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

stucky&evanstan不拆不拆不拆
洁癖癌
扫文号请搜索ID关注→【盾冬桃包扫文号】
【一颗】是我的个人号用来看文的

【盾冬】一米六VS一米八(一发完)

太好了!!!

七花七夕:

例行短小地放飞自我。


这是个芽总穿越到冬兵身边的故事。


其实算小伙伴要的队长吃醋梗?23333 




事情的起因依旧源于Steve•永远不会正确许愿•Rogers,队长面对宇宙魔方,心中默默许下的心愿是:“希望Bucky身边能有他最熟悉亲近的人陪伴着。”


于是刚和厄斯金博士谈完话睡下,明天即将接受血清实验的芽总“嗖”地一声被传输到初到罗马尼亚的冬兵身边了。


队长找到冬兵的时候,芽总已经和他同居三个月了,字面意义上十分单纯的同室而居。


队长表示,Thor别拦着我我今天非砸了宇宙魔方不可,我的意思明明是要Bucky回到我身边来,不是让它给我增加一个情敌!!


Natasha向Wanda解释道,看吧,这就是讲话太拐弯抹角的后果。




——————————




1、


美国队长背着盾牌走进冬兵在布加勒斯特的旧公寓,处处透露着熟悉的感觉,屋中的陈设一如当年他在布鲁克林住的那个小破屋子的格局。


美国队长觉得眼中渐渐湿润,他不知道Bucky究竟想起了多少,但必然是忆起了不少往事的。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他欣慰地转身,希望自己不要表现得太热忱以免吓到他的Bucky。


“Bu……”他只吐出了半个单词,所有的话都被噎在了喉咙里,差点没被口水呛住。


面前的那个人如此熟悉,他在镜子中望见了二十多年的,那个曾经矮小多病的自己。


于是美国队长目瞪口呆地看来人将购买的蔬菜水果都放到桌子上,仿佛没看见自己一样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他忍不住开口询问:“你是……Bucky呢?”


“我知道你迟早会找来的,其实这样我倒是放心。”对方盯着他开口,表情严肃,“这证明我虽然外貌变了,本质却没变,我怎么可能会有停止寻找Bucky的一天呢?我就是你,SteveRogers,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可美国队长觉得颇为微妙,被过去的自己教育什么的,说出去都觉得尴尬。


“这个屋子是我布置的。”矮个子的Rogers说,“Bucky想起来的不算多,不过他看起来挺喜欢这个格局的不是吗?”


Steve不想回答,Bucky当然会喜欢这间屋子,而自己明明也可以布置出来的。


然后他盯着屋里唯一一张床垫。


顺着他的目光,矮个子的Rogers歪了歪头:“我们以前不一直这样吗?睡在同一张沙发垫上,话说我注射血清后块头这么大?你现在这样好像没法和Bucky挤一张床了吧?”


这是嘲讽吗?美国队长想,必然是的,他其实挺明白当自己还是个病弱的矮子时对他唯一最好的朋友的那种独占欲,闯入家门的自己在对方看来,必然也没有多少同化之感,倒是更像和他抢Bucky的另一个陌生人。


这张床的确挤不下,但是我可以买一张巨大的双人床!美国队长气呼呼地想。


 


 


2、


冬兵不知道该怎么向美国队长介绍矮个子的Rogers,似乎也不用刻意介绍,毕竟他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


他一向觉得Rogers是很聪明的,所以当他打开门看见眼神有点迷茫的Rogers站在门口时,对方只打量了他两秒钟,便毫不犹豫地开口:“Bucky?”


声音没什么变化,只是身材的缩水让他恍然回到了七十多年前阴暗的街巷。


冬兵不喜欢对自己的境遇做过多解释,Rogers也不曾多问,可冬兵相信他总有查清楚的办法,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有股决不放弃的韧劲,也不轻易开口求人。在这个信息发达的网络时代,想知道一些往事并不困难。


七十年后的美国队长的事迹非常好找,可七十年后的BuckyBarnes却不为人知。


Rogers看着冬兵放在冰箱旁的美国队长海报,沉思着“SteveRogers”这个无比熟悉的名字,最终开口道:“我变强壮后你觉得怎么样?Bucky?”


