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Evanstan】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Omega - ABO/甜向/第八发

好看!

纪翌:

每周日晚更新。

--------------

8.
周围响起了一阵窃窃私语声。

如果非要让Chris命名的话,Chris将把它命名为“虽然我听不清你们在说什么但我知道你们一定没有说好话”之神秘的群体社交的螺旋。身处众目光中心的Chris仿佛能看见每一颗脑袋上方蹦出一系列不同含义的符号。

就在Chris开始思考宇宙的奥妙和人类的起源之前,一个长得颇为高大的男人推开了人群,他涨红了脸,怒气冲冲地对着Scott喊了一声,“Scott!”

平心而论,这男人长得不错。如果不是情势如此危机,Chris兴许会挑着眉毛对Scott吹声口哨。但在Chris这样做之前,Scott呻吟了一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在他把脸埋进双手之前,Chris听见Scott嗫嚅了一句,“不是这样的。”

“不,不是这样的……”Scott虚弱地解释道,“我们真不是……”

那男人依旧瞪着Scott......和他,但作为事件的男主角,作为从高中时期开始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可爱的小弟弟露出这样悲痛欲绝的表情的一家之长兄,Chris几乎快要抱着胳膊看起戏来了。

如果不是他突然想起了Sebastian。

Chris扭过头在人群中看见了Sebastian,他正皱着眉头看着他,从Sebastian的表情中很难看出什么意味来,至少看不到什么太好的意味来。Chris渐渐发现自己有点心虚,就像一只刚刚畅快淋漓地拉完屎的哈士奇却突然发现自己那坨新鲜的健康的排泄物留在了扫地机器人的行进道路上。

……

他得在扫地机器人碾过那坨屎之前做点什么。

好吧,他决定暂时拯救一下Scott。当然,只是为了拯救Scott而已,跟他自己没有一点关系。

“呃……”Chris说,“刚才我们,我们在做人工呼吸。”

Scott猛然抬起了头,用一种近乎崇敬的眼神看着Chris,而Chris几乎笑出了声。跟着你哥哥学学吧,Chris得意地想,瞧着你哥哥吧,看你哥哥我如何在狂风暴雨之中力挽狂澜。Chris继续补充道,“幽闭恐惧症……我猜……刚才这里漆黑一片……”

“是的,幽闭恐惧症!”Scott大声叫道,听上去很激动。Chris看了Scott一眼,这突如其来的喊声有点干扰到他的思考了,因为他正在试图盯紧Sebastian脸上的每一个表情变化......

“我想要......”Chris继续说,他已经在心里筹划好了,这是一个他临危不乱在黑暗中扶住了另一个因幽闭恐惧症而昏厥的Omega的故事。如果事情顺利地依照他计划的方向前进,那么被嫉妒蒙蔽了双眼的Sebastian——姑且就把Sebastian此刻迷茫的表情定义为蒙蔽双眼——就会因立刻发现Chris的“出轨”其实是“见义勇为”而立刻扑入他的怀抱。而他将一边用他有力的大手拍着Sebastian的后背,一边用眼神教他那被男朋友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傻弟弟做人。

这就是虚长几岁所得到的宝贵的人生经验。Chris微笑着想。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Scott打断了。

“我想要扶住他。”Scott说,“他昏过去了,因为幽闭恐惧症。”

Chris皱了皱眉,Scott让他有点惊讶。但他不打算辩白,在人群之中争论起来可不是什么好事儿,而且仔细想来因为幽闭恐惧症而昏厥过去这个设定也挺有意思的,说不定这会让Sebastian激发出无穷无尽的保护欲,除非......

“我不相信!”瞪着Scott的男人撕心裂肺地喊道,就在刚才,你还说你只爱我一个人!”

围观群众发出一阵惊呼。

“嘘,嘘。”Scott手忙脚乱地试图阻止男人的嘶吼,但他最终只来得及把脸塞进自己的双手里......

男人抽泣了起来,眼泪混合着鼻涕淌进茂盛的胡须里去,“你宁愿跟一个Omega在一起!”

