊了自己“哥”,只不过声调不清晰了点,像牛奶泡泡被戳破,包裹着的香气带着粘腻的质感散在空气里,含糊的可爱极其。


Chris眼睛都亮了起来,开心的把Sebastian从床上拖了起来,使劲在脸上亲了一口,吓得一旁保姆手足无措。


03


Sebastian开始上幼儿园了。保姆给他穿上干净的米黄衬衫,扣上背带裤的扣子,系好皮鞋上的鞋带,蹲在身前满意的去整领口。


“我们家Sebby真是全纽约最好看的孩子。”


Chris从一旁蹦出来,嘴里叼着面包片,嘴边一圈牛奶渍,一边对着镜子整理校服的领带一边含糊的说,“顶多算个第二名,不过不亏,第一名也是你们家的。”


说着伸出手掐了一把Sebastian的脸,本来干干净净的脸上就这么蹭上了几粒面包屑。


“你就会捣乱。”保姆抱怨着给Sebastian擦脸。


“我今天晚上要去乡下,晚上记得去接sebby,一定要牵着手过马路,不要和陌生人……”


“知道啦Mary阿姨,我要迟到啦!”


Chris喊着,一溜烟跑了出去,机灵的像个猴子。


保姆叹了口气,转头嘱咐Sebastian。


Sebastian乖乖的看着她的眼睛,站的直直的,短裤下的小腿绷的可爱。


“我知道了,Mary阿姨,过马路一定要牵着哥哥的手。”


保姆看着Sebastian那双天真无辜的大眼睛,又不放心加了句,“不只是过马路,任何我不在身边的时候,都得牵着哥哥的手,知道了吗?”


Sebastian点头。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幼儿园里响起了清脆的铃声,一阵一阵在整个黄昏里飘浮,一直飞到天边的晚霞上去。


Sebastian坐在操场的小长椅上,等着Chris来接他。


“你爸妈还没来接你吗?”有个小女孩走过来,坐到了Sebastian的身边。


“唔,他们在外地工作,平时都是Mary阿姨来接我。”


“那,Mary阿姨还没来接你吗?”


女孩子脑袋两侧扎了两个短短的马尾,眼睛圆圆的,看着Sebastian的眼神有最单纯的喜爱。


“没。今天是我哥哥来接我。”


Sebastian不看她,翘着脖子看着门外。小朋友一个一个都上了父母的车,人群里没有那个比他高了好几头,剃着板寸的灵活身影。


“你真不会聊天。”女孩说,语气里却没有责备,“你看着我嘛。“


她把Sebastian的肩膀握住,迫使他看着自己。


“Seb,我可以这样叫你吗?你长得真好看,我喜欢你。”


“谢谢。”


“这么说你也喜欢我喽?”


“当然。”Sebastian是个十足的小绅士。


“太好了~”女孩高兴道,犹豫了一下,嘴唇庄重的抿起来,笑着闭上眼送上去。


“哈哈哈!”


椅子后突然蹿出一个人,笑声爽朗又突然。Sebastian惊讶的回头,正看见Chris咧着的那排牙。


“你、你是谁!”小女孩吓得叫起来。


“我叫Chris,是Seb的哥哥。你喜欢我们家seb呀,哈哈,真可爱。”


Chris趴在椅背上,伸手搂过Sebastian的脖子,粗暴的往自己怀里拽。


小女孩红透了一张脸,大眼睛里涌上泪水,“才没有!你可真讨厌!”站起来跑走了。


Sebastian想追上去,奈何被Chris禁锢着,远远的看见小姑娘的爸妈已经来接人,小身影上了车,留下一路扬起的灰尘走掉了。


Sebastian早忘了要牵着Chris的手这件事,心里满满都是愧疚。


“你把她弄哭了,我明天一定要去给她道歉。”


Chris攥着Sebastian的手,软软的像是没有骨头,攥的更紧些,才有些微的踏实感觉。


“我又没说错,是她自己说喜欢你的嘛。”


“那她为什么要哭?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责任心,妈妈说过,做错了事就要给人道歉。”


Chris站住脚,把Sebastian挡在墙上。


“你这是在教训我?我可是你哥。”


“那你也是做错事了。”Sebastian说的一脸严肃,本来心里就愧疚的不得了,一路走来又多了些委屈。明明不是自己惹的事,明天还不是要他去道歉,现在又要被哥哥凶,他又没做错什么。


“喂喂,教训人的是你,你怎么还要哭?”


“那个女生要是不原谅我怎么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不喜欢我了怎么办?都怪你。”


“不原谅就不原谅呗,难不成你也喜欢她,还是你怪我让你错过了那个吻?”


湖光水色一双眼,在夕阳里头异彩纷呈,撅起的嘴巴嘟起的脸都让人忍俊不禁。


Chris本来还有点气,看见他这样整个人都软了,想气不气来,无奈道,“而且你告诉我,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你呢Seb。”


Chris俯下身,捏住Sebastian的肩膀,在他的唇上撂下个吻,轻轻盈盈,像此刻是擦过天边的云霞。


“好了,还你啦。”


Sebastian呆呆的看着他,白嫩的脸上浸着橙红旖旎的霞光,看的Chris心里一暖。


“不哭了好不好,回家了好不好?”


Chris语气一放软,Sebastian就找不到生气的理由了。像个棉花做的大抱枕铺在自己身上一样,立马安心的温顺起来。


“唔,嗯。”


Chris牵起那只小肉手,在小路上继续走。一个高一个矮,一个黄头发短的利落,一个黑头发梳的乖巧,牵着手,夕阳把一双小影子拉的老长。


“是不是亲你一口你就不哭了。”


“才没有。”


“我看管用,你这小屁孩。”


Chris勒过Sebastian的脖子,搂的小家伙的嘴挤得更鼓。Sebastian努力捯着步子,靠着Chris回了家。









-----------


上来冒个泡。




评论
热度 ( 346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