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根本没法好好谈恋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云鲤鲤鱼:

今天突然咻!地想起一个老梗,就给这篇加了个番外,23333




<<<


上篇


这天Sam路过一棵大树,发现他以前的同班同学Bucky躲在树后,眼睛瞪着某个地方,遂上前问道:“Bucky,你在这里搞什么?”


Bucky一脸阴沉地转过身,向Sam快速展示了下自己手里的弹弓和小石子,怒气冲冲道:“你知道Steve Rogers吧,我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哇你冷静点,那个好学生Rogers什么时候得罪你了?”


Bucky忿忿地回想:“上周考历史,我有好多道题不会做,就在那里抛硬币,然后突然发现那家伙坐在我旁边愣愣地盯着我看,我记得他成绩好像不错,就冲他扬扬拳头,让他把答案告诉我。”


“然后呢,他拒绝了你?”


“他答应了,于是他一边做我一边抄,但是,”Bucky握紧了弹弓,“你猜怎么着,他的答案几乎是全错的,我要是抛硬币起码还能得个D,这回我得了F。”


“不会吧,Rogers一向都是得A的啊?”


“要是光吃F就算了,更离谱的是,那家伙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卷子的姓名那一栏填了我的名字,还在旁边写了好多个,密密麻麻的,老师看到之后马上就抓我去问话了。不愿意给我抄就不愿意,用得着这样吗?”


Sam冷汗流下来:“不过这件事是你不对在先……”


“我还没说完,那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主动向老师提出放学教我历史,前天下午我跟着他去图书馆了,结果他由始至终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除了盯着书本脸红什么都没干,他脸红个屁啊?他根本不是真的想教我,只是想让老师觉得我被一个好学生辅导了成绩也没有进步,我不思进取。”


“等等,Bucky,我觉得……”


“昨天晚上我去跟他摊牌,好不容易找到他的寝室,结果敲门敲了老半天他才来开,而且还堵在门口打死不让我进去,他怕我踩脏他的地板是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他的寝室不比我的干净多少,床铺堆了好几团纸巾,桌面乱七八糟地放着好多照片,我还不想进去呢!”


“……”


“好了,我现在冷静一点了,你刚才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


Sam无力道:“没有,我就祝Rogers好运……”


 


中篇


“Bucky,听说你又拒绝了Rogers的表白?”


正在舀糖往杯里放的Bucky抬了抬眼皮,“你撞坏脑袋了吗,Rogers什么时候向我表白了。”


“少来这套,几乎全校都知道了,大家都在猜Rogers接下来是知难而退还是愈挫愈勇。”


Bucky搅拌着牛奶,狐疑地抬起头:“愚人节不是昨天吗?”


“不是吧你,”Sam看Bucky的表情不像装出来的,惊讶道,“老天,你觉得Rogers没向你表白过?”


“不是觉得,是事实,你是从哪里得出他会向我表白这种荒谬的结论的?表白意味着喜欢,他喜欢我?天方夜谭。”Bucky呷下一口加糖牛奶,“他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激怒我,抓住我不放,早知道会这么麻烦,我就不用小弹弓射他了。”


“我想问问他都干了什么激怒你的事儿?”


“太多了,让我想想。”Bucky放下杯子,上嘴唇还沾着一层奶沫就数起Steve的「罪状」,“首先,他每天早上都偷偷往我的储物柜塞零食,还附上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些莫名其妙的话,想借此让我困扰,我才不会中计。”


“呃,所以你把它们扔了?”


“当然是吃掉,为什么要扔?”


“我是说卡片。”


“卡片能吃?”


“不是,我是说……你继续说说他还怎么惹你了吧。”


“上个礼拜在图书馆,我听他讲历史的时候睡着了,睡到一半感到有人在用手弄我头发,一睁眼发现是他。多么险恶的居心,竟然想弄乱我精心打理的发型,幸好被我发现了。我马上把他打倒在地上,结果我们一个月内禁止进入图书馆,他的目的还是达到了,他让我学不了习。”


“Bucky,好像是……你先动手的?”


“是他弄我头发在先。”


Sam抹了把冷汗:“摸摸头发没有恶意吧,另外,他不是在你生日的时候特地送了个蛋糕给你?”


“说起来就气,平时都是小包的零食,干吗无端端送个大蛋糕给我,不用想就知道是在里面放了泻药,我当场就叫他拿回家自己吃了。”


“不是无端端,那是你生日,Bucky……”


“如果我像你这么想,一定就上当了,学着点吧。”


“……他不是当众说过喜欢你,让你不要再想太多,误会他吗?”


“他们班的人都在他后面看猴戏一样看着我,用膝盖也能猜到是真心话大冒险,或者是什么打赌。”


“Bucky,我忍不下去了,Rogers就是喜欢你,有次我问他借书,里面夹着一张你的照片,背面写着一句情诗——是什么我忘了,我根本不想看第二眼——你真的觉得他讨厌你?你仔细想想,Rogers对你做的那些事,原因是他喜欢你是不是更能解释得通?”


Bucky张张嘴,陷入了沉思。


“全世界都能看出来他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就只有你这个当事人不知道。”


“你干吗那么积极帮他说话?好吧,那我去问问他,如果……”Bucky说着突然噤声,眼睛瞪着某处,Sam疑惑地转头,不远处,Steve和一名女生有说有笑的画面映入眼帘。


Sam:“不要想太多,我猜他们只是……”


“我没兴趣知道。”Bucky一口气把剩下的牛奶咕噜咕噜喝完,唰地站起来,“再见,Sam。”


 


下篇


“Bucky,你怎么在这里,你醉了?”