围观群众再次发出一阵惊呼。

Drama。Drama King。Chris在心中为他鼓起掌来,一个Alpha在大庭广众之下哭的如此梨花带雨,果然是Scott会喜欢的奇男子。坦白地说,Scott局促的表情和这位男子精彩的表演让Chris险些忘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倒霉事儿。但他还是有些生气,Omega怎么了,Chris名牌背后那个大大的D-刺痛了他的心。

如果不是Scott突然抬起了头。

“是真的,我们两个不可能在一起。”Scott冷静地说,他看了一眼Chris。Chris渐渐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来,他的两片嘴唇翕动了一下,但什么都没说出来。Scott继续说,“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两个人都是Omega。”

“他怀孕了。”Scott说。

“孩子不可能是我的。”Scott又说,他仿佛怕别人听不懂一样,又补充了一句,“我是个Omega。”

围观群众发出了一阵震耳欲聋的惊呼声。

——————————————

“所以,就是这样。”Scott说,他甚至无辜地咬住了他的嘴巴,并快速地眨了眨。

Chris面无表情。

Chris刚刚坐在沙发上,仿佛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不,拜他亲爱的弟弟Scott Evans所赐,他的确是货真价实地和在座的众人一样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在这个故事里,Scott极其富有编剧天赋地给他编造出了一个前男友,并且完美地配合了他是一个来自乡下的Omega这个设定,把Chris本人定位成了一个痴痴等待去城里打工的前男友,但在发现自己怀有身孕的时刻却悲惨地迎来了被抛弃的命运,终于决定只身一人来到洛杉矶寻找孩子的父亲,却不想因为幽闭恐惧症而马失前蹄失掉了给孩子寻找父亲的第一仗。而在这个故事里,Scott将自己设定为了收留了在路边过夜的Chris几晚的好心人。

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一个Omega。

一个来自乡下的Omega。

一个来自乡下的被始乱终弃的Omega。

一个来自乡下的被始乱终弃的纯粹的Omega,高尚的Omega,脱离了低级趣味的Omega。

比这个荒谬的故事更荒谬的是,在场的诸位甚至没有一个人质疑为什么一个被始乱终弃的Omega还能开着切诺基出现在人群之中,仿佛Chris是那种一败涂地也要在死前用自己兜里的最后几个钢镚租一辆豪车招摇过市的人——并且他的肚子里还怀着一个薛定谔的孩子。

呃,他指的是薛定谔的孩子。并不是薛定谔本人的孩子。

“我不知道......”坐在Chris身边的Sebastian抓住了他的手,他眼圈红了,并富有同情心地大力拥抱了Chris,小声说,“我简直不敢相信。你遭遇了这一切……而且我还让你吃了抑制激素分泌的药。这都是我的错,我从来都不知道,Omega怀孕时会有这么剧烈的反应。”

“他很敏感。”Scott在旁边快速地补了一句,并在Chris投向他的恶狠狠的目光回敬了他一个白眼,这个白眼仿佛在说,算了吧,Chris,是你打算利用我在先的。

这当然不是你的错。这都是Scott Evans的错。

“所以你才这么急切地想找给孩子找一个父亲……”Sebastian说,“我现在明白了。”

并不是这样的。如果此刻能有一面透视镜直指Chris的内心,人们将看见他正在大声地哭泣,并一把一把地抓掉长在自己脸上的胡须。他可从来没有想给自己的孩子找一个父亲,他只是相当Sebastian未来孩子的父亲。

“这些死O佬。”另一个声音从Sebastian的身旁响起。

是Jack。那个身材发达的健身教练。他鄙夷地看了Chris一眼,嗤之以鼻地说,“我就知道。这些不守Omega之道的人都是这样。”

“嘿!”Nina大喊了一声,瞪着Jack。

“我说的有错吗?”Jack说,他气愤地脸都涨红了,“说不定这家伙正谋划着怎么抓住一个金龟婿并且让他相信这家伙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这就是Omega,这些Omega知道自己没有Alpha就活不下去,所以他们想尽办法——”

Sebastian气愤地瞪着Jack,Chris觉得他捏在自己手心里的手指快要掐进自己的手掌当中。

“闭嘴吧,Jack!”Nina试图阻止他,“别试图搬出你的那套理论……”

“难道不是吗?”Jack大吼道,他似乎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靠嗓门压制住了对方,他得意地晃了晃脑袋,做了总结陈词,“就是这样。”

“不是这样。Omega可以拥有自己的生活。”Sebastian安静地说,他的声音并不高,但听上去很有穿透力。然后他扭过头来对Chris说,“我可以照顾你,如果你愿意的话。Omega也可以跟Omega生活在一起。”

房间里鸦雀无声,似乎大家都被Sebastian的提议震撼了。

哇哦。Chris想。真是太棒了。

评论
热度 ( 370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