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星光渡口(上)文手飙车活动, pwp

太好了

土星环:

**参与了这个文手飙车活动,我就是那个写富二代和绑匪的“某神秘太太”啊哈哈哈(不是太太不认识你)


**黑盾预警。写这篇文最初的目的,是想试试看写一个黑掉的队长,他到底经历过了什么,才能最终变成什么样子。笔力有限,想表达的东西可能没有完全表达出。


**好久没码字了,赶在死线前先发个(上),我会努力填坑的!




星光渡口





愿我的爱像繁星,夜晚伴你入睡,黎明伴你起身。


——泰戈尔,《渡口》



 


车行至桥上时,Barnes心中的不安感愈加强烈。不对劲。他想着,面上不动声色,手已经握住了枪。


“怎么了?”与他同坐在后座的Rust家的小少爷警惕地问道。


“嘘。”他轻声说,安抚性质地摆了摆手,心中的弦却拉得越来越紧,呼吸都变得小心。


所以当枪声响起时,他简直有些“终于来了”的落定感。


他前后车辆中的保镖开始还击,对方火力压制很强,他们没占到什么上风。


“少爷,你最好下车。Rust少爷,您就留在车上。”在Barnes家族已经工作了几十年的司机Brown先生回头说道,声音沉稳。他们的车是经过改造的,然而已经就要打穿了,只是Rust已经抖得不成样子,留在车上才是最好的选择。


Barnes可不一样。


他当机立断趁着个空档推开车门下了车,为自己找了个掩体,心中思索着对方到底是冲着Rust家的小儿子而来,还是冲他。他听到不远处保镖护卫队的小头目在通报着地址,支援到来最多需要三分钟,只需再坚持着三分钟——只需三分钟。


他拿着枪,舔了舔嘴唇。每年他遭遇的袭击得有个十几次,这次事故不论冲着谁,在他看来已然提前结束了。


一个身材曼妙的女性袭击者从不远处露出了半边身子,他马上意识到了这是个能留下对方的机会,一边跑向了下一个可做掩体的车辆背后,一边连续地射出子弹。


他的枪法很准。他最喜欢的一个休闲活动,就是在Barnes家族名下的一家射击馆里当教练,但是这次,那个女人从他枪下逃掉了。她的动作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Barnes挑了挑眉,这伙人不简单,他衷心希望自己的护卫队这次能留下个活口。


下一刻,冰冷的金属贴上了他的后腰。“别说话。”一个男人如同鬼魅般凭空在他身后出现,那声音带着些阴冷的寒意,直顺着他的耳边直抵心里,让Barnes整个后背都随之战栗。


他缓缓地回过头,只看到一双蓝色的眼睛,如同静止了的深海,波澜不惊地望着他。


那目光如此陌生,却又如此熟悉,好像一个迷路的浓雾之夜,突然一个地方,亮起了一盏灯,足够他辨认出方向。


这是谁呢?方向,又是哪里?Barnes迷茫地想着,但是很快,他无暇思索了。


一块布捂住了他的口鼻,几秒钟后,他昏迷了过去。


“收队。”男人将他打横抱起,对着无线电交代了一声。


 


手先动了动,无束缚的自然的感觉让他有点好奇,然后他睁开了眼睛。


没有手铐,没有绳索,他就自由地躺在床上,简直不像是个被绑架的人。那个绑匪先生正坐在一边的桌子旁,桌上有镊子,有消毒水,有纱布,有一粒带着点血的子弹,男人一边抬眼望着他,一边继续往自己的手臂上缠着绷带。


Barnes下意识就去找他的眼睛,那个让他觉得熟悉,又陌生的眼睛。蓝色的眼睛,仿佛拥有让人安定下来的魔力。Barnes看着,忍不住就有些失神。


然后他才猛然意识到,那个男人此刻没有带面具。


不是好情况,他看到了绑架者的脸,对方可能压根就没想他活着回去。


“死了的我也能值个几千万,活着的话,能值几亿。”Barnes坐起来说,他尽量友善地笑了笑,他的微笑被记者评论为“拥有整个国度内最温柔的亲和力”,他希望此刻他没有笑得过于僵硬,“几千万和几亿,先生,您懂数学,对吧?”