“谁?哦,是你,Steve Rogers!”


“是我。”


“哈,女朋友还不错嘛。”


“什么女朋友?”


“别不承认,她的胸这么大两个,瞎子都看到了。”


“……你这回又误会了什么?你醉得厉害,我先扶你进我的寝室吧。”


“你上次不是打死不让我进去,怕我踩脏你的地板吗?”


“不是的,那是因为……”


“哈哈,我进来了!”


“不要横冲直撞,Bucky,你的体温都升高了,先到床上躺下来。”


“这么快就要把我弄上床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乘虚而入,你现在说我热,等下就说要给我量体温,接下来就是把你的老二弄进来,说量肛温最准确。”


“你,你在说什么?Bucky,我没别的意思……”


“还不承认!如果你不是这么想的,为什么你这里这么硬?”


“……那是因为你握着它不放,Bucky。”


“少找借口了,嗝,你上次想咬我舌头,这次想让我屁股开花,对不对,你早被我识破了。”


“我不是想咬你舌头,我是想吻你……”


“Bullshit!”


“……”


“……What the hell happened?”


“瞧,我只是吻你,没有咬你对吧?”


“你没否认你想让我屁股开花。”


“……Bucky,你再不放手,我就真的要这么干了。”


“谁怕谁,凭什么你要我放我就放?”


“……”


*


第二天,Bucky从睡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四肢不能动弹,然后用了十秒钟才意识到自己正在被人牢牢抱在怀里。


他神游了五分钟,用力戳了戳撘在自己腰上的壮实手臂:“Steve Rogers。”


Steve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紧了紧手臂,低头吻了下他的嘴唇:“Good morning baby,还想要是吗?”


“……要什么?”


Steve半合着眼:“你得让它休息一会儿,一小时后再来好吗?”


Bucky挣扎着要起来,全身一痛又倒回床上,喃喃道:“原来不是做梦,都是真的?”


Steve显然还没完全清醒:“好了宝贝,别念念有词的了,再睡一会儿吧。我爱你。”


“……你说什么?”


“我爱你,Bucky。”Steve睁开眼,摸摸Bucky的脑袋,“你生气了吗,怎么不回我一句‘我也爱你’,像昨晚一样?”


“What the hell…”


“Bucky,你想要我马上给你就是了,别生气。”


“什么跟什么……啊!……Rogers,你拿什么捅了进来?!……我要杀了你……操,怎,怎么这么舒服……”


半小时后,Steve温柔抚摸瘫软在床上的人:“Bucky,你在想什么?”


趴着喘气的Bucky自言自语道:“操,还是中计了……”


 


番外


经过上次的事儿后,Bucky一看到酒便如临大敌,但越是刻意不去碰的东西,内心便越渴望,这一天他在经过那个专门把酒卖给未满年龄的人的小贩时,终于克制不住跑去买了半打啤酒。


回到寝室后,Bucky把酒一听听拿出来摆成一列,但在拉开易拉罐的拉环前犹豫了。喝了酒的他显然比清醒时的他愚蠢多了,要是再发生上次那种事怎么办?他想了想,先是将寝室门反锁好,然后拿出了一张大大的白纸,在上面写上——


「喝酒后的Bucky Barnes:


你好。


鉴于你喝酒后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在此提醒你,无论如何,都不要走出寝室门,万一不小心出去了,要离Steve Rogers那家伙远一点,因为他会让你的屁股疼上一周。


关心你的,


清醒的Bucky Barnes」


写完后,Bucky认真地读了一遍,然后满意地开了第一瓶酒。


隔天,Bucky醒来,在看到眼前的人后发出大叫。


搂着他的人吓了一跳,但马上安抚性地在他额头吻了一下:“怎么了,Bucky,做噩梦了?”


“我操,你,你是不是,是不是又,”Bucky结结巴巴地开口,声音嘶哑得像昨晚上一直在用嗓子,“又乘人之危了……”


Steve一脸认真:“我们昨晚不是什么都谈好了吗,难道你忘了?”


“哈?我们谈好了什么?”


“很多,比如……”


Bucky目瞪口呆地听着Steve腼腆地说出来的一个又一个的单词,大惊失色道:“不可能,我不可能答应你这些。”


“但你确实是这么说的呀。”


“啊,都怪我喝了酒,该死的,我一喝酒就这样!”


“说到这个,你昨晚来的时候还带了一张纸给我看,是你跟自己对话的信,”Steve微笑道,“你真可爱,Bucky。”


“我跟自己对话的信?”Bucky这么问道,心里隐隐升起不祥的预感。


“是的,”Steve伸手从床边的桌面上摸出一张纸,递到Bucky手上,“就是这个。”


Bucky哆嗦着将它展平,几行歪歪扭扭的字马上映入眼帘——


「清醒的Bucky Barnes:


操你!你休想关住我,我就出去,就要找Steve!你不去找他是你的损失,他把人操得爽死了!


总之,去死吧!老子现在就去找他!


操你的,


喝酒后的无敌Bucky Barnes」




END

评论
热度 ( 450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