坐在餐桌前写着笔记的冬兵抬头看了他一眼,努力在破碎的记忆力搜索往事:“挺好的,你的那些病都不见了,看起来能活两百岁的样子。我受伤的时候你甚至可以直接把我扛起来跑。”


“那么坏处呢?”Rogers皱紧了眉头看着他的金属臂,这使得冬兵将他的样子和前段时间在电视里看到的如今的美国队长重合起来,思索时都是这样忧心的表情。


冬兵的记忆从火车上裂开的洞开始启动,掉落时耳边飘过的雪花,失去手臂时的疼痛,被洗脑时的剧烈战栗,还有如今的无边孤独。


可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命运而已。


于是他给出了一个平和的笑容:“没有坏处,如果不是你来救我,我大概早就死在九头蛇基地了。”


听起来很棒,他做了英雄,还救了Bucky。


可Rogers又不是傻子,如果结局就是他和Bucky这样分开,那么简直不能更坏了。


Rogers怎么能允许他心中的布鲁克林小王子变得这样自卑而落魄,七十年后的自己却偶尔会出现在电视里演讲,身边围绕着太多鲜花和注目。


参军后他的身体比之前好了不少,但依旧不能做重活,于是他拿起了画笔在街头给人们画像,以赚取一些钱买日用品。


罗马尼亚的这个小镇与当年的布鲁克林并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比当年更好些,他可以和Bucky待在同一屋檐下,还可以帮他最好的朋友一些小忙。


没有令人揪心的战争,一切宛若世外桃源。


 


 


3、


世外桃源的日子也不过只是一阵,很快,铺天盖地的报纸新闻上冬兵炸了联合国的消息便接踵而至。


Rogers看着报纸上“Barnes”与“罪犯”这两个词摆在一起,心里有难掩的刺痛。


他自然是明白的,他只是个七十年前布鲁克林的普通小镇青年,甚至比一般青年都要弱小些,他斗不过信息灵通的政府,更保护不了Bucky的安全。


这个世界上,他可以全心信任,可以护住Bucky性命的人,就只有一个了。


如今的SteveRogers,那个被称为美国队长的男人。


只是如何联络美国队长,倒是个比较困难的事情。


Rogers做不到,可不代表冬日战士做不到。


于是他对Bucky说:“我得找到他,总不能这么一直耗下去,我觉得我之所以会到七十年后来,一定和他有关。”


冬日战士对此也是赞同,Rogers是该到美国队长身边去,一来美国队长认识很多奇能异士,Rogers总是要回去的,不然这世上岂不是根本不存在美国队长了。二来,在美国队长身边,这个小个子总比跟着自己安全得多。


Rogers知道Bucky会这么想,他并不想欺骗自己最至亲的好友,可不耍点手段的话,他的Bucky会处在危险之中。


冬日战士会想办法传过讯息,只有SteveRogers看得懂的信息。Rogers想那个美国队长大概会很高兴的,只要他还惦念着Bucky,就一定会很快识破那暗号,然后赶在政府军队前头找到他们。


他坚信,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哪怕神奇地过了七十年,自己都不会对Bucky毫不在乎的。


他了解自己,就是这样。


冬日战士说美国队长大概很快就会过来,自己决定离开,Rogers不曾开口问为什么,他一向最尊重他的朋友,Bucky如果不愿意说什么,他从来不会逼他开口。


Rogers其实并不喜欢自己这样的尊重和疏离,只是他自己也有一肚子的秘密没法对Bucky说出口,那种难以启齿的令人纠结的情感折磨。


他是有幻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突然变得强壮了,足够保护Bucky并对抗这个世界了,那时候他会尝试着吐露一些心声。


然而这似乎只是他的奢望,七十年后的他的确健壮无比,可Bucky却不再愿意靠近自己了。


这想法让他愧疚无比,于是他在冬兵决定离开的那个清晨病倒了,咳到无力,这个年头的药都很管用,可由于本身体质的虚弱,他还是不得不卧床不起,并再次感慨了自己的无能。


冬兵的记忆并不齐全,可他记得怎么照顾矮小的SteveRogers。


在他出门替Rogers买药和营养品的时候,美国队长找上了门。


“你没病。你在装?”美国队长打量了Rogers一眼后便得出了结论,他也同样知道自己真的犯起病来是什么狼狈的德性。


Rogers点了点头:“我的确是在装,可我如果不装,你来的时候Bucky早已走了,甚至不在这个国家了。”


“你在欺骗Bucky?”美国队长的眉头皱的更深,他并不清楚这个瘦小的自己究竟是什么来历,甚至不敢肯定是不是九头蛇的又一次阴谋。


“骗他留下,或者让他离开被政府军队乱枪射死,你如果是我,你选哪个?”Rogers白了他一眼,似乎在责备美国队长的不懂事。


美国队长终于表示,好吧,不愧是过去的我,做得真漂亮。


 


 


4、


得知被骗后,冬日战士有些生气。


Rogers并不在意,这就如同他跑去参军、跑去注射血清一样,Bucky会无可奈何地生气,可最后还是会原谅自己。


他示意有些手足无措的美国队长陪他一起洗菜做饭。


“你有多久没见到Bucky了?”他问美国队长,对方在洗菜时眼睛不停地往坐在餐桌前的冬日战士身上瞟。


“有两年了吧。”美国队长回答,“我找了他整整两年时间。”


“可以理解。”Rogers说,“他刚去当兵那会我也特别想他,我到这里来之前是打算第二天去做实验的,我躺在床上也在想他,等我变了个样子,他见到我会是什么表情,我想了很久。”


美国队长表示,我就是曾经的你,不用提醒我你有多想Bucky,过去的记忆我全都记得清楚。


于是Rogers上扬了一下嘴角:“对了,你找来之前,我和他一起住了三个月了。”


美国队长弯下腰慎重地俯瞰Rogers:“听着,如果你不是曾经的我,那么我已经用盾牌请你滚出去了。”


“而且……”美国队长得意地指了指那张床垫,他当然清楚过去的自己有什么样说不出口的心思,“你敢说点什么吗?你敢做点什么出格的事情吗?”


Rogers像被戳漏了气的皮球一样沮丧,转而他又抬头,说实话直视自己的眼睛这种事情太尴尬了:“那你呢?七十年后,他为什么要躲你?你有什么进展吗?”


于是美国队长牌皮球也漏气了。


大家都是SteveRogers,为什么要互相伤害。


 


 


5、


当晚冬日战士一个人睡在床垫上,小个子Rogers被美国队长拉到外面,美其名曰谈心。


冬兵疑惑,和过去的自己有什么好聊的,难道美国队长想找个人忆童年?


他跟美国队长提出自己想离开,然而Rogers立刻咳得惊天动地,仿佛下一刻就要窒息过去。而美国队长则毫不客气地将过去的自己甩在床垫上:“Bucky,你留下来吧,我不会照顾自己的。”


冬兵也分不清Rogers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了。


 


和自己倾诉心事,虽然有些古怪,却可以毫无顾忌,因为所有的心思对方都一清二楚。


美国队长同Rogers较为详细地说了这些年发生的太多事情,Rogers有些脸色发白,有些事他可以隐约猜到,也知道Bucky必然过得很苦,只是这事实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残酷百倍。


“我不知道自己如果有一天回去之后还能不能记得这些事,”Rogers说,“如果我退出血清计划……”


“那就没有美国队长,也没人能从九头蛇基地救出Bucky,”美国队长苦笑道,“人人都可以注射血清成为美国队长,也许一样可以打败红骷髅拯救世界,可不是人人都会为了Bucky而孤身犯险的。”


“Bucky似乎并不想和你待在一起。”Rogers想了想说。


“他大概怕连累我。”美国队长挠了挠头,“美国队长这个名号束缚了我,也束缚了他。在咆哮突击队时,我们就已经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两个布鲁克林青年了。我甚至不能在他摔落悬崖后去找他。我倒是希望你能改变命运,至少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及时找到他,你看我已经迟了七十年了。”


这一点都不好,Rogers想,他不想在生命中失去Bucky,任何时候都不想。


 


于是他和美国队长返回屋内,两个人坐在椅子上盯着躺在床垫上熟睡的冬兵。


冬兵终于忍无可忍地坐了起来:“嘿,我说你们两个,真的觉得这样看着我能睡得着?”


多年杀手生涯,对于他人的注目,冬日战士是非常敏感的。


美国队长当然想在他旁边躺下,可床垫真的太窄了。


僵持间,Rogers终于开口:“Bucky,我有点头痛。”


冬兵将信将疑地爬起来将床让给他,使这个小个子躺得舒服一点,然后他招呼美国队长:“你要跟我一起去买药还是留下来照顾他?”


美国队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一点悬念都没有。


两人一起离开后,Rogers觉得自己伟大得像个圣母。当然,那毕竟是以后的自己,看在辛苦找了Bucky两年的份上,他觉得可以原谅。


 


 


6、


美国队长逐渐觉得Rogers挺好的,当然了,谁会真心讨厌自己呢?


只有一点不好,当政府军队攻过来的时候,他得和冬兵两个保护这个小个子。


开玩笑,如果小个子Rogers死在这里,那么一切都将不复存在,比如他自己,比如Bucky,时光的扭转大概会将他们一切都吞没。


敌人闯进来时,他干脆一把抓起Rogers甩给了从窗外路过的Sam:“保护好他,Sam,千万别让他死了!”


“这家伙是谁?”Sam一头雾水。


美国队长追着冬兵的脚步逐渐远去:“是我的远房侄子!”


Sam一脸惊恐,Rogers有一种自己被占了便宜的无力感。


不过他决定不开口,说到底他终究还是不能在这场你追我逐的战斗中帮上什么忙的。


美国队长有些怨念,你这家伙为什么不能迟一天注射了血清后再过来,至少还能帮Bucky揍几个人。


Rogers白了他一眼,表示难道到这里来是我的意愿吗?


 


 


7、


政府试图去审判冬日战士,还不许美国队长去探望。


于是众人就看着美国队长烦躁地踱来踱去,身后跟着他突然出现的瘦弱的远房侄子。


“你叫什么名字?”Natasha顺口问了一句。


“James Rogers。”Rogers毫不犹豫地回答。


哦,真是个好名字,众人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纷纷瞅着美国队长。


“有人想要Bucky的性命怎么办?”美国队长对于众人的反应充耳不闻,他凝神思索后问Rogers。


Rogers同样抱臂皱眉,除了身高之外几乎和美国队长没什么区别:“如果我有能力,那么会不顾一切阻止。”


“如果能力不够呢?”美国队长低头看了看他。


Rogers笑了一下:“那我会更尽力地去阻止,如果还是不行,我会陪他一起去死。”


Rogers不是美国队长,并没有那么强烈的责任感,也没有很多东西需要去肩负。


美国队长笑着拍拍他的肩:“如果你回去了,记得珍惜你还没有长高的最后一天,那是你最后轻松的日子了。”


自由主义者SteveRogers,当年在布鲁克林拥有的就不多,母亲去世后他只剩下一个Bucky值得珍惜,如今穿越时空来到七十年后,依旧只有Bucky可以使他挂心。


而他的Bucky却成为众矢之的。


在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真实身份究竟为何的时候,他和一路追杀的黑豹T’Challa狠狠吵了一架,高贵的王子被堵得张口结舌。


所谓美国队长的侄子,为什么是这个画风?


美国队长则一直旁观,甚至觉得相当痛快,如今让他这样和对方吵上一架似乎是件难事,毕竟他还要顾虑瓦坎达与美国之间的关系。


 


 


8、


于是美国队长终于劫走了暴走的冬兵,有时候与其瞻前顾后,不如直白一些更容易解决事情。


Rogers倒是显得满不在乎:“反正你不签协议,政府已经看你不顺眼了,又怎么会帮你放了Bucky?”


一句话,醍醐灌顶。


美国队长想,有时候的确需要过去的自己提醒他,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所在。


只是他用冲压机压住冬兵的金属臂,这使得Rogers并不满意,美国队长无奈地一摊手:“我也不想,可我更不想他没清醒的时候给我们来上一拳,我是没关系,你可能没命活着回去。”


Rogers觉得这是赤果果的嘲讽,大家都曾经是弱不禁风的小个子,何必呢。


Sam觉得画面有点可怕,一高一矮两个Rogers就这么看着冬日战士昏迷的脸,还相互评价着。


“Bucky的胡子应该刮了,他以前那么爱干净。”矮个子Rogers说。


“也没什么不好的,你得尊重他自己的选择。”美国队长强调道。


“可你也说过Bucky被洗脑了,他未必知道自己要什么。”矮个子Rogers义正言辞地说,“如果你都不为他着想,那还有谁能呢?”


美国队长表示,哦。


Sam想吐槽,哦什么哦,说好的这是你侄子呢,有那么听侄子话的叔叔吗?你当我瞎吗?


可队长不说破,Sam也不想多嘴什么,这世界上奇怪的事情已经太多了,反正看起来美国队长挺愉快的样子。


冬日战士逐渐醒来,美国队长表示,Bucky,你说点什么证明你已经真的完全清醒了吧。


于是冬兵开口,你妈妈叫莎拉,你喜欢用旧报纸塞进鞋子里当增高垫。


“说起来那些报纸其实挺磨脚。”小个子Rogers插嘴道,“我走路很不舒服的,又一次甚至还受伤了你记得吗?”


冬兵笑了笑:“当然,我扶着你走了好几英里才回家,你还不肯告诉我是因为报纸垫脚的缘故。”


“多亏有你了,Bucky。”Rogers很温柔地凝视他最重视的那个人。


“现在你不用担心了。”冬兵打趣般地朝他眨了下眼睛,“二十一世纪的增高垫都很舒服,你应该去买几双穿着。”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其实在罗马尼亚就已经买了。”Rogers神秘地指了指自己的脚后跟。


“是吗?”冬兵几乎笑出了声,“怪不得我老觉得你比记忆中高了几公分。”


美国队长表示,为什么我总觉得自己好像很多余的样子?


 


 


9、


机场大战之后,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乘着昆式飞往西伯利亚,其余的伙伴全被逮进了监狱。


包括实在跟不上大家脚步的Rogers。


美国队长也没办法,首先他不能将Rogers带上飞机,毕竟他和Bucky对于过去自己的身体状况都没有什么信心。


去如此寒冷的地方,搞不好瞬间高烧哮喘一命呜呼。


至少跟着大部队,性命暂时无虞。


Rogers终于迎来了他生平第一次牢狱之灾,事实上他觉得那些人还算瞧得起自己这个小个子,看守力度和猎鹰、蚁人他们是一样的。


或许“美国队长的侄子”这种头衔也可以唬唬人。


“话说,你到底和队长什么关系?”他的隔壁狱友Sam凑在铁栏杆边八卦地问,监狱里的生活确实穷极无聊,总要找一些关注点的。“别说侄子那一套,队长就算真有侄子,也应该是个老头子了。”


Rogers挺担心,尤其是那个钢铁侠走后,他便更加担心了,本能的直觉。


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的这趟行程原本就是前途未卜的。


他现在确实有些难过,如果自己是在注射血清后再来到这里,至少还可以帮得上忙,而那两个人也没有拒绝他帮忙的理由。


他于是对Sam笑了笑:“我就是SteveRogers,那个还不曾注射血清的他。”


“哇哦。”Sam有些吃惊和结巴,“怪不得我总觉得你眼熟,事实上我在队长的纪念馆里看过你的照片。”


“没有血清,我好像一点忙都帮不上呢。”他愤恨地砸了一下纹丝不动的铁栏杆。


Sam对此沉思了一下:“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小子的个性看起来比队长可刺头多了,队长有时候得周全各种事的。这样没什么不好。”


也许的确没什么不好,Rogers想。可人是不能一成不变的,如果他依旧这样我行我素下去,终究也成不了如今的美国队长。


七十年漫长时光,包括厄斯金博士给他的期望,终究是不能辜负的。


他有时候有点心疼如今的自己,求而不得,似乎已经成为麻木的常态了。


 


 


10、


于是终于等到了美国队长的救援,血清的确很有好处的,Rogers想,可以入监狱如入无人之境,可以救出身处困境的同伴。


这些,都是瘦小的自己绝对无法做到的。


只是,依旧救不了他的Bucky。


Rogers将手掌贴在冷冻舱壁上,感受那种彻骨寒冷带给全身的不适感。


玻璃罩上冬日战士的脸清晰而平静,这几个月相处下来,他看得出Bucky眉间的愁绪,只有此刻,冰封了自己的时候,他居然才觉得平静无忧。


他觉得这是自己的失职,亦是如今美国队长的失职。


“他让我跟你说声对不起。”美国队长有些歉意的样子,“我知道他为什么不见你,大概是不敢,这样会显得似乎是他将你丢在了这个世界上。”


“那么你呢?”Rogers问美国队长,“继续拯救世界,为那些饱受协议威胁的超级英雄奔走呼喊?”


听起来是个深明大义的英雄,是美国精神的代表。


孤独,而悲壮。


这就是注射血清后,七十年后的SteveRogers的生活。


“我还停留在成为美国队长的前一天,”Rogers笑起来,“在这段时间我还可以任性一些做事,这可是你告诉过我的。”


Rogers在冷冻舱边陪了他的Bucky整整一天一夜,美国队长的劝阻也不能使他离开。第二天他终于全身发冷额头滚烫,继而在第三天被医生诊断因为体弱而恶化成了肺炎。


是病得几乎要死在未来的样子。


“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卑鄙。”Rogers笑得无力,“我帮不上任何忙,还要因为伤病而带给Bucky困扰。”


美国队长知道,这是他唤醒冬兵的唯一机会,也是不可多得的任性。


没有人能阻止SteveRogers见他的Bucky,即使是JamesBarnes本人也不可能。


Bucky知道如何照顾好他的Steve,并以此作为自己的荣幸。


其实都是放不下彼此的人,何必如此互相折磨呢。


于是冬日战士的沉眠终于被打断,面对美国队长的歉意,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耸了耸肩:“我以为你会让我睡得久一些。”


得了Bucky,美国队长亲昵地搂了搂他的肩膀,谁不了解谁啊。


 


 


11、


缺失了一只手臂的冬日战士,美国队长自然不会真的舍得让他去做照顾病人的活,基本上凡事都是自己亲力亲为,听从Bucky的指挥。


Sam进屋时看见诡异的场景,美国队长一脸温柔地笑着去帮冬日战士换好上衣,伤口处小心翼翼地上药,还特地用嘴吹一吹,仿佛怕弄疼了眼前这个人。


接着美国队长转身,满脸嫌弃地端着一杯药递给躺在床上的小个子Rogers,催他赶紧喝完躺下睡觉,自己要带Bucky出去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Rogers白了美国队长一眼。


猎鹰Sam后来在他的个人传记中评价道,我的好友美国队长SteveRogers,是个对自己无比心狠的男人。


 


 


12、


Thor带着宇宙魔方匆匆赶来,说是感觉世界的时间线出现了波动,吾友,就在你身边。


“你已经迟了好几个月了,Thor,你究竟在干什么?”Steve看着风尘仆仆的雷神。


Thor不好意思地呵呵一笑,表示还不是Loki又掀起了一场阿斯加德的大风波,他作为王储得出力平息内乱。


“地球没出什么大乱子吧,吾友。”Thor环顾四周有些担忧。


Steve看看已然恢复健康的Rogers,想想最近发生的事情,也只是淡然一笑:“没什么大事,事实上我觉得最近发生的事情都挺好。”


就在此刻,正和冬日战士愉快谈话的Rogers突然一把拽住Bucky的衣领,将他拉得近了,然后在嘴角边烙下一个轻柔而深情的吻。


这使得冬日战士露出惊讶的神色,甚至耳朵瞬间变得通红。


Steve立刻转向Thor,一脸严肃:“我想我刚刚说得不对,Thor,最近发生的事情简直糟糕透了。”


冬日战士迟疑地回了房间,坐在公共休息室沙发上的Rogers转头看见了美国队长不悦的神色,心知肚明。


“那可是Bucky,你不想吗?”Rogers问。


美国队长表示,我当然是想的,事实上他也没有瞒着曾经的自己的必要,但现在根本不是个好时机。


“任何时候都不会有好时机的。”Rogers看着他,两双相似的蓝眼睛对视时,却发现对方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心情,“你曾经以为好时机是什么时候?注射血清后?咆哮突击队成立后?还是在七十年后你再找到Bucky的时候?你不是依旧什么时机都没抓住吗?”


“那么你呢?”美国队长问他,“回去之后,你会找到好时机吗?”


Rogers苦笑起来:“我回去后未必还记得这里的事情,我大概会经历你曾经经历过的一切,然后上帝保佑七十年后再来一个矮小的我穿越时空来提醒我。”


美国队长默然无语。


这是Rogers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Rogers与出来送他的冬日战士拥抱了一下道别,这使Steve想起了当年,他们在未来科技展的那个拥抱,从此以后,再没有了布鲁克林两个期待未来的青年,他们也再也不曾回到自己的家乡。


“保重。”冬日战士拍了拍对方的后背,一如当年。


Rogers张了张嘴,终于没有再开口。


蓝光闪过,他终于大概也是回到了应该去的地方。


Steve走到怅然若失的冬日战士身边,用身高的那一点并不明显的优势将他揽进自己怀里:“你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小个子的我时,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


“当然记得。”冬日战士突然走开了几步面对着他,然后行了个军礼,那笑容调皮得似乎像极了当年的Barnes中士,“你说等你去了再打赢那场仗。事实上你做到了,做的很棒,Steve。”


Steve不知道自己做得棒不棒,他暂时没什么特别的想法,那个小个子给他留了个艰巨的任务,这使他有点手心发汗。


没理由小个子的自己能做到的事,如今的自己却无法做到。


他走过去重复着小个子Rogers做过的动作,拽住冬日战士的衣领,将自己的嘴送向他的唇边。


他可不想再亲在嘴角那种地方,他觊觎的是那双嘴唇。


可冬兵却突然从他身边退开了:“嘿,Steve,这可不行,你得循序渐进。”


“什么?”美国队长一头雾水。


看不下去的Sam抱着双臂翻了个白眼:“队长,Barnes的意思是你得先追到他做你的男朋友。”


我现在不算你的男朋友吗?美国队长很是吃惊。


谁知道呢,Sam叹了口气,自认为没见过比队长的感情线更复杂的了。也许Barnes比较喜欢小体型的SteveRogers的长相呢?突然看到自己熟悉的人变高变壮了那么多,总是需要适应期的吧。


 


 


13、


“Rogers,Rogers?醒醒。”有一双手在摇晃着床沿,SteveRogers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面前是厄斯金博士略带责备的脸。


“嘿,我们今天得去实验基地了。”博士将外套丢给他,“你睡得可真沉,你该不会偷喝了我昨晚带的酒吧。”


Rogers勉强坐了起来,觉得全身酸痛,他总觉得自己好像一整晚都在做梦,却不记得究竟梦见了什么。


只依稀大概有Bucky的影子出现。


不知道Bucky如今怎么样了,是不是还在战场上拼杀。或许马上自己可以给他一个大惊喜,可以和他一起并肩作战。


只要实验成功,便有这种可能了。


Rogers有一丝难掩的兴奋。


今天过后,他大概会拥有完全不一般的人生。


他迫不及待想看看他们重逢后Bucky的表情了。


这可真是个令人期待的未来。


 


 


 


end



评论
热度 ( 500 )

© 一颗 | Powered by LOFTER