在他说这一切话的时候,男人始终不动声色地望着他,蓝色的眼睛像深海,也像旋涡。他手上的动作不停,绷带已经缠得差不多了,他就用牙齿打了个结,然后咬断。


这一系列的动作,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Barnes一秒。那是狩猎者的目光,背后闪着血与火,只是其中没有欲望,那眼神过于平静。


Barnes不躲不闪,也迎着目光同样回望,打量着他:金发,30岁左右,脸上的线条坚硬,动作一丝不苟——他当过兵,精通枪械和格斗,或许是他们这群人的头目——以及,这个人让他觉得有些熟悉。Barnes接受过太多次特殊训练,身手甚至不逊色一些专业特工,这个男人能在最开始不知不觉就栖到他身边,却没有让他感受到任何威胁,已经是件不可思议的事了。


那些难言喻的千头万绪被Barnes仓促埋在记忆之下。Rust生死未卜,对方看起来也绝对不像是只要点钱就能打发。他得回去,他不能死在这里。能把他的行踪泄露出去的人,很可能也会背叛他的父亲。


“我们该谈谈,你希望得到更多钱,我能让你得到更多钱。我的父亲只有我一个儿子,如果你看过他的访谈——不,如果你看过一点的电视节目或是报纸,你就该知道,我们父子的关系很好。你可以想想看,他愿意为我付出多大代价。”Barnes说。


他没有被绑起来,或者在这个绑匪先生眼里,他只是每天无所事事的一个亿万富翁的儿子。这很好,他会为这个误判付出代价。Barnes的目光扫过了桌子上的那柄镊子。算不得趁手,但是他的搏击也很不错,更何况对手受了伤,那能为他多争取些时间。


男人始终注视着Barnes,此刻,他轻轻叹了口气,还缠着绷带的左手猛然握紧又放开:“你知道我花了多久的时间,费了多大的周折,才能把你带出来?”他缓缓地说道,“你以为,我还会让你回去吗,Bucky?”


他的目光和声音奇异地让Barnes觉得既危险又安全,两种矛盾的情绪此时共存着,让他的心跳都难控制地加快。只是——“谁见鬼的是Bucky?”Barnes眨眨眼,莫名其妙地说,“哦,操,你们绑架错了人?”


男人哑然失笑,笑意中却露出了一些苦涩。他站了起来,走到Barnes面前,伸出手,然而指尖在即将触碰到Bucky的脸的时候,就长久地停在了空中,“他们洗脑了你,你忘了我了。”他说,声音中有些被压抑的沉重,目光落在Barnes脸上,却让他感受到了力道。


“我该认得你吗?”Barnes想这么说,然而就在这时,门突然开了。


一个曲线美好、面容也足够惊艳的红发女人站在门边,眼睛若有所思地从Barnes身上扫过,最后落到那个男人身上:“Steve,我们在等你。”她勾起嘴角笑了笑,说道。


男人原本落在空中的手收回了,目光也恢复到了如常,这让Barnes悄悄松了一口气。男人点点头,便往外走。


走前,他顺手也拿走了桌上了镊子。


 


他们在一个外表上看起来略显简陋的地下基地里,不大,有些潮湿,却算得上干净整洁。略显空旷的房间一角,Rust被关在一个笼子里,他抱着肩膀坐在地上,脸色惨白,瑟瑟发抖着,用力地闭着自己的眼睛。


“他以为看不到我们的脸,我们就不会杀他了。”Clint戏谑地说。他是一个圆脸的男人,脸上总是似笑非笑的,手里拿着杯啤酒,正懒洋洋地靠在一个沙发上。


Rust明显听到了他的话,发出了一声哽咽,抖得更厉害了。


“一切进行得很好,目前关注度增长得很快,超出预期。”Wanda一边对着电脑运指如飞,一边说道。


Scott穿着一个带着蚂蚁图案的T恤,百无聊赖地晃着椅子,吹了个口哨。“就要轮到我上场了。”


“有人咬钩了。”Wanda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我该带他们去兜一圈。”她把笔记本猛地合上,抱在手里,站起身。


“我陪你去。”Natasha说,她的手轻轻撩过头发,动作优雅,眼神望向了Steve,“一切按计划进行?”


“一切按计划进行。”Steve说。他停了几秒钟,再次开口:“我欠你们个解释。事实上,刚才的行动对我而言,最重要的,的确是我房间里的那个人,Rust只是顺带。并非不相信你们,我用性命去信任你们每个人,只是这样的安排会避免些意外发生。我不能允许自己,有任何一点差错。”


“Cap,你不用向我们解释。”Scott说,他动作夸张地撇了撇嘴,表情看起来有点搞笑,目光中露出了一些严肃:“只是,别让那个影响你。”


“影响我?”Steve木然地重复了一遍,又缓缓地摇了摇头,右手已经紧握成拳:“那只会提醒我,我该做得更多。”


声音到了最后一个字节的时候,只剩了冰冷。


 


Steve甫一走出房间,Barnes马上从床上跳了下来。然而一分钟之后,他就失望了。男人并非对他过于轻视,相反,男人简直太看重他了些:别提武器了,他连一枚钉子,一根铜丝,甚至一支铅笔都找不到。


房间里没有窗,没有玻璃,这里干净得压根什么都没有。他全身上下的衣物都被换过,手表上的信号发射器大概也早被处理掉了——真的处理了还好,更大的可能是,那会被拿来设置陷阱,想要来救他的人将会面临什么,简直已是定数了。


除了再次坐回到床上,Barnes什么能做的,都没有。


然后,现在他终于有时间能去想想看,那个被称为“Steve”的男人,到底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了。


他的记忆在七年前出过些问题,他知道,父亲对于事故的说法是“他遭遇了袭击”,但是他心中早有疑惑:要怎样的袭击、怎样的受伤,才能够让他选择性地遗忘了过去的很多很多事?父亲甚至压根不愿多谈他的从前!而Steve,那个男人,真的如他所说,他们曾经相识吗?


他想着想着,头痛了起来,仿佛一根镊子插到了大脑里,将一切搅成一团。


Steve。他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头还是很痛,可是如同奇迹般的,他觉得心里好受了一些。“那个男人不会伤害他。”这个念头,他突然笃定了起来。


那么,Steve,他想要什么呢?


下一刻,他进来了。


“现在是几点?”Barnes主动说,看起来很无辜,“你们拿走了我的手表。可以告诉我时间吗,Steve?”


那个表情坚毅的男人在听到他说出“Steve”这个词的时候,突然使劲吸进了一口气,他的手握得太紧,手臂上都崩出了青筋。


“Bucky,你其实根本不知道Steve是谁,你根本不知道我是谁,对吗?”他说,听起来无坚不摧,却又那么脆弱。他看起来,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我不知道。”Barnes承认了。“你说得对,我的记忆出过问题,七年前的事情,我完全不记得了。”


“你会知道的。”Steve说。他闭上眼,再睁开时,已然恢复了波澜不惊、仿佛能把握一切的镇定,方才的失控被他隐藏得太好,如同没发生过。他缓慢地走到的床边,居高临下地望着Barnes,“至于你的手表——那自有用途。”


果然。Barnes的心沉了沉。“你到底想要什么?”他直截了当地问。“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否则你可能从我父亲手中,什么都得不到。”


Steve摇了摇头,他望着Barnes,目光有些奇怪:“我不会利用你,从你父亲身上得到任何东西——你为什么这么想?”


“Rust?你们是冲着Rust来的?”Barnes马上意识到了,“你们会对他做什么?”


“我们会对他做什么?”Steve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冷冷哼了一声,而后缓缓说道:“你知道身体里通过电流的感受吗?当他的手和脚都连着电极,当电流越来越强,他会痛苦抽搐,会失禁,会手脚都被烧焦,可是,我不会让他晕倒。”


Steve望着Bucky:“那就是他会得到的,痛苦地死去。而我,我会让整个国家的人,通过网络通过电视通过任何一种途径,看着他死。”


Barnes使劲吞咽了一下,只觉得全身好像被浸入了冬天的湖里一样冰冷。这个男人是在说实话,而且他这么说了,就绝对能够做到——他简直毫不怀疑这一点。“你这么恨他?”Barnes问,觉得有些无力。


“你知道他奸杀过多少女人吗?11个。最小的那个,只有15岁。”Steve说,“你更不知道,他的父亲,你们所谓的将军,为了维护自己的儿子做过些什么。”


Barnes张了张嘴,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不知道,Rust在他看来,只是一个有点胆小的孩子。


几秒钟之后,他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那该由执法者来惩罚。Steve,你只是在发泄愤怒。你……不该是个这样的人。”他说,他不知他为何知道,但是他的确知道——这个男人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不该就这样被血和暴力,拉入黑暗里,“你曾经是个军人,对吗?你曾经为了这个国家战斗,你遵守命令,你知道这个世界有执法者来维护,Steve,你发生了什么?”


望着他的眼睛里,闪过了火光。


片刻后,Steve开口了:“我有个朋友,也是我的队友,叫Gabe,Gabe Jones。他人很好,喜欢唱歌,喜欢喝酒,经常会喝得烂醉,需要我们把他拖回去,但是任务中,他从没有出过乱子。”Steve的眼睛望向了一个不知名的角落,“我们为这个国家拼命,好多次,我们都以为自己会死,但我们都活下来了——你知道Gabe最后是怎么死的吗?被电死的,我找到他的尸体的时候,他的脸都烧焦了,眼睛睁着。”


他笑了一下,但是这个笑容里,一点愉悦的情感都没有。他的眼睛转移到了Barnes的脸上:“我对着上帝发誓要替他报仇。你知道是谁杀死他的吗?我曾经以为是我们的敌人——当然是我们的敌人了,否则还会有什么人,会对我们这些给国家卖了一辈子命的人,下手呢?”


Barnes叹了口气。他猜到答案了,他简直有些不忍心,听下去。


“不只是他,咆哮突击队,他们都死了。最后轮到我。那个时候,我躺在深海里,等待着救援,然后我才意识到,不会有救援了,因为是我们一直在为之卖命的人,想要我们死。没办法呼吸,周围都是黑暗,我看不到一点光——那么深的海,那么大的海,人渺小的简直不如一个灰尘。我以为我要死了,我想,如果我还有个机会能再活一次,如果我还能从地狱里再爬到这个世界,我能做些什么。”


“我能做些什么呢?”他缓缓说。


故事很明了了。这个男人,他要的不是钱,甚至不是仇恨或者报复,他将对抗的,是整个国家。


“我一直在想着一件事,一直想着。你知道,在我等死的时候,到底在想着什么吗?”他说,凝视着Barnes。


还能想什么呢?Barnes苦涩地想着,他的父亲的财富让他和国家的领导者们常打交道,那些被Steve赤裸裸扔到了他面前的血和仇恨,他都懂。在那种绝望的时刻,想的除了“我想让自己成为主宰者”或是“我想让他们付出代价”,还能是什么呢。


他猜错了。下一刻,Steve望着他说:“我一直在想你。”


“什——”在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Steve的嘴唇,已经压了过来。


Barnes下意识地惊恐地后退,但是一只手牢牢地按在了他的脑后,将他整个人固定住了。他精通搏击,他能想出十几种方式让自己摆脱这种境地,比如狠狠用头锤砸向对方,但是他什么都没做,只是让Steve吻了过来。


嘴唇贴上了他的瞬间,Steve的整个人仿佛都被点燃了。




后面肉渣点我点我点我




(tbc)




不是故意卡在这里的,啊哈哈哈,我会努力填坑的。PS,队长到底经历了什么,会慢慢说清楚;Bucky性格也会展开。抱歉,为了赶死线,先把个开头发出来了。


好久没写盾冬了,大家好爱我嘛……(眼泪汪汪)

评论
热度 ( 